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41章 横生枝节(下)

事实上,陈太忠听到尼克的话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要说别的生意也就罢了,这次跟伯明翰谈的生意,传出去还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一单买卖,他最早是锁定素波莒山煤业的,那里出了问题才转移到凤凰,不但市里大张旗鼓地整合煤焦资源,更是跟蓝家私下碰撞了一下,赵晨那个疯子还试图插手煤焦生意,并且从他这里出货。

这就是事儿没办就吵到天下皆知了,这种情况,有人来撬生意再正常不过了,而且这煤焦的生意不比曲阳黄。

曲阳黄也是前期就炒得火热,但是里面的几个人脉渠道掌握在陈太忠自己手里,他又跑前跑后地去推销,而且形象包装也比较好认,这都是焦炭不能比的——谁能从焦炭的外形上,看出来是山西的焦炭还是山东的?

当然,等曲阳黄大火之后,也必然会遇到类似产品的冲击,这个是一定的,但是现在还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饭毕,尼克盛情邀请几位客人住在他这里,不过陈太忠拒绝了,找一家宾馆住下之后,蔡京生也没心思休息,而是忧心忡忡地找到他,“对于新出现的竞争对手,陈主任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先等尼克落实情况吧,”陈太忠既然想通了关节,倒也不是很着急,“蔡处长你是个什么想法?”

“看那边是国企还是私企吧,”蔡京生报之以苦笑,他可是没想到,都手拿把掐的事情了,还出现如此的变数,“要是国企,让组织帮着协调一下,要是私企……”

说到这里,他狠狠地一咬牙,“既然来都来了,那就打价格战吧,看谁怕谁,不过,一吨让上五十块甚至更多……啧,我有愧田市长的信任啊,要不跟市里请示一下?”

大家都知道,打价格战的话,国企一般打不过私企,而且国企就不是很喜欢打价格战——除非对手也是国企,否则东西卖出去没准还要背责任,蔡秘书长如此表示,也是豁出去了。

当然,他找陈主任商量的本意,是两人先统一一下认识,然后向市里汇报请示一下——是都官场里做事的正常程序。

“这个价格战,未必一定要打,”陈太忠犹豫一下,缓缓地摇头,他可以想像得到,这次十有八九是跟蓝家掐上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正像小秘书说的那样,蓝家组织货源的能力很强,有些地方离出海口真的特别近,只从陆路运输成本上,每吨没准能比凤凰占有百元以上的优势,想到这个,他冷笑一声,“坐看中国人自己掐,这正是英国人想要的结果。”

“那陈主任你的意思是?”蔡秘书长面色沉重,没错,别说英国人,每个采购者都喜欢坐看供货商互掐,谁也跟钱没仇不是?

但是,对方的报价已经比咱们低四十多了,不掐的话,岂不是把合同拱手让人?蔡京生跟外国人打交道不多,又很看重这一单买卖,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

“拼价格……唉,拼价格,”陈太忠长叹一声,心情真的很不好,“咱卖的都是初级加工品,利润本来就不大,要是曲阳黄也就算了,利润还高一点,不行,我不惯他们毛病。”

“也对,”蔡京生沉着脸点点头,这话谁都会说,但是在这以资源换外汇的年代,敢将这话说出口并打算着手实施的主儿,还真的不多,不过,陈主任不但在凤凰呼风唤雨,据说在欧洲很有点办法,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强者心态吧?

“先看看是谁在跟我们抢生意吧,”陈太忠微微一笑,很灿烂的笑容,“蔡处长也别着急,这年头的事情,没什么是不能商量的。”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尼克打听到了来自另一家供货商的消息,是天津某家贸易公司。

必须要指出的是,尼议长是通过自己的手段了解到的,毕竟他曾经是伯明翰市的地下王者之一,而为陈太忠办事,他不想出什么纰漏——他可以直接从朋友那儿得到消息,但是,这或者会让陈陷入某种被动当中。

为此,陈太忠专门向后推了一天,晚一天去上门拜会那采购者,而中午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天津那一家公司的来历——一家做得很大的公司,蓝家阵营的。

蔡京生也从自己的渠道落实了这家公司的情况,面对一个年销售额数千万美元的公司,他的心情相当地沉重,“陈主任,我觉得他们会很难沟通。”

“我觉得不难沟通,”陈太忠微微一笑,他的心思并不放在这家公司身上,他更多考虑的,是下家的问题,“怎么样才能让英国佬接受原价呢?”

