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55章 挂职岗位(上)

邓健东一听“陈太忠”三个字儿,就知道是那话儿来了,他原本就不是守不住秘密的主儿,组工干部管不住嘴巴,那成什么啦?

他将消息通知给王启斌,就是要让其帮着传话,要是王处长不作声,那他反倒要怀疑此人的操守……或者是政治智商。

眼下蒙艺的措辞,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王启斌不但将话传了出去,传得也挺谨慎,所以曾经的天南省委书记伪作不知,打来了电话。

“陈太忠啊……好像有他,”邓健东沉吟一下回答,一切都显得那么顺理成章,“名单没最后定下来,不过应该没问题。”

“哦,原来健东你已经考虑到了,”蒙艺又笑一笑,接着貌似自言自语地来了一句,“青干班不错,有培训才能有进步。”

蒙书记你不能这样啊,邓健东心里有点小郁闷,他说完陈太忠入选青干班,却是不说下一步的选派,就是想看蒙艺怎么说,王启斌不可能只传一半话,而把更重要的另一半藏起来——青干班是不错,但是相较之后的选派岗位,重要性就差得太多了。

其实,邓部长是可以主动汇报的,但是组织工作的原则,他还是知道的,当然,更重要的是蒙老板……不是已经离开天南了吗?

邓健东并不怕泄露这个秘密,但是他希望蒙书记能主动问起,卖人情总是要尽量往扎实里卖,可是蒙老板这么一句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话,就逼得他不得不将这话接下去。

否则,明知道人家要问却偏不说,这就是结怨于人了,所以他有点微微的不开心,“小陈结业后,已经有了大致的选派方向。”

“哦?”蒙艺恰到好处地表示一下诧异,“健东你方便跟我透露一下吗?”

蒙老板这一番话说下来,不但圆滑也较为顺理成章,在不着痕迹间就展开了咄咄逼人的攻势——尤其重要的是,除了一开始的那一句“原来健东你已经考虑到了”,表示出了领情之外,蒙书记再没认为自己该领邓部长的情。

这让邓健东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对语言和局面的掌控能力,这一刻,他有点难以掩饰的悻悻和一份说不出的感觉:蒙艺果然就是蒙艺,别看人家离开了天南,但是,就是这么轻轻松松地从我这儿得到了答案,我甚至连卖人情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在蒙书记走后,他能跟蒙艺聊这些话题,并且聊到如此的深度,其实已经算是人情了,但是邓健东不认为是这样,他一向习惯把人情做扎实,是的,他觉得这只是态度,不能归到人情的范畴!

至于蒙书记一开始的那句话,是用来客套的,也是表明一种态度,当不得真。

想到这里,他一股不服气上来,索性不藏着掖着了,“去向不是很明朗,听说省精神文明办挺欣赏他的冲劲儿……蒙书记您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你不想让我卖人情?蒙艺啊蒙艺,我今天还非卖你人情不可了。

“精神文明办?”蒙书记听得好悬没把下巴掉到脚面上,他知道陈太忠是上挂,却是没想到能挂到这个单位去。

这家伙号称五毒俱全无恶不作,这样的人搞到精神文明办,这是谁的创意啊?丫挺的可以帮张艺谋拍申奥宣传片去了,巴黎啦多伦多啦伊斯坦布尔这些,只有掩面而走的份儿啊。

“副厅的单位,在宣教部办公,宣教部的马勉兼任主任,”既然决定卖人情了,邓健东的情报就哇啦哇啦往外倒,也不管蒙艺知道不知道具体情况了,“陈太忠拟任……副主任。”

“副厅的单位,我怎么觉得是副省……哦,那是省精神文明领导小组,在碧空是这样的,”蒙艺笑一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嘲的意思,“那陈太忠这算是……升正处了?”

“正处倒是正处,不过,这个单位有点不接地气,”邓健东心一横,终于图穷匕见,“老书记你要是有更好的建议,我可以帮着协调一下。”

这才是他向王启斌露口风的本意,邓部长不习惯欠人情,而他那个世交的兄弟,在碧空经贸委现在活得很滋润,将来的考评还要过蒙艺的手。

所以他打算借这件事,把心里这个疙瘩解了,大家就谁也不欠谁了——所谓的不接地气,就是说干的是比较务虚的工作,是的,这个精神文明办真的是非常……飘渺的部门。

事实上,宣教部也不是什么好单位,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老话说死了的,起码在邓健东眼里,实在看不上这个部门,心说蒙艺估计更看不上了,你要想帮陈太忠调整,那我就帮你调整一下。

“这就正处了?”蒙艺沉吟一下,22岁的正处,进省里捂一捂也好,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健东,我记得他才高中毕业吧?”

