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58章 分说(下)

唐亦萱的问题不算太直白,但是陈太忠已经反应过来了,这正是他早晨纠结的一件事,接下来的工作,该认真地完成,还是无所事事地闲逛?

不去拜访章尧东的话,那他扮演的就是一个“一无所知”的角色,不管做出何种选择,总是难免这样那样的物议。

但是,他若是拜访了章尧东,哪怕什么都不说,从市委书记办公室出来之后,他就可以做出任何的选择了,而且都不会引起物议——我去找过章尧东了,达成了某些默契。

这个行为能造成的影响,其实跟段卫华以前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雍容有点类似,关键就是要给大家一种印象:你们想说就说吧,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而章书记不能对他的行为做出什么干涉,否则太容易引发新的事端了,这次是你姓章的有心算无心,我认了,你要敢再算计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尤其是,从根底上讲,章书记把他提拔为正处,是属于有恩的,谁会傻到去白做人情呢?

所以说,唐亦萱这个建议真的很贴切,陈太忠略略一品味,就体会到了其中的精妙所在,不由真心赞许,“小萱萱你这真的……太善解人意了。”

不是我善解人意,是你想事儿太一根筋,还是年轻啊,唐亦萱笑一笑,心里也有一点微微的自得,“嗯,至于说省精神文明办……其实也未必没有工作可做,看你从哪个角度去发掘了。”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本是想再请教一下她,我该怎么发掘,不过转念一想,小萱萱你不过比我大几岁,还是个女人,我事事都要问你的话,那多没面子啊。

事实上,唐亦萱已经解决掉了他心里所有的纠结,连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做都想到了,至于说文明办那里,说句良心话,他也不是稳稳地就能去了的,而且中间还有两个多月,保不定有什么变数呢。

“车到山前必有路,”他微微一笑,伸手端起茶杯来轻啜两口,满意地长吁一口气,“真好,总算可以离开驻欧办那个鬼地方了,一个多月没见你,心里还真想得慌。”

唐亦萱听他如此说,心里那点小郁闷登时再也压抑不住了,她悻悻地撇一撇嘴,“就算回来,你也是在素波而不是凤凰,我觉不出有什么好的来。”

“哈,小萱萱你也吃味儿了?”陈太忠一听就笑了,他能感觉得到她对自己的依恋,说不得放下茶杯,探手轻轻地一搂她的腰肢,“好了,周六周日我都能回来的。”

“但是,你凤凰的活动太多了吧?”唐亦萱既然开了这个话头,索性微微一嘟小嘴,“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想起来看我一次。”

“你这思想太复杂,”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她作小女儿态的时候很少,所以他看得有点赏心悦目,“我这才下高速就直奔你这儿来了,大不了以后周一到周五的时候,我每个礼拜专程从素波回来一趟看你,怎么样?”

“这可是你说的,”唐亦萱笑了起来,微微吊着的凤眼也眯了起来,她想得到的,就是这种与众不同的待遇,“嗯,你要是能说到做到,自然有你的好处。”

“那……是不是该做饭了?”陈太忠笑着发问,事实上,眼下才十点半多一点,不过他说的做饭,指的当是吃完饭之后的活动,“我给晓艳打个电话?”

“今天不许叫她,”唐亦萱白他一眼,站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蒙蒙的雨丝,轻喟一声,“再带我去太忠库吧?想在雨里放松一下……一定很浪漫的。”

“好的,”陈太忠上前轻轻搂住她,手里却是还端着才冲好的茶水,下一刻,两人已经站到了太忠库的荒滩处,细细的雨丝打在了两人身上。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太不真实了,”唐亦萱笑着手一挥,一张阳伞就出现在了身边,近期充沛的雨水已经让水面涨了不少,不过远未全部占据河滩,倒是在这种天气里,没人会来这里,水库管理委员会都不会有人在,这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没啥值得操心的。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坐在车里呢,”陈太忠手一挥,将他的林肯车放了出来,说起车震,他只跟钟韵秋有过那么一次,多少觉得有点遗憾,“上车吧?”