当然,心思不放在这事上,并不代表他不办事,下午四点的时候,他和蔡京生带着小秘书,找到了这家公司谈判代表所在的宾馆。

来人的气派很大,下榻在一家高级酒店,还订了两个行政套间,一个标准间,四男三女。

陈太忠按响门铃的时候,套间里居然有五个人在场,正在喝茶聊天,开门的年轻男子一见来的是三个黄种人,眉头就是一皱,身子敏捷地一动,挡在门口,“你们找谁?”

“郝总在吧?”陈太忠微微一笑,抬手就去推他,“你,给我滚开!”

男人见他伸手,下意识地抬手去抓他的手,动作异常地矫健,一看就是练过的主儿,但是他怎么挡得住陈太忠?下一刻,他觉得眼一花手就抓空了,紧接着,胸口一阵大力传来,他不由自主地噔噔倒退两步。

不过此人的身手也不是盖的,倒退几步之后,借势就将身体平衡了下来,紧接着身子微微一蹲,已经运气到腰间和腿部,作势就要扑过来。

“咦?”陈太忠有点微微的吃惊,他只当此人是退役的军人之类的,不成想看架势,居然是练过武术的,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小孙,等一下。”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秃顶胖子,正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身边还靠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他胖虽胖,脸上却是有彪悍之色,不动声色地看着陈太忠,“你们是什么人?”

“凤凰陈太忠,不要告诉我你没听说过,”陈太忠笑嘻嘻地走了进来,他身后,是战战兢兢的蔡京生和小秘书,这二位也知道陈主任能打,倒是不怕吃眼前亏,可是陈主任一出手就这么强势,给谁都得提心吊胆——你不是说,是来谈判的吗?怎么能这么谈呢?

这中年胖子就是郝总,听到对方自报家门,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只不过眼中多少带了一丝异样,“哦,凤凰人……为什么跟我的司机动手?”

“我来这儿,不是跟你废话的,”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往一张圈椅上一坐,笑吟吟地看着对方,“我是来送郝总上路的……”

“送我上路?”郝总脸色再沉稳,听到这个带有歧义的词,嘴角也禁不住抽动一下,“嗯……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说明白点。”

“伯明翰风景不错,不过郝总你呆得时间有点长了,”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灿烂了,“回去得晚了,没准家里人要着急。”

“早听说凤凰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了,”郝总哼一声,也不再藏着掖着,身为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他自然有他的担当,“不过,跟我这么霸道……凭什么?”

“介绍一下,”陈太忠一指身边的蔡京生,“这是我们凤凰市政府蔡秘书长,这次来是谈焦炭供应的,我们要展开工作了。”

“你们卖焦炭,我们也要卖焦炭,”郝总的胖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他慢慢地发话,甚至还探手从女儿手上端过了茶杯,轻啜一口,垂着眼皮发话了,“这市场,是要靠真本事来做的,大家各凭能力公平竞争,我今天心情好……”

“你心情好不好,关我屁事,”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脸上笑容依旧,仿佛那骂人的话不是他说的一般,“我说过了,我不是来跟你废话的……这片儿是我先谈的,你这么搅和,就是不给我面子,赶紧走人!”

这就是陈主任的逻辑,他做事一贯要先找道理,做恶客也要有做恶客的道理,是的,他认为自己被欺负了,于是就理直气壮地找上门来——你要讲个先来后到!

至于说公平竞争,那才是扯淡,你丫运输成本就比我低,这公平吗?退一步说,就算成本差不多,但是你的利润预期比我低——比我低的利润预期,这叫公平竞争吗?

陈某人找歪理,还是相当内行的,没办法,他就是爱以德服人,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带着蔡秘书长这俩灯泡上门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郝总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嘴里不紧不慢地说着,“你又知道不知道,惹了我会带给你什么样的后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