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53章 人才扎手(下)

有这么一层缘故,肖天遵这次一见陈太忠,就上前提起了肖睦睦,不成想,对方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反应。

不过,陈主任的反应也就只有那么一点,他跟肖睦睦确实真的没什么,最多最多,不过是成克己试图撮合二人,但最终两人没有来电不是?

所以他对肖天遵主动凑上来的行为,还是有点不以为然,但是肖总不知道不是?还笑盈盈地发出邀请,“最近正打算拍个片子,内容有点敏感,到时候陈主任帮着给审一审。”

他看出来了,邵国立和韦明河都是眼睛长在脑门上的主儿,也就不去贸然打招呼,这北京城身后能跟了跟班儿的主儿,简单得了吗?

所以,肖总就按惯例抛出了一个话题——一部“内容比较敏感”的片子,这是他屡试不爽的一招,尤其对那些有些成就的主儿,是格外管用。

这年头的世道就是如此,你说你拍了一部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的片子,那真的没人操心,你说你拍了一部禁片,那档次越高的人就有兴趣,不禁不火啊。

然而很遗憾,这次他真的碰钉子了,陈太忠三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巴黎泡模特都是集体活动,韦明河胆子大到睡了科齐萨的马子,小老百姓眼里的禁片——能有多禁?

大家都没什么反应,总算是陈主任看肖总是于总的客人的身份,又有点肖睦睦的香火情,才微微一笑,“回头有空的话,可以考虑。”

肖天遵见这个诱饵无效,怕陈太忠恼怒自己藏着掖着,说不得笑着解释一句,“其实倒也没多禁,就是讲述两个女人之间的爱情……”

“啧,恶心,”韦明河听得就是眉头一皱,他见陈太忠的反应,就知道来的人是什么地位了,于是他就不怕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喜宴》那种片子?我说你们能不能拍些思维正常一点的片子?这种素材就该禁!”

“就是,”难得地,邵国立都有掐这种小人物的欲望,“《喜宴》那是反应男同性恋的片子,我一向认为,这种扭曲的性取向,是不值得提倡的。”

不过,他反对的理由,有点过于强大,“肛门括约肌比阴道括约肌要紧一点,所以,只有那些家伙短小的,才会认为找男人比找女人更舒适更快乐,试图通过这种反叛的、扭曲的性取向,来掩饰他们自己一些器官的……不完善。”

“老邵,你好像比我的,还要短小一点,”韦明河笑眯眯地拍一拍他的肩膀,“这话由我来说,更合适一点……我有五点二厘米粗。”

这数据都有,可见这帮人平日里是多么无聊了,但是邵国立怎么可能服气被他比下去?“五点二厘米,切……那是长度吧?”

“我这拍的是女性同性恋,蕾丝边,”肖天遵见这二位都是很不喜,忙不迭解释,“主要是想探讨人性……纯艺术的,导演是国内名导郑八景郑导。”

“得了老肖,你赶紧走吧,”陈太忠只觉得面上格外地无光,我怎么认识了你这么一号主儿啊?“你再说两句,这片子还真就拍不成了。”

这只是一段小插曲,不过有了这么两天的耽搁,他回素波就是十六日上午了,下了飞机之后直奔天南宾馆,碧空省科技厅的老大秦有亮和松峰钢铁集团的总工丁凯华已经在那里住了一天了。

松峰钢铁集团虽然名字挂了松峰二字,却是实打实的省管企业,还是副省级待遇,又是上市公司,拉个总工出来,都是正厅的干部——当然,跟秦厅长这实打实的正厅一把手,那还是相差甚远。

不过陈太忠觉得这俩来得有点不对路,尤其是秦有亮,你说你一个科技厅的大厅长,来凑的什么热闹?正经是该把松峰市自动化研究所的人拉来才对。

反正来都来了,再说什么也晚了,人家还无怨无悔地等了一天,就冲这个他也不能再说啥,就主动找到人家的门儿上去。

高大黝黑的秦有亮秦厅长是陈太忠在碧空见过的,这就不是外人,丁凯华长得瘦高白净,挺机灵的模样,说话也是未语先笑,看起来不太像是搞学问的,倒是有几分商人的精明。

三人坐在一起,陈太忠就拿出了那十五个人的资料,挨个儿地介绍了起来——那俩档案管理员,你们是不用想了。

秦厅长和丁总都是带了使唤人来的,陈主任在介绍,两个领导在倾听,不时地插嘴问两句,其他人就是埋头在这里做记录。

他赶到宾馆的时候,就已经是十一点了,介绍到第十个的时候,就到了十二点,其间有小秘书插嘴,问领导用不用先去吃点,结果秦厅长和丁总齐齐地摆手,“先把工作干完再说。”

