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29章 上个厕所(下)

“这漂亮女人就是事儿多,连上个厕所都有麻烦,”陈太忠恼了,发动林肯车,直接将车驶到大门口,然后把钥匙下车,他堵别人大门也不是第一次了。

刚进院门,看到楼门口挂着“素波三号气象观测站”的牌子,他正琢磨这是个什么级别的单位,一边门房里走出来两个人,面无表情地发问了,“你是干什么的?”

这俩一个年纪大一点,另一个却是很年轻,二十五六的模样,膀大腰圆眉宇间带着煞气,不过,看到门口停下的是一辆林肯车,言语倒也没有太过激烈。

“刚才我有两个朋友进来上厕所,”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这半天没出来了,我就进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两个女人?”煞气壮汉的眉头微微一皱,又看一眼门口的林肯车,见他点头,转身就向大楼内走去,“你跟我来吧。”

这是气象站吗?陈太忠跟在他背后,心里却是暗暗地琢磨,这院子挺大挺整洁却没几个人,那楼建得也有些年头了,该不会挂羊头卖狗肉……是军方的什么机构吧?

走进那间屋子之后,屋里七八个人,正或坐或站围着张馨和张梅,其中几个年轻人,看起来还是流里流气的,有点像混混。

她俩对面是一张茶几,茶几后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看到又进来了一个外人,其中一个中年黑脸膛发话了,“这是谁啊?”

“他们三个一起的,”煞气壮汉一指两女,又手指一下门口方向,“这个人……开了一辆灰色林肯车,天B牌子的。”

“麻烦你表明一下身份,”中年人听说林肯车三个字,注意力似乎就略略地放松了一些,一边上下打量陈太忠,一边沉声发话。

陈太忠才懒得理他,要我表明身份,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于是侧头看一眼张馨和张梅,“去方便了吗?”

“嗯,”张梅点点头,张馨却是不作声,脸上微微泛起一酡粉红,当着人被问起这个问题,她觉得有点害臊。

“那走吧,”陈太忠一转身就要向外走,不成想煞气壮汉胳膊一伸,拦住了他,“我们头儿问你话呢。”

陈主任一见这人连自己也想拦,禁不住脸一沉,“拿开你的手,听见没有?”

“闯进别人的院子还有理了?”那壮汉被他呵斥得微微一怔,接着就恼羞成怒,抬手去推他的胸口,不成想被对方狠狠一掌打开,那力道是如此之大,直带得他身子都狠狠一侧。

这都是陈太忠没怎么出大力,自打进了这个院子,他总觉得这儿透着几分诡异,想到这里可能是隐藏的军方的机构,他不想多事。

“呦喝,敢在这儿打人?”果不其然,其他人一看不干了,手一伸,就从沙发边儿、柜子后之类的地方摸出了警棍,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

“张梅,你表明一下身份,”陈太忠淡淡地发话了,张警官穿的警服上面连警号都有,一查就能查到,没法保密,当然,他让她表明身份还有另一重意思,“他们要敢动手,就算袭警了,我就要……见义勇为。”

“警察也要听领导的,”中年黑脸膛不屑地哼一声,看着转过身来的他,“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表明你的身份。”

“你算什么玩意儿?高胜利见了我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陈太忠脸一沉,抬手一指对方,“你……表明你的身份,要不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高胜利?”中年人听到这话,明显地愣了一下,他旁边戴眼镜的男人咦了一声,轻声嘀咕一句,“高省长……好像也是分管信访工作的。”

“高胜利分管信访?”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接着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他隐约猜到这帮人是什么路数了,然而,他抬出高省长来,却不是因为信访工作,“人家也分管气象局呢,什么玩意儿嘛,你们不知道这栋楼是干什么用的?”

“看起来……好像是个误会,”中年黑脸膛苦笑一声,对方不但开了林肯车,口气也大得惊人,而且说话做事,隐隐有点领导的做派——有这么年轻的领导吗?

不过,他还是要坚持他的主张,“把你的证件拿给我看一下就完了嘛,我这出任务呢,你体谅一下。”

“先拿你的证件来,”陈太忠摇摇头,才不肯答应对方,他冷笑一声,“不就是一帮截访的吗?我们进来上个厕所都不行?”

