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33章 对锁愁眉(下)

“看这事儿闹的,”成克己不好意思地笑一笑,将尤闰生和肖睦睦送到门口,“那个啥,一半天我准去,而且只带嘴去。”

他很高兴尤秘书长能扫一下王敢的面子,是的,他不便跟姓王的翻脸,但是别人帮他出一口气,他也是很乐于见到的,并且还不忘记附和一声,以恶心一下某人。

我可不是针对你王敢的哦,我有我的朋友,有我的应酬,姓王的你既然让我体谅你在先,那现在就是该你体谅我了。

“这是尤闰生?”王敢并没有计较那么多,看着那两人离去,他不动声色地发问了。

麻痹的你算老几,敢这么跟我说话?成克己心里暗恨,于是就爱理不理地点点头,“没错,尤秘书长这人,对科技工作挺支持的。”

“看来他是对我有点误解了,”王敢苦笑一声,他今天出现得如此突兀,说话也不是很沉得住气,自然是有原因的,“听说他负责落自的事儿?克己,你上次跟我说了之后,我跟郭老板争取了,老板最后示意说,落宁的事儿落宁人去处理。”

咦?出现变故了?成克己奇怪地看他一眼,接着却是淡淡的一笑,“老王你太给面子了,不过我就是帮朋友一问,现在凤凰人已经走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什么,走了?”王敢再也压抑不住那份惊讶,愕然出声。

“是啊,你不知道吗?”成克己也很奇怪地看着他,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让你如此进退失据?“下午四点半的火车,人家说放弃收购了。”

“克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王敢白皙的脸在瞬间就变得更白了,说话也不注意了,大多数人所谓的城府和稳重,那是相对可以控制的局面,而他非常清楚,现在局面已经失控了,“你跟我说了以后,我就专心地处理这件事了。”

“嗯?”成克己眨巴眨巴眼睛,死活是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他隐隐有种感觉,自己似乎是被王敢误会了。

要说收拾王敢,他是真有这心思,成某人的面子不是那么好驳的,但是被人当枪使,那就是更糟糕的一件事情了,而且扪心自问,他有信心在时机得当的时候,收拾一下姓王的——同时,他还不会让对方觉出,是自己出手了。

可是眼下为别人顶缸,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反倒是会被幕后的指使者耻笑,成主任心胸开朗性子跳脱,但是独独就受不了这种侮辱:老子好歹也是官宦世家出身,挖个坑让我跳——麻痹的,你以为我这种底蕴的,会是傻小子?

“呵呵,反正你够朋友,我知道了,”成主任微微一笑,不着痕迹地试探,“老尤刚才的怨气就挺大,你不看他气呼呼地走了?”

是的,这只是试探,从心里讲,成主任更愿意接近尤闰生而不是王敢,所以说官场中很多嘴皮子上的事情,当不得真。

“那个人,我也觉得不好处,”王敢点点头,不过他现在来的重点,也不是在尤闰生身上,他的目的是摆平成克己,“我觉得他跟那个肖睦睦,有点不清不楚……容易偏听偏信。”

放你妈的屁!成克己心知王敢跟肖睦睦的恩怨,但是他可知道,小肖是很干净的,要不然他也不会介绍给陈太忠了,一时间他就有点恼怒,“肖科长有肖科长的办法,王主任你这话说得,有点不负责任。”

“哦?也许是吧,”王敢讶然地扬一扬眉毛,他发现自己或者犯了一个错误,“他们找来找你,什么事儿啊?”

你管得倒多!成克己越发地无语了,心说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你做事也这么不靠谱呢?然而下一刻,他就发现问题所在了:这是姓王的心慌了。

不过越是如此,成主任就越是谨慎,此刻两人的行事风格,似乎是打了一个颠倒一般,他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句,“他们送了凤凰人离开,路过科技厅,就过来坐一坐。”

“落自那边的事情,我们贸易厅真的不管了,”王敢又重复一遍,一边说一边盯着成克己的眼睛,“成主任,我这人从来不玩虚的。”

嗯?成主任被他看得实在受不了啦,心说你小子莫名其妙地跑到我这儿来,一个劲儿地说落自,没干的事情,我肯定不承认,于是他冷哼一声,“我帮落自说话,只不过是私人交情,那破厂子我就没看出收购价值来……王主任你到底想说什么?”

