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32章 对锁愁眉(上)

面对领导的询问,肖睦睦自然也没有太好的建议,必须指出的是,这种情况她不是不方便卖弄,而是确实没什么可说的。

然而就算是这样,尤闰生也发现,自己这个下属可以好好地利用一下,上次是不得已推出她滥竽充数的,这次要纠正这个错误。

所以,中午他为张爱国摆酒送行,就叫上了应急办的女才子,酒桌上,尤秘书长强调了一下,说是好事多磨,凤凰的同志们不要灰心,没准下次来的时候,条件会更好。

张爱国则是很洒脱地表示,谈不拢就不谈了,这是领导早吩咐了的,我们科委的钱,花在哪儿不是个花?目前正打算花八千万上一条手机生产线呢——尤处长您也知道,这手机现在未必能赚钱,但是市里有指示,我们就听话,搞了!

凤凰科委有钱,张主任这话说得就有底气,同时又隐隐讽刺落自不听落宁市的话,不过尤闰生没心情跟他叫真,而是侧头看一眼肖睦睦:小肖,你该上场了。

肖科长自然就要跟着骂两句王敢和单仁义,同时她还要点一下,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像科技厅的成主任都出面帮着协调了,只不过有些人的脑筋有点顽固,改变思想统一认识,也是需要个时间的。

成克己私下出面的事情,并没有跟陈太忠说,他甚至吩咐她别说出去,要不我老成脸上挂不住啊,所以张主任一听,科技厅的成主任出面了,也表示了适度的震惊——他用科技厅的车好几天了,自然知道成主任是谁。

这个震惊,看在尤秘书长眼里,就颇值得玩味了,他不是在男女关系上搞七捻三的主儿,可这并不代表他见识不广,到了这个地步,也禁不住生出一些猜测来。

谈判代表都不知道的事情,小肖居然知道了,这里面有点意思啊——遗憾的是,任由尤闰生打破头,也想不出肖睦睦曾经在什么时候,在生活上表现出过任何的不检点。

然而在下一刻,他就将这些乌七八糟的心思放在了一边,因为张爱国很明确地表示:感谢兄弟单位的关心,感谢成主任的厚爱,但是既然不谈了,那就不谈了。

当然,尤秘书长和肖科长的关照,凤凰科委都记在心上了!

张主任做出这个决定,也很正常,他原本就是消息灵通之辈,陈太忠在派他来之前,也交了底——许主任对这个收购也不感兴趣,能谈就谈,不能谈咱就走人。

这个……不太好吧?事实上,尤秘书长也没想到,凤凰人居然强势到这种程度,可是转念一想,也是啊,谈判嘛,有分歧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但是落自那边连人都不见,过场都懒得走,态度实在成问题。

可是不管怎么说,凤凰人不打算玩了,这个消息真的是太糟糕了,尤闰生想到这两天自己并没有很好地尽到协调的职责,辜负了市长的信任,就不由自主地冒出一身冷汗——没错,这不是他分管的范围,但是曹老板指定他接待的。

于是,在酒宴中间,他找个借口出去一趟,果断地拨通了曹市长的电话,“落自的单仁义一点都不配合,凤凰科委的人现在要走了,下午四点半的火车。”

“胡闹,你是怎么做事儿的?”曹进喜一听,登时勃然大怒,“我全权委托你接待,你就给我搞出这么个名堂来?”

“贸易厅的郭怀亮在捣乱,”尤闰生听到领导大光其火,禁不住将肖睦睦的消息拿来抵挡,“我尝试了很多沟通方式,比如说通过科技厅等单位协调……”

既然连那个小张都不知道成克己的出手,估计曹市长……也不会知道吧?

“科技厅的谁?”偏偏地,曹市长也是个爱追根问底的主儿,说这话时候的心思,跟尤秘书长问肖睦睦时的心思,一般无二。

“科技厅的……成克己,办公室主任,”尤闰生硬着头皮回答,没办法,这时候他连退路都没有了,只能咬牙硬上了。

“建委成自强的儿子?”曹进喜居然也知道这个人,可见在官场混,熟读英雄谱是最基本的技能,要不然有些突发事情真的不好应对——当然,堂堂的一个正厅知道一个副厅,那也是由于“成”这个姓氏不太多见,而省建委真的也太强大了。

“好了,我知道了,”曹市长沉吟一下,恼怒地回答,“小尤你把凤凰人安抚好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落自……我每年都要给他们擦屁股,不卖不行!”

