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37章 敲定

陈太忠刚将荆紫菱送到唐亦萱的三十九号——小荆总很久没来凤凰视察碧涛了,这次来看一看,顺便跟他一起回北京。

原本,哥们儿是可以跟小萱萱那啥一下的,他的心里不无遗憾,不过没办法,谁让天才美少女要午睡呢?而且她还就喜欢跟唐姐腻在一起,坚决不住宾馆。

这个时候,接到肖睦睦的电话,他还真有一点庆幸,你要早打一阵儿,哥们儿的形象可就那啥了,“肖科长你好,什么事儿?”

待他听完此事之后,沉吟一下方始发话,“嗯,张爱国昨天才跟我汇报了情况,你的意思是说,贸易厅和落自的态度,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是不是?”

王敢没命地在电话那边点头——没错,变了,单仁义要是敢不答应,我去收拾他。

肖睦睦当然也做出了肯定的答复,陈太忠心里就明白了,这是蒋世方对他的承诺生效了,不过他很好奇蒋省长到底做了点什么,又生气早先天涯人的态度,于是就回答,“这个事儿你不要管,让他们来跟我说,这是个态度问题!”

“陈主任你好,我是贸易厅办公室主任王敢,”得,他的话才刚落,那边就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这还真是反应快。

陈太忠一听是这人,就没啥好气,不过张爱国汇报的时候,也没怎么强调此人小看自己——人家一个正处,小看你个副科还不是很正常吗?他要真的这么抱怨,正处待遇的陈老板又该怎么想他?

所以,陈主任只是知道,这个王主任对科委有点敌视,同时又在酒桌上欺负过肖睦睦,于是第一句话就很冲,“你怎么会跟肖睦睦在一起?”

“哦,我跟尤秘书长借的人,”王敢一听这口气,想的就更岔了,赶紧撇清自己,“打算近期去一趟凤凰,跟科委协商一下落自的收购事宜。”

“那就看你们能拿出多少的诚意了,本来我们就很吃亏的事情,”陈太忠哪里肯跟这种人多说?所以回答得相当不客气,“我马上要出国了,你们抓紧时间吧。”

他不客气,可是王主任还就偏偏吃这一套,人和人是不能比的,两人级别类似,红火程度却大不相同,若不是如此说话,那陈太忠也就不是陈太忠了。

王敢陪着小心,又说两句挂了之后,才侧头看一看肖睦睦,犹豫一下方始发话,“收购的条件,不可能改变,这是大原则啊……他还要咱们让步。”

他理解错陈太忠的意思了——严格地来说,其实也不算错,但是王某人身在局中,心说人家那边动用一次省纪检委,接下来狮子大张嘴也是必然了。

可是落自这边也有自己的体面啊,当初科委的上门来谈,出五百万收购,这边不肯答应,现在巴巴地找上凤凰去,却是还要压低条件来以体现诚意。

这种现象,怎么听怎么都不地道,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抓到,又该大做文章了,所以王敢真的是很苦恼,于是出声试探,“要不让克己再跟他联系一下?”

“成主任就不赞成收购落自,”肖睦睦随口答他一句,却是听得王主任心里又是一惊——合着你什么都知道,却是从来不吱声?

这个女人啊,我得招呼好了,不能再重蹈前两天的覆辙了,王敢暗暗地打定了主意,一边随手就递了两张卡过去,“九州购物中心的购物卡,既然要去凤凰,肖科长你随便买点备用的东西吧。”

两张卡,每张是一千的面额,反正他就是管这些事儿的,类似的卡,他身上一大把,只不过不合适给她多了——这里面也有个分寸的。

肖睦睦有心不要吧,推了两推之后,见对方态度坚决,也就收下了,心里却是有点怦怦乱跳:应急办就是清水衙门,她也不是领导,这种手笔的馈赠,也就是年底能从单位福利里享受一下。

小憩一阵之后,下午一上班,她就发现,王涛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说话也带了几分阴阳怪气,这让她在委屈和无奈的同时,也觉得有点可笑:你的眼光,也就只能盯着眼前这一小片了,有本事你混到陈主任那个地步去,跟我这小弱女子叫什么真呢?

