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30章 野火

张馨在凤凰移动答应得比较痛快,但是事实上,她可没有说动张沛林的把握,所以才会有她拉着陈太忠来素波的行为。

当张经理正琢磨,太忠在蒋省长办公室干什么的时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好了,出来了,张沛林晚上有空没有?”

既然陈主任找,张总就算再忙,也得有空,而且,他并没有计较这个邀请是张馨转述的,“他找我会有什么事儿,小张你知道不?”

“好像没什么大事儿,就是说他快走了,想跟您坐一坐,”张经理这回答没错,凤凰IP超市的设备款,对王经理或者廖总是大事,但是在陈太忠和张沛林的谈话中,不会比酒桌上多加两道菜重要多少。

“他什么时候走?”张总一听就有点认真了,又问两句之后,知道还有几天小陈才走,就苦笑着表示自己不克分身,“今天早晨古局长的父亲过世了,晚上我得去那儿呆一阵,你跟小陈解释一下,换个时间……反正你先帮我好好招待着他。”

古局长是邮电管理局的局长,是张沛林的老上级,虽然张沛林现在是移动的老总,无须买他太多面子,但是官场上还是要讲究个人情往来的,而张总也不想给别人留下个“反脸无情”的印象——口碑不重要,可好口碑总比坏口碑强不是?

张馨一听老板这么吩咐,马上就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陈主任一听就有点扫兴,“唉,我还专门推了崔洪涛的邀请,老张这搞什么飞机嘛。”

今天他在蒋省长所在办公楼的下面,遇到了崔厅长,崔厅长也是来找省长汇报工作的,见到他之后聊了两句,还问他最近怎么不去交通宾馆了。

一个厅长对处长这么说话,其实就是的婉转邀请了,不过陈太忠表示自己乱七八糟的朋友太多,改日得空的话,一定过去听崔厅长的教诲——他今天陪蒋省长吃饭的可能性极小,但是张沛林那边是板上钉钉的。

我哪里能教诲你呢?大家系统不相统属,都是朋友来的嘛,崔厅长笑眯眯地回答,临到离开的时候,还不忘问一句,素波出租车的GPS系统安装得怎么样了——姓陈的,过河拆桥可不是个好习惯。

不过,既然已经是这样了,那也不用说别的了,他要张馨来港湾碰头,“晚上就在那儿休息吧,我也懒得去军分区了。”

张梅一下午都是跟张馨在一起,张经理办公,她就坐在旁边休息室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着杂志——反正她在车管所的库房工作,悠闲程度也跟这差不多。

张馨招呼她出来,下楼开上富康车走人,张警官就有了一点讶异,一问才知道,合着张经理是不想开车走长途,而不是不会开车,也不是没车可开。

张梅也是有本儿的,在车管所上班之前,她没有考驾照,但是既然在车管所上班了,还愁搞个驾照?而且车管所别的东西不多,可练手的车到处都是。

其实,都有人主动借给她车练手——张警官没啥权力,管着号牌发放,却做不了选号牌的主,不过这不要紧,关键是她知道库里还有些什么好号儿,这就是人情不是?

所以,一见比自己还要柔弱的张馨都有车开,她就微微有点艳羡,尤其是张经理不无得意地告诉她,太忠跟张沛林关系好,所以张总专门给我派了个车,维修费油费啥的都有报销,比私家车还方便。

这种小孩一般炫耀的心理,也只能出现在她们这些相对单纯的女人身上,紧接着,富康车路过天南日报社,张馨一个电话,把雷蕾也叫下来了。

雷蕾也开着她的车,张馨指着那白色的捷达车,跟张梅低声嘀咕,“她这车是自费的,不过,是太忠给她买的……对了,他给你买了什么车?”

