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22章 严重不对等(上)

第二天周六,是省移动的产品交流会,陈太忠到场之后才发现,许纯良居然很卖面子地来了,这让张沛林多少也有点“与有荣焉”的感觉。

这俩虽然只是小小的处级干部,但是同时莅临省移动,就是很隆重的事情了,这可是凤凰科委一内一外两根顶梁柱,更别说这俩年轻人身后还有不同的雄厚背景。

产品交流,是下面人的事情,几个领导在会上露一下面就撤了,张总拉着两个主任东扯西扯半天,居然硬生生地从早上九点聊到了中午十一点半的饭点儿。

当然,面对一个正厅的干部,许主任就算再皮实再有底气,该有的尊重也是不可少的,他甚至为了这次GPS模块合同的签订,连干了三杯,以表示对省移动的感谢。

然而在酒席散场之后,这家伙拽住陈太忠低声嘀咕,“这次我算很给你面子了,所以落宁自行车厂的事儿,你不能再让我操心了。”

“不需要我去瑞士帮你买手机生产线了?”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而且就算我干,也只是把握大方向,那些细节……需要我操心吗?”

别的正副职之间是争权夺利,这哥俩倒好,都嫌事情多太麻烦,相互谦让不已。

许纯良知道,太忠说起来手机一事,也是提醒自己,这是章尧东关心的事情,犹豫一下终于实话实说,“问题是章书记也很看重这次跨省并购,明确地告诉我,如果我不能亲自主持,那就要你来负责。”

“扯淡,”一说起章尧东,陈太忠就是一肚子火,而且他并不怕在纯良面前表示出来,所以冷哼一声,“那就你主持吧……把我撵到欧洲的也是他,现在又想让我在国内跑,真当我脑门上顶着‘孙子’俩字儿?”

“问题是我也忙啊,科委有多少事,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许纯良听得登时就嚷嚷了起来,“我是科委最忙的领导了……嗯,能跟我比的也就只有你了,你见过坐在马桶上就能睡着的正处干部吗?”

“我没你那本事,了不得也就是在省纪检委监察一室同志的围观下睡一觉,”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不过纯良,落自那边真不是一个能着急的活儿,那个曹市长挺有意思的……”

听他介绍完之后,许纯良愣得一愣方始发问,“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落自能完成改造的话,每个月能保质保量地完成两万辆的生产任务?”

“在现有的规模上,如果能把部分退休工人返聘回厂,三万辆也不是问题,”陈太忠郑重地点点头,“你知道国企的工人,有什么长处吗?”

“这个……真的不知道,”许纯良干脆地摇摇头,他做人就是这样,从不怕在朋友面前暴露自己的无知,他犹豫一下才试探着发话,“工作效率低下,是吧?”

“这能算长处?”陈太忠被这个冷笑话搞得有点哭笑不得,说不得叹口气,“国企职工的特点,就是很多人都是多面手,他们串车间的时候比较多,调动的机会也多,放到哪个位置,都可以起一定的作用。”

这话可是实实在在的,以他老爹为例,做过模工、绕过电机,最后是在装配车间干,电机生产这一套流程都熟,去冲压车间都能来两下。

“但是钳工、焊工这些,好像对专业技术要求挺高的,”许纯良皱着眉头发话了,事实上他对工业生产,并不是一点都不懂,“几级钳工焊工,这些人出去赚钱很多的。”

“你说的那些技术工人是少数,这世界上还是普通人多,”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许主任这官宦子弟都知道的事情,他这个工人子弟自然没理由不知道。

“相信我吧,只要生产任务上得去,管理又能跟上的话,人根本不是问题,国企工人是系统培养出来的,底蕴比你想像得要强。”

“那咱的疾风车要上量的话,还真要认真考虑收购这个厂子了?”许纯良讶然地发话,却是不小心暴露了本心,待他发现陈太忠怪异地看着自己,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露馅了。

“我本来有点反对收购这个厂子,就没兴趣操这个心,”他尴尬地咳嗽一声,“总觉得离咱们有点遥远,不好管理……挖几个销售人员过来就行了。”

我知道你懒,可是你不能懒到这种程度吧?陈太忠听得真有一点无语了,不过转念一想,其实纯良也真的很忙了——忙到坐在马桶上就能睡着。

说来说去还是科委的摊子太大,想到这个,他笑一笑,“对了,有个想搞锂电池的家伙,最近可能来拜会你,我的要求是厂子落在凤凰,具体的你按程序来就行了……我说,咱弟兄俩见面的话题,怎么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其实忙点也好,想一想在机关事务管理局时候的悠闲,还真难受,人总是矛盾的,”许纯良也笑一笑,“这个锂电池……它污染挺大的吧?”

