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40章 横生枝节(上)

按说,陈太忠在巴黎的时间要远远少于不在的时候,他又肯放权,袁珏这驻欧办的二把手,才应该是实际意义上的一把手。

但是很遗憾,旁人并不这么看,不止大使馆的人不这么看,连那些讲究秩序的外国人也是如此,这一点,在曲阳黄的分销上就可以看出一斑来。

法国这边局面一打开,英国、意大利什么的跟着就知道了,接下来的接洽,袁主任就能负责,可不管是尼克还是安东尼,没有人跟他认真地谈过此事,埃布尔来过几回,虽然还算客气,却也主要是了解曲阳黄的供货时间、数量和周期。

陈太忠一来就不一样了,他来的第二天,上午是埃布尔来了,下午就是安东尼,隔了一天之后,尼克也派人过来了——他没时间亲自过来。

议员先生现在已经升为了议长,目前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发表一些演讲什么的,他派来的人很谦恭地对陈主任解释,“先生说了,他的当选离不开中国朋友的大力支持。”

那是一定的,陈太忠想到了自己送给尼克的两只海洛因制成的景德镇瓷器,不禁微微一笑,也不知道这家伙最后是怎么用的,“请你转告尼克先生,我会在下一周,亲自去英国看望他,我还没有恭贺他的当选。”

“那么,关于中国黄酒的……对不起错了,是关于曲阳黄的销售,”那位终于将话题引入正轨,“我们是不是可以细谈一下?”

“跟我的副主任谈吧,”陈太忠一拍袁珏的肩头,笑眯眯地对着来人,“当然,如果你有伽利略计划的最新情况,我愿意陪你谈一谈。”

“伽利略计划,”那位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个话题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知道底细的,事实上,他在生活中谈论伽利略计划的时候,多是在抱怨政府未经他的允许,就挪用了他缴纳的税金。

——“我希望不要再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哥白尼计划,否则的话,我会考虑移民瑞典,那里有热情豪放的金发美女、顶级的色情片……即使坐着不干活,也有纳税人为你购买面包,嗯,我喜欢共产主义。”

“没有吗?那你跟我的副主任谈吧,”陈太忠笑一笑扬长而去,他眼里没有小人物,“我还要去拜会一下阿尔卡特的缪加先生。”

年初的时候,阿尔卡特的亚太区总部已经迁移至上海,这是国际性通信设备供应商中,第一家将亚太区总部设在中国的公司。

而阿尔卡特同信息产业部的谈判,还在继续,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法国人很顽强,但是中国的干部铁下心将什么事情拖延下去的话,那就不仅仅是能用顽强来形容了。

缪加先生也是为此而纠结着,这两天听说陈太忠来了,就请他在方便时见面谈一谈,陈主任正琢磨着凤凰的手机要想尽快上马,有些元器件是不是可以委托阿尔卡特加工,心说那见一见也不错。

令他感到遗憾的是,法国人并不能为凤凰加工元器件,因为阿尔卡特自己的手机元器件,都外包出去不少,要说起来,这也是法国大部分企业的一个特点,核心技术有一些,但是很多时候并不注意制造过程。

跟以工业制造业闻名的德国人相比,法国人更注重品牌的管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欧洲最愿意尝试垄断经营的非法国人莫属,埃布尔是如此,后来试图垄断中国矿泉水乃至于饮料市场的达能公司,同样是如此。

缪加先生不能提供好的服务,那么陈太忠也不会给他提供好的服务,不过,在聊到阿尔卡特是否该坚持控股上海贝尔的时候,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或者,双方可以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他想起了疾风车收购落自的股权分配方案,禁不住就要卖弄一下他的商业见识,“上海贝尔比你们多出一股就行。”

“谢谢你的建议,我们正打算这么做,”缪加先生笑眯眯地看着他,接着很无奈地一摊手,“但是你们应该不会答应……当然,我的意思是说,多出的一股,要属于我们阿尔卡特。”

“看来是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陈太忠也笑一笑,心里有点汗颜,看来肖睦睦的建议,并不是她的首创,要玩商业理念,还是要多跟这帮洋鬼子学一学啊。

