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38章 管饱会

2000年四月十四号,凤凰科委下属的疾风助力车厂,同落宁市自行车厂达成初步收购意向,疾风车以五百万的资金加一千万的技改投资,控股落自,天涯省名牌天马自行车,在经历了三十多年的辉煌之后,即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凤凰科委希望能获得三免两减半的税收政策,不过很遗憾,落宁市政府以新的企业是国企而不是三资企业为由,拒绝承诺如此优惠的政策。

这一直是谈判的焦点,到最后,落宁市终于开出一个新的变通条件,新的企业在总销售额达到八千万元之前免税,在总销售额超出八千万达到三亿元之前,税收减半,三亿元以后,就是全额纳税。

八千万,基本上接近于三万三千辆助力车的销售额,搁给现在的落自,要销售十个月才能实现,而搁给疾风车厂,也就是两个月出头到不了三个月。

而三个亿的销售额,基本上就是二十万辆了——量上去的话成本会下降,这个量就算疾风人自己卖,也得一年多,这正是这个变通的精要之处。

撇开免税部分不谈,如果凤凰人搞不好落自,这二十万辆的生产和销售,起码是两年以后甚至是三年以后的事情,这段时间,只对超出八千万的两亿二千万征半税,这就是落宁市政府的诚意。

当然,如果落自浴火重生之后,发展得非常好,一年就生产和销售了二十万辆,那么第二年全额纳税也就正常了,你发展这么快,总不能老占公家便宜不是——没我们落宁市的全方位支持,整天不是停水就是停电的,你能发展得起来吗?

所以说,落宁市政府的这个提议,不但是让利了,而且就是奔着双赢的局面去的,凤凰科委负责谈判的张爱国是这么认为的——事实上,这个条件就是他想到的,并且暗示了肖睦睦一声,以便让这建议看起来,是由落宁市提出的。

然而,落宁市本来是没打算提供税收优惠政策的,这就是吃亏啦,所以他们在让利的同时,要获得回报,于是同时提出一个要求来:我们要求调整股权分配方案,你们控股可以,但是两家必须各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这是一个悖论,都一般高了,怎么能决定控股人是谁呢?然而,复旦大学硕士生的水平,那不是吹出来的,肖睦睦提供了一个方案——这次真的是她自己想到的,那就是双方都是百分之五十,但是凤凰科委比落宁市多一股。

所谓的一股两股,那就是白扯,由于没有上市,又是两家谈收购,每股的定价根本无从谈起,你可以认为一股价值十万,也可以认为一股价值十块,只是,不管股价是多少,凤凰人多出落宁人一股。

是的,这只是个象征意义,表明凤凰人在新企业中占据主导地位,其他的,两家都一样,各占百分之五十嘛,不是一家四十九,一家五十一。

别小看了这百分之一,销售一个亿,落宁这边就多一百万出来,点数小了点,但是基数大,当然,这一百万不会全是利润,但是落自真要浴火重生了,一年销售两个亿也不是梦想,才上市的疾风车,一年都能卖一个多亿呢。

这是长久买卖,是不争一朝一夕的长远眼光,尤为重要的是,外人一说起来,凤凰和落宁的股份是相同的,落宁的名牌没有白白地被人抹杀,落宁人不会有屈辱感——只说这个象征意义,就值得冒一把险了。

肖睦睦这个建议才传到落宁,曹市长就拍板了,“好,这个建议不错,不愧是咱市政府出去的人,原则性强又能顾全大局,就按这个谈。”

凤凰人得到了,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税收优惠,同时他们也付出了,付出了百分之一的股份,双方各有所得。

至于说陈太忠所考虑的,副处的厂子怎么能收购掉副厅的厂子,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甚至都不需要他考虑,肖睦睦就拿出了处理方案——不会吧,又是肖睦睦?

事实上,这个方案出自于尤闰生之手,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堂堂的市政府副秘书长,不可能一点料都没有的,尤秘书长对自己手下的才女做出了指示:拆分!

