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47章 卡瓦娜(下)

这就是肯定我的行动的正确性了!陈太忠听得很明白,擅做主张都得到表彰,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当然,与此同时,他也有一点小小的无奈——你真以为我啥任务都能明白地布置下去吗?

不管怎么说,心情舒畅就万事好商量,于是他就顺便请示一下,“我也觉得不过瘾,最近打算在巴黎再搞一次,这次带点血,现在我跟您请示……这么搞合适吗?”

“不行,绝对不行,我让他们联系你,就是为了说这个,”黄汉祥的语气登时就严肃了起来,“这事儿搞得多了,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压力会大,你也容易暴露。”

“能让我暴露的人?”陈太忠冷笑一声,对老黄这么说话,有狂妄的嫌疑,但是他还真有这份底气,“黄二伯您……想得有点多了。”

“咱们国家跟法国人有关的事情多了,你有点筹码,也不用这么显摆成不成?”黄汉祥听他这么说,也有点恼了,“我跟你说,从现在开始,你……潜伏吧。”

这才是……憋屈!陈太忠悻悻地挂断了电话,他听得出来,老黄对他这次的擅做主张还是持肯定态度的,人家只是比较珍惜科隆纳这条线,怕使用得过分,玩坏了,然而,想一想只炸了一下里昂就不得不收手,他觉得自己的办事能力被小看了。

算了,不管怎么说,我这也算出手办了点实事儿,他自己安慰自己一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走到袁珏的房间门口,一推门就走进去,“老袁,跟你说一下,我房间办公桌上的那个设备,大家都不要乱动……咦?”

袁珏听得莫名其妙的,他听说谷涛带着人进来了,不过谷参赞跟陈主任的关系实在有点那啥,要是换个人他没准会过去看看,但既然是姓谷的,那就免了吧——反正在这里,陈主任绝对不会吃亏的。

但是这个“咦”就有点奇怪了,他走到门口,顺着对方的眼光一看,看到了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黑人女孩儿,相貌中上,可身材却是健美得很——就是略略有点瘦。

“这就是卡瓦娜了,”袁主任苦笑一声,伸手将大老板拽进自己的房间,“算了,还有十几天小刘就要回国了,你也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

“可是……”陈太忠有点恼火,心说我才给那家伙扔了一万美元,让他带这个女孩儿到外面开房间去,“我已经警告过他了,这家伙回来没有?”

“没呢,小刘做事还是挺认真的,估计还得一阵,”袁珏顺口和着稀泥,“嗯,你房间里装了什么,带我去看看?”

两人又走过去看一看,袁主任听说这是最新的卫星电话,保密性极强,前后左右地观摩一阵,才叹口气,“好东西,不过……我怎么觉得它有点大呢?”

“嗯,我也这么觉得,”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上前转动两下,“这就是在找星了,找到的话绿灯会亮……老袁你要是有要紧的保密事儿,也可以用这个电话,不过这东西还能打三次电话,就得换账号了。”

陈某人做事,一向是这样,公家的资源,他并不介意跟自己人分享,然而袁珏听得微微一笑,“这也就是你用了,我哪里有那么需要保密的电话?”

哥们儿的事儿确实比你多得多!陈太忠心里深以为然,嘴上却是谦逊得很,“这可未必,这年头的事儿……”

两人正说话呢,刘园林敲一敲门进来了,“陈主任,我……”

“你什么你?”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皱眉,没好气地发话了,“我跟你谈话,你就当成耳旁风?都让你那女朋友少来了,怎么她又来了?”

“她……她来给我做顿饭,”刘园林低声回答,眼皮也耷拉了下来,不敢看自家的主任,“我觉得为了做饭在外面专门租一套房子,有点……浪费。”

啧,陈太忠听得真是只有翻白眼的份儿了,不过,小刘这个勤俭的习惯,倒也不能说是不好,而且巴黎这儿的房子,租金真的不菲,尤其是短期租用的那种设施齐全的公寓。

“只是做饭啊,”他叹口气,心说得了,小刘在这里也呆不了多久了,就不跟你叫这个真了,“要腻歪,你俩给我出去……几号答辩?”

