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42章 吓破胆(上)

郝亮明的话说得傲慢无比,他是见过世面的主儿,也吃定对方在这伯明翰的宾馆里,不可能肆无忌惮地伤人。

陈太忠听到这话,脸上一时笑意大盛,他既然带了蔡京生来,就没想动粗——最多也就是推推搡搡罢了,只是这厮装逼装到这样的程度,让他分外地不爽。

不过最终,他还是按着原定计划,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嘴里淡淡地发话,“送行的心意,我是尽到了,郝老板你好自为之吧……别让家里人惦记。”

“你这么说,什么意思?”那唤作小孙的司机眉头一皱,就蹿到他身前,眼望向自家老板,见到郝总微微扬一扬下巴,才冷哼一声让开了路。

“这个混蛋,”见房门关上,郝亮明冷笑一声,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向桌上一顿,“把电话给我拿过来。”

旁边的女孩乖巧地将手机递了过来,嘴里还不忘记轻声地提醒,“亮明哥,您要考虑时差啊,”郝亮明听得就是微微一愣。

一旁一个中年眼镜男人见状,知道老板气得糊涂了——没错,他能确定,郝总这个电话,本来是想打给北京的,不过眼下是英国的下午五点多,北京那里应该是凌晨一点了。

“这家伙临走时候的话,是什么意思?”眼镜男人也小心地提醒自己的老板,“难道在伯明翰,他还敢做什么?”

“哼,再借给他俩胆子!”郝亮明不屑地冷哼一声,他可不知道,赵晨住在巴黎的丽兹酒店都被人半夜潜入了——没办法,赵某人虽然是疯子,却是个极要面子的疯子,那么跌份儿的事情,他又找不回场子,吃撑着了说出去让大家笑话?

不过,中年眼镜男人的提示,也让他注意起了这个问题,于是沉吟一下之后,郝总做出了指示,“大家今天不要出去了,晚上咱们五个,就在这个套间睡。”

“把那两个翻译也叫过来吧?”会武术的小孙提出了建议,两个套间一个标间,标间里住的是俩女翻译,在这四男三女的一行人中,地位比较低下。

“不用,”郝亮明摇摇头,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我还就愁着没借口收拾他呢,他要真敢动那俩女娃娃……嘿嘿!”

这话一出,众人登时无语,郝老板家大业大眼光高远,小人物的安危自是不入他的眼中,他甚至隐隐有意纵容对方出手,以便觅得反击的契机以保证占据上风。

只不过,这样的话听在旁人耳中,真的不可能舒服了,毕竟这世界上还是小人物多,只有那眼镜男人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要敢乱来,那是自取灭亡。”

这话就有意地将郝老板话里寒人心的部分淡化了,这份反应倒也是相当值得赞扬,不过,他们真的以为陈太忠不敢乱来吗?

蔡京生都害怕陈主任胡来,才走出宾馆,他就小心翼翼地提示了,“陈主任,制怒,一定要制怒,今天见到的情况,我会向立平市长如实反应的,我知道你脾气不好,但是你一定要忍住,他们就是想激怒你……这可是在英国。”

“哦?”陈太忠不知道正在想什么,愕然看他一眼,接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微微一笑,“他们啊,我没放在心上,我是琢磨这个……咱们怎么做,才能维持原来商量的价格呢?”

“你没生他们的气?”蔡京生瞪大眼睛发问,按说他都是四十出头的副处了,该有副处的气度,可是“宰相肚量陈太忠”这话,他又不是没听说过,听到陈主任如此表示,他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

“当然生气啦,”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接着微微一笑,“所以现在最好的结果,就是原价谈下这一笔买卖,气死他们。”

“嗯……不错,正是应该这样,以牙还牙,”蔡秘书长略略一滞之后,微笑着点点头,紧接着就目不斜视了好半天,实在忍受不住了,才悄悄地侧头瞥一眼小秘书,不成想那小秘书也斜睥着自己,目光中含有浓浓的惊恐。

惊鸿一瞥的目光对视之间,两人几乎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陈太忠说得轻松,但是,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刚才几个人的!

