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23章 严重不对等(下)

单仁义听说凤凰又来人了,知道这次说成什么也得去看一看了,上次自己有意没出面,据说让曹进喜很不高兴。

当然,单总肯定不希望厂子被并购,不过现在的落自也没太硬的底气说“不”,说白了这是市属企业,哪怕是副厅级别,曹市长一言也能决定它的去向,他有关系在贸易厅,可是省厅对此事能干涉的程度,是有限的。

所以他现在活动的重点,反倒是对着贸易厅去的——落自实在呆不下去的话,他就得另谋栖身之处了。

不管怎么说,接了市政府的电话,他就在下午五点半左右赶到了市区,心说正好在晚饭时先接洽一下,为了方便他并没有带其他的副职。

只是,当单仁义见到张爱国时,原本还以为这就是那个年轻到不像样的陈副主任,听到尤秘书长介绍,才知道这是张爱国主任,一时间有点愕然,“张主任你好,凤凰科委的领导……都这么年轻有为啊。”

“我是办公室主任,还是副的,”张爱国笑眯眯地补充一下,伸手同对方握一握,见此人神情呆滞,心里不由得暗笑,上次陈主任要见你,你牛逼哄哄地不肯来,现在换了我这个副科过来,你倒是巴巴地贴上来了,这不是犯贱吗?

“哦,办公室主任啊,”单仁义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点点头之后就看向尤闰生,“尤秘书长……您是要我跟他谈?”

“这次张主任是专程来谈收购事宜的,”尤闰生心里也郁闷着呢,你一个副厅不想跟副科谈,莫不成你以为我这个副处就愿意跟副科谈?这也是你给脸不要,上次人家陈太忠要见你,你不见嘛,“上次陈主任来落宁,主要是跟省科技厅搞交流的。”

“专程来的啊?”单仁义点点头,心里也知道这话的份量,不过想一想自己可是堂堂的副厅,居然跟这么一个小副科谈收购,这感觉真的太憋屈了,我的厂里三百多个副科呢。

他知道凤凰科委有钱有势,市里也挺看重这次并购,但是他心头的屈辱感实在是挥之不去,于是勉强让自己坐下之后,带着点不屑看着张爱国,“这次你们开出了什么条件?”

张爱国见他那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也不多说,直接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收购意向递了过去,淡淡地回答,“条件都在上面。”

单总就那么挺着腰板,等对方将那张纸递过来,不过张主任也是挑通眉眼的主儿,只是身子微微前探,将意向书放在了茶几上,“单总请过目。”

嗯?单仁义见这家伙连这点礼数都不懂,真是有点无奈了,说不得探身去拿那张纸,一边的尤秘书长看得清楚,心里暗哼。

他跟张爱国坐了有一阵了,自是知道这张主任虽然看着年轻,说话做事却是相当老道,见到人家这个动作,心里就明白,看来凤凰科委是真的不把落自看在眼里。

对尤闰生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不过他对此也无能为力,毕竟他只是负责牵线和把握大方向,具体的事情还是得要凤凰人和落自谈。

见到单仁义在那里细细地看收购意向,尤秘书长感觉屋里有点寂静,心说这是我的办公室,姓单的你不能让我也等着不是?就摸起电话来,“应急办?把昨天我要的文件拿过来。”

约莫三分钟之后,一个看起来挺文静的女人捧着文件夹走了进来,尤闰生见到是她,有点意外,“是小肖?王涛出去了?”

“王主任去宣教部了,”来的女人正是肖睦睦,要说这市应急办,正式编制就他们三个人,主任尤闰生,副主任王涛,副主任科员肖睦睦,大部分的文字工作,是肖睦睦来整合的,剩下一个信息员,是事业编,从其他地方借调过来的。

说完之后,她转身要走开,却不防尤秘书长出声喊住了她,“你等一等,我还有地方要问你呢。”

事实上,他是对单仁义拿着一张纸看半天很恼火,心说你想为难凤凰人,那是你的事儿,不过……麻痹的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一个企业的副厅,也不知道得瑟什么呢,于是他就要叫住肖睦睦,以冲淡那二位的存在感。

肖睦睦愣了一下,快步走回来站在尤秘书长身边,等着领导发问,就在这个时候,单总放下手里的纸,似笑非笑地看着张爱国,“凤凰科委好大的手笔啊,五百万就想控股落自,在张主任你的眼里,落自真的这么不堪?”