到了十二点四十的时候,陈太忠才把掌握的情况介绍得差不多,凯瑟琳找的猎头公司原本就工作细致,资料准备得很翔实,陈某人又跟人家聊了整整一天,说到这个点钟是很正常的。

“好吧,先去吃饭,”秦厅长侧头看一眼丁凯华,“有什么问题,在饭桌上再说吧?”

“还是先问清楚吧,”丁总缓缓地摇摇头,他人虽长得精明和蔼,做事却是有股子执拗劲儿,所以说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这话,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而且凭良心说,松钢才是对这些人有实际需求的,科技厅起的作用……大抵还是牵线。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陈太忠,“听说陈主任你也挺忙,咱们加把劲儿,拿下这块硬骨头再吃饭,怎么样?”

“我让人送点饭过来,边吃边谈好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就去摸手机,科委的杨帆现在带着人在素波调试GPS卫星定位系统,而且离这儿也不远。

“我去餐厅,让他们送饭过来吧,”秦厅长的秘书见状,赶紧站起身子来往外走,陈主任是地主,当然要表示出殷勤,但是这种场合他这做秘书的要是坐等,那就太没有眼色了。

不多时,服务员过来登记饭菜,三个人随口点了一些主食,配菜就让他们看着办了,还好这里有吃自助餐的餐具,又一阵,就推来了餐车,大家边吃边谈。

这顿饭吃得极为随意,但是谈话的效率却是非常高,丁凯华决定,马上就给这十五个人发邀请函,不管怎么说,先来中国看一看总是不错的。

不过同时,他也很遗憾地表示,像凯拉思先生提出的实验室的问题,或者更适合松峰自动化研究所——这件事情,他要回去跟其他厂领导协商一下。

说完这些事儿,就到了一点半,陈太忠在车里略略地打个盹,就直奔省委党校而去,课间休息的时候,他又给关正实打个电话,关厅长最近挺忙的,不过还是给了小陈面子,说是晚上摆酒接待碧空省的同志们。

秦有亮一行人来素波,纯粹是针对凤凰驻欧办介绍的外国专家来的,理论上讲,不接触其他人是很正常的,反正蒙老板表示了,快去快回。

而由于蒙艺曾经是天南省的书记,人走之后势力也就烟消云散,所以接触碧空人,大家反倒是要心存顾忌,从这一点上来说,陈太忠这个正处待遇能请得动科技厅的一号作陪,关老板这面子给得不算小。

几天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就在陈太忠考完试的当天下午,接到了凯瑟琳的电话,说是德国人已经来了,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碧空转一转——她不会去,但是伊丽莎白会陪着那些人过去。

“我给蒙老板打个电话再决定吧,”他如此回答,不成想才挂了电话,就又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神秘兮兮的,“太忠,晚上一起坐坐吧,有事情跟你说。”

这次考试,是选择了周末和周日,考完正是星期天,陈太忠一时有点纳闷,心说老王你周六周日该不上班的,这两天之内发生的……应该是私人的事儿吧?

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于是下一刻他将此事抛在了脑后,而王部长的这个电话,让他直接失去了给蒙艺打电话的兴趣——哥们儿毕竟是天南的干部,一而再再而三地往碧空跑,知道的人说是我帮蒙老板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是有什么想法呢。

六点钟整,他就出现在了王启斌的外宅之内,那个丰满的小王长得越发地富态了一点,这让他生出了一点感慨:唉,物是人非了啊,小王还住在她的屋子,那帕里却是已经走了,湘香的别墅空了,而哥们儿借韩忠的别墅,也早就还回去了。

“六月份,省委党校要组织培训一批青年干部,”王启斌也不跟他见外,开门见山地发话了,“为期一个月,培训结束之后,要从中选派一些干部下去,奇怪的是……你们凤凰市居然把你报上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