《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61章 被逼提拔(上)

这真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啧,”陈太忠情不自禁地一呲牙,单纯就事论事的话,他比较倾向于科委派人,不管怎么说,他是习惯了胳膊肘向里拐的,科委的事情,自然由科委人来做主,至于说市里——领导们给我们指引好方向就成了。

然而让他郁闷的是,这个建议是章尧东的提的,而同时他鼎力支持的田立平,却是想从市里派出干部抓这一摊。

当然,田市长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在科委收购落自的过程中,他表现出了坚定的支持,而一手促成此事的,又是大力支持他田某人的陈太忠——就连把落宁人忽悠到凤凰来的,都是对陈主任负责的办公室副主任张爱国。

再加上这签约仪式,也是田立平亲临落宁,同曹市长共同签订的,所以田市长不想让章书记在一边指手画脚,那也是必然了。

一时间,陈太忠的脑子就有点发蒙,他愿意胳膊肘朝里拐,但是指望他帮着章尧东挤兑田立平,那也是不现实的。

官场中的好多无奈,便是在于此了,每个人并不能按照个人原则来解决问题,因为你坚持的,往往是己方阵营的利益会因此受损,反倒是对立阵营的利益会得到保全。

阵营重要,还是原则重要?这是一个问题!所谓的“想要做事,先要做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你愿意做一个维护团体利益的人,还是愿意做一个坚持原则的人?

这种情况,陈太忠真的无法取舍,所幸的是,他还有别的选择,那就是和稀泥,而且他理由的充分,于是,他就冲许纯良微微一笑,“你拿主意吧,谁让你是正职呢?我说过不干涉科委事务的。”

“你少来吧,以为我不知道田立平跟你的关系?”许纯良白他一眼,“听说赵喜才跟你结怨,好像就是为了田甜……兄弟一场,我就想听你一句实在话,我挺坐蜡的,真的!”

许主任也有他的苦衷,按说他应该是支持章尧东的建议的,而且他虽然纯良,却也是个喜欢照顾自己人的性子,是的,从科委现有的干部中挖潜是个好的选择。

但是,他不得不考虑陈太忠的因素,换个人的话,可能觉得我是正职不用考虑其他,哪怕太忠你是我兄弟,可正职就是正职!

然而,许纯良是个性子宽厚的人,太忠又始终非常配合他的工作,他就不太做得出这种事,尤为重要的是:这次收购落自的行为,他一直是不怎么看好的,太忠在办理此事的过程中,也没得到他什么支持。

他是贪了自家兄弟的功了——搁给面皮厚的主儿,能拿“我是正职”来安慰自己,但是许主任做不到,而且不可否认的是:田市长确实跟曹市长保持了联系,而章书记啥都没做。

反正他就是难以选择了,所以就一定要陈太忠表个态,“你别跟我踢皮球,我就是想听你的真实想法,这兄弟还能不能做了?”

“你真想知道我的想法?”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接着就是一声大笑,“那我就建议,你返聘米自然吧,对了……他是党项荣的人。”

米自然是原科委副主任,病退了的,如若不是他病退空出的位子,也轮不到陈太忠来科委,不过,值得强调的一点是,凤凰市原市委书记党项荣在凤凰遍地仇家。

蒙通是他的仇家,段卫华是他的仇家,章尧东更是他的仇家——他被党书记边缘化得厉害,如若不然,老章也不会闲得无聊,抱着电话打个没完,终于攀附上许家了。

米自然不但是党项荣的人,更是被章书记一手弄下来的,这就是陈太忠的真实想法,虽然他跟米自然一点交情都没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提出这种建议:你章尧东不是建议科委内部挖潜吗,可以,我支持你的主张,不过我挖个恶心你的人上来,看你会是啥心情!

“不用这么狠吧?”许纯良听得哭笑不得,他来凤凰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对一些人和事尤其是其中的因果关联,也是比较蒙昧的,然而就算再蒙昧,他也非常清楚党项荣是个什么样的人——最能体现上一任领导口碑的时机,就是在此人离职之后。

“这不是两者都不得罪吗?”陈太忠白他一眼,正在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一边看手机,他一边发话了,“既然做不到两全其美,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爱国的电话,嘿,这家伙就在院儿里呢,纯良你还有啥事没有?”

