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60章 公认不坏(下)

两人说话都没有说透,跟聪明人说话,根本就没必要,不过田立平听陈太忠居然提起了袁珏,禁不住就是眉头一皱,“这个倒没问题,既然是你的人,主持工作的必须得是他,我会坚持的,不过……你真的打算就这么算了?”

对于袁珏,他嘴里说的是“主持工作”,那就是不支持小陈放弃这个位置,最起码不能这么痛快地放弃——由此可见,章尧东的算计令他也相当恼火。

田市长有理由恼火,因为陈太忠在他上任之后不久,就接连完成了三桩事:曲阳黄、煤焦出口和收购落宁自行车厂,一件比一件漂亮。

曲阳黄让下面县区的名特产品走出了国门,这个意义很重大,再怎么形容也不为过,尤其是小陈是通过品牌的方式来运作的,不但让凤凰人拥有了丰厚的利润,更是让曲阳黄这个地方性的传统牌子走向了世界,成了享誉海外的知名品牌。

而且,这是粮食加工行业,不像煤焦铁等矿产资源类的东西,是的,这属于可以再生的资源,如果接下来操作得当,卖它个三、五十年,甚至百八十年也不虞担心资源枯竭。

至于煤焦行业的整合,虽然从段卫华就开始了,但是田立平借着这股东风,又仗着陈太忠的支持,死死地顶着章尧东。

他做得有理有据有节,一向肆意妄为的章书记都不得不捏着鼻子让步,这让凤凰市官场中的不少人意识到:别看田市长初来乍到,人家可不是个随便可以欺负的主儿。

官场中各种势力的形成,有大大小小无数种条件和偶然因素,但是有一点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你首先要证明自己是个值得追随的领导,才会有够份量的人愿意追随你——这里说的够份量,就是那些有能力自主选择阵营的主儿,至于那些小鱼小虾,则是不提也罢。

而且在伯明翰发生的事情,蔡京生也汇报了一些,发生在四季酒店的火灾有点蹊跷,蔡秘书长没贸然敢汇报,这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的猜测,也显得他不务正业不够稳重。

但是只说比对方每吨贵出五美元还能谈成,这就能让田立平在市里说话的时候,将腰板挺得笔直——有些同志认为出口只是拼价格,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只有用对人,才能办对事。

至于说收购落自,这象征意义已经说过了,不必再重复。

这三件事,不但让田市长在执政凤凰之初,业绩就显得绚烂无比,更是让他利用几件事的边缘效应,迅速地在凤凰站稳脚跟,甚至有了一飞冲天的架势,如今章尧东要断他臂膀,他又如何肯善罢甘休?

“我倒是想不算了呢,但是……他毕竟给了我一个正处,”陈太忠苦笑一声,对上田市长的时候,他可以说得直白一点,老田本来也就是个直脾气,“而且他知道,我是打心眼里支持您的,他习惯一言堂了。”

“嘿,一言堂吗?”田立平冷笑一声,没错,他的性格真的没有段卫华那么好,沉吟片刻之后,他的嘴角扯动一下,“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就算了!”

他越想就越是气恼,只觉得章尧东这次的手段,根本不是要激怒陈太忠,而是要打击他田某人的气势,甚至不排除分化瓦解他们两个人关系的可能——小陈一开始很愤怒,可是现在,人家不也是领情了吗?

当然,小陈的屁股,坐得还是很正的,小家伙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大光其火,眼下的领情也不过是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理智选择,再说,田市长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

所以,田某人不怕将自己的愤怒表示出来,当然,他并不知道章尧东手下的某个副市长,曾经跟他的女儿同时躺在某个年轻男人的床上——这种事情田甜是没脸说的。

“你可以也要个选派干部过来,充实到驻欧办,”陈太忠见老田气愤异常,说不得笑着出个点子,“这叫以牙还牙。”

“嗯?哈哈,”田立平被他这个建议逗得笑了起来,接着沉吟一下,“招商办的周勇是下来挂职的……招商办不能再接受选派干部了,不过驻欧办……那是事业编制啊。”