凤凰科委张主任?肖睦睦不小心就听到了这么一句,禁不住斜眼微微瞟一下,好死不死的是,尤闰生听到单仁义发话,也抬起头来,却是有意不看单总,而是看自己的部下,于是一眼就发现了她在走神,“这个数据……嗯?”

肖睦睦知道自家老板的脾气不好,而且非常痛恨那些瞎操心的人,赶忙低声解释,“前两天我也听说凤凰科委要收购落自,不过那时候,来的不是这个主任。”

“哦?”尤秘书长这下还真是来兴趣了,心说我正不想听那俩说什么呢,“你见的是哪个主任?”

“我见的是陈太忠陈主任,”肖睦睦低声回答,原本她是不想在单位提起此事的,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老板办公室见到这么一幕,落自和凤凰科委的人在这儿谈收购?

“哦,”尤闰生点点头,沉吟一下方始低声发问,“你觉得陈太忠这个人,好不好打交道?”

“我就见了他一次,”肖睦睦在单位以才女著称,等闲不肯假人以辞色,所以总爱有意无意地撇清自己,不过她的心里越发地惊讶了,尤老板也很重视陈太忠?

“不过那个人,好像挺有办法,听说能直接对话省长和省委书记。”

天南的省长……不是蒋世方吗?尤秘书长听得又是一愣,像才认识肖睦睦一般,上下打量一下她,才微微一笑,“想不到我们的才女交际也很广,你……能不能跟他对上话。”

“那个人……挺骄傲的,”肖睦睦犹豫一下,才鼓足勇气回答,“不过我可以试一试。”

“哦,”尤闰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却是不再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张爱国正好跟单仁义算完账,“……三千多万收购你落自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诚意还不足吗?”

“要是市里能考虑安置了这些离退休职工,我当然认为值了,”单总不动声色地回答,一边说,一边还扭头看一眼尤闰生,“但是,这现实吗?这些职工不算医药费这些,只说工资一个月就要一百万的开销,尤秘书长……市里能考虑接收这些人吗?”

“哦,原则上是不可能的,”尤闰生哪里敢做这样的主?说不得摇一摇头,“单总你要是觉得能做通曹老板的工作,那就去试一试。”

“要试也得麻烦尤总管帮忙,”单仁义听得就笑,他可以心里看不起尤闰生,这个时候却是不行,尤其是尤秘书长在曹进喜旁边说得上话,“曹老板愿意听的话,我再去汇报。”

“我也是被老板抓了壮丁,往常我哪儿管这种事?”尤闰生摇摇头,很坚决的样子,“还是单总你自己想办法吧。”

“先不说这个,”单仁义一指离他不远的落地钟,笑眯眯地发话了,“这就要六点了,找个地方边吃边说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我是真有事儿,走不开,”尤秘书长再次坚决地摇摇头,他负责牵线是真的,但是并不想参与谈判,这两边都不是什么好鸟,尤其要命的是,单仁义居然想让他帮着向曹市长关说,要市里接收那两千退休职工……这不是开玩笑吗?

见到单总还要开口再说,尤闰生迅疾地一指肖睦睦,“这个……小肖,应急办肖睦睦肖科长,让她陪你们吧,她对落自不陌生,也认识凤凰科委的陈主任。”

“这个同志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单仁义眉头一皱,“对落自不陌生?”

“去年我去落自调研过,”肖睦睦不动声色地回答。

“啧,”单仁义有点恼火,姓尤的你弄这么个小姑娘打发我?有点过分吧,他才待继续关说,一边的张爱国讶然发问了,“肖科长你……认识我们陈主任?”

“嗯,”肖睦睦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大恨,你为什么用那种眼光看我?

“哦,那就不是外人了,”张爱国的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笑容,“在凤凰科委,我是协助陈主任工作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