没错,拆分落自,将一个厂子拆成两部分,主要是将资产和职能划分开,他要是将资产也拆开,恐怕凤凰人立刻就要跳脚了。

落自现有的资产,就交给凤凰科委了,但是落自的管理层,也就是说那些正科以上的干部,愿意留在落自的,那就接受凤凰人的改编,落宁这边有组织档案的,保留相关待遇,但是要降一级。

至于说落自的管理层,被拆分出来的这一块,组成一个处级的管理委员会,单仁义就是委员会主任,正处级——事实上,单总这企业的副厅待遇,想转到机关单位的话,大多也要降半级来使用的,就像军转地的时候,正团最多转为副县处一样。

这个委员会,就是针对落宁疾风厂的,厂里落宁一方的事务,要经过委员会的认可,才能奏效,其实就是疾风厂落宁一方的太上皇,却是又由于差凤凰人一股,不能主导厂内事务——没办法,厂子被人兼并了,这么多干部,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不是?

要不说,我党的干部,最善于发挥主观能动性呢?副厅的厂子没了,但是略略一变通,就多了一个正处的管理委员会。

尤其值得强调的是,这管理委员会降了半级,为了弥补大家心里的不平衡,也为了减少落自人的耻辱感,所以起了一个比较大气的名字——“落宁市传统品牌管理和保护委员会”。

这有怜惜天马夭折的意思,但是不管怎么说,起这么个名字,针对性就降低了,适用范围和职能却又扩大了,别的品牌,他们也能插手,也不能说全是坏处没好处。

不过这世界上,小人真的太多了,尤其有些人,专造各种谣言,落宁市传统品牌管理和保护委员会——简称品牌的管保会,后来却被人称为“管饱会”,真是何其恶毒!

有人欢喜有人愁,落宁这边哀鸿遍野,凤凰这边可是高兴了,甚至,分管的乔小树市长都出席了意向达成后的接待晚宴,并且致辞——正式的签约仪式轮不到他,即使章尧东不来,也有田立平。

许纯良也来了,不管他再怎么看待落自,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一笔合算的买卖,他之所以兴趣不大,无非是以为己方的价钱买不到这么个厂子,而眼下的事情告诉他,这世界上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遗憾的是,有个很重要的人没来,陈太忠,发起此事的他已经出国了,不过,收购谈判的具体承办人是张爱国,陈主任的功劳,那是没人抹杀得了的。

肖睦睦成为了晚宴上的明星人物,她是代表了落宁市政府的,而且没有她的大力斡旋,谈判不可能如此地顺利,为了表彰她在谈判中起到的作用,曹进喜都特意打了电话过来表态——此事结束之后,市里会考虑把你放在更重要的岗位上,以便充分发挥你的能力。

一市之长的表态,小肖的实职正科就是囊中之物了,不过,在这个时刻,她没有心情想这个,她脑中时不时出现一个笑吟吟的高大年轻男人: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陈太忠在跟人谈心,驻欧办里出现了一点小问题:有人在谈恋爱了!

驻欧办是坚决不许内部人员谈恋爱的,员工手册上写得明明白白,一旦发现就是双开,不过这次有点意外,不是内部人员谈恋爱,而是内部人喜欢上外面人了。

按说这也是不提倡的,驻欧办的性质比较特殊,大家都该有些防范意识,毕竟烟囱工人冉阿让是出现过的,谁能保证某些人不会使用美男计来接触那些单纯的女孩?

但是这次,发生问题的也不是女孩,这才是陈太忠头疼的地方,刘园林恋爱了,爱上的还是一个酋长的女儿。

没错,是酋长的女儿,她是个黑人,精瘦的那种,女孩儿叫卡瓦娜,苏丹西南某个小部落酋长的女儿。

两人的相识很偶然,那种发生在浪漫之都的标准邂逅,刘园林在香榭丽舍逛街的时候,女孩儿也在逛街,而两人踏进了同一个商店。

卡瓦娜一共有十一个兄弟姐妹,但是她的老爸属于比较有钱的酋长,她又比较得宠,所以就送她来欧洲留学,不过遗憾的是,她留学的地方不是巴黎,而是柏林。

所以她不会法语,只会德语,会一点英语也是说得结结巴巴的,偏偏地,刘园林看见她的时候,她正跟售货员大眼瞪小眼——香榭丽舍流行的是法语,但是会讲德语、意大利语之类的售货员也比比皆是,但是很遗憾,这家商店里没有,起码当时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