从阿尔卡特处出来,他又去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转了一圈,那个地方离石亮的超市很近,低矮的二层小楼,看起来更像是临时建筑。

才回到巴黎,陈太忠的应酬也不少,然而荒唐的是,他最想去的地方,反倒是不能去,蒙勇给他发邮件已经半个月了——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科隆纳强烈要求一些武器。

那时他在国内,自然不便联系,不过眼下才来巴黎,还是不便做出什么反应,否则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联想,于是他决定,在进入英国之后,再悄悄地潜回来。

陈太忠是周二下午到的伦敦,凤凰市政府副秘书长蔡京生已经于周一晚上抵达了伦敦,正在这里等他。

煤焦集团的老总迟迟定不下来,但是凤凰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向英国供货了,在供货之前,市里要跟伯明翰这边草签个意向,同时把这边的焦炭样品拿过去化验一下。

按说老总没定下来,这个程序应该是由杨波来主持的,他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然而很遗憾,他跟陈太忠关系不和睦,而常务副市长曾学德……跟陈太忠的关系更紧张。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煤焦集团的整合,就是田立平一手抓的,前文说过,这里面固然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田市长出面比较有威慑力,但是同时,也是因为市里没有合适的副市长来抓此事。

田立平抓了此事,章尧东就想插手煤焦集团的人士任命,而田市长坚决不撒手,所以就造成了这个老总的难产。

这次伦敦之行,章尧东是想让市委副书记姜勇来把关——姜勇跟陈太忠关系不是很近,但是比杨波和曾学德,那就强太多太多了。

只是,田立平不肯答应,我们搞商品出口谈判呢,你党委的人瞎掺乎什么?章书记有心叫个真,打压一下老田的气焰,不过想一想,巴黎那边……那厮的头太难剃。

章尧东有信心在凤凰占上风,但是占了上风之后,去欧洲吃冷落的话,那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终于决定不再这件事上做文章,且让姓田的你得意一回。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田立平也派不出合适的人去,田市长自己没时间,景静砾也很忙,于是琢磨来琢磨去,派了一个比较顺眼的副秘书长蔡京生去。

蔡秘书长也是四十出头的主儿了,凤凰市不怎么讲对应负责的副市长这一套,他跟吴言和杨波的责权有些交集,但是细说起来,他跟吉建新的关系要好一点。

蔡京生领了这个任务,又带个会英语的小秘书一起来,第二天却才见到陈太忠,不过他怎么敢抱怨?陈主任号称市长杀手,杨锐锋、朱秉松和赵喜才都次第倒在此人手下,他一个小小的副秘书长,实在开罪不起这样的人物。

陈太忠也是抱了公心来的,三人汇合之后,尼可接人的车也就到了——尼议长混混出身,其实不怎么讲迎来送往这一套的,不过对上陈太忠,有些东西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车到伯明翰,就是晚上七点了,尼克在自己的别墅里接待三位来自中国的客人,值得一提的是,酒桌上摆的居然是“曲阳黄”。

饭后的闲聊当中,尼克貌似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太忠,有别的中国人也在跟我的朋友接触,他们报的离岸价,每吨比你足足低了五美元……你不觉得该做点什么吗?”

依照当时的行情,五美元就是人民币四十多块,加上出口退税就超过五十块了,这个数字看起来似乎不高,但是乘以二十万吨,那就是很恐怖的数字了。

陈太忠当时就是一愣,随即眼睛一眯,“FUCK,SHIT,是哪个混蛋干的?”

“我也不知道是谁,”尼克笑一笑,对陈表现出来的这种震惊感,他非常享受——我惹不起你总有惹得起你的人,“但是,他们是存在的。”

蔡京生不懂英语,但是他身边的小秘书懂不是?低声翻译几句之后,蔡秘书长也震惊了,低声嘀咕一句,“降五十多块……这还能赚钱吗?”

“其实是运费上有差异,”小秘书并不是一无是处,他很愿意向领导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这些人离出海口近的话,怎么都比咱们有优势。”

“是这样吗?”陈太忠沉吟一下,接着哼一声,“我就奇怪了,怎么我做点事情,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捣乱的家伙,尼克,我需要知道,这些混蛋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尼克笑着点点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