约莫三点多的时候,尤闰生又将她叫了过去,问询中午发生的事情——他知道,搁给别人或者会主动上门汇报,但是小肖不会,因为王涛盯得紧。

问明白之后,尤秘书长沉吟一下,心说这凤凰科委狮子大张嘴也不合适啊,“算了,我知道了,一会儿要去见曹市长,你先订机票吧。”

尤闰生这两天一直躲着曹老板,没办法,他怕领导追究啊,现在他该补的窟窿补了,也有最新结果了,才敢去见曹市长。

五点的时候,尤闰生又招来了肖睦睦,“曹市长说了,你要是能让凤凰科委按原来的收购条件收购,把你调成正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只管说。”

没办法,曹市长也丢不起这个人,又心急抛出去落自,所以就有了这样的吩咐,反正市政府这么大,科级干部算什么?

肖睦睦犹豫一下,终于鼓起勇气,“王主任把事情说给了落自,结果中午单仁义跟王敢通话了,搞得王敢很恼火,嫌咱们乱传话,影响了他的程序。”

“啧,”尤秘书长一听是这话,禁不住啧一下嘴巴,王涛有些什么毛病他很清楚,但是……他用着比较顺手不是?

不过,在这种重大事情上,小王你乱说话,那真是无组织无纪律了,尤其这话还是小肖这老实娃娃反应的,尤闰生沉吟好一阵,才叹口气,“我不会让他再接触类似信息了,小肖你好好努力,这件事儿办成的话……我跟曹市长给你争取个实职正科。”

“我一定努力,”肖睦睦点点头,她这下可是真有工作动力了,能提了正科是不错,但是主任科员的话,也不过就是级别上去了,有实职和没实职,那是大不相同的。

尤其是,她若是有了实职,就可以远离王涛了,以前她没这么好的机会接触上级领导,行事又规矩,所以没觉得王主任这人如何,可这两天她是深切地感受到了,姓王的气量太窄!

或者王涛原本就是这样,是我眼界高了,现在才觉出来吗?肖睦睦走出尤秘书长办公室,暗暗地问自己。

不过,下一刻她就将这份纠结抛在了脑后,摸出手机,看着调出来的“陈太忠”三个字,心神又是一阵恍惚,难道说……这就是我命中的贵人?

陈贵人可不知道有个女人心系自己,他在国内呆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此刻他正在观看别人演示的科委大厦工程资料的电子版。

这个电子版是他最先想到的主意,而许纯良了解了一下,发现这个东西在建筑业,确实是属于相当罕见的——不敢说是国内首创,却也不仅仅是国内领先能形容的。

甚至,接了活动鲁班奖任务的翟效方都认为,这个创意能为科委大厦加分不少,现在鲁班奖的申报活动即将展开,各项工作必须要抓紧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接到了肖睦睦的电话,他瞥一眼一旁的许纯良,也没有避开就直接发话了,“肖科长,你好。”

电话那边的肖睦睦沉默了半天,方始鼓起勇气发话,“明天我飞素波,陈主任你……你能来机场接一下我吗?”

这就是赤裸裸的暗示了,陈太忠犹豫一下,终是没有拒绝得太过分,只是淡淡地回答,“收购落自的具体事宜,你要跟张主任联系,我顾不上。”

“市里决定,接受你们上次开出的收购条件,”肖睦睦前半段的话,说得又急又快,不过紧接着就是长出一口气,才支支吾吾地继续发话,“这可以算诚意了吧?陈主任,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

对你来说很重要?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他已经从穆海波处了解到,蒋省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按说,肖睦睦的答案,已经可以让他满意了,不过他还想再争取一下,“三免两减半……你们市里同意不同意?”

“同意的可能性很小,”肖睦睦低声回答,犹豫半天之后,才轻声说一句,“不过,明天见面之后,我可以单独跟你谈一谈。”

“有什么话,你就现在说吧,”陈太忠见到许纯良也讶异地看过来,索性敞开说了,“朋友嘛,没什么不能谈的。”

“这会跟我升正科挂钩,”肖睦睦终于说出了这话。

“哦,我知道了,你找小张谈吧,”陈太忠挂断了电话,她的回答让他想起了自己当业务二科科长的经历,对国营企业来说,三免两减半确实没那么大的意义,只是他用来讨价还价的道具罢了。

“落自那边搞定了,全权答应咱们的条件,”他冲许纯良微微一笑,“还要上杆子过来,这不是有点……犯贱吗?”

“嗯,确实有那么一点,”许主任也点点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