“选派,无所谓的吧,进国企不是都正常吗?”陈太忠嘀咕一句,他只说了驻欧办,没有说科委的副主任这个职务,因为田立平和他都很清楚,那是陈某人的最后底线。

招商办那里,陈主任是可以轻松卸任的,驻欧办就要麻烦一些,陈主任是驻欧办兴旺的根源,是中流砥柱,有珠玉在前,敢接手的主儿,大半只能说是心存不轨。

谁能像陈太忠一般在欧洲纵横捭阖?不能还要接手,并且还不怕丢人——那不是心存不轨是什么?而且陈某人明确表示,要袁珏主持工作,是的,他并没有打算轻易放弃这一块。

至于科委这个副职,那是不用说的,陈主任在科委的淡出,那纯粹是看许纯良的面子——凤凰科委陈太忠,那可是科技部挂了号的招牌。

谁敢惦记这个位子,怕是都不用小陈出面,许纯良可能直接就挡了,反正科委八个副职,也不在乎挂个吃闲饭的家伙,陈太忠不管事儿的时候,科委不也是运作良好吗?

陈太忠心里就是这么盘算的,而田立平心里也非常清楚,小陈身兼的三职到底该怎么排序,他甚至都不用去开口找小陈落实,官场里的明眼人,真的是太多了。

“嗯,这倒也是,”田立平想一想,觉得也只能驻欧办上做文章了,因为陈太忠在招商办的兼职,是代表科委一方的,别人不是顶不了,但是该怎么顶,这个分寸不太好掌握。

“不过,”他依旧有个难题,“我熟悉的人大部分是公检法司的,这些人选派到驻欧办……啧,让我考虑一下吧……”

从田市长这里出来,陈太忠真是身心都愉悦,老田很善解人意,没说科委副主任的事儿,说起驻欧办,也答应让袁珏主持工作,那么在他要放手的时候,老袁扶正的难度也就不高了,陈某人一向愿意照顾自己人,他筚路蓝缕一手打造出的驻欧办,怎么能让别人摘了桃子?

当然,尤为让他高兴的是,田立平居然会认真地考虑以牙还牙的问题,这真是个好消息——事实上,田市长的震怒让他隐约猜出,章尧东这“一石二鸟”对老田的伤害尤其地大,那么他自然也就不会为此而感激姓章的什么。

那么,今天就可以去科委了,下午陈太忠去科委走一趟,四下里转一转之后,又撞上了刚刚从素波赶回来的许纯良。

“你这两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许主任做人,还真不是一般地纯良,陈太忠想一想,心说我已经拜会过章尧东了,于是微微地露个口风,“呵呵,回头你就知道了。”

许纯良看着他,沉吟一阵之后,才低声嘀咕一句,由于他的伤风没有完全好,所以声音是异常地沉闷,“是你……要调动了?”

“调动?”陈太忠古怪地看他一眼,心说这老实人心里也有本账啊,章尧东一个多月前随便放点口风,你倒是还能想得起来,说不得苦笑一声摇头,“嗯……不是调动。”

“不是调动就好,”许纯良这家伙还真是粗枝大叶得可以,听到这个回答,登时就将这份心思放到了一边,反倒是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那么,现在你的月经完了没有?”

“你这家伙,”陈太忠被他说得直翻白眼,“有什么工作,领导你安排吧。”

“去趟落宁吧,”得,许主任一开口就都是点大活儿,“收购落自的程序开始了,我正愁找谁坐镇呢,你去的话,我是最放心的。”

“我总共就在凤凰呆了不到两天,你也忍心啊?”陈太忠瞪起了眼睛,他还真不想去,一个是凤凰的女人都等他很久了,而且,他也想在凤凰稳一段时间,找点存在感,将来一旦被选派了,就能多留点余威在这里。

“这不也是没办法吗?”许纯良从手边扯出一张面巾纸,揩一揩鼻子,有意在说话时加重了鼻音,“你看,我都这样了,你忍心让我乱跑?”

“耍无赖我耍不过你,”陈太忠撇一撇嘴,又叹一口气,“这样,你好歹让我在凤凰歇缓几天,我再去落宁,成不成啊?”

“那没问题,你时不时地过去看一趟就行了,”许主任笑着点点头,鼻音继续加重着,“关键是得有一个人帮着操心这件事,在其中的过程里,我不想换人了。”

“落宁分厂的厂长……定下来谁了?”陈太忠连这个都不知道。

“章书记主张科委内部挖潜,田市长想从市里派人,”许纯良苦笑着一摊手,“我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田市长,正犹豫呢,你怎么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