“我在车管所上班,倒是不缺车,”张梅淡定地回答,心里却是止不住地泛酸:你们……你们都有车,只有我,干干地拿一个驾驶本。

这攀比的心思一上来,张警官就有点进退失据了,尤其是晚上七点半的时候,田甜也到了港湾,懒洋洋地把手里的车钥匙向桌上一丢,“真讨厌,这外环高速修得,把大卡车都逼进城里了,那大车的远光一照,让人根本看不清路!”

田甜也有车!这时候,张梅已经不在乎眼前这个女人是谁了,她琢磨的是:在座的五个人里,似乎……就是我没车?

这一刻,嫉妒心像沃土上的野草一般,疯狂地滋长着,而这草原在不久之后就进入了秋末冬初,一颗火星落下,引燃的熊熊野火直可燎原。

其他三个女人,已经习惯了一起打友谊赛,但是今天突兀地多出一个警察,大家心里就多少要带出一点讶异和排斥来,总算还好,陈太忠将酒菜设在了总统套的会客室。

总统套一共串糖葫芦一般的四间房,随员室、商务间、会客室和卧室,会客室在商务间和卧室中间,也有外开的门,当然,最关键的是这里是私人空间,开酒席的话,不怕韩忠厚着脸皮来骚扰。

大约八点出头,服务员撤掉了饭菜,五个人还在屋里继续饮酒,能喝的喝,不能喝的就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四个女人里,酒量最小的是张馨,其他三个人差不多,不过雷蕾最放得开,喝到高兴处,整个身子差不多都靠在了陈太忠身上,嘴里还嚷嚷着,“张梅,我再穿一下你的警服,行不行?”

“警服在衣柜里挂着呢,”张梅也喝了不少,额头有些微微的冒汗,她已经横下一条心了,别人能做到的,她也要做到,“要我帮你拿过来?”

“我说的是你的警裤,”雷蕾笑得前仰后合,一指她的裤子,“快快,脱下来吧。”

“脱就脱,”张梅的性子发了,站起身就将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紧身秋裤,雷蕾见张馨张着小嘴愕然地看着,禁不住哏儿地笑了,“太忠可是有制服情结来的。”

“乱吧,你们就乱吧,”田甜站起身,她来得晚喝得也不多,“我去卸妆了,顺便洗个澡,再喝可是没法蒸了。”

等她在小桑拿间里蒸完出来之后,那四位已经乱作一团了,张梅双腿大开躺在那里,任由陈太忠冲击着,张馨披着警服却是没系扣子,胸襟大开笑吟吟地观战,最好笑的是雷蕾,歪戴着张梅的帽子,身上一丝不挂,直着脖子在一边喘气。

见她围着浴巾出来了,雷蕾笑眯眯地一指床边,“给你留了条裤子,你穿吧。”

“你给我闭嘴,”田甜又好气又好笑地瞪她一眼,心说穿上裤子能那啥吗?不成想雷记者回瞪她一眼,“穿到腿弯不就行了?看把你笨得。”

“蕾姐你是越来越豪放了啊,”张馨都有点受不了啦,结果田主播跟着来了一句更豪放的,“穿那裤子也该张馨穿,她那儿比较靠上,并着腿也无所谓。”

“哦~”一声低长的呻吟,打断了几个女流氓的交谈,张梅四肢并用,死死地缠住了陈太忠,头无意识地摆动着,“太忠,罗伯特……”

堕落总是很容易的,就这么一晚上,张梅就成功地融入了陈太忠的女人圈子中,第二天醒来时,想起昨夜的荒唐,她居然隐隐地感到相当的刺激,张警官禁不住又生出一点微微的自责:难道我真的……天生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吗?

由于车管所的工作比较闲适,上班晚下班早,所以她醒来得比较晚,睁眼的时候,张馨和雷蕾已经走了,只剩下田甜在身边躺着,她忙不迭地四下看一眼,却是不见罗伯特·金凯的踪影。

正四下张望呢,陈太忠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全身上下水淋淋的,这家伙洗完澡从来就不习惯擦干净身上的水,见她看向自己,他笑吟吟地点点头,“醒了?”

