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26章 命案

张爱国琢磨半天,最终还是没敢问肖睦睦跟自家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因为他每次有意无意提起陈太忠的时候,肖科长总是对这个话题视而不见——她不知道该怎样准确定义两人的关系,也就顾左右而言他了。

而张主任也明白,自己的好奇心不能太强,老板愿意让你知道的,那迟早能知道,而且,他很快就有知道的机会了,在送了肖睦睦回家,他回到酒店的时候是九点出头,正好来得及向领导汇报今天的工作。

不过电话那头,陈主任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直到听到肖睦睦三个字,才讶然出声,“肖睦睦?她……不是应急办的吗?”

果然如此!张爱国心说今天我可算是做对了,于是又将事情原原委委地说下去,一直说到最后,“我感觉这个王敢……可能会用贸易厅的名头,出来捣乱。”

“找死的话,跳崖更方便一点,何必出来找虐呢?”陈太忠冷哼一声,“那样,起码他还有获得武功秘笈的机会……不用理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出了事儿有我。”

“这个人肚量很小,今天死活是不理我,逮着肖科长是一个劲儿地欺负,”张爱国补充解释一下,提示领导不可轻敌,“而且他总想把事儿揽到他身上,我感觉这个人做事儿阴得很。”

你不要总跟我提肖睦睦成不成?陈太忠何许人也,只从张爱国口述的过程当中就明白了,这小子八成是把一些事情想歪了,如若不然,也不会再三强调肖科长立场公允,而他张某人也见不得别人欺负一个弱女子。

陈主任真的有心声明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这声明不声明的,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这种背黑锅的事情,他也不是遭遇第一次了,正经是如此一来,没准能干扰到落宁市政府的一些决策——得了,为了大我,哥们儿就牺牲一下小我吧。

“阴人我见得多了,还怕多见一个?”做出决定之后,他收回心思,专心解答自己通讯员的疑问,“让他使出来……算了,我找人想一想办法吧。”

搁给陈太忠以前的脾气,才不怕对方阴人,正经是别人下阴手之后,他占据了道德的上风,就好做出针对性的报复了——以德服人陈太忠嘛。

可是前两天吃董祥麟阴了一把之后,他就发现,有时候也不能小看别人的智商,没错,他是有仙力护身不虞怎么吃亏,但是姓董的在打砸事件发生后做出的反应,也让他颇有点意外——敢情帽子是可以这么扣的。

当然,他也不怕别人扣帽子,但是此事提醒他,体制里面的人才实在是太多了,对体制吃得透的人、没命琢磨漏子的主儿也太多了,别说只单玩官场这一套,就算加上仙力,他也难免时不时遇到被田立平打电话骂的结果。

所以他决定联系一下成克己,咱也不后发制人了,直接把矛盾扼杀在萌芽状态当中吧。

搁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看一眼面前的蒙晓艳,又瞥一眼旁边的张馨,勉力笑一笑,“科委的事儿,外地收购个企业遇到点麻烦……这个韦妆诗,我没见过她。”

“袁珏的老婆李冬梅从欧洲回来之后,专门去找过他,”蒙校长觉得自己也挺无辜的,她可没想到会被扯进这种事情里来,“还说再敢传他老公的谣言,你不会放过她。”

这韦妆诗就是李冬梅所在学校门口小卖部的业主,跟落选的保洁工冯宝宝是表姐妹,自打袁主任去欧洲就职之后,学校里有传言说,李某某的爱人在巴黎不知道洁身自好,整日里花天酒地,那个家庭啥啥的……似乎挺危险。

这是凤凰市驻欧办成立以后,面对的第一桩严重影响单位形象的事情,陈大老板自然记得,为此李老师还专门千里迢迢到巴黎探夫,那诚心比孟姜女也不遑多让了。

而这谣言,据说就是出于韦妆诗之口,冯宝宝在里面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大家不得而知……或者有或者没有,谁说得清楚呢?