“我不是想求两全其美,关键是章尧东要求科委内部挖潜在先,田立平表示要从市里派人在后,”许纯良很无辜地看着他,由于比较激动,他就忘了控制鼻子的气流,鼻音从而变得轻了许多,“我很怀疑,田立平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许主任这话有点主观,但是相对来说,作为一把手,这态度已经算是不错了——他居然有兴趣跟自己的副职讨论一下,到底是谁在人为地设置障碍。

“你真是……”陈太忠想说点难听话来的,最终还是忍住了,这年头在干部任用上,肯讲道理、愿算先后的人真的是凤毛麟角了,纯良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不过下一刻,他就觉得这也是一种难得的品质,紧接着,他猛地又想到了一种可能,于是眼光不经意地向窗外扫一眼,“其实……你可以做到两全其美的。”

“两全其美吗?”许纯良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禁不住眉头一皱,“你是说张爱国?我说,他只是副科哎~”

要不说这世界上就没有笨人呢,许主任脑瓜微微一转,就想到了太忠可能提出什么样的建议,没错,从阵营的角度上来说,张爱国真的是个很好的选择。

此事之所以产生争执,焦点并不是该用科委内部的人还是市里的人,而是章尧东认为他管着干部任用,所以在此事上该有充分的发言权,而田立平则认为丫是在干涉政府事务,所以才要表现出激烈的反对。

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看一眼院里,就生出了一个想法:科委挖潜?那么好吧,让张爱国做落宁的厂长吧。

张主任的级别,那是低了一点,但是在对年轻干部任用的时候,也可以大胆放手嘛,反正丫是科委的人,这个是毋庸置疑的,而他又对陈主任负责,是陈主任的体己人儿,田立平自然也可以满意。

这个建议,取的就是中庸,让两方面都能勉强满意,相较返聘米自然,那是平和得多了,真要返聘米主任,那不啻于在章尧东脸上摔了一记耳光。

这一点,陈太忠几乎在瞬间就考虑到了,而许纯良的反应也不算慢,紧接着就发现了这一变通方式,由此可见,头脑太简单的主儿,是混不了官场的。

只是,许主任对年轻的办公室副主任的资历和能力,不是特别放心,必须指出的是,干部破格任用,一般是要有比较充足的理由。

不过还好,张爱国在这一点也有明显的优势,陈太忠少不得强调一下,“没有爱国在落自的忍辱负重,想要这么快地谈下收购,那不太现实,对疾风厂,爱国是有大功的,咱们不能让尽心尽力办事的同志们流血又流泪……”

“打住吧你,”许纯良哭笑不得地打断了某人的抒情,略略思索一下方始发话,“我一直觉得,让李天锋过去,比较让人放心,你说能不能让小张做他的副手?”

什么叫口碑?这就叫口碑,凭良心说,李厂长跟许主任的关系很一般,黑面李死死地卡着生产环节,也不知道招惹了多少人,其中就有许纯良。

不止有一个人找到过许纯良,想让他跟李天锋打个招呼,进点自家的货——我们敢保证,跟你们厂现在进的货没什么区别,但是许主任断然摇头拒绝,“这个人我不管打招呼……有信心你就直接上门,李天锋是陈太忠提拔的,陈太忠的老爹照样被他气得咬牙切齿。”

而眼下一说起来,许主任还就希望李厂长过去任一把手,这并不是他不好介绍关系,就有意调虎离山,他确实是出于公心,“老李这人毛病多,财务什么的也未必熟,但是他面皮黑,落宁离凤凰太远,咱反正控股,要派就要派个让人放心的干部。”

“李天锋啊,”陈太忠沉吟一下,事实上他一开始想到的人,也是李天锋——这种品性的人现在太难找了,但是他自己心里也有苦衷。

别人都当李天锋是我的人,但是我当时力排众议,主张他做生产厂长的时候,是看重此人的心性,其实……他算不得我的人啊,要真是我的嫡系,敢这么跟我老爹呲牙咧嘴,哥们儿我早就找他去“以德服人”了。

许纯良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也知道,李天锋是着了急连陈太忠面子都不买的主儿,所以真的不算太忠的嫡系——虽然有些人打算动收拾李厂长脑筋时,第一个要顾忌的就是陈主任的反应,这也是李厂长以那么顽固的脾气,依旧能在疾风厂威风八面的根本缘故。

许主任考虑的是,这个任命可能依旧不太能满足田立平,少不得苦笑一声,“派张爱国过去做副总,这总可以了吧?做人不能太贪心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