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21章 上纲上线(下)

王浩波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韩忠听得明白,今天陈主任找他打听董祥麟的事儿了,于是就笑着发问,“刚才听说,有人在人民二路打砸了?”

“嗯,听说是打家们干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次他可没找韩老大或者韩老五帮忙,纯粹就是自己亲历亲为的,反正境界提升了嘛。

正经是陈某人用过韩老五和韩老大几次之后,就不想再用了,天底下信得过的,其实就是自己,而且用他们太多,容易让对方在心理上形成不必要的优势,又有可能在将来什么时候给自己带来被动。

当然,随便说一说,他是不怕的。

“不像是打架,倒像是黑社会团伙,”韩忠听得就笑,一边笑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打家们穿衣服,都是乱七八糟的,这次一百多个小伙子,都是黑西服,气势很吓人。”

哪里有一百多?不过就是六十四个!陈太忠的嘴角微微抽动一下,心说这年头的人还真敢以讹传讹,“谁规定这些人不能统一着装了?”

气势很吓人?很吓人就对了——不然的话,何以震慑宵小?

王浩波隐约猜出了这俩人在谈什么,不过他不想谈此事,说不得皱着眉头开口打岔,“太忠,今年这旱情真要命,建福公司那儿的发电量上不来啊……”

这顿饭吃了没多长时间,临到结束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田立平的电话,“唉,我说太忠,你不要每次都搞这么大响动好不好?我已经不在素波了。”

“立平市长,你是说什么事儿?”陈太忠揣着明白装糊涂,心说哥们儿还没跟田甜说呢,你怎么就知道了?当然,他也不怕此事让人知道,正经是知道的人越多,越有威慑力——反正你们抓不住哥们儿的把柄不是?

“你当我这个政法委书记是白干的?”田立平哼一声,“董祥麟的压力,施加到孙正平那儿了,问题有点严重……你俩的事儿,不是都过去了吗?”

“我倒是想过去呢,人家不答应啊,”陈太忠一听他说得明白,少不得将今天的事情一一分说一下,“……你说对这种恶心人,我不该怎么收拾他?”

“啧,是这么回事?”田立平听得也是一咋舌,官场里不是不能阴人,但是被阴的人感受就不同了,尤其是被抓了现行,那真是想怎么报复都不为过。

所以小陈这么激烈的反应,倒也是可以理解的,于是田市长将声音放得温柔了一些,“以后还是少用这种手段,我觉得……这种小事,他应该也只是想恶心你一下。”

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毕竟最多只是个小小的“醉驾”,陈太忠本身就是处级干部了,能量又惊人,这真的不算什么。

然而,陈某人不这么认为,他振振有词地反驳,“醉驾是小,但是谁能确定,他还有什么后续的手段没有?我可不想被动挨打。”

这话一说,田立平登时住口了——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但的确真的可能发生,官场中的险恶,他见识和听说过的,太多太多了。

他住口了,可是陈太忠还有话要说,“立平市长,这件事的起头,只有那个交警和董祥麟知道,你怎么就能知道,这事儿是我干的呢?”

“唉,”田立平叹口气,缓缓说出缘故,敢情董祥麟他老婆一声喊,让好几个董书学的朋友听到了,于是这消息登时不胫而走。

董祥麟做事,不算太不靠谱,他并没有向警方说明幕后指示者可能是陈太忠,甚至他儿子也没说出打家临走时放的话出来——否则接下来说因果,他要被动很多,姓陈的势太大,要是别人知道,是他阴人在先遭致报复,十有八九别人都会说“活该”。

所以,大家都知道,陈太忠嫌疑很大,却仅限于口口相传,甚至后来警方都听说这个传言了,不过,苦主不肯出头指证,谁吃得多了去多事?

然而这种情况下,别人打探一下这陈太忠是何方神圣,就很正常了,然后这消息自然要传到田立平耳朵里。

“哦,他还是没脸说他办的那点事儿?”陈太忠听得就笑,“这就是活该,有谁找我了解情况,那我肯定也是一无所知。”

“喂,你不能这么轻易乐观,”田立平觉得,自己必须把话说明白了,“一旦有人找你,那就不会是普通的调查了,你以为董祥麟是吃素的?”

