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36章 多磨

尤秘书长最终还是接待了王敢,官场中就是这样,你再不情愿火气再大,领导交待下来的事儿,那还是得办。

听说王主任有意跟单仁义一起去天南,找张主任或者陈主任重启收购谈判,那么,尤闰生再大的火都得忍了——也只有这么做,才能挽回凤凰科委的心意。

不过,尤秘书长心里也是暗暗感慨,凤凰科委这帮人也真是太猛了一点,这收购说不谈就不谈倒也罢了,那是你们有钱,问题是既然甩手走人了,还不忘记给贸易厅下个绊子以泄愤,这作风可是有点野蛮。

类似的情况,他在官场里不是没有见过,但是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主儿,多半都是太子党之类的人物,而且如此行事的,风头一过,下场一般都不会太好。

不管怎么说,王敢愿意谈,尤闰生就愿意接待,两人大致碰一碰,就做出了决定,全面答应凤凰的条件,不过那个“三免两减半”是需要商榷一下的——谈判嘛,谁能一点条件不降呢?

由于王敢是一大早九点多就过来了,尤秘书长晾了他一个小时,可是谈完这些事儿,也不过才十一点——尤闰生将时机把握得很好,他要是再晾一阵儿的话,没准就要跟这个厌物儿吃午饭了,那怎么能行?

然而,他想的是不错,王敢却不肯走,又说几句没营养的话之后,尤闰生忍不住了,“王主任,我这儿还有点事儿,落自这边也不能再耽搁了……你看?”

“才答应下来帮你解决问题,你就撵我走,”王主任听得就笑,官场里就讲究个虎死不倒威,他再落魄再惶恐再求上门,也是正处的场面,这样适当的玩笑话,那是张嘴就来。

事实上,他可以对肖睦睦甚至王涛刻意恭敬一点,但是对尤闰生不行,对那俩态度好,那是正处的胸襟,但是尤秘书长就跟他相差半级,他就要注意一下了,“尤总管,让我走也行,把你手下大将,借一个给我用用总成吧?”

你这也是知道什么了?尤闰生一猜就知道王敢想借谁,却是有意看一眼王涛,皮笑肉不笑地回答,“王总管你手下兵多将广,何必来打我的秋风?我手下就俩人。”

说良心话,原本尤秘书长以为,一向稳重的小肖,没准跟陈主任或者成主任有了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情,但是陈太忠出手收拾王敢,她都不知情,他就能比较确定,自己是误会了小肖了。

但是他知道,官场中人个顶个是想象力丰富之辈,所以他就有点不情愿把肖睦睦借出去——他妈的,我手底下全是规矩人!

“我就借你一个,”王敢继续笑,他要真是厚起脸皮来,也是春风拂面和煦无限,“把肖科长借给我就行,王主任这是你左膀右臂,我就不乱打算盘了。”

我操你大爷,被王主任唤作“王主任”那厮心里就是一咬牙,你看上的就是肖睦睦,不带这么侮辱人的哈。

王涛感觉屈辱无比,尤闰生却觉得很正常,沉吟一下点点头,“小肖的孩子还小,我这儿也离不开她,陪你走一趟凤凰,那是我能答应的极限了。”

这话听起来是领导爱护属下,连孩子还小都说了,其实里面隐隐已经含了警告,一般夫妻孩子还小的话,关系也会较好,没到什么七年之痒十年之痛的,你小子要是敢做事不地道——好吧,反正我是给你打过预防针了。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中午王敢请客,尤闰生没时间去王涛也说没时间,这么一来肖睦睦就躲不过去了,不过,虽然昨天晚上这个人给贸贸然自己打电话,肖科长心里也有点虚,但是想到陈太忠的手段,她也就泰然了,你敢打我主意吗?

不过仔细一琢磨,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要不给成主任打个电话,大家一起坐坐吧?”

