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49章 国家利益(下)

你懂什么叫哥特式建筑吗?陈太忠非常怀疑这一点,因为做翻译的,正是利维尔酋长的女儿卡瓦娜——没办法,酋长大人虽然会讲阿拉伯语,但是他的话里带有相当程度的当地俚语,比他的女儿还要重很多,或者只有苏丹人才听得懂吧?

他甚至听不懂陈主任所说的阿拉伯语,那么,有个翻译是必须的,所以……大家依旧是用德语在交流。

利维尔说了,我们的生活资料,基本上都能自产自销满足需求,如果陈主任你想推销产品的话,那么,就请给我们建一个炼油厂吧,“我手里有的是石油,遗憾的是,我只能卖原油而不是成品或者半成品。”

炼油厂……这似乎是凤凰人干不了的,陈太忠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好吧,我必须承认,你的要求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我可以保证,炼油厂那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你打算付出什么?”

“你说……不是问题?”利维尔这次还真是震惊了,他已经听女儿说了,自己要接触的中国人,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厉害的家伙,所以他才在接到消息之后,连夜赶来——苏丹那糟糕的公路延误了他的行程,但那并不是他的错。

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对方居然连炼油厂这种事情都敢应承下来,对苏丹人来说,炼油厂真的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苏丹有石油,但是他们没有自己的炼油厂,所以只能出口原油,按说这炼油厂需要的技术并不是那么先进,可这是他们自己是无法修建的,这个国家属于农牧业立国,在工业上确实非常落后。

那么,它就要请求别的国家帮着建炼油厂了,一开始,它还觉得我花钱就是老大,你们该如何如何地建造之类的,不成想,根本就没人尿它那一壶。

这笔账人人会算,帮你建了炼油厂,你出口的就不是原油了,而是成品,如此一来不但价格上去了,我也没法拿成品油卡你脖子了。

成品油卡脖子?还真是这么回事,苏丹有世界第四大的石油储藏量——由于勘探不是很彻底,此时并没有人知道它真实的排名应该是世界第二,但是直到去年,苏丹才有能力出口原油,而且每年还要花费巨资进口二百多万吨的成品油。

对于苏丹人来说,这是一个不能让人接受的现实,你们买了我们的原油走,略略加工一下,就卖回来,然后再弄走更多的原油,只是因为我们没有加工能力。

“对于这一行,我不是很懂,”陈太忠难得地承认了自己的不足,没办法,对方这个要求,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你若是有石油,那肯定不是问题。”

现在石油的行情日复一日地高涨,为了掌控石油命脉,美国正在对伊拉克的萨达姆发难,要查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说穿了也是因为石油。

他所能接触的内参上都说了,石油战略安全对中国的发展异常重要,此事若是能成功,岂不是又是大功一件?

但是,陈太忠有一个问题搞不清楚,“你的石油怎么运出来?据我所知,苏丹的出海口在北方的红海,那是阿拉伯人控制的地盘吧?”

“这个……”利维尔登时就语塞了,事实上,他所说的炼油厂,大抵不过是个试探,所以他支吾一下方始回答,“我们会在喀土穆争取我们的合法权益,毕竟那些油田,是在我们世代生存的土地上。”

“嗯?”陈太忠有点迷糊了,立功的心思也淡了一点,他觉得这个黑人不但营养过剩,也精明得有点过分,“好吧,你到底想说点什么,为什么你说的话,逻辑上存在这么多问题呢?”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利维尔就是想获得武器,便宜地获得武器,他当然知道石油是个好东西,于是就漫天吹嘘,说是他手上有很多的石油。

要说石油,他的手上真有,但是没多少,而他的部族所处的地方,也确实属于油田范围,还有一条规划中的输油管道,会经过他的地盘。

至于说炼油厂?酋长大人当然想建了,但还是陈太忠想的那样,连买装甲车的钱都出不起,那就不要说打油井了,更别说建什么炼油厂。

而且这破绽,就是出在运输的问题上,北苏丹人掌握着全国的政治和经济命脉,哪里会允许南苏丹人自己开采石油和炼油?

