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48章 国家利益(上)

苏丹的官方语言就是阿拉伯语,不过,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卡瓦娜说的阿拉伯语他完全听不懂,倒是黑人女孩能听得懂他说的——因为他仅仅是在蹦单词。

口音问题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他倒也没有奇怪,不过如此一来,他就不得不选择德语来做交流手段。

卡瓦娜家所在的地方,确实出现了一点问题,这是几个部落之间相互抢占土地造成的,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阿拉伯人的南下。

苏丹的族群主要是两大类,一是阿拉伯人一是黑人,其中阿拉伯人主要从事畜牧业而黑人多是从事种植业,由于土壤沙化得厉害,北部的阿拉伯人一步步南下,侵占黑人们的传统地盘——听起来这跟古代中国有点类似,农耕民族遇到了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的土地要求。

阿拉伯人距离卡瓦娜家的位置还远,她认为自己这辈子也见不到家被阿拉伯人侵占的危险,然而糟糕的是,那些家被侵占的部族,不得不被迫南下,就会挤占他们的生存空间。

这就是她家现在所遇到的问题,酋长大人认为,部族应该添置一些武器,以保卫自己的家园——当然,他或者还会借此而扩张,这谁又说得清楚呢?

卡瓦娜说,她的部族里现在拥有一些武器,大概是一百枝左右的步枪,不过里面绝大部分的枪支,比她父亲的岁数还要大很多,虽然尚可使用,但是火力强度实在糟糕得很,尤其关键的是,这些枪的弹药真的不太好找。

“哦,只是想得到一些步枪?”陈太忠听得有点没精神,这人呐,就是这么矛盾,一开始他还想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哥们儿不能卖什么太大威力的武器出去,但是听到这么小的单子,他又难掩失望的情绪——好歹也是个酋长呢,连个装甲车都买不起吗?

不过,想一想这酋长的女儿连开房间的钱都负担不起,他也有点释然了,“这样吧,我帮你搞点AK47好了,这么小的单子,介绍到国内,还不够丢人的呢。”

“我还要这个,”卡瓦娜有点不忿被人轻视,说不得从身边的包包里拿出一本杂志来,那包是路易威登的,这个好理解,入乡随俗嘛;但是那本杂志……居然是兵器类的。

陈太忠自然不会认为,一个女孩会对兵器感兴趣,那么心里禁不住就生出点愕然:合着小黑卡你早有准备啊。

卡瓦娜翻到印有迫击炮照片的一页,略带一点骄傲地发话了,“这个也要,要十门,我们还需要教官……可以满足吗?”

100mm迫击炮吗?陈太忠看不出她的骄傲来自于何方,不过,看到小孩子装大人说话,总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于是他微微一皱眉,“教官啊,要这么点东西……也要教官?”

“我们是在购买商品,”卡瓦娜认真地回答,她听说了不少关于陈主任的事情,但是对于此人的恐怖,她并没有真正的认识,所以回答问题时,也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产品的供应者应该提供上门安装、指导使用和售后服务,难道不是吗?”

“售后服务?”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越觉得这小黑丫头有意思了,这老话说的入乡随俗还真没有错,一个落后的黑人部落的小丫头,去德国呆了几年之后,居然学会要求在购买军火的时候要求售后服务了。

“枪支这东西又不是一般的商品,卡瓦娜你在超市里买不到吧?”刘园林听到这里,赶紧插话,“而且这迫击炮……炮弹往筒子里一放不就行了,还用怎么教?”

“要瞄准的,”卡瓦娜白他一眼,看得出来,她准备得确实很充分,“光靠使用手册不好学,最好有人手把手地教。”

这话说得刘园林有点脸红,他何尝不知道打炮是要瞄准的?但是这瞄准的功夫……似乎是练出来的,理论什么的,不重要吧?

“我介绍个人给你,到时候你们谈吧,”陈太忠本来就在犹豫,这买卖是该介绍给国内,还是从国外随便淘换点,一听买这点东西还要求这么多,登时就断了跟国内联系的心思。

“要便宜的,”得,这穷人的孩子还真的是早当家,卡瓦娜居然会再强调一次。

“价钱你们自己谈,”陈太忠淡淡地一笑,站起了身子,他打算结束这次谈话了,“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这单子太小了。”

“他的口气……真的很大啊,”看到他离开,卡瓦娜轻声嘀咕一句,接着就站起身来,“来帮我择菜,你再跟他说一说,好吗?”