“那好啊,你打吧,”王敢必然会如此说,为了核实这个女人是否如自己想像的那样手眼通天,他有必要适当地验证一下,昨天他进科技厅的时候,看到的是尤闰生正对着成克己,肖睦睦在一边低眉顺眼,情况……不是很明朗。

肖科长是才女,但从目前的状况上讲,还算是一个相对单纯的女人,在自家的主任面前,她是比较注意分寸,可是最近接触的群体层次高了一点,所以给成主任打电话时,也没怎么考虑是否冒失。

成克己听说她最近可能跟贸易厅的人去一趟凤凰,琢磨一下就给了她这个面子,王敢惊见自己约不出来的成主任,被小肖轻易地叫了出来,心中自然就更多了一些期待。

然而,令王主任郁闷的是,在酒桌上,成主任喝酒倒是算痛快,可就是不谈正事,绝大多数时候,他是跟肖睦睦在谈文学和哲学。

成克己在这一方面造诣很深,甚至跟肖科长这个复旦硕士高材生都很有共鸣,在两人谈萨特和黑格尔时的那份热烈和激辩,让王敢以为自己遇到了两个思想家。

插不上嘴的王主任很想将话题扯回别的,哪怕不谈落自,咱说俩荤段子也行嘛,然而成主任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固定在这个上面,这让王主任不由得生出一点愤懑:你以为自己是在泡文学女青年吗?

看到王敢每次试图插嘴,却总被成克己在几句话之内拽回来,肖睦睦第一次发现,原来王主任不是无端自大之辈,跟副厅的单仁义在一起,他敢主导话题,但就是不敢跟正处的成克己抢话头。

不管怎么说,酒桌的气氛是热烈而友好的,午餐结束之后,成克己要送肖睦睦,却被王敢抢了这个差事儿,“今天打扰成主任这么久,送美女这种活儿,就交给我吧。”

“我打算跟单仁义说一声,明天动身,”在车里,王敢跟肖睦睦谈起了正事儿,“肖科长下午你先跟陈主任打个招呼,行吗?”

“按程序,先找张主任比较好一点,”现在的肖科长,在王主任面前还是比较自信的,“陈主任把这件事交给了张主任办理。”

“那倒也是,”王敢笑着点头,其实,他打心底里就排斥接触张爱国,这不仅仅是因为那次糟糕的宴会,也是因为张爱国的级别确实有点低,而且,他非常渴望直接获得陈太忠的谅解。

是的,他愿意很认真地结识一下陈主任,但是小肖既然这么说了,他只能表示赞成,“那你联系张主任好了……明天你能走吧?”

肖睦睦还没来得及说话,王敢的手机就响了,王主任对这个不识趣的电话颇为恼怒,不过,在看一眼来电之后,他还是清一清嗓子接起了电话,“单总你好。”

单仁义在电话那边哇啦哇啦说了半天,大概就是说,你私下代表落自,去跟凤凰科委谈——这不是朋友之道啊,王敢听着听着脸就沉了下来,到最后不得不冷哼一声,“你差不多点,是不是想让我找审计厅的过去……审计一下你?”

电话那边有个明显的停顿,然后单总又说了起来,王主任,我对你一向挺尊重的,咱不说审计不审计,你做这种事,获得怀亮厅长的同意了吗?

王主任心里这个无奈啊,原本,他是不想当着肖睦睦说这种事儿的,可是眼下要避讳,那就难免让她心里存个疙瘩,影响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点的互信。

而且,他还不能虚与委蛇,因为单总跟郭厅长也是说得上话的,眼下是中午一点出头,单仁义不敢随意骚扰领导,但是他要是敢挂电话,那边绝对就能把电话打到郭老板那里。

这件事,王敢不怕郭怀亮知道,但是现在知道有点过早,太容易生出变数,作为一个处级干部,王主任不喜欢变数,非常不喜欢——他更习惯那种万事掌握在手的从容。

所以,他就只能心一横,实话实说了,“我找审计厅都还是的轻的,你知道不知道,为了你的事儿,省纪检委都找到我头上了,郭老板也撒手不管,你是不是想让省纪检委找到你头上?”