陈太忠竭力想让自己的脑袋变得清醒一点,但是他的德语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好,于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搞不懂这个酋长在想些什么。

当然,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酋长对武器有着异乎寻常的执着,而且还强调说要便宜——看来这真的不是一个富裕的家伙。

不过,此人既然能拿石油做文章,重视一点是有必要的,陈太忠委托刘园林代为照顾这些人,自己却是又给黄汉祥打个电话。

黄汉祥是见多识广之辈,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什么都知道,只是在听到石油两个字之后,他还是果断地表示,“我了解一下情况,回头给你去电话。”

黄总了解情况还是很快的,于是不多时他就将电话打了回来,“我说你搞什么飞机,中石油和苏丹政府在喀土穆合建的炼油厂,这几天就要投产了,还建什么炼油厂?”

“喀土穆那是首都,是在北方啊,”陈太忠一直没有搞清楚,今天自己到底遇到了些什么事儿,“我接触的是南方人。”

“南方啊……那里可是不太平,”黄总这打听信息的能力,还是一等一的强,他甚至了解到了不少内幕,“美国人在支持一些部族。”

要说这苏丹的问题,还真够乱的,一开始西方国家大规模地在苏丹探查油田,但总是出不了什么油井,1984年美国的雪弗龙居然有三名雇员在南苏丹被当地人杀害。

这下美国人不干了,又由于当时石油并没有现在这么紧俏,于是美国人逐步退出了苏丹,让出了开采权。

中油集团在1995年进入苏丹,美国人还准备看中国人的笑话,结果不成想中石油一下手,第一口探井就是高产油流,他们登时坐不住了,要求那啥……参与!

苏丹政府这下不干了,我们要你们建个炼油厂,你们唧唧歪歪地说什么要民主进程,要解散军政府,要人权要平等要垄断开采权,反正就是有意为难了,可是我们跟中国人一说,人家就问一句——你要建多大的炼油厂?

还是跟中国人合作划算,苏丹人这么认为,又由于苏丹出产的原油油质,跟中国大庆油田的油质极为相似,这炼油厂建起来难度不大,然后……他们就吃美国人经济制裁了,不许任何美国公司跟苏丹做生意。

可是他制裁他的,苏丹人也不在乎,穷了那么多年了,无所谓,又由于中石油参与的石油管道和炼油厂都干得极为顺利,美国人心里就又不平衡了。

再加上近年国际石油疯长,一桶原油从五十美元一眨眼就涨到了六十,而且看起来涨到七十也很容易,美国人见此,就忘了南方人曾经杀掉过雪弗龙的人,暗地资助南方一些部族,要他们跟苏丹政府闹事。

这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黄汉祥在很短的时间打听出来的,陈太忠听得目瞪口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利维尔的来意了,“看来,这家伙也想跟北苏丹对着干……那我不能答应他,这跟咱的国家利益有冲突。”

“啧,你是这长了一个什么脑袋,里面全是锯末吗?”黄汉祥在那边听得就是一咂嘴,“你不答应他……然后把他推到美国人那里?”

“但是,答应他的话,苏丹政府知道了,岂不是会很不满意?”陈太忠承认老黄说得有道理,但是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大局感。

“飞鸟尽良弓藏,野兔死走狗烹,这个道理你都不懂?”黄汉祥听得就在电话那边笑,“南方要是不乱,美国人要是不制裁,你以为咱们在苏丹能得到这么多利益吗?”

这话说得有点无情,不过,在国家利益面前,是不容讲情面的——美国公司的三个人都白死了呢,陈太忠第N次发现,跟某些人群相比,自己实在算不上操蛋。

“白给他武器都行,在南苏丹里咱也培养一些亲华势力,未雨绸缪嘛,起码那里发生个什么事情,也能有效地沟通,”黄总继续指点他,“不过这事儿要做得隐秘一点,嗯……坚决不能用国产武器。”

“不是吧?”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又让哥们儿干脏活吗?还是很脏的这种,于是他很坚决地反对,“我可以把他介绍给相关部门,我才懒得管他……而且,我买武器的钱又不能报销,不干!”

“那好吧,你介绍吧,”黄总总算是通情达理一次,因为他非常明白,小陈说的“不能报销”就类似于小家伙跟科隆纳接触时,投资的那些美元一样,有人可以报,但是一旦报销了,小陈头上就套上笼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