反正自打李冬梅从巴黎回来之后,就找上了商店小业主的门儿,不过很遗憾,袁主任的配偶也不是悍妇,对吵了几句,发现自己无凭无据地上门,只是自取其辱。

韦妆诗又黑又胖,足有二百斤挂零,腿比号称粗腿的冯宝宝都粗多了,素质低下嗓门又大,无数污言秽语说出来,李老师真是难以抵挡,说不得就丢个原子弹出来——我家老袁跟陈太忠混的,你小心了啊~

这话的威慑力,是足够了,学生们里面也有不学好混社会的,什么“白头翁”啦“七金刚”啦的,能搭上董毅这种“四小义”线儿的,那就是大拿里的大拿了,十七、铁手和马疯子,那就是传说级别的了。

而五毒书记,那属于传说中的传说,所以李冬梅这话一放出来,韦妆诗登时哑火,嘴里嘟囔着说就算陈太忠也要讲理什么的,转身躲进房间去了。

这个韦妆诗,今天早晨被发现死在小卖部里,全身赤裸头上一个大洞,是被钝器砸出来的,而小铺子被席卷一空,现场一片狼藉。

这就是天大的事儿了,警方接到报警之后,马上赶到小店隔离现场,可发现这桩惨案的时候,正是学生们上学高峰,这消息已经在学校里不胫而走,不多时都传到了校外。

手段很残忍,影响很恶劣!王宏伟拍案而起,要求市局组织专案组尽快破案,于是警方开足马力调查起来。

等下午时分,有人就了解到,学校的李冬梅李老师,在前不久跟韦妆诗起过一些争执,而调查显示——关于袁珏的谣言,确实出自于女店主之口。

李冬梅在学校接受了警方的调查,当然,她承认双方起过争执,但最后也就是不了了之,可是警方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李老师曾经用陈太忠的名字威胁过韦妆诗。

反正这排查就是大海捞针,再微小的细节也不能放过,于是,顺着袁珏这条线,警察们又找到蒙晓艳,想了解一下袁主任的品性。

“真是莫名其妙,”蒙校长想起此事就恼火,一边说一边悻悻地看着陈太忠,“居然找我来问这种事儿,好像我跟袁珏有什么关系似的。”

“哼,他们是怀疑我呢,”陈太忠哼一声,语气很是不满意,“只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不敢来骚扰我而已。”

“唉,”蒙晓艳听得也叹口气,她何尝没有想到这一点?而且她非常肯定,太忠做得出来这种事,但是这件事儿……绝对不会是太忠做的,只不过,“你现在被人妖魔化得厉害,别人才会有这种猜测。”

“纯粹闲得蛋疼嘛,”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一个晚上就躺着中枪两次,一为肖睦睦一为韦妆诗,哥们儿是招谁惹谁了?

“这流窜作案的可能性很大,钝器击打头部杀人,这种方式杀人效率很高,比绳子和刀都厉害,一锤子下去,再硬的脑壳,不死也得晕过去,立竿见影。”

他跟警察接触得太多了,所以对这些比较内幕的东西,是相当了解的,“尤其对上这个二百多斤的韦……韦什么?非常管用,一般人不会掌握这些东西。”

“问题是,你也不是一般人,”蒙晓艳一边笑,一边轻抚她手上的翠心戒指,一般人能做出这么神奇的东西来吗?

“他们总要讲理的吧?”张馨柔声发话,她来凤凰,是因为从青旺扫墓回来,再加上科委最近跟移动公司连着签了几个单子,所以她过来看一看,眼下就是住在丁小宁的京华酒店。

“无所谓了,”陈太忠翻一翻眼皮,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他身上背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这点小误会根本不算回事儿,他只是有点郁闷,“我就不知道,啥时候我的名声这么差了。”

“你不是发誓不做好事吗?”蒙晓艳听他这么说,直笑得娇躯乱颤,胸前那两团硕大的凶器也在一抖一抖,“那名声差一点也正常了。”

“欠收拾不是?”陈太忠脸一沉,站起来拖着她就向卧室走去,还不忘记回头看张馨一眼,“等她最舒服的时候,帮我挠她的胳肢窝。”

“哈哈,不敢了,我真不敢了,”蒙校长一听这话,就已经笑得无法自制了,语无伦次地乱叫着,“我说,咱们去阳光小区,去那儿,今天你该去那儿啊。”

陈某人这些日子是越发地荒唐了,而且开发出来不少助兴的新玩法,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这个弱点被陈某人发现了,每次那啥的时候挠她的痒痒,完事儿后她简直就跟死过一次一般,精疲力竭全身酸软却又痛快异常。

“嗯,好吧,”陈太忠点点头,又看一眼时间,“呀,九点半了,你联系一下小宁,一起回去,我给人打个电话。”

他还惦记着给成克己打电话,先发制人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