“他说污染不严重,不过,这事儿就是你要核实的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这是在凤凰家门口的事吧?你总不能再不管了……”

陈太忠这就算彻底地接过了落自的收购事宜,不过他也没有去亲历亲为地去操办,而是将此事交给了张爱国,要他带着文件去落宁跟那边沟通。

单纯按级别来说,这样的接触有点侮辱人,可是陈某人是记仇的,上次一腔热情去了,对方晾了他整整一个上午,最后来的也不过是个副厂长,那么他这次就派个副科长去好了。

事实上,听到许纯良对这个落自不感兴趣,陈太忠就都没兴趣折腾了,不过,落宁市长曹进喜的态度很不错,那就接着试一试吧——反正谈判初期,保持接触的人选,倒也不需要级别太高。

而且,由于许主任对收购兴趣不大,科委收购的条件也提得相对苛刻,五百万——没错,就是五百万,要占落自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而且厂部所有部门的正职,必须由凤凰人来做——车间可以例外。

当然,这五百万占百分之五十一,并不是落自的真正价值,起码那一大片工业用地,一亩地算二十万,也值个一千万了,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同很多举步维艰的国企一般,落自现在是负债经营,他们欠银行贷款六百多万,而且现在,是借贷无门。

科委收购落自,自然要承担相应的债务,那么实际出资就是八百多万了,而且疾风厂承诺,一旦并购完成,会投资一千万为厂里做技改,这样的话,里里外外算下来,科委相当于是投入了一千八百余万元,收购落自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这么说起来,凤凰人的条件虽然不能说是非常优惠,但也谈不上没有诚意,尤其是文件中指明,若是落宁市肯接受那些离退休人员,凤凰科委愿意将收购金额由五百万提高到两千五百万——为了甩掉这两千人的负担,我宁可多扔两千万进来。

这就相当于说,凤凰科委愿意用三千八百万,购买一个没有任何负担的落自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样来说,还真就算得上是天价了。

有人说了,这落自一旦改造好了,销售上去了,这点离退人员的工资根本不是个事儿,而且——落自自己,不是也要负担百分之四十九的吗?

话这么说是没错的,但是所谓经营,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风险的,谁就能保证落自一定经营得好?你要是有信心,那你来搞嘛。

更别说,疾风本身也是个品牌,收购了落自,那是有品牌效应的——一年八百多万的广告费,那不是白扔的,这隐形的财富你可以不算,但是不能不认。

张爱国就是带着这样的条件,来到了落宁,曹市长本来还想亲自接待的,听说凤凰来的只是一个副科,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安排了副秘书长尤闰生接待。

尤秘书长对民生方面的事情,还是相当清楚的,但是这年头,端谁的饭碗就要为谁考虑,一听说凤凰只肯出五百万,就要控股落自,顿时连连摇头,“那怎么可能呢?天马可是老牌子了,就算别人答应,我是不肯答应的。”

这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张爱国做事算个圆滑的了,可是听到这话,也禁不住想发火,然而人家是副处,他只是副科,只能微微一笑,“尤秘书长,我就是跑个腿传个话的,这是领导们的意思。”

“要是我们要你们从五百万涨到两千万呢?”尤闰生哼一声,以他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身份,原本是做不出这种讨价还价的勾当的,但是他觉得这个价格太让人难受了,“毕竟落自的厂里,那么多熟练技术工人呢。”

事实上,这技术工人和销售人员,才是疾风厂最看重的,不过凤凰人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张爱国也非常清楚,所以他很大度地表示,“你们可以把熟练技术工人也带走,我们无所谓,重新培养很快的,也省得一些不好的风气延续下去。”

一个副科跟一个副处这么说话,就算相当地不给面子了,可是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凤凰人来落宁是花钱来了,你们要是不愿意,大家一拍两散嘛。

他这态度一强硬,尤闰生反倒迟疑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曹市长的决心:尽快甩掉落自这个包袱,如果可以的话,让它浴火重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