“三十号,不过我得提前七、八天回去,”刘园林低声回答,接着又张一张嘴,看起来在犹豫什么。

“有话就说,”陈太忠看得一皱眉头,“袁主任又不是外人。”

“这个……那啥,”刘园林挠挠头,支吾了好半天,才出口发问,“卡瓦娜让我问您一下,能不能搞到军火……她让我问的。”

“什么?”陈太忠听得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那个女孩儿看起来是比较健美一点,但是……她要军火做什么?想到这可能是别人发现自己跟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有关,并且提供了一批军火给科隆纳,他的脸不由自主地沉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您知道,我一向挺佩服您的,”刘园林语无伦次地解释着,“然后就跟她吹牛,说是您特有办法,这不是……她家缺军火了吗?”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冲门口一努嘴,“你给我把门关上,坐下来给我说明白了。”

其实这是一件挺简单的事情,卡瓦娜跟刘园林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肯定要有些语言上的交流,而小刘同学确实是相当佩服自己年轻的老板,每每说起来,总是不吝赞美之词。

黑女孩儿听得都有点不忿,“难道他比你还能干吗?”在她眼里,自家的情郎就挺能干,别的不说,只说语言就掌握了四门——还不包括他那方块字的母语。

“我要能混到陈主任那地步,这辈子就值了,”刘园林是心气很高的年轻人,但是陈主任是令他不得不服气的,不说跟北京或者巴黎高层人士的关系,也不说跟黑社会的关系,只说他最自豪的外语吧,他会四门,陈主任……会二十九门!

而且小刘确定,老板身上还有很多秘密,是他不知情的,那些秘密比陈老板已经表现出的能力,绝对丝毫不逊色!

卡瓦娜这次又跑来看他,他就挺难为情的,告诉她说咱不能住在单位了,陈主任回来了,不过老板给了我点钱,咱们可以晚上开房间。

“陈主任回来了?”女孩儿也挺吃惊的,然而同时,她也有点郁闷,“宾馆里并不能做饭……对了,他能不能搞一点军火?”

最近苏丹的形势不是很稳定,卡瓦娜也听老爸提了一下,眼下部落急缺军火,不过酋长大人并没有认为,自己的女儿能有这个本事,只是顺口一提而已。

她也没有将这话放在心里,可是,听说出名能干的陈主任来巴黎了,她就信口问一句,同时不忘解释一下,“要这些东西,我们只是自保。”

“你怎么就觉得我能搞到这些东西呢?”陈太忠跟袁珏交换个目光,随后又饶有兴致地看着局促不安的小刘同学。

“您在北京认识那么多人,”刘园林无奈地看着自家的老板,您这话问得有意义吗?“搞点枪炮……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你说得倒是轻松,”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不过下一刻,他就想起了那个丑得一塌糊涂的孙姐,她说过,有军火买卖的话,她能介绍——只是不许卖到中东,“她是想买中国的军火?”

“中国的军火便宜不是?”刘园林听得一怔,接着又是一阵大喜,“原来您还能弄到外国的军火?那可太好了。”

“我弄不到外国军火,”陈太忠瞪他一眼,心说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有人怀疑我给科隆纳提供军火,派这个女孩儿来试探,“军火这事儿,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就是上次,您跟我谈话的以后,”刘园林叹口气,“我一直没敢问您,眼下这都要回国了,再不问,就帮不上她了。”

“啧,我发现我现在是越来越不务正业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件事儿……算了,我先问一问她相关情况,再做决定吧。”

卡瓦娜正在厨房里帮着大师傅择菜呢,见到刘园林来叫自己,犹豫了一下,“要不……等我做完饭,在饭桌上再说?”

“快走吧,”刘园林可是不敢让陈主任等着,“我好不容易才说动他,你这一耽搁,没准他又改主意了呢。”

卡瓦娜见状也不再犹豫,在水龙头上洗一洗手,跟着他走到了大厅,见到刚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年轻男人正端坐在那里。

“你是苏丹什么地方的人,部族名称?”陈太忠见她坐下,沉声发问了,用的却是阿拉伯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