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46章 卡瓦娜(上)

陈太忠琢磨一阵之后,终于决定暂时不考虑此事,他并不是没有信心说服科隆纳——靠说的不行,那可以靠别的嘛,以德服人也是要讲个尺度的不是?

北京申奥,这可是国家大事,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食古不化。

陈太忠正经担心的,是黄汉祥的反应,强行出手问题不大,无非耗费点仙力而已,但是出手之后别人不领情,甚至没准会抱怨自己碍事儿,那可就没意思了。

所以他决定等一等,看里昂赛艇训练基地的爆炸案发生后,上面有什么说法没有。

事实证明,有关部门的工作效率真的不算太低,爆炸案发生后的第三天,陈太忠正在张罗五四青年节的活动,就接到了谷涛的电话,“陈主任,请来大使馆一趟,有事找你。”

谷参赞在驻欧办连着碰了几个钉子之后,说话和办事已经不复以前那种高高在上的味道,不过大使馆衙门大,指望人家低声下气也是不可能的,牙关里能蹦出“请”字来,那就是已经很给面子了。

“我顾不上,”陈某人的宰相肚量可不是吹出来,很干脆地拒绝了对方,事实上,中国的官场大多时候,不同的人就对应不同的权责范围,大使馆也不例外,所以一听是谷涛打来的电话,他就猜到大概是什么事儿了,心说你有事找我,还让我过去,这算怎么个态度?

反正,他认为自己是没有求到谷涛的地方,自然就要拿一拿架子,总算是他也不想表现得太过无礼,就解释一下,“谷参赞,我这儿正准备五四青年节的活动,一会儿要去各大院校,给留学生们做个宣传。”

“五四青年节,”谷涛在电话这边听得就是一龇牙,我说陈太忠你少折腾一点行不行啊?这是咱们国家的节日,根本不是法国人11月10日度过的世界青年日,也不是联合国去年定的12月17日的国际青年节。

五四青年节是为纪念“五四运动”而设立的,那是一场反帝反封建的爱国学生运动……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五四运动的起因是在于反对不平等的《凡尔赛和约》,而这和约签订的地点凡尔赛宫——它就在巴黎。

“那我过去找你吧,”谷参赞也不拿架子了,心说我这么过去,要是看到什么碍眼的玩意儿,还能找机会劝一劝陈太忠,“你什么时候在?”

“我留守,”陈太忠笑着回答,“袁主任和小刘都要出去,办公室不能没人……往常也就算了,今年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也积极参与,待会儿荀德健要过来。”

你小子就是不想来大使馆吧?谷涛听他这么说,不得不如此猜测,说不得心里就要再一次抱怨一下:这家伙也实在太骄横了吧?

他的抱怨是有道理的,五十分钟后,大使馆的车来到了驻欧办,谷参赞走下车来,身后有人拖着两个行李箱走了下来,门卫识得这车子,也就没有阻拦两人进入。

“这是国内托我送给你的东西,”谷涛走进陈太忠办公室,见没有旁人,就直接发话了,“陈主任你这儿……说话方便不?”

在巴黎,你找不到比这儿更安全的地方了!陈太忠手一摆,顺势虚空划出一个隔绝声音的阵法,微笑着点点头,“毫无问题,你说吧。”

“国内最新研制的卫星通话器,”谷参赞冲拖着皮箱的人一努嘴,“给他安装出来……保密程度我就不解释了,你可以用它跟国内放心通话,我强调一点,这是借给你用的。”

“最新的通话器吗?”陈太忠看着那位打开皮箱娴熟地安装,一时有点傻眼,这东西看起来比微波炉还要大很多,加上外面的导线、小锅和发射器,占了差不多有一立方米的空间,“这东西比我的手机大得太多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谷涛白他一眼,心说我不跟你这个文盲叫真,接着教他如何使用,又给了他密码和账户,这才悻悻地辩解一句,“这是‘国内研制’的!明白吧?体积大了一点点,安全性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我拨一下试试,”陈太忠将耳机塞进耳朵里,上前操作一下,随即伸手按个“发射”,谷涛见状就去伸手拦他,“我说,你听我说完行不行?”

“不是给我了吗?”某人有点不能理解别人的激动,于是讶异地发问,“嗯错了,你不是……借给我了吗?”

