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50章 紧张局势

“果然是信息量决定一切,”陈太忠对发生在苏丹的事情深有感触,要不大家都说领导的决断,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呢?这话果真不假。

当然,不管感触深不深,他是不想再掺乎这事儿了,于是他就一个电话打给大使馆,“请问谷参赞在吗?我是凤凰驻欧办……”

谷涛接了他的电话,又听他在那边支支吾吾地不肯多说,心里登时就明白,这是陈太忠遇到事了,于是放下电话之后就直接奔向驻欧办。

在路上,他的脑子里还在不住地琢磨:是好事儿,还是坏事?他不认为姓陈的能有多好的事情给自己,以前的事情都一件件一桩桩在那里摆着呢。

不过,是坏事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最近双方关系有所缓和,上次自己高姿态了一下,主动将电话送过去,那家伙的反应就很正常。

赶到驻欧办之后,听到陈太忠的话题,谷参赞一时都有点震惊了,这家伙什么时候也知道配合起我来了?但非常遗憾的是,他对苏丹的情况也不甚了了。

于是在听完之后,谷涛就有疑问了,“这是非洲的事务,跟我不搭界的,可是……据我了解,苏丹现在的政府跟我国关系很好,你建议这样资助地方势力,合适吗?”

“苏丹的情况可是比你想的要复杂,”陈太忠少不得也给对方来一次科普,“……有人认为这个势力值得培养一下,我就是把这个情况跟你反应一下,成不成的,我并不关心。”

谷涛听到这些细节,略略琢磨一下就猜到了里面的文章,然而还是那句话,此事跟他不太搭界,“这件事我可以帮你反应过去,不过别人会怎么看,那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感谢你的及时通知,陈主任,希望我们能继续互通有无。”

以谷参赞的身份,说出这话并不当紧,可是,想一想他身后所站着的庞然大物,这个感谢就相当有力度了——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有关部门”啊。

“继续互通有无?”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他还郁闷着呢,“这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可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这倒真是,”谷涛听得笑了起来,这个陈主任还真是事儿妈,不但能惹事儿,事儿也能惹他,办公室里随便一个职员交个女朋友,都能很幸运地牵扯到苏丹内战中,这得有多么彪悍的人品才做得到?

“很可笑吗?”陈太忠撇一撇嘴,悻悻地瞪他一眼……

别说,这有关部门认真起来,效率还真的不低,两天之后,就在利维尔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碧空省松峰市的某个贸易公司的董事长来到了巴黎,上门求见陈太忠。

这董事长叫窦明,公司不大也就二十几个人,而且平日里没什么具体业务,无非就是从国外倒卖点这样那样的东西,赚一点差价,不过手里的现金流比较充裕,做的买卖也是那种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

窦总找上驻欧办,自然不是出于省委书记蒙艺的授意,而是他听谷参赞说了,说陈主任跟苏丹人交好,窦明这两年做贸易也做腻歪了,有一顿没一顿的,于是想搞个实体。

苏丹不但有石油,还有铁和铜,他就琢磨着,我是不是能在苏丹探一探矿,如果合适的话,开个厂子就更好了——他个人比较倾向于搞个铁厂。

就算搞不起来铁厂,至不济也可以办个选矿厂,这是花不了多少钱的,到时候把铁矿粉运回国内卖了——碧空省很有几个大型铁厂的,蒙艺都叮嘱过陈太忠,盯着点曼内斯曼拆分的结果,合适的话,给碧空弄点好东西回来。

当然,南苏丹的运输条件很糟糕,可是,咱在当地不是有自己人吗?窦明甚至表示,“实在不行,咱就倒卖阿拉伯树胶,也不怕赚不了钱,我做贸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利维尔耐着性子听他说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他看向一边兼职翻译的陈太忠,“陈主任,我是很欢迎贵国去我那里投资的,但是……他为什么不提军火呢?”