王敢登时就呆在了那里,好半天才眨巴眨巴眼睛,苦笑一声,“原来是我误会了,那成主任,不好意思,打扰你半天。”

“你等一等,”成克己哪里容得他这么走了?于是脸一沉,“我不是要留你饭,王敢你今天得把事儿给我说清楚了,你误会我什么了?”

他这就是衙内脾气上来了,连王主任的名字都叫出来了,可是王敢见状,越发地肯定自己是误会了,此刻他大事儿压身,自是不会尝试再得罪一个人物。

所以他苦笑一声,无奈地一摊双手,“有人在背后说我小话,遇到这种事儿,我有点疑神疑鬼,成主任你理解一下啊。”

“哦,你认为是我干的,”成克己点点头,不动声色地说一句,可是他的眼神明白地表示出了另一层意思:麻痹的你以为老子就这点肚量?我操你大爷!

“我这是以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了,”王敢继续放低姿态,没办法,他理亏不是?但是看到成主任不依不饶的眼神,他不得不把话说得更明白一点,是的,他真不想再多一个对手出来了,“是省里有事儿……按说您不是这种人,但是,您人脉广不是?”

我人脉广,所以你怀疑我?成克己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对方一直姿态这么低,他就不好再计较什么了,哪怕是他曾经碰过软钉子,于是他点点头,“我没做过。”

“那打扰了,我今天是真有事儿,改天再请您坐一坐,”王敢站起身来,皱着眉头向外走。

“省纪检委的?”成克己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

“啊?”王敢都走到门边儿了,讶然回头看过来,谁都不可能说自己被纪检委找上门了,所以他刚才说的就是省里有事儿,冷不丁吃对方点透,心里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你怎么知道啊?”

废话,你都说了省里有事儿,刚才尤闰生在,也不见你多客气,偏偏认住我,那还不是让我往这上面猜?成克己冷冷一笑,心里却不无得意,“猜的。”

“您这么说,总得有点缘故吧?”王敢紧走两步,来到他的桌前,叹一口气,“克己哥,麻烦您指点一下,小王我必有回报。”

“这还用我指点吗?”成克己看他一眼,无奈地笑一笑,“你总不会不知道,天南现在的省长是谁……”

“蒋……蒋书记?”王敢听得就是倒吸一口凉气,他还真没想到这个碴儿,一时间眼睛都睁得老大,“凤凰科委的人这么厉害,能请得动蒋世方?”

“你以为我当初找你,是为了害你?”成克己白他一眼,心说怪不得你小子腿肚子转筋儿,合着是被纪检委的盯上了,“实话跟你说,我一直就不赞成凤凰人收购落自……那破厂子有什么呢?”

“他们真请得动蒋世方?”王敢不得不再重点问一句,他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是堂堂的省长啊。

成克己白他一眼,不予理会,麻痹的,求人你总得有个求人的样子吧,你这是什么态度?

“克己哥,我是心急了,您包涵一下,”王敢已经乱了分寸,因为他得到的这个消息,委实有点吓人,蒋世方是已经走了,但是想当年蒋书记来的时候,就是镇场子来的,不动则已,一动下手就极狠,“蒋黑脸”三个字可不是白叫的。

“请得动,”成克己低头翻起报纸来,嘴里漫不经心地回答,“你要管凤凰科委的事儿,就不知道提前了解一下情况?”

“克己哥,您得救我,”这话肯定就跟着出来了,王敢是心高气傲,但是同时,他也是乖巧识做之人,成主任知道这么多,那肯定就有人家的渠道了,他怎么会放弃这一尊真佛?

“我能力有限,”成克己听得翻一翻白眼,被一个比自己还大的人屡屡称作“哥”,这让他心情舒畅——这也是落宁官场的习气,但是他才不会去伸手,“凤凰科委的人都放弃收购走了,你也别在我这儿耽误工夫了,快想别的法子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