“好像他念的自考……已经差不多了?”邓健东也不是很确定此事,但是凤凰那边既然敢这么报上来,肯定有人家的道理。

其实,就算大学没毕业,又怎么样呢?人家已经在很努力地学了,体制虽然森严,很多东西却都是可以商榷的,作为组织部长,他太明白这个道理了。

“这小家伙就是不让人省心,”蒙艺想起来了,陈太忠当年可是高分考上了大学,没去念罢了,于是笑一笑,“反正我不在天南了,健东你记得帮我多批评他。”

啧,人情还是没送出去!挂了电话之后,邓健东遗憾地抽动一下嘴角,不无愤懑地想着,早知道蒙书记会坐视这次调整,那我就说我也在里面起作用了。

他知道,此事是章尧东一手促成的,也不知道怎么做通了宣教部的工作,上下家意向都定下来了,从组织部走个程序真的是很轻松的事情。

不过,那精神文明办确实不是什么好单位,真是要什么没什么,下一刻邓部长反应过来了,他认为自己的选择还是正确的,提拔是好事,但是进那个地方……啧,这人情不做也罢。

倒是蒙艺对陈太忠支持得紧啊,专门打个电话来探听消息不说,还叮嘱自己要多“批评”这家伙,唉,这小鬼还真是好福气,不止一拨人关照着……

“省精神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放下电话,呲牙咧嘴了半天,一手摸着张馨裙下光滑的大腿,一手将身边目瞪口呆的田甜搂了过来,大手自她的衣襟下滑入,“这个创意……真的太棒了!”

刚才给蒙艺打了电话之后,他心里这通邪火还是没地方发泄,就打了电话给张馨,又联系田甜和雷蕾——这才七点刚过,田主播按说还要在台里呆一阵,不过既然他坚持,她也不想驳他的面子,就赶到了军分区招待所,倒是雷蕾手上有活,实在赶不过来。

“章尧东有点过分啊,”田甜吸气提腰,方便他的大手在胸前肆虐,“我爸才说要做点成绩,他就想把你往外撵……我跟我爸说一声吧?”

“啊?”陈太忠这才想到,合着章书记撵走自己,还有这方面的原因,也就是田甜是田立平的女儿,虽然官场知识远不如他,却是由于涉及到了自家的利益,一眼就看出来了。

“算了,不用了,先跟你老爹保密吧,”他悻悻地摇摇头,“蒙老大都说了,这么年轻的正处,在省里捂一捂是应该的,能磨一下我的性子不说,也不是那么太扎眼。”

“蒙艺应该帮你说一说话的,”田甜哼一声,很是不满意他吩咐自己跟老爹保密,“省委省政府的部门多了,为什么一定要去精神文明办?”

“呀……听他那意思,我要是开口,他好像也能帮我调整,”陈太忠眼睛一直,他真是太后知后觉了,给蒙艺打电话的时候,他一肚子火气,就忽略了“要我做什么”这问题,涵盖的范围真的挺广,老蒙你好好说话会死吗?

唉,还是哥们儿做事不够淡定啊,他很认真地检讨了一下自己的错误,然而下一刻,他就将这份自责丢到了脑后,“算了,没提这要求也好,他终归是不在天南了,我要提出来,不但让他被动,也让人小看我。”

“可是你的学历……”张馨听他说得轻松,就怯生生地提问,自打数据部经理扶正之后,她才开始认真琢磨官场里的规矩,听到不懂的就要问一句,“大学毕业证不是还没拿到手吗?”

“领导要提拔,毕业证还是问题吗?”陈太忠的心情有点糟糕,就随口答一句,不过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呀,青干班培训的时候,毕业证正好能发下来,要是没毕业,就可以不提拔不选派……我靠,章尧东还真会算时间。”

“哈哈,”田甜很少见他进退失据的样子,眼见他有点气急败坏,禁不住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副厅单位,你这正处是实打实的。”

“对了甜儿,你们电视台也归宣教部管,”张馨轻声发问,“太忠到省精神文明办当副主任,有没有他发挥能力的地方?”

对啊,陈太忠听得腰板就是一直,心说我今天心态实在太失衡了,错误连连,居然连这个问题都想不到,不过,田甜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门口惊讶的一声,“不是吧,你当精神文明办副主任?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