酋长大人很清楚,南苏丹现在乱得一塌糊涂,并不是投资的好时机,对工业基础薄弱的苏丹人来说,工厂也总是容易引起别人觊觎的,“没有枪支,我无法提供给他必要的保护。”

“哦,那就是你们俩的事儿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他,“当然,我可以提醒他一下,南苏丹的治安不太好,你们需要一些武器,来保护尊贵的中国客人。”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利维尔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如果他能卖得便宜一点,我的孩子们会二十四小时保护他,我是认真的。”

他没理由不笑,如此一来,他不但有了便宜军火,还有可能在自己的领地开设工厂,工厂,那是一个多么美妙的词啊,至于这个窦明到底真的商人还是假的商人,他不在意,一点都不在意——人家提供给了他急需的东西,这就是朋友。

窦明终于等到这个问题了,他略略犹豫一下,就重重地点头,“好吧,这个我可以想一想办法,但是不敢保证……陈主任你有什么路子没有?”

“你这么问有意思吗?”陈太忠皱着眉头瞪他一眼,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了,你还跟我装?“我强调一点,不许用国产货。”

“那是肯定的,”窦明见他说话痛快,登时就笑了,心里却是不无鄙夷,这系统外的,终究是系统外的,保密意识真的太差了,“你问一下他,需要多少枪炮和弹药?”

“这个……你们可以自己谈吧?”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他只知道利维尔大概想要十门迫击炮,步枪和弹药需要多少,他还真的没问,有些事情知道得多了还真的没意思,“我不想介入这件事太深。”

“那我找谁去做翻译?”窦明翻一翻眼皮,一句话就了回来,“要保密啊,你看,就是现在还俩翻译呢……你不是让我去中石油要翻译吧?”

这个倒是,窦总和利维尔沟通,中间要通过陈主任和小黑卡翻译,缺一不可,再考虑到此事的保密要求,陈太忠就算再不情愿,这个翻译还得做下去——他当然不能让窦明去中石油要翻译,要知道,中石油可是跟苏丹政府合作的。

于是他就知道了,合着利维尔这个部落不算太小,上上下下有四万人,部落的传统领地差不多有一千五百平方公里,比那些十几万的部落是差一些,但也算是相当厉害的了。

苏丹地广人稀,面积两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只有三千多万的人口,平均每平方公里才十三四个人,算上城镇这些人口聚居地的因素的话,平均每平方公里也就是十个人左右。

有人问了,利维尔的部落有四万人,才占了一千五百平方公里,是不是占地太小有点弱势啊?这么问的人还真想错了,酋长大人占据的是雨水充沛的南苏丹,可不是到处是沙漠、戈壁和半沙化草原的北苏丹!

凭良心说,利维尔的部落的人均资源,还强于绝大多数部落,要不前文早就说过,卡瓦娜老爹的部落,是相对富裕的呢?

苏丹一共有三千多万人,大大小小的部落有将近七百个,还是撇开城镇因素不谈,只算三千万,平均下来,利维尔的部落,也不过比平均数略微低一点。

这里的官员,都是政府任命的,但是若没有当地部落的支持,你啥都别想干,六七岁的小孩都敢拿石头块砸你——事实上,大部分的基层官员,都是由本地人来担任的,外地来的……谁会买你的账?

所以说,别看这些官员行使着政府赋予的权力,但是回了部落里,还真的很扯淡,再加上北苏丹的政令,南苏丹一直不怎么买账,所以南苏丹酋长们的权力,比北苏丹更要集中一些。

利维尔部落人数不算多,占的地方却不小,这危机感就格外地强一些,尤其是最近以来,不少部落添置了新的武器,还有乍得人也在时隐时现,酋长更是接到了朋友的消息,说是西北方的利比亚人也活跃得很。

西北和西南,离得很远,但是利维尔却很警惕,他是承袭了父亲的位子上来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无能的纨绔子弟,他是他九个兄弟中最聪明的,甚至他在喀土穆念完了高中——如果不是父亲突然去世他不得不回部落,他会去埃及或者欧洲念大学。

要变天了!他很明白这一点,虽然说苏丹的内战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但是这次给他的危机感是最强的,所以,他要的武器并不少:一千枝步枪,嗯……这仅仅是第一批。

一千枝步枪,一百万发子弹,陈太忠听得都有点咋舌,你家以前不是只有一百来支步枪的吗?四万人一千枝步枪,那可就是一比四十的军民比了,这还仅仅是第一批。

迫击炮也变成了二十门,要求一万发炮弹,而且利维尔表示,他还希望得到一些枪榴弹、炸药和火箭筒以及一些反坦克地雷,最好再有一些火焰喷射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