嗯?陈太忠听到这话就是一愣,姓董的果真还有后手?“田市长您是说……”

“一百多号黑色制服,气势汹汹,来去如风,组织严密,”田立平缓缓地指出不妥之处,紧接着苦笑一声,“你有没有想过,人民路二路,过了十字路口就是文峰路?”

“啊?”陈太忠有点明白了,略一思索就恍然大悟,“不是这么夸张吧,董祥麟的想象力,居然有这么厉害?”

人民二路隔着一条马路就是文峰路,而文峰路上有省委大院和宿舍,而且再跨一条马路,就是以前的省委……黑社会能瞬间砸了人民二路的茶社,谁说就砸不了文峰路的省委大院?甚至——省委呢?

“能干了厅长的,会有简单人吗?他向接警的警察指出了这一点,”田立平轻喟一声,你小子总算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人家强调了,这些人组织极其严密,冲击力很强,是非常危险的黑社会团伙!”

我靠,陈太忠真的无语了,早知道就降低一点威慑力,弄出点杂色衣服和不同的道具了,现在倒好,被姓董的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了——其实,除了要吓人的因素之外,他也是懒得多事,设计那么多日常衣服……还不够麻烦的呢。

“合着,耍酷也容易出问题,”他不由自主地轻声嘀咕一句,想到董祥麟居然能做出如此强悍的关联想像,并且以此向警方施加压力,由不得他不感叹:人才啊,老田说得没错,能做了厅长的,真没一个简单的。

如此的借口,必然会导致警方对他的调查,而他打砸室雅茶社的前因,就会因此而淡化,不会再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一个退休厅长恶心一个小处长重要,还是省委大院可能受到黑社会冲击重要?

“这不是耍酷的问题,而是触目惊心的威胁,”田立平哼一声,像他这个年纪的干部嘴里,能蹦出“耍酷”这种新潮的词儿,让人听着多少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

不过,这样的措辞,也证明他是真的关心对方,“让他们该去哪儿去哪儿,躲一阵……你千万别承认,听见没有?”

“我也做过政法委书记的,”陈太忠听到领导这么关心自己,欣慰地笑了起来,心中不禁庆幸自己并没有找韩家兄弟帮忙,“我做事儿有分寸,您放心好了。”

“放心……我放得下来心吗?”田市长气得又哼一声,“我说太忠,以后素波有这种事儿,你找立平市长来,啊?不激烈的手段,照样能玩残人的。”

“那是,能做了正厅的,就没一个简单的,”陈太忠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故意将“厅长”二字换为正厅,那用意也不问可知了,不过下一刻,他就重重地叹口气,“我是咽不下这口气,您知道……我在天南又呆不了多长时间。”

“我敢答应你,自然不会考虑你在不在的问题,你不在我一样要办事,”田立平听得也只能苦笑,“真不知道欠了你什么,帮忙还得立保证。”

“那是立平市长关心年轻干部的成长,”陈太忠微微一笑,油滑地回答,话说得不是很诚恳,但是位置摆得很正,“我当然也不会辜负您的希望……那姓董的这儿,我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有人最少要卧床三个月,”田立平被他问得哭笑不得,“你自己挺住就行了,再有啥后手,我帮你接着。”

老田还真是实在人啊,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禁不住感慨一声,人家这个电话,一来是报警二来就是要帮他接过梁子,这么有担当的厅级领导,还真是不多见。

然而,令他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的几天里,素波警方并没有找上他来,后来他才知道,孙正平命令素波做了一次全面排查,调查发生在室雅茶社的打砸事件——警察们真想知道什么东西,那有的是渠道,陈太忠“手心手背”那个比喻可不是白说的。

尤其是跟陈主任有关系的韩家兄弟,手下人也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骚扰,不过显然,警方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倒是因为此次排查,抓获了两拨组织打手的打家头儿,素波市的社会治安也为之好转不少。

最后大家做出了判断,估计这些人都是外地来的,因为这么多人的统一行动,本地的草莽龙蛇们居然丝毫不知情,那基本上就可以排除是本地人所为的可能了。

如此一来,这个潜在的威胁,也就大幅度降低了,不管那些人是来自凤凰还是来自省外,那是存了打一枪就走的心思,当然不会对省委什么的构成威胁——事实上,大家都怀疑这是陈太忠从凤凰调来的人,通玉的“合力汽修封城”事件可以为证。

由此可见,这年头毕竟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董祥麟虽然应对得当,但是显然,他低估了素波警方对陈太忠的忌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