这二位显然是太明白五毒书记了,姓陈的以睚眦必报而闻名,这都上门问罪了,来势汹汹的,走得却是稀松平常,这绝对不是此人的一贯作风!

回到宾馆之后,小秘书终于找到机会,跟领导悄悄地抱怨一句,“咱们今天跟陈主任过去,是不是犯了一个错误?”

这话也有表明立场的意思,不过,蔡京生的觉悟倒是比他高得多,威严地看他一眼,才轻声反驳,“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为什么不过去?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不管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该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当天晚上郝总一行人所住的宾馆莫名其妙地失火,而着火的正是五个人挤着的那个套间,两名翻译所在的标准间反倒是没事。

按说,房间是该有烟感器的,着火并不是什么大事儿,遗憾的是,套间的两个烟感器莫名其妙地失效了,最后滚滚浓烟从门缝下涌出房间,反倒是走廊里开始四处喷水。

宾馆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撞开了房门,发现屋里的五个人睡得死沉死沉,于是一边灭火一边救人,因为抢救得及时,五个人里除了郝总之外,其他人都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脱离了危险。

郝亮明要惨一点,他身宽体胖肺活量大,而火又是从卧室开始燃烧的,中毒就中得狠一点,同他睡在一起的小女孩儿反倒不是很要紧。

“姓陈的……好狠的手段,”郝总清醒过来之后,就是这么一句,他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发话了,“连离开的时间都不给……小孙,把手机给我拿过来。”

郝亮明也是社会上打过滚的,见识过点世面,他能发展到眼下这一步,要得益于他屡屡得遇贵人,比如说,他娶了一个好女人——他的岳父是分管信贷的某支行副行长,权力虽然不大,但是为他掘第一桶金提供了必要的支持。

至于其他贵人,那也就不用一一地提了,总之,他的公司虽然大,但收益并不完全属于他自己,这样那样的贵人们纷纷伸手固然让他损失了不少,但是同时他也得到了保护,否则的话,他怎么敢跟陈太忠那样说话?

然而骨子里,郝亮明身上还是带了一点江湖习气,这也是他跟别人争抢买卖时的优势,贵人们只负责白道的程序和事宜,斗狠的事情就要他出面了。

所以他考虑问题,也时常带一点江湖思路,心说就算陈太忠你再横,要撵我们走,也总得给一个时间让我们离开吧,你来的时候下午五点了,总不能让我们赶夜路不是?

而若是能拖过当天晚上,第二天一大早郝总就打算联系国内,到那个时候,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也就有个对策了。

所以,才一醒来他就大怒,嫌对方做事不地道,却是没想自己低价撬别人合同在先——大多数人都习惯无视自己的错误,成功人士尤甚,因为他们的错误经常会被别人宽容,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

他是这么想的,陈太忠可不认为自己做得过分,因为陈某人也是成功人士——我本来打算给你一天时间的,不过你既然要跟我装逼,那就不要怪我下狠手了。

事实上,第二天他要和蔡京生去见那俩采购商,为了避免某些人跳出来横生枝节,这狠手下也就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郝亮明的装逼,只不过让他的决心下得更坚定了一点。

尼议长在办公室接待了他们三位,他一见陈太忠就笑了,很诡异的笑容,他的消息很灵通,知道凌晨在某个宾馆发生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火灾——郝总的住处都是他提供的。

“布鲁斯伯爵什么时候能来?”陈太忠无视了他的笑容,直截了当地发问,这个伯爵就是采购者里的大户,另一个是跟风赚钱的,没有太多的主见,布鲁斯喜欢别人叫他伯爵而不是先生,“还是我们上门?”

“按道理说,上门要好一些,”尼克笑吟吟地解释,“不过伯爵本人现在不在伯明翰,我可以打个电话把投资顾问喊过来,你需要我这么做吗?”

“这是小事,我需要你做的是别的,尼克,”陈太忠见这厮笑得眉飞色舞,索性打击他一下,“我需要原价拿下这个合同,强调一下,是原价……当然,我提供的会是符合标准的产品,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