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52章 人才扎手(上)

陈太忠回来的时候,是留有一定的时间的,五月二十号考试,他十三号就到北京了,想的是去一趟碧空,找蒙艺说一下曼内斯曼的事情之后,还有充裕的时间,飞回素波临阵磨枪地检索一下重点。

不过,就像他想的那样,蒙书记一听说弄回来的是人,而不是技术或者设备,好像兴趣就弱了一点,“这个我还真不太懂,你把详细资料传给我一份,我让松峰钢铁厂和松峰自动化研究所看一下,合适了就邀请他们来考察。”

连待遇都不问?陈太忠有点郁闷,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正常的,蒙老板是一省的书记,每天多少事儿呢,几个专家的待遇值得一提吗?只要合理,给就是了。

当然,那种想要享受“李德”待遇的主儿,估计是不会被待见的,想明白这个,他笑一笑,“有色总公司和好几个研究院已经盯上这批人了,蒙书记您要想万无一失的话,就得快点下手了。”

蒙艺何许人也?一听就明白小陈的意思了——这批人俏着呢,蒙某人你别不领情啊。

凭良心说,他对这专家什么的,还真不是很感兴趣,外国专家,借来用一用那是可以,攻关或者传授技巧什么的,但是长期养着就不合适了,其中成本大小倒还是在其次,关键是未必实用,而且他就算离职可能都还得操心,否则难保就要造成一定程度的国际影响。

“看起来,现在优先权还在我这儿?”于是,蒙书记就笑着问一句,这话里埋着探雷器——要是他在跟上述单位竞争,那争不争意思真的不大,平白得罪人而已。

原本,这样的人才就该由国家专业机构统筹安排,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起到最好的效果——面向全国和面向全省,覆盖范围是天壤之别。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蒙老板的话里还藏着这么一层意思,或者,他有一点点感觉,但却没那么清楚的认识,于是就洋洋得意地回答,“那是,小陈我联系回来的,自然是咱先挑,不过资料一下半下说不清,你最好派两个人接待我一下,老板你尽快啊,我还要回去考试呢。”

哦,跟其他家没冲突,蒙艺明白了,这个时候他就要当仁不让了,大家都在争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你要有事,我派人去天南找你也行,总比去欧洲方便……嗯,你考什么试?”

等他听说,这是小陈大专毕业的最后四门考试,于是微微一笑,才想问你有了这文凭,愿意不愿意来碧空,下一刻,想到这厮已经拒绝了自己几次,终于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文凭关也要过了,好好干,希望将来能在北京,常见到你。”

这话说得就相当不见外了,在北京常见到……这是什么意思?就是陈太忠进了中央!对一个年轻干部的鼓励,莫过于此,尤其是说这话的,还是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

当然,蒙老板这话,也略带那么一点点的自矜,就是说他将来也是要在北京长住的,别的首长要听见蒙艺这么说话,没准也会觉得小蒙有点轻浮。

没错,省委书记再往上走,那除了北京真的没地方去了,而且蒙艺现在还年轻,却已经是正部级里顶尖的人物了,只要不犯什么错误,退休的时候捞个副国不是奢望——最起码混个副国待遇,住北京很正常的。

但是事实归事实,话这么说出来,还真的有不稳重之嫌,也就是跟自己特别亲近的人,才张得开这样嘴——这也是陈太忠值得他看重,才会有这样的约定。

“老板你要这么说,我就偷个小懒了,那碧空我就不去了,”陈太忠笑了起来,“给您留点时间,找两个专业人士来素波,我把资料一一跟他们说一下。”

而且,这家伙得了便宜还不忘夸大其词,“为了说动这十七个人,我可是足足在杜塞尔多夫呆了五天,还得偷偷摸摸的……这都是您那一句话害得,要我把曼内斯曼的东西往碧空拐一点,我这人老实,总是习惯不折不扣地执行领导的指示。”

“嘿,你老实的话,天底下就没滑头了,”蒙艺哈哈一笑,挂了电话。

既然不用去碧空了,陈太忠的时间就又多了一点,原本他想早一点回去的,不过许纯良打电话过来,要他尽快回来,接手疾风车省优产品的申报工作,他索性就在北京躲几天了,都是国家干部,凭啥我就这么辛苦?