这是遇上明白人了!中年黑脸膛翻一翻眼皮,“大中午的,你们不吃饭,跑进来上厕所,其中还有一个是警察……你说能不让别人有点想法吗?”

“你是真不打算给我看证件了?”陈太忠指一指对方,他心里也明白,办这种事儿的主儿,一般都不愿意表明身份,更别说这些人还可能不是体制内的人。

“行了,就是一场误会,”黑脸膛摆一摆手,吩咐一声,“你们走吧,大军出去把车号记一下,看这事儿闹得……”

你不满意?我还不满意呢!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嘴里兀自发泄着怨气,“哼,我们不吃饭……她俩方便完了,你们吃了吗?”

“这家伙的嘴,怎么这么恶毒……”身后,有人反应过来了……

三人上车之后,直奔市区而去,车上张馨和张梅你一言我一语,才说清楚刚才遇到了什么事儿。

她俩进去的时候,说要借用厕所方便一下,门口的人犹豫一下点点头,接着就把人领进了屋里,一定要她俩交待,进来是想干什么。

就是借厕所啊,张馨和张梅这冤枉大了去啦,尤其是还有一点憋不住了,好说歹说,人家收了她俩的手机,才同意她们先去厕所,等从厕所出来,接着领进房间里调查。

“真是混蛋,”陈太忠听得恼怒无比,又不知道那帮人到底是不是截访的,琢磨一下就打个电话给高云风,问他这素波三号气象观测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云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他打听一下,就将电话打了过来,合着这里真的是气候站,不过里面人员不多,就将其他房间包出去了。

这里是素波市区比较靠外的高速路口,经过的人不多——若不是张梅着急解手,林肯车也不会从这儿下,而自打高速通了之后,气候站就把房间包给了两伙,一伙人是高速公路巡警,他们在这里休息,另一伙是挂了一个公司牌子,干的却是遣返上访人员的勾当。

“唉,看这厕所上得,”说完之后,张梅叹口气,“亏得是你进来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他们问我们到几点呢,跟这些人就没道理可讲。”

“估计是他们今天有大活儿,”陈太忠撇一撇嘴,又笑一笑,“真是成也警服败也警服,你不穿警服,人家可能不会有什么关联想像,但是万一被人怀疑了,没有警服的话,你以为……刚才你俩会有坐的资格吗?”

不止不会有坐的资格,可能还会有更残忍的事情,落到你们两个美女头上,他心里很清楚某些人的无法无天,不过这俩都是温室里的花朵,没经过什么风浪的,作为她俩的情人,他不想吓到她们——在我的呵护下,你俩开心地生活吧……

到了素波,其实也不过才一点半,三人找个地方随便吃一点,陈太忠就站起身走人了,一直到下午五点,张馨打来了电话,“晚上有空吗,要不要跟张总一块坐一坐?”

“这还真不好说,我正等着蒋老板接见呢,”陈太忠笑着回答,“迟一些再联系吧?”

他本来是不想找蒋世方的,但是既然跟着两女来了,下午打个电话问一声,结果蒋省长居然对凤凰科委收购落自有一点兴趣,要他来办公室细说一下。

约莫五点二十左右,一个小秘书过来,将他领进了省长办公室,蒋世方正在跟穆海波交待着什么,低声嘀咕两句之后,抬头看向他,“说吧,什么情况?”

听陈太忠介绍完落自的情况之后,蒋省长不满意地哼一声,“五百万……五百万都是给它面子了,贸易厅这是胡来嘛。”

“是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不肯再说了,领导在表态,他说个什么?

可是他这个态度,让蒋省长有点不满意,心说你想求我帮忙,不张嘴怎么能行呢,于是就问他一句,“你一定要收购这个落自?”

“也是在犹豫呢,不管从生产还是销售上讲,收购了它,能让疾风车有个大的飞跃,”陈太忠笑一笑,“我主要是觉得天涯贸易厅横插这么一杠子,有点过分。”

“那行,这个忙我帮你了,不让贸易厅干涉,”蒋省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接着又是一笑,“不过我说小陈,你得快点去欧洲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