“嗯,”张梅下意识地扫一眼他的胯间,接着又为自己这个动作感到一丝羞惭,不过她强忍那份不适,坐起身子来,任由光滑的丝被自胸前滑落,露出她一直引以为傲的丰硕,伪作不经意地发问了,“今天你没事儿?”

“事情永远办不完的,”陈太忠一抖身子,所有的水珠在瞬间消失,他笑吟吟坐到床头,伸手去揽她光滑的肩头,“其实,为个小小的IP超市,你没必要亲自来素波的。”

张梅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感受到他身上的体温,她的心里,有一丝温暖在萌芽,于是就柔声发话,“你在素波有这么多女人,我要是不来……你会彻底忘掉我,是不是?”

“怎么可能呢?”陈太忠微微一笑,手上用力,将她的头扳向自己赤裸的胸膛,“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只是不想打扰你的平静。”

这话说得张梅心头一酸,眼泪好悬没掉出来,“我为你守得很辛苦,你知道吗?老庞只是想多赚点钱,只要你满足了他,他就不会跟我计较了。”

说到最后,泪珠终于自她的眼中落下。

“哦?那倒是简单,”陈太忠哼一声,其实他也一直为此事纠结呢——就算不是“一直”,可想到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点那啥,“这个超市你让他先开着,开上三四个月,然后就近盘个石材摊子,就说是超市上赚的钱……我给你两百万,搞个石材摊子应该没问题了。”

2000年的时候,两百万真的不算个小数目了,起码凤凰市繁华地带的一百平米的房子能买八九套,而庞忠则前年出事,不过是挪用了七十万的建房款。

张梅正为自己一开口就是说钱而内疚,猛地听他这么说,一时激动,一伸手就揽住了他的腰肢,“太忠,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那以后,你也得对我好,不许让老庞再碰你,”陈太忠笑一笑,他非常享受这种被人感激涕零的感觉,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他的女人,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下一刻,他就想到了,张梅有一次是被车管所一个同事开车送回家的,我的女人,怎么能没车开呢?于是又出声发话,“回头我让李凯琳买两辆车,你一辆她一辆……都上成警牌吧,怎么样,方便不?”

“李凯琳?”张警官听得微微一愣,“我不认识这个人啊。”

“她跟刘望男和丁小宁住在一起,开着一个模具工厂,”陈太忠笑着答她,“去年也赚了七八十万,今年听说已经突破一百万了,你买的车不要超过五十万,要不太扎眼。”

刘望男和丁小宁,张梅自然是知道的,尤其是丁小宁,现在红火着呢,而且这两人的车,她也有印象,一个是美洲豹,一个是奔驰轿跑,不过陈太忠说得没错,那俩能开那样的车,而她是警察,不便太过招摇开太好的车。

“你到底有多少女人啊,”张梅张嘴,轻轻地在他胸口咬一口,“上警牌,我的车好上,她的车,估计要花点费用。”

“那我让别人上吧,”陈太忠想到了小董,而且说实话,在凤凰,李凯琳也是他半公开的情人,要是走张梅的路子上了警牌,张梅没准也会因此被人嚼舌头。

“我帮她上吧,”张梅听到他这么好说话,自是不忍心让他失望,“其实我跟张建林说一声,就说李凯琳是你朋友,他也不能说什么。”

张建林就是车管所所长,她这么说,倒也可以解决问题,陈太忠听得有点感动,手上微微用力,“梅梅你真会体贴人,想我怎么报答你?”

“用它来报答吧,”张梅微微一笑,手向他的双腿间一捞,身子一侧就跨骑到了他的身上,“我要你以后都离不开我。”

“它……还软着呢,”陈太忠是来了点兴趣,不过刚才刚跟张馨和雷蕾来了一场晨练,精华都被雷记者夹在体内带走了,一时间有点……不振。

“差不多了,”张梅扶着半软不硬的他,微笑着回答,一边说,她一边将双腿大大地张开,身子缓缓地向下坐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