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31章 拖延

陈太忠在素波旖旎无限,张爱国在落宁可是有点郁闷,自打跟单仁义一帮人不欢而散之后,接下来,他就是在市里到处转悠,落自人不联系他,他也不联系落自,凤凰科委的条件已经开出来了,他无法左右对方的回应,操心也没用。

第三天头上,张主任都不好意思再用科技厅的车了,索性到宾馆前台定了去素波的火车票——其实飞机票也能报,不过他没办成事情,有点不好意思铺张浪费。

接下来,就是要去市政府辞行了,当然,他来的时候是尤闰生接待的,走的时候,联系的自然也是尤秘书长。

“最后跟落自谈成什么样了?”尤闰生听说他要走了,就在电话里问一声,等到听说落自的人没再联系凤凰人,沉吟一下方始发话,“中午一起坐一坐吧。”

于公于私,他都是不能这么放人走的,虽然这并不是他分管的业务,但是曹市长交给他了,那么他就要对市长有个交待。

放下这个电话,他抬手就将电话拨到了落自的单仁义那里,单总一听说是在问此事,苦笑一声回答,“这两天厂里正讨论呢,大家的抵触情绪很大,我正在给同志们做工作,没个结果之前,也不好主动去联系张主任。”

大家的抵触情绪吗?尤闰生心里暗哼一声,你在落自也不是干了一年两年了,怎么可能这点场面都镇不住,怕是抵触情绪最大的,该是你吧?

想是这么想,他自然不可能那么说,于是他不带任何情绪地发问了,“这个工作,单总你什么时候能做完?给我个时间,我好向曹市长汇报。”

“有同志建议,先给厂子搞个评估,测算一下实际价值,这个呼声现在占了上风,”单仁义打太极拳,也是一等一的老手,他不但扯出了评估,而且还有更过分的要求,“不过搞这个评估要花不少钱,厂里现在资金太紧张。”

市里不太可能为评估出钱,这就是单总要将事情无限期地拖延了,偏偏他还说得理直气壮,对尤秘书长问的问题避而不谈,只强调困难了,不过说起来,也算是变相的回答。

尤闰生也有点受不了这个答案,然而,真要说起来,他虽然代表了曹进喜,可终究人家单仁义要高他两级,所以太过分的话,他也不合适说。

“哦,没钱你可以跟凤凰人谈嘛,”尤秘书长恼火的是,落自根本就将凤凰科委晾到一边了,“评估的钱也可以让他们出。”

“这个不太好吧?”单仁义总算抓到机会反驳了,事实上他已经很恼火市里的态度了,心说你们啥都不管,就要我放弃这么大个厂子,“评估这种事情,由凤凰人来搞,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这是国有资产流失啊。”

评估这种行为,谁也知道,里面有太多手脚可做了,落自自己来搞,可以浮夸很多,而凤凰人来搞的话——玩成负资产都有可能。

凤凰人可能不动手脚吗,这太不现实了!人家不能主导评估的话,凭什么出钱?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落自自己都没兴趣去搞那个评估,单总的意思,就是将此事拖下去,当然,市里要组成什么小组,强行评估的话,贸易厅就可以出头了——副厅级别的企业做评估,贸易厅想参与,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那我就把事情向曹市长如实汇报了,”尤闰生半冷半热地撂下这句话,压了电话之后,他禁不住咧一咧嘴,这个混蛋!

“扯淡,一个小副处,”单仁义也在电话那头不屑地骂一句,尤秘书长说什么“如实汇报”,那是要打小报告的官场措辞,可是他又怕什么威胁?你曹进喜来了,我也是这说法,只要你不是把我撸了,我就是这个观点。

尤闰生放下电话之后,琢磨一阵,猛地想起一个人来,说不得又是一个电话打出去,“王涛,你让肖睦睦过来一下,我有点事儿问她。”

肖科长这两天,也是在收集落自的情报,按说她不是个主动出击的性子,最近应急办的文字工作也比较多,不过,这件事可是曹市长高度重视的,她多关注一下是应该的。

事实上她觉得,此事对她来说是一个契机,她不但参与了事情,而且还跟凤凰的陈主任搭得上话,所以,这两天她虽然没出面,准备工作却是做了不少。

于是,面对尤秘书长的提问,她能比较镇定地做出一些回答,那天喝酒的经过尤老板已经知道了,也就不用再说了,但是后来还有些事情,她可以向领导汇报一下,“好像凤凰科委通过咱们科技厅,想跟贸易厅招呼一下来的,不过贸易厅那边不太买账。”

这个消息,她是从成克己嘴里得到的,成主任能招呼她去陪陈太忠,两人关系自然不会很差,而成主任也确实自告奋勇地找过王敢了。

不过,王主任对这个衙内也是不冷不热——有些人天生就是对头,他王某人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而你姓成的除了有个好老爹,还有什么?

