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28章 上个厕所(上)

简直就是不打自招嘛,张馨终于发现,自己有鄙视别人的资格了,于是冲张梅微微一笑,“太忠什么都没跟我说,但是她让你来找我,那就不需要再说什么了。”

一时间,张警官臊得有点无地自容,可是偏偏地,心里却又有一点莫名的喜悦,犹豫一下方始鼓起勇气发问,“那……你跟他?”

“我跟他的关系,跟你和他的关系一样,”张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一点,只是她脸颊那一抹微微的红晕,出卖了她的心情,从小到大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面前,坦坦荡荡地说出来这样的话,要不说人一旦走上歧途,堕落会很快的。

“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张梅见她一副淡然的神情,心中登时生出了一些不满,你抢了我的罗伯特·金凯,还来我面前炫耀?她本就是那种外表文弱内心不服输的女人,就鼓起勇气发问了,“要不要跟雷蕾姐打个招呼?”

“哈,你还认识雷蕾?”张馨感觉到了她的执拗,于是微笑了起来,“招呼打不打吧,去了素波再说……你还认识谁?”

这个问题其实是比较禁忌的,换了刘望男来,绝对不会这么问,但是以软弱著称的张经理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比自己还软的——还是穿着警服的这种,就真的按捺不住了,而且她看得出来,这女警察是已婚的。

我还认识谁?张梅听到对方见多识广,就禁不住生出点自卑,不过下一刻,她发现张经理对自己的警服似乎有点兴趣,于是就转移话题,“我这身制服,是太忠帮我弄到的……”

难得的,陈太忠的女人里最柔弱的两个,居然为一点莫名其妙的事情,展开了一场唇枪舌战,可见这天底下的事情,真的是没有一定之规。

不过严格说起来,张经理的战力,要略略逊色于一点张警官,总算是张警官知道,自己有求于对方,后来又发现,张经理这人的战斗力,其实无限接近于零,一时间她就心生不忍——姐姐我不欺负你!

所以,十来分钟之后,两人罢斗,分别给陈太忠拨了电话,说是要去素波了,问他是不是一起去。

你俩……一起去?陈太忠听得这事儿还真有点邪行,他正在跟戏曼丽商量,王伟新下发下来的希望工程的筹款,科委这边该怎么回应。

按说,就是王市长再长一个胆子,也不敢来科委打秋风,但是这是省里发起的活动,陈省长主抓,然后分派到各地市机关,凤凰教委主任钱自坚根本连面儿都不敢露,最后还是王伟新亲自打了电话,要许纯良去他的办公室取文件。

许主任对这种事儿也不上心,回到院里,一眼看到了刚泊好车的戏曼丽,说不得一抬手就将戏主任招呼了过来,“戏主任,这是市里的文件,你搞工会的,在职工里做个调查。”

戏主任一看文件内容,有点傻眼,说白了,这就是希望工程跟各机关单位化缘呢,不过这次的指标落到个人头上了,是个得罪人的活儿,“许主任,关于这个调查……我想先跟陈主任沟通一下。”

“去吧,”许纯良点点头,这也是他常遇到的问题了,陈太忠当初撒手撒得太痛快,搞得现在大家想找陈主任商量什么事儿,不管有没有必要,都要先请示许主任,以免发生什么误解——你们哥俩啥都好说,但是我们身板小,就只能按程序来了。

陈太忠才从科委大厦的工地回来,觉得这事找上自己还真有点冤枉,“戏主任,那个啥……希望工程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哦,原来是咱科委没有分管的领导啊……没分管领导也好说,那你找许老板,找我没用,他一言九鼎,我都是被边缘化了,在他面前连气儿都不敢大声出。”

“我觉得统一一下标准很有必要,处级领导、科级领导、普通职工都该出多少钱,”戏曼丽盯着他,女人们一般不叫真,叫起真来就是要人命,不过,戏主任有要陈主任命的理由,“教委那儿你熟,太忠主任你不发话,我们真的无所适从。”

“呀,会用成语了你,”陈太忠气得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戏主任以前就会用成语,但是他不这么说,不足以表达无奈,“要说我的意思,点对点可以,像建个什么‘科技小学’之类的就不错,其他免谈。”

“一对一帮扶行不行,一个领导对一个学生?”戏主任认可他这话,这年头捐款拿出去,下落还真不好说,以陈主任的能力,倒是能查一查账,然而这也不现实,真要那么做了,往小里说是对兄弟单位的不信任,往大里说是不信任组织,没有大局感。

也就是你,会在意这点小钱的去向了!陈主任觉得戏曼丽眼界有点不够,那不是故意得罪人吗?不过转念一想,她这么叫真也有道理,咱科委不能任由人摆布不是?