对曹进喜来说,只要凤凰人肯接收这个厂子,肯接收那些负担,那就都好说,别说五百万,白送都行,只是这话,实在说不出口。

安抚好……怎么才能安抚好?挂了电话之后,尤闰生忽然有点能理解张爱国的感受了,都是领了老板的嘱托,而对方那个副厅级别太高,人家若是不鸟你,还真是麻烦。

不过不管怎么说,凤凰科委的怨气都是冲着落自和贸易厅去的,对尤秘书长来说,这多少也是对他成绩的肯定,所以他不但请对方吃了饭,还在下午派出了车,自己带着肖睦睦亲自将张爱国送到了火车上。

看着火车“咣当咣当”缓缓地加速,慢慢地驶离了站台,尤闰生看一眼身边的肖睦睦,沉声发话,“你联系一下成克己主任,就说市里非常感谢科技厅在工作上的支持,他要是有时间,我想上门面谢。”

成主任比他级别要高,而且副职和正职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更别说成克己还是厅长刘铸的心腹,尤闰生放下身段主动上门是应该的。

其实这也是尤秘书长在玩命地补漏,按说人家成主任出面协调,根本不关他姓尤的什么事儿,但是他既然已经跟曹进喜说,科技厅这边我也是做了工作的,那他就必须上一下门,哪怕这是比较冒昧的行为。

成主任接到肖睦睦的电话,登时就笑了起来,“都是革命工作嘛,相互支持还不是应该的?你跟尤秘书长说一下,他不用这么客气。”

成克己做事跳脱,但是脑瓜绝对不笨,一听说尤闰生要上门道谢,就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符合了某些人的利益,他原本是帮朋友出头的,现在多卖一份人情,也无所谓不是?

只不过他不摸尤秘书长的底,话就不想说死,但是客套一下,总是没有问题的。

尤闰生听到肖睦睦转述的回答之后,越发地肯定,这成克己已经明白自己的心意了——我说嘛,这点小暗示都听不出来的话,姓成的也就有点太笨了。

那么,他就更是要上门了,面子是别人给的,却是自己丢的,于是,五点钟的时候,他就已经坐在成主任办公室了。

两人简单地试探两句,就都明白对方的心意了,尤秘书长强调的是,落自的单仁义目无大局,而成主任更在意的是贸易厅不讲名分,胡乱出手。

大家在意的侧重点不同,但是毫无疑问,在大方向上,目标是一致的,再加上一个是自来熟,一个脾气又耿直,居然谈得相当不错。

聊到五点半的时候,双方心里就清楚了,看来晚上还能坐在一起吃顿饭——其实成克己并不是特别看得上尤闰生,但是人家坐在这儿不走,他还能撵人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三个人侧头一看,却不是外人,正是大家刚刚还在痛斥的贸易厅办公室主任王敢。

王敢原本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进来的,一见屋里居然还有肖睦睦,脸上的表情就是微微一滞,紧接着,他又认出了尤闰生。

其实,尤闰生在落宁市政府里不算什么人物,副秘书长里排名都算靠后的,王主任常年呆在贸易厅,跟市政府打交道的机会也不是很多,所以见了此人,他也只是觉得眼熟,知道是市政府的干部,仅此而已。

不过考虑到此人旁边的肖睦睦,他也猜出来了,这个恐怕就是单仁义说的尤秘书长了,不过,双方既然没正式见过面,他倒也不怕装聋作哑——至于肖睦睦,他直接就无视了,说白了,你一个副秘书长也不过是个副处。

所以,微微一怔之后,他笑着对成克己点点头,“成主任你这是……有客人?”

肖睦睦见是他,第一时间就悄悄地汇报了领导,尤闰生一听说此人便是王敢,于是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王主任,”成克己做事不但跳脱,也滑头——能把陈太忠逼得哭笑不得的主儿,怎么没点手段?他绝对不会当面露出愤懑之色来,于是就站起身子,略带一点讶然和客气发话了,“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真是稀客啊。”

“你去我那儿一趟,我自然也要回访了,”王敢笑眯眯地回答,又看一眼尤闰生,“来得鲁莽了……不知道这位是?”

“成主任有客人,我就先走一步了,”不待成克己介绍,尤秘书长就站起了身子,那摆明就是不给王敢面子了,别看刚才成主任抱怨王敢,那只是私怨,不便表示出来,而他虽然只是埋怨单仁义,但是贸易厅的插手,导致他无颜面对曹市长,他不生气才怪。

尤其是,他不相信对方一点猜不出自己的来路,别的不说,肖睦睦就在他旁边呢,于是他就跟成克己告辞,也不顾即将是饭点儿了,“成主任啥时候去我那儿小坐一下,我竭诚以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