这个话,他原本就打算跟单仁义挑明的,而且就是在今天下午,因为他知道,姓单的绝对吃不住这样的压力,但是眼下当着肖睦睦这么说,王主任觉得自己有点……颜面扫地。

“省纪检委?”果不其然,听到这四个字,单仁义当即就叫了起来,好悬没震破肖睦睦的耳鼓膜——虽然她离王敢的手机还有段距离,“这怎么可能?”

王主任刚才很有经验地把自己的手机从耳边拿开,避免了一件可能发生的致残事件,现在听他问话,才又将手机拿回耳边,微微一笑,阴森森地反问,“哼,你是跟我说,不相信我的话,你确定是这个意思?”

一边问,他一边瞟肖睦睦一眼,你小子要是敢说个不字,我马上就跟小肖吹风——陈太忠指使得动纪检委,既然查得了我,难道就查不了你吗?

“啧,王主任你这是说哪里话啊,我这不是不知情吗?”单仁义的脾气,还真被王敢摸了一个清楚,听到这话立刻就软了,他干笑着发问了,“这个……郭厅不能看着不管吧?”

“反正郭厅是没管我,他是什么脾气你也知道,”王敢哼一声,这些都是他早就准备好对付单仁义的话,而且他基本上确定,这些话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只不过当着肖睦睦说这种话,多少还是让他感觉有点没面子。

当然,眼下他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后续的话跟着就来,“单总你可以试一试,没准郭厅真会管你呢……”

这自然是他的激将了,他是办公室主任,是贸易厅本部的人,还是厅里的红人,郭怀亮都能坐视,你单仁义一个市管企业的厂长——还是一年不如一年的厂子,算个屁啊?

单仁义听到这话,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了,他得到郭怀亮的青睐,固然是努力经营的结果,其实也不无偶然——如若不然,一个市管企业的头儿,跟贸易厅扯上纠葛,也不是很正常的事,所以对郭厅长的了解,他不如王敢远甚。

“你那个王主任,做事不太靠谱,”挂了电话之后,王敢皱着眉头跟肖睦睦说,“你说咱们在操办的事儿,他多个什么嘴啊?”

贸易厅协助市政府商谈落自的收购,这个消息是从王涛嘴里传过去的,王涛的用意,大家不得而知,或者好或者坏,但是王敢对这种变故是相当恼火——要是下午他亲自找单仁义谈的话,起码不会被肖睦睦当场目睹。

恼怒之下,他就要跟肖睦睦歪一下嘴,肖科长却是这才知道,合着自家的副主任,背后还做了这种事,她细细想一下之后,微微摇头,“也许王涛主任是为我着想吧。”

这个话说得,就太言不由衷了,尤秘书长就是应急办的老大——还是高配的这种,尤老板让她配合贸易厅行事,作为副职的王涛却要泄露消息,给谁谁不恼火?

“小肖你还是太老实了,”王敢不屑地摇摇头,肖睦睦受地位所限,不得不忍某些事情,但是他不能容忍,王某人从来就不是个善碴,他不愿意看到不受控制的场面出现,尤其是这场面又损伤了他的面子。

肖睦睦给张爱国打去了电话,而张主任乘坐的火车还没有到达素波,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他有点奇怪天涯人的反应,我在的时候你们不谈,不在的时候反倒是要追到凤凰来,这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我已经把情况向陈主任汇报了,”张爱国自然猜得到,天涯出了变数,在这种不知情的状态下,他肯定不会这么贸然答应,“这件事我已经上交了……这样吧,等我跟陈主任联系一下,再给你个答案,你要是着急的话,也可以直接联系他。”

这关系……确实不一样啊,王敢在一边听得感叹,见她挂了电话,急忙撺掇了起来,“那你就给陈主任打电话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