这两种矛盾的心情交织在一起,他正琢磨该怎么表达一下,正好此时来了电话,他拎着手机转身就走,“反正戏主任你安排吧,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等他听说,张馨和张梅在一起,要邀请他去素波,他犹豫一下,终究是点点头答应了,“正好开车捎上你俩,不过去了那儿,我还有点别的事儿。”

三人在科委汇合肯定不合适,陈太忠将车停在离高速路引道不远的地方,不多时,张馨两人打个车过来,也不说什么直接上了高速,不过这个时候,就是中午十一点半的饭点儿了。

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前面出现个服务区,陈太忠犹豫一下发问了,“你俩饿不饿,要不要进服务区吃点东西?”

“算了,里面人太杂,”这是张梅的回答,张馨的回答又略略有点不同,“服务区里面的饭菜,很糟糕的,贵不说,关键是味道不好,也就是接点水泡个方便面还行。”

“垄断的买卖,就是这样了,”陈太忠笑一笑,他对饭菜并不是很挑剔,不过既然这俩不想进去,他也就懒得再进,风驰电掣地开过了这个服务站。

不成想才错过路口,张梅就轻轻地“哎呀”了一声,张馨奇怪地看她一眼,她的脸微微一红,“忘了进去方便一下了。”

张警官在车管所是管号牌的,每天坐在库房那里,等人过来领车牌就行了,这工作原本就很轻松了,又由于她是正式工,大部分时候的工作是由库房里另一个协警来完成的。

所以她上班的时候,主要就是在喝茶看报纸打毛衣,甚至库房门口的小屋里,还有一个十八吋的彩电,接了卫星电视……她今天喝的茶有点多。

“哎呀,我也有一点……那个,”张馨听得也是一皱眉,人就是这样,别人不说也就罢了,一说起来什么事儿,注意力一转移,就发现自己也有类似的需求。

“那个啥……怎么不早说呢?”陈太忠听到她俩这么说,只能苦笑一声,“我说宝贝儿们,高速路上不能掉头啊。”

“一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让我俩下去吧,”张馨的脸登时就泛起了一酡粉红,“你……你帮我俩挡着。”

嗯?陈太忠正琢磨着,自己是该面向车道挡着,还是说用宽广的背脊挡住过往的司机,自己饱一饱眼福的时候,张梅发话了,“这是高速路,又不是一级路,找不到比较隐蔽的地方,旁边有隔离栏呢。”

她不愧是做交警的,一语中的。

“那你快点开吧,”张馨看一眼陈太忠,“出了高速路,尽快找个地方……唉,早知道这样,刚才就进那个服务区了。”

“其实……”陈太忠想说,其实这隔离栏也有低的地方,跨过去就完了,不成想张梅又接口了,“那就开快一点吧,从这儿到素波都不会有服务区了。”

她是最着急的,张馨没有生育过,不是很清楚生育过的女人,而张警官生有一子,生育过的很多女人受到分娩的影响,不太能憋得住尿,更别说女人的尿道,原本就比男人短很多。

接下来,陈太忠把车开得都快飞起来了,用半个小时就赶到了素波,选了一个最近的路口下高速,引道上开了没多远,发现路边的草丛里有个大院,里面建着一座规规矩矩的火柴盒一般的四层楼,一看就知道是机关单位。

“就这儿吧,”陈太忠停下了车,看一眼后座上的两个美女,心说张梅是穿了警察衣服的,进去借厕所用一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然而,事实证明他是想错了,这俩一进去之后,就再没有出来,陈某人知道,女人有的时候方便比较麻烦,可是……这都十分钟了啊。

他的车离得这个大院其实不远,离大院门口的车道就是五、六米,刚刚地躲在路边的灌木和树的后面,用意无非是适度地遮人耳目,那三层楼以上若是有人看过来,都能看到灰色的轿车。

又等了三、四分钟,还不见人出来,陈太忠这下坐不住了,推开车门下车,打开天眼向里头看去,发现一间房子里,张梅和张馨坐在椅子上,被七八个人围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