“我都跟你再三说了,要尊重他一点,”刘园林无可奈何地站起身子,跟在她屁股后面进了厨房,两人是用德语交流的,倒也不怕别人听到,“陈主任高兴的话,白送你点军火都没问题……他能甩一万美元给我花,还看得上你这点小钱?”

“一万美元……哦,你答应要给我买个钻戒的,”卡瓦娜的眼睛一亮,看来财不露白这话,对外国女朋友同样适用,“我要个五千美元的就行了,剩下的钱咱们慢慢用。”

刘园林听得翻个白眼,“我说,你就不希望我毕业之后,去德国看你?这钱得攒着当路费……好吧,先买个两千的行不行?”

吃完饭之后,陈太忠才说要躺在床上养养神,小刘同学又偷偷溜进来了,“老板,卡瓦娜想介绍她的父亲过来跟你谈,您方便吗?”

“啧,屁大一点事儿,”陈老板真是相当地无语了,不过,看到小刘脸上尚未完全恢复的肤色——那是去年国庆被人抓伤的痕迹,他又有点不忍,“这么着吧,我再给你拿一万美元,让她不要再找我了,行不行?”

“哪儿能一直要您的钱?”刘园林尴尬地笑一笑,老板做人大方他是知道的,上一个一万他也没推辞,但是这次说成啥都不合适再要了,“她刚才就想联系她父亲,我批评她了,这事儿得先请示领导,搞突然袭击,是对您的不尊重。”

“看来你对小黑卡挺满意的嘛,”陈太忠很自然地说出他心里为这女孩儿起的外号,跟自己的手下说话,他没什么顾忌,“你告诉她,最好拿点有创意的建议,比如说……她家能弄到比较便宜的阿拉伯树胶。”

陈主任非常清楚,小刘说的什么“突然袭击不尊重您”,听起来是做事本分,但是骨子里还是在为小黑卡缓颊——我真的挺尊重您的,您要方便的话,也给我点面子。

“小黑卡?”果不其然,刘园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领导说的是什么,于是尴尬地笑一笑,“天南的食品加工业……很发达吗?”

他跟卡瓦娜相识有一阵了,对彼此国家的特产也有一定的了解,苏丹盛产阿拉伯树胶,这是个好东西,天然的食品增稠剂,比如说一些汤料或者罐头中,加上少许这个树胶的粉末,就能让汤汁看得粘稠无比——纯天然无污染,可以消化吸收的。

“也不是很发达,”陈太忠很坦然地回答,他还真的不知道天南到底有什么产业,在国内可以算得上发达,不过,既然知道小黑卡是苏丹人,他就信手查一下苏丹的相关资料,知道这个东西还算不错,“反正这东西国内有需求,能便宜引进的话,为什么不做呢?”

陈某人做事一向如此,他要走出去的时候——也就是出口物资的时候,就要强调不能扰乱市场;但是他要引进来的时候——进口物资的时候,就要强调物美价廉。

“好像搞这个,她家没什么价格优势,”刘园林看着自家的领导,小心翼翼地解释着,“我和她分析过,干点什么能赚钱,想通过这个阿拉伯树胶赚钱,还真的有点难度,不过,您要是能投资一百万美元的话……这个买卖也能做。”

“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用公家的资源,找私人的买卖,挺会算计嘛……没问问哪儿需要什么东西吗?”

他这话肯定是想帮着凤凰搞出口,而让他意外的是,别看苏丹贫穷落后,还真有一些进口需求,遗憾的是,他满足不了对方的需求——人家想建炼油厂。

两天之后,卡瓦娜的父亲来到了巴黎,这个叫利维尔的中年男人年轻得出乎陈太忠的想像,居然四十岁都不到,就育有了十一个子女——这还没算上那两个正在娘胎中发育的。

他的体型,跟他的女儿也大不相同,个子只有一米七多一点,体重看上去却最少有一百八十斤,看到他,陈太忠很难想像,此人居然来自于一个穷得掉渣的国家。

利维尔是带了四个随从来的,一进驻欧办他就大声地感慨着,“哦,天哪,这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办公室了……这种哥特式建筑的房子,真的不多了,哪怕是在巴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