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59章 公认不坏(上)

要不说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厉害,陈太忠和张梅才分开不到五分钟,就有人敲门了,总算是两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在这五分钟里,就都已经收拾妥当了。

所以,在于主任进来之后,他看到的是,陈主任正要泡茶,而张梅脱去了警服外套,正在厨房里拎着菜刀,砰砰地斩着一只白生生的芦花鸡。

“小张也在啊?”他倒是没多想其他的,事实上,只要陈太忠一回来,家里就热闹得紧,别说张梅和白洁时不时来帮忙,就算区科委的刘主任,甚至他的老妻,也逮个空子就过来。

“于主任好,”张梅扭头点点头,一眼就看到于主任手上拎着的塑料袋了,“您买菜去了?”

“嗯,”于主任看着她,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好久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今天的张梅挺漂亮的,“买菜回来,看到陈主任的车了……正好菜买得多,看这儿需要什么不?”

“我正说多做几个菜呢,这一个多月吃西餐吃得都想吐了,”陈太忠笑着回答,“于主任晚上过来喝酒吧,还是回了家舒服啊……”

有他这招呼,晚上他的房间里,又是满满当当地都是人,甚至连庞忠则和姜世杰也来了,一直折腾到晚上九点,大家才尽兴散去。

这次就是吴言在等他了,不过遗憾的是,她不知道他今天回来,所以钟韵秋回家看看,就留在了曲阳,然而紧接着,吴市长就在陈太忠的床上有了一个天大的发现,“这是谁的头发?”

张梅和吴言都是刚刚过肩的长发,遗憾的是,张警官的头发是烫过的,而白市长身为堂堂的副市长,没有玩这些花哨,所以她一眼就发现了不妥。

“谁知道呢?我的房间是小张帮着打扫的,”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她一句,因为他确信,小白的注意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被彻底地转移,“章尧东把我列入选派干部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吴言听得登时大吃一惊,“选派……选派你去哪儿?是干部交流吗?”

“不是交流,是上挂,”陈太忠苦笑一声,交流一般是指平级类似单位之间的干部交流,“省精神文明办,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这两个月怎么过……”

这一次,他没有再跟她隐瞒什么,而是将整件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甚至不怕表示出,他很后悔没有要求蒙艺帮着换个岗位。

当然,他不会说是自己忘记了,陈某人是很要面子的,“……我当时想着蒙老大已经离开天南了,算了难为他吧……”

吴言一边听他说,一边不住地出声问询,以便了解其中的种种疑点,待听他说完之后,才微微一笑,“尧东书记也没什么恶意,相反地,这次对你来说是个机会。”

“机会?”陈太忠听得一愣。

“这年头哪有那么多上挂的机会?”吴言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要能抓住这次机会,把关系留在省委,以你的人脉和能力,往上走就是蹭蹭的。”

“这倒也是,”陈太忠点点头,他的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所以对这种持平之言,他愿意认可,但是他不介意跟章尧东的死党叫一下真,哪怕此人是自己的女人,“不过这个部门确实有点糟糕。”

“好部门……那都要打破头的,哪里会这么容易?”白市长白他一眼,“而且凭良心说,尧东书记都有点头疼你,一般的部门,哪里敢接收你?”

“你这……你这是屁股问题,”陈太忠被她戳中了痛处,心想合着还有这么一层因素啊?嘴上却是不肯认输,“你就向着章尧东吧。”

“理屈词穷了,是吧?”白市长看着他就笑,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谁还不知道谁?“你不要告诉我说,你不想去吧?”

呃……陈太忠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要是搁在跟唐亦萱交流之前,他绝对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但是现在却是不能了,于是只能微微一笑,“反正他背着我搞这个,我挺恼火的,不过,我明天去跟他汇报一下工作,你说好不好?”

