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57章 分说(上)

对陈太忠的出现,唐亦萱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喜,但是那份平静掩饰之下的喜悦,只要不是太愚笨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陈太忠紧跟着她就走了出来,嘴里还轻笑着,“不着急洗啊,我最喜欢看仙子蒙尘了,”这一刻,心中那份郁结早就被他丢到了爪哇国。

“什么坏习惯?”唐亦萱埋头疾走上楼,这个仙女的形容,让她心里甜甜的,然而,太忠越是夸奖赞美她,她就越不想把自己邋遢的一面暴露给他,“老实呆着,我洗个头,换身衣服就出来。”

“我跟你一起洗澡吧?”陈太忠跟在她身后,没皮没脸地发问,他还没跟她洗过鸳鸯浴呢,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看着她掩面而走的那份尴尬,觉得特有意思。

“你……”唐亦萱气得狠狠一跺脚,犹豫一下方始发话,“……今天不行!”

“那就是改天可以!”陈太忠连忙敲定这个承诺,不成想小萱萱根本不回答,埋头就冲进了浴室里,还将门反锁了。

打开天眼看一看?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决定不做这种没品的事情,做仙人就要有做仙人的觉悟,想当年小萱萱求我教她赌玉,哥们儿都是不屑一顾的。

可是我现在,为什么就这么着紧她了呢?紧接着,陈太忠又陷入了理智的分析中,到最后才最终确定,当时自己确实不怎么开窍,而且唐亦萱这女人,是一本很耐读的书。

而且,她身上的女人味也很重,比如说刚才不想让他见到她头发上的粉尘,偏偏是这样的绝色女人,要将大好的青春,一点一点地消磨在小屋里的砂轮机上。

目睹了刚才的场景,陈太忠终于彻底地明白,她为什么要赌玉了,不这么做,她漫长的孤寂无法排遣,而以她的骄傲和对老书记的尊重,不允许她选择别的排遣寂寞的方式——她赌对的每一小块玉,大约就是生活中最大的惊喜了吧?

而同时,小萱萱本人还拥有十个黑色的指甲,她也渴望疯狂和激情的,他承认,看到刚才擦石头那一幕的时候,他真的有点微微的心痛——要不,我现在硬闯进去,给她制造一点激情?

算了,还是留到下一次吧,他否定了这个或者会促成一次浪漫的想法,于是长叹一声,“果然是日久生情啊。”

“又想着祸害谁家丫头呢?”唐亦萱歪着头,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缓缓地走了过来,她身上满是尘土的运动衣已经不见了去向,上身是一件大V领的紧身秋衣,下身却是一条及膝的宽摆牛仔裙。

两条白生生的长腿下,是骨感中略带圆润的脚踝,一双坡跟水晶凉拖,包着瘦长的纤足,如玉般透明温润的脚面下,有若隐若现的青筋,能挑动起任何一个男人呵护的欲望。

秋衣不好说,这牛仔裙绝对是临时穿上的,毕竟穿了裙子就不能穿运动裤不是?不过她的心思不在穿着上,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跟谁日久生情呢?我认识你可没几天。”

“那是那是,”陈太忠点点头,哈哈大笑了起来,“日久生情……日得久了才生情,我跟你只有少少的那么几次,想让我生情,你得努力哦~”

“占这口舌便宜,你有意思吗?”唐亦萱宜喜宜嗔地白他一眼,也不见如何生气,“还说我仙女蒙尘呢,你这仙人是彻彻底底地世俗化了,堕落了。”

她这撒娇,无非是内心里想让他再夸自己两句,不成想年轻男人听得眉头一皱,紧接着就是苦笑一声,“唉,真的是堕落了,为了点蝇营狗苟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咦,发生什么事了?”见他这副模样,唐亦萱的母性情怀登时发作,缓缓走上前,开始猫腰给他拿茶叶,“我就说嘛,十点钟你就过来,有点奇怪。”

“刚下高速就过来了,”陈太忠被她一句“仙人世俗化”搞得兴趣全无,不尽的怨念登时再度涌上心头。

唐亦萱也不接话,冲好茶端过来之后,方始柔声发问,“发生什么了?”

“倒也没什么,”陈太忠苦笑一声,他觉得跟她说这种事,真的有点影响气氛,但是既然她问了,他倒也不怕将自己的苦水倒一遍,所谓红颜知己,图的不就是心灵上的触动吗?