“我不喜欢那种在囚笼里的感觉,”唐亦萱缓缓摇头,放出一张躺椅来,回头看他一眼,“你先坐……别让人能看见咱们。”

“没问题,”陈太忠笑着点头,弄张小桌将茶杯放上去,搂着她坐到了躺椅上,小萱萱很自然地坐到了他的身上,两个人一言不发,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水面。

陈太忠的手,很自然地放到了她赤裸的腿上,天气不算太冷,却也只有二十一二度,她的腿冰凉而细腻,手感说不出的好。

他有心怜惜她,火热的大手上下摩挲着那两条修长而笔直的腿,不知道过了多久,唐亦萱缓缓起身,弯腰脱去了宽摆牛仔裙里面的白色内裤,面向他坐了下去,探手去解他的皮带,“我想了……”

小萱萱这一次的反应极为热烈,激情似火不说,声音也极为高亢,陈太忠一边配合着她的动作,一边心里暗自嘀咕:看来这野合不管针对男女,都是调剂生活的有效手段——以小萱萱这种知性美女,内心也会喜欢这种刺激。

天天坚持锻炼的小萱萱,这体力还真不是吹的,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喘着气坐在他身上,略带一点嘶哑地发话了,“把我们的宫殿放出来,对着湖的这两面不许有墙……”

总之,这次她不但豪放,要求也多多,十二点回到三十九号的时候,看着她忙里忙外地张罗饭菜,陈太忠心里,居然隐隐地生出一点不安来,“我说小萱萱,你不是有什么心事儿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唐亦萱奇怪地看他一眼,却是好悬一刀没切到手指甲,下一刻,她就笑了起来,“哈,原来你……哈哈,算了,别瞎想,我只不过是想开了,人生苦短,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又何必藏着掖着,委屈自己呢?”

“嗯,没事就好,”陈太忠见她笑得灿烂,终于放下了心思,“人在官场,好习惯没养成,疑神疑鬼的能力倒是增加了不少。”

不管怎么说,跟唐亦萱谈了一席话之后,陈某人的心情是大好了,下午三点,他就准时出现在了招商办,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要了解一下业务二科的工作,更是想着万一能见到吴言的话,还可以跟她推敲一下章尧东的用意。

遗憾的是,吴市长去曲阳视察去了,前一阵天南大旱,曲阳那边灾情严重,现在梅雨季节按时到来,她要过问一下补救工作进展如何,再加上曲阳黄的海外供应一直不是很顺利,她也要了解一下——这是得了田立平授权的。

虽然小白不在,陈太忠也没打算挪窝,没去找章书记汇报工作之前,他是不打算去科委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招商办副主任他是得卸任了。

按理说,两个月后他去省精神文明办只是被选派,也就是说关系什么的还在凤凰市,甚至连工资都要从这里领,而再按理说,选派干部挂职锻炼的期限是一年到两年——时间长了的话,会使选派干部的原单位在工作安排上造成不便。

这就是说,他离开之后,他的职位应该没人能顶得了,然而这一切仅仅都是“按理说”,事实上,他一旦走了,空出的位子没人惦记才怪!

而这个招商办,虽然是他起家的地方,但是现在他在这里的存在感最弱,所以他自己就打算放弃这一块了,尽管小吉、小朱、余凤霞之类都是他的人马,不过既然是白市长分管着这一块,他倒也不怕他的二科被人欺负了。

等到下午四点半,他也懒得再等了,开车去老爹承包的装配车间转了一圈,在五点的时候,就回到了横山区的宿舍。

这个时候大家还都没下班,不过有一个人下班了——车管所的工作确实轻松,于是不多时,张梅穿着一身警服,敲响了他的房门。

自从在素波跟他胡天胡帝一番之后,又知道田市长做主播的女儿都参与其中,张警官心里的魔鬼终于被释放了出来——人这一辈子,其实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所以趁着大家都没下班的时候,她就主动上门了,门刚才她身后关住,她就双手一环抱住了他的腰肢,“太忠,吻我……”

总算是她也知道,这里是政府的宿舍院,所以半个小时之后,她主动地将他推开,轻喘着发话了,“弄不出来就算了,我已经好了,回头换个时间吧。”

“这不上不下的,”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心里却是暗叹,哥们儿这赶场也赶得太辛苦了,但是他嘴上还得表示关心,“以后不敢这么来了,院儿里人太杂。”

其实,他是怕白市长发现又有人侵入她的私人领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