而且两人的作风也不尽相同,成主任爱玩爱热闹,行事有点小嚣张,但王主任就不是这样,他就算嚣张也是在厅里,对特定人群嚣张,更多时候,他是将自己的感受藏在心里,时机适当才会蹦出来——就是人们所说的做事阴险了。

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就算王敢想学成克己的为人处事,都没那条件,成主任要是万一招惹点什么事儿,老成主任还能出面挽回,而王主任身边就没这种保护伞,他又怎么敢嚣张?

当然,王敢既然是心里做事的,也不会直接驳了成克己的面子,而是在热情接待之余,很为难地表示:落自的事情啊,其实我是按着上面的意思办的,小王我身子骨单薄,哪儿敢掺乎这种事情,成主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成克己吃了这么个软钉子,心里肯定不是滋味,而且人家的解释,确实也有其道理所在——办公室主任的存在,可不就是体现厅长意志的吗?他成某人的位置不也是如此?

成主任面子被驳了,就不好意思打电话告诉陈主任,不过他倒是跟肖睦睦狠狠地抱怨了几句,说那个王敢太他妈的讨厌了,回头有机会了,非好好恶心一下那厮不可。

尤秘书长却是没想到,自己手下这个小姑娘,居然还能知道如此的内幕,张爱国吃饭的时候,坐的都是科技厅的车,对于这个事实,尤闰生没觉得有多惊讶,他是有点奇怪她的信息渠道,“科技厅啊,哦,他们都是一个系统的嘛……科技厅的谁出面的?”

“是……办公室主任成克己,”话说到这个地步,就由不得肖睦睦回避了,她当着领导说出那样的隐秘,就做好了被追问的准备——当然,为了稳重她可以什么都不说,不过,机会也会因此而溜走。

说穿了,尤秘书长就是她的顶头上司,而做上司的,通常都习惯把下属的资源作为自己的资源,成克己不是市政府序列的,她说出来并不要紧。

果不其然,尤闰生就这么直接发问了,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肖睦睦要是不把自己了解的事情说出来,将来万一落到尤老板耳朵里,那麻烦可就大了,这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曹市长在高度重视!

“成克己?”尤闰生听到这个名字,沉吟一下,猛地又想起点事儿来,侧头看一眼自己的下属,笑着发话,“怎么陈太忠、成克己,这些人你都认识?”

这个问题问得真不见外,不过尤秘书长是应急办大老板不是?肖睦睦平静地回答,“上次陈主任去科技厅交流,就是成主任接待的,我正好去科技厅……”

“正好”去科技厅干什么,她没说,没必要说,尤老板要问,那就不是领导的风范了——小肖我不合适说!

“又是陈主任,又是成主任的,你快搞晕我了,”尤闰生等一等,等不到下文,就笑着发话了,他摇一摇头,却是又想起来一件事,“那你听说凤凰科委要收购落自,就应该是这时候了……你怎么不知道早跟我说?”

最后一句,他问话的语气就比较严厉了——你是打算看我的笑话?

“是我觉悟太低,请您批评,”肖睦睦将态度放得很端正,先做了检讨,才稍微辩解一下,“我当时也没想到,曹市长会高度重视。”

“嗯,那倒是,是我主观了,”尤秘书长满意地点点头,自家的科员,他还不是随便训的?想也不想随口就训了,可是听到这个答案,他才反应过来。

尤闰生脾气不好,但是他也勇于承认错误,尤其是下属端正的态度也给了他面子,“是我误会你了……切,我也没想到,我能管这种破事儿!”

“小肖不错,你觉得这件事儿……咱们还能做点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