唐亦萱静静地听他说话,一句话都不插,跟蒙艺听他讲述此事时的反应一模一样,某人非常敏感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心里禁不住打个磕绊:莫非,这才是良好的心理素质?

事实证明,并不是如此,反倒是他能注意到这个细节,已经算是彻底地从昨天初闻此事的惊讶中彻底地抽身了——他不再只是考虑自己的事情了。

“说完了?”屋里沉默良久,娇美的女声方始响起。

“差不多就这么多,”陈太忠坦然地承认,他对她真的没什么可隐瞒的。

“这我就有点不了解了,”唐亦萱皱着眉头发话了,“你觉得去省精神文明办,是有被边缘化的意思,因为没什么实权,对不对?”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蒙艺是说了,进省里算是一步不错的棋,但是这个位子实在有点糟糕,“不说省委,就是省政府也好多位置,为什么把我安排到那里?”

“位子多,人更多,”唐亦萱笑着摇摇头,又微微地叹口气,笑眯眯地看着他,“你觉得精神文明办不好,那么团省委呢?”

“团省委那不一样,进去的人就是熬资历……嗯?”陈太忠的思路猛地被岔开了,下一刻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对啊,团省委都是熬资历的地方,精神文明办就更不算什么了。”

想到这一点,他的心情登时开朗了许多,所有的怨气都抛开了,要说精神文明办啥都不是的话,团省委那就更啥也不是了,但是大家却一致认为,那里是最好熬资历的地方。

“说穿了,还是个心态问题啊,”陈太忠感触颇深地摇一摇头,他一直觉得自己去精神文明办是带了发配的性质,却是没想到,换一个角度看问题,那就是截然不同的。

事实上,蒙艺已经点明白里面的道道儿了,但是蒙书记的点评是直指核心,不像唐亦萱这般,直接用一个类似的单位做反衬,天底下还有比实际的例子更有代表性的劝说吗?

“没错,只要你有信心出得去、回得来,这是一件大好事,”唐亦萱点点头,说白了,这还是个实力问题,真要有足够强大的后台,党史办照样熬资历,“省委和省政府处级秘书都不少,人家连职务都没有呢,可还不是照样熬资历?”

“哈,小萱萱你倒是真会劝人,”陈太忠听得越发地开心了,他笑着点点头,“我发现同样的事情,用不同的语言来表达,真的效果大不相同。”

这是一句废话,同时也是一句大实话,只是此刻,他觉得自己对这句废话的理解,似乎又深刻了一点,这种感觉非设身处地地感受,真的不太好形容。

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深刻的道理,往往是可以用简单语言来说明的,但是对那简单语言的理解程度,就看个人的悟性和人生阅历了。

见他眉开眼笑的样子,唐亦萱心里蓦地生出了一点淡淡的哀怨,不过下一刻,她就将这份哀怨撇到了一边——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于是她微笑着看着他,“你是不是该去感谢一下章尧东?”

“我凭什么要谢他?”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他是帮了我了,但是根本不跟我提前打招呼,我不找他麻烦,就算对得起他了!”

“你不找他麻烦,是怕吴言没人管吧?”唐亦萱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她并不怀疑他有这份能力,但是同时,她始终不能对上次阴云中的字释怀,你跟几个女人胡来,我不想计较,但是这份浪漫,是应该属于我的!

“什么没人管?没有我帮她的话,她现在还是正处呢,”陈太忠微微一笑,吴言能当上这个副市长,并不完全是他的功劳,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他帮忙联系许纯良等人捧场,吴市长现在绝对只是吴书记。

“你帮人的时候,远比自己遇到事情的时候精明,”唐亦萱听他这么说,幽幽地叹一口气,“你难道没有想过,接下来你的工作该怎么进行吗?”

她真的是将自己放在了他的位置上思考,其实,这也是官场中的一个普遍现象,即将离任的人,该如何进行自己的工作?这是个世界性的问题。

哪怕是在美国,即将离任的总统都有一个专业的术语来形容,“跛鸭总统”,就是说总统先生任期将满,不再是两条腿走路了,而是一瘸一拐的,他的指示,大家听不听吧,就算不得不执行,也可以大打折扣。

“嗯?”陈太忠听到这个问题,再度对小萱萱敏锐的心思发出了由衷的赞叹,我的感受你都能理解啊?

出于对她敏锐心思的尊重,他微微地考虑了一下,接着就重重地点点头,“没错,我还真是得去见一见他,婉转地表示谢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