“那是最好了,”吴言听他居然能做出这种决定,心里也暗暗欢喜,这是两个对她最重要的男人,她不希望二者闹得不可开交,“先别去田立平那儿,去尧东书记那儿走一趟,那么你在走之前,你的工作愿意不愿意干,都无所谓了。”

她这本是经验之谈,在吴市长十年的工作当中,迎来送往也不止一次了,非常明白即将离职者的心态和行为,所以想都不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可是她这么一说,陈太忠汗颜了,他听得出来,小白跟唐亦萱不太一样,她不是因为他要被选派走了才生出这种想法,人家这反应纯粹就是下意识的,由此可见,“阅历”这两个字,不是随便说说就能诠释得清楚的,所谓积淀,真的非一日之功。

“希望章尧东不会因此而小看我吧,”他苦笑一声,并没有直接表示去不去,但是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只会更警惕你,”吴言见他从谏如流,也是暗自欢喜,说不得微微一笑,“你到处乱闯的时候,已经让他头疼了,现在知道了进退,你觉得……他会因此而蔑视你吗?”

“他会睡不好觉,因为我的成长速度令他惊讶,”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没皮没脸地自夸,“好吧,明天就去找他汇报工作。”

说这话的时候,猛然间他发现,自己认识的几个相对成熟的女人,各有各的长处,雷蕾擅长调剂气氛,唐亦萱长于理智分析,而吴言却是胜在不但理论扎实,而且眼光驳杂经验丰富。

“好了,该交公粮了,”吴言见他毛顺了,又有情郎高升带来的那份喜悦,说不得关了卧室里的灯光,走到床前拉开窗帘和窗户,细碎的雨声和清新的空气登时纷纷涌入,“在窗台上吧,我喜欢你的狂野……”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去市委报道,直到接近中午,才见到了章尧东——其实这已经是其他等待接见的副处羡慕不已的火箭速度了。

年轻的正处待遇有的是汇报的内容,不管是曲阳黄还是焦炭,无论是申报省优产品还是申报鲁班奖,他有太多的话题,不怕冷场。

而章尧东的反应中规中矩,除了关心就是鼓励,要他戒骄戒躁,继续发挥主观能动性,其他的话一句没说——太没必要了,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那你继续不知道好了。

直到他表示自己汇报完了,章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没有,章尧东才淡淡地问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他是昨天下午三点回来的,而且一直在招商办忙碌,书记大人点点头,抬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才出了市委,陈太忠一头就扎进了市政府,不过田立平事情也比较多,只是安排了中午的饭局,参加午餐的闲杂人等,也只有一个蔡京生。

酒桌上大家也没啥可说的,只是到了最后,田市长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太忠,驻欧办那边,你总跑来跑去也不是个事儿,该添两个人了。”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心说这是怎么个意思,莫非你也盯上我走之后的驻欧办了?老田你早知道此事的话,不该不跟我说啊。

啧,知道了,问题还是出在田甜身上,他反应过来了,别的事儿田主播会帮着他瞒下来,但是此事实在太不可能了,他一走,田市长手边就是少了一张极为重要的牌,必须早做打算——那天晚上他才说自己要挂职锻炼,田甜可不就想到了自己的老爹?

“哦,立平市长您安排吧,”想到这个,他微笑着看一眼领导,微微地点头,“小陈我坚决拥护组织的决定。”

“你跟我还虚伪个什么?”田立平微笑着看他一眼,转身走向大厅一角的房间,一边推门,一边很随意地发问了,“你心里有什么人选没有?”

田市长来了凤凰之后,在市政府用餐就沿袭了段市长的小餐厅,没做什么变化,小餐厅这里还有两个休息的房间,也被他沿用了。

蔡京生见状,知道是田市长要跟陈太忠谈事了,赶忙站起身来告辞,陈主任自然是跟着走向房间,嘴里大大咧咧地回答,“有个外聘的人选,其他还没有。”

见他顺手将房门关上,田立平才微微叹一口气,“这个章尧东……权力欲太重了,驻欧办那边你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

他听女儿说了,小陈在得知消息的时候表情怪异,情绪似乎也不是很好,不过眼下看来,这家伙显然已经调整好心态了。

凭良心说,田市长也不认为这个选派对小陈而言,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毕竟那家伙背后的势力是谁都不敢小看的——明升暗降和打熬资历的区别,这是关键因素。

只要是进步,那就都是好事,但遗憾的是,对田某人自己来说,确实是一大损失。

“还没考虑这件事呢,”陈太忠听得摇摇头,只是他下一刻想到副手袁珏,赶紧就发话了,“袁副主任在这一年里,表现得很不错,而且在巴黎的华人圈子里,有非常好的口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