谷涛气得翻一翻眼皮,也懒得说他了,下一刻陈某人就自作自受了,耳机里传出一个甜美的女声,这让他微微地有点吃惊,“什么,这是人工中转的?”

“请报出您要呼叫的电话号码,”女声继续说话。

“好吧,稍微等一等,我只是测试一下,”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挂了电话,扭头看一眼谷涛,“需要……人工中转的卫星电话?”

“……”谷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叹口气,“再精密的仪器也不如手动操作保险,这个账号和密码你还能用四次,用完之后,我会来回收的。”

“……”陈太忠也默然无语,心说好不容易有个保密点的电话了,还是公家出话费,哥们儿正琢磨跟小萱萱煲一下电话粥——你就不能早点说吗?

“好吧,多谢谷参赞了,”不管情愿不情愿,他还是得谢谢人家,尤其是本来人家叫他过去,是拿这个设备的,他却逼得人家把设备送过来了,而且毛手毛脚地就上手去试。

“里昂那儿的事,跟你有关吧?”谷涛终于说出来意,科隆纳动手的时候,并没有报出个人的名字,只是打出了组织的旗号,相关部门还要落实情况,反应慢一点倒也正常。

“嗯?”陈太忠瞥他一眼,也不回答,在事情的性质没确定下来之前,他不想给出明确答案——再说了,哥们儿我对的是黄汉祥,不是你。

“卫星电话,”谷涛也不跟他废话,指一指安装好的卫星电话,这意思就很明白了,我的设备拿过来,是让你跟国内联系用的,“陈主任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

“没了,”陈太忠见他识做,也不再绷着个脸,而是微微一笑,“这次是真有事,用完剩下四次以后,我主动去还你。”

“不用,我来拿吧,你通知我一声就行,”一直埋头安装的那位忙不迭开口,看起来是吓了一跳的样子,“你不知道,这个东西装卸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好吧,”陈太忠禁不住翻一翻眼皮,心说我用得着拆它吗?“好了谷参赞,你还有什么别的指示吗?”

“没了,”谷涛转身就向外走去,这都快到饭点儿了,我知道你不想跟我们多接触,可是连意思一下留饭都不肯,也真是够小心眼的。

不过,他走了两步之后,还是禁不住出声提示一下,“那个五四青年节,象征性地搞一下就行了,凡尔赛宫离巴黎太近了……”

“嗯?”陈太忠愣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站起身将两人送出门,回来之后,就拨通了那个大得离谱的卫星电话,报出了黄汉祥的号码。

黄总似乎正在用餐,接起电话的时候,嘴里还在吧嗒着什么东西,“小陈你这行啊,连女秘书都配上了,居然让别人拨我的电话。”

“哪儿啊,我是刚拿了一个卫星电话,听说是防窃听的,”陈太忠忙不迭地解释。

“哈,逗你玩呢,你不会以为黄二伯连这都没玩过吧?”黄汉祥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实话,要找个为老不尊的典范,还真的非他莫属了,“好了,不跟你废话,听说你找的人,在里昂搞了一次爆炸?”

“嗐,别提了,我本来想让他炸巴黎的东西呢,”陈太忠倒是没否认此事,这是为国办事,别人不能说他什么,但遗憾的是效果不好,“结果传话的人理解错误,随便选了一个目标炸了。”

“嗯,你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黄汉祥说话,从来都是直指本心,这个问题很关键,通过它能推算出很多东西来。

“您这么问,是打算给我报销吗?”陈太忠现在打太极拳,也有些圆润的感觉了,他不答反问,说白了就是不想让对方纠缠于这个问题——我就是花钱办到的事情,你要再纠缠,我就狮子大张嘴讹人了啊。

“哄鬼吧你,”黄汉祥不满意地哼一声,却是没再计较下去,这老少俩相互之间已经摸得相当清楚了,“这事儿办得倒是不错,一举两得……不过,之前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自己的路子,我自己的钱,凭什么要看别人的脸色?”陈太忠听他这么问,也有点恼火,不过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的措辞似乎有些不当,赶紧解释一下。

“黄二伯我不是冲你去的,我是说别人呢……您说,我这怎么也算是尽一个中国人的本分,还是自己出钱,别人多的什么嘴,难道我喜欢闲得没事,给自己找个爹?”

“可是你为什么不让他在巴黎炸呢?”黄汉祥听他吧嗒吧嗒说个没完,也有点恼火,“这种牌不出在巴黎,真的太浪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