五月中旬的北京,已经相当地炎热,昼夜温差虽然大一点,但是中午绝对就是夏天的感觉,他跟着韦明河肆无忌惮地玩了两天,临走的时候,还应马小雅的邀请,带着邵国立和韦明河去看两个MTV短片的拍摄。

凤凰科委就拍过短片,不过那是广告,主角是贝拉和葛瑞丝,也是规规矩矩的选景拍摄,而于总这帮人不一样,连吃带玩带折腾,拍得挺乐呵的。

“没啥看头,”韦明河摇摇头,他们三个就是远远地站着看,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的,跟这些戏子们保持距离是必须的,“拍电影我也看了不止一两次了。”

“好玩的是去看海选,”邵国立最近跟韦明河走得挺近,闻言笑着发话了,“海选女主角,那叫个热闹,韦处你往那儿一站,有的是人往上贴。”

“太脏,不玩,这些人还不如小姐,小姐总还知道戴套子呢,”韦处长摇一摇头,冲陈太忠努一努嘴,“要玩就得学太忠,玩良家……还是养起来的这种。”

“你这不是扯犊子吗?”陈太忠瞪他一眼,“你俩瞎咧咧就完了,还非要夹带上我。”

“还真就有人好这一口,”邵国立一本正经地说,“杨老三有个肖啥啥的跟班,开个影视公司,每次海选的时候,杨老三最少睡十来个,就是图个新鲜,睡了以后提裤子就走人……真是,也不嫌砢碜。”

陈太忠笑一笑,这话他没办法接,于总和马小雅今天把他请来,可不也有这个意思?不过韦明河和邵国立眼光高,看不上这些人——当然,也是因为今天的二十几个女孩特点是有了,各有各的漂亮,但没有那种让人一见就神魂颠倒的倾城之色。

他三个人在这里站着说,不防旁边又走过来一个人,冲陈太忠打个招呼,“哈,陈老板也在,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你是……”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他知道自己见过此人,却是死活想不起这人的身份了,反正此人形象实在不敢恭维,尖嘴猴腮大龅牙,尤其那龅牙还有些发黑黄——长成你这样的,也好意思随便跟人打招呼?

“我是天涯的肖天遵啊,”那位愣了一下,不无尴尬地笑一笑,“前两天见肖睦睦了,她还跟我提起你呢。”

“肖睦睦?”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他想起来了,这是天涯一家影视公司的董事长,上次来京是去广电总局跑电视剧审批的,自我感觉挺良好的那种人。

搁在往常,他才不会搭理此人,尤其是还跟那俩红三代在一块儿,认识这样的人,感觉跌份儿,不说身份啥的,只说肖总这形象就挺恶心人的,不过,对方既然提起了肖科长,他就说不得随口问一句,“你俩认识啊?”

“呵呵,我俩五百年前是一家呢,”肖天遵笑一笑,不过他自诩是有身份的人,倒也不会胡乱攀附肖睦睦那种小人物,“前一阵凤凰科委收购落自,市里举办庆功会的时候,认了这么个本家……”

肖总形象不佳,却是天生爱凑热闹,八卦的心思也重,在天涯省台和落宁等几个地市台关系很广,田立平去落宁跟曹进喜签约,签约完了之后的酒会上,他见到了曹市长亲口表扬的肖睦睦,“小肖大力推动落宁和凤凰的交流,让我市实现了真正的‘落凤’。”

据说,肖科长下一步要去市政府信息科做真正的科长,不过,肖天遵好歹也是身家几千万,若不是对方也姓肖,他还真懒得上前搭理——不少人还围着肖总转呢。

肖睦睦是个谨小慎微的性子,眼见落宁数得着的富豪肖总来跟自己,倒也是笑语相迎,略略聊了两句之后,面对肖总的赞许,她谦虚一下,“这次落自能焕发第二春,主要的功臣是凤凰科委的陈太忠主任,我只是配合着做了点文字整理工作。”

“陈……太忠?”肖天遵登时就是一愣,他可是还记得自己在北京遇到的那个傲慢的年轻人,“这事儿陈主任也参与了?”

这个签约,原本曹进喜还琢磨着要不要去凤凰签,不过田立平知道,曹市长来凤凰,就轮不到他露头了,心说陈太忠一手促成的事儿,我让给章尧东张罗的话,这面子上有点下不来啊,于是就说既然是凤凰收购你落自了,我当然要上门拜访父母官,要不然不合情理。

俩市长这么一碰头,连跟着来的许纯良都是次要人物了,至于说不在场的某陈姓副职,自然更不会被人提起了,所以,肖天遵还真不知道陈太忠涉入此事。

肖睦睦听他说得惯熟,少不得略略吃惊一下,然后两人再交谈几句,才知道陈主任是双方都熟悉的,倒也有了共同的话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