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20章 上纲上线(上)

所谓打家,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那种主儿,多半是工人或者农民工,这种活有计件收费的,也有视破坏程度收费的,记得前文解释过了。

像今天室雅茶社的打砸行为,就是视破坏程度收费的,来的人根本不说什么废话,直接噼里啪啦一顿打砸,五分钟的光景,就一声呼哨四散而去,三分钟后才从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凭良心说,警车来得其实已经挺快了,不过等两男一女三个便衣警察下车时,整个茶社已经惨不忍睹了——职业打家的破坏能力,那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得到,专找贵的砸。

大门被砸烂了,桌椅板凳更不用说,就连墙壁上装饰用的毛竹和带皮松木,都被人砸得东翘西裂的,还有吧台的酒水、柜子和杯盏,就连天花板上的豪华吊灯、地雷灯、射灯都没放过——这损失往少里说,最少要二十万。

然而这些还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茶社的老板董书学被人打断了四肢,丢在了茶社大门口,警方赶到的时候,茶社的服务员正拿着镊子,从董老板胳膊和脸上拔碎玻璃渣呢。

来的警察里,一个小个子很有经验,随口问了几句,知道躺在地上的这厮是老板,就不怕上前捏两下,旋即就做出了判断,“胳膊和腿都被打断了……你们保护好现场了吗?”

这哪里可能保护得好?打家冲过来的时候,虽然不到六点,但是茶社里也有客人,又有服务员们被吓得四处乱跑,这个现场……没法保护得太好。

这就是挺糟糕的事情了,打家们办事讲钱不讲因果,原本就不好调查清楚,现在现场也没啥保护,还真不好办了,小个子沉吟一阵之后,蹲到地上看着董书学,皱着眉头发话了,“给你们老板找两块毯子垫在下面……我说,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吗?”

“哎呦,轻一点,”董书学刚被人揪了一小块玻璃渣出来,只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呲牙咧嘴半天之后,才微微摇一摇头,“我是文化人,怎么可能得罪这些粗人呢?”

“你别这么着急回答嘛,想不想破案了?”小个子脸一沉,眉毛一皱,很不高兴地发话了,“好好想一想,这有第一次,就没准有第二次,你不怕挨打,我们还嫌麻烦呢。”

就在这时候,120的急救车也到了,按说,120应该不会到得这么快,报警电话的响应,比急救电话快多了,不过,隔壁不远处就是120救治中心,满打满算都不到两里地,这速度倒也算正常。

又说两句之后,眼见这老板被打得挺重,小个子点点头,“行了,你们派个人跟他去医院吧……那个老板,想起来什么线索,记得跟我们汇报啊。”

他这话就打了点官腔,董书学苦笑着点点头,“行,我想起来一定汇报,我还就不信,天底下没王法了呢。”

这话说得是怨气十足,但是董老板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几分猜测,不过是不合适说出来罢了——那些黑衣人将他丢在门口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董祥麟不是牛逼,会暗算人吗?你让他再来,看你家有几根骨头够大家砸的。”

这就是分说因果了,于是董书学知道,自己是受了老爹的连累,当然,这可能是歹徒在混淆视听,但是董老板认为,这话的可信度极高。

他并不知道最近老爹是否得罪了什么人,不过很显然,哪怕是他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但是现在伪作不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以免事情搞得不可收拾——最起码,他跟老爹交换了意见之后再说也不迟,就只当他是临时想到的了。

那小个子警察也猜出来了眉目,此事或者别有蹊跷,不过受害者你都不在乎自己挨打了,执意隐瞒,我们吃撑着了去认真对待?

董书学进了医院之后,那三个警察却是没跟着来,还在现场搜寻着可能的线索——他们算得很明白,伤者知根知底又在医院呆着,不可能跑得了的,倒是现场的那些痕迹,不抓紧搜索,就可能不小心被错过了,有的证据时效性是很高的。

董祥麟也在不久之后得到了消息,儿子被人打得住了医院,并且他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歹徒的恐吓语,心里登时就是一沉:他太明白这件事可能的凶手是谁了。

不过,心沉归心沉,儿子都这样了,他肯定首先要赶往120急救中心,其他事就都是后话了,当董主任赶到的时候,董书学正在接受彩超扫描。

歹徒下手很有分寸,就是打断了他的四肢,内脏什么的倒没有发现太大问题,董祥麟夫妇等人也在第一时间了解到了他的病情。

就在医院着手准备接骨的空隙,董祥麟走到儿子身边,俯下身子低声发问,“你见到陈太忠本人没有?”

“什么,是他?”董书学饶是疼得死去活来,听到这个名字也禁不住一声尖叫,他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终于摇摇头,“全是黑西服,动手的人太多了,我注意到他在不在。”

对那个导致父亲下台的主儿,他听得太多太多了——董主任的去职,对他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他是没亲眼见过陈太忠,但是通过父亲的指点,电视上他见过不是一次两次了。

“什么?”董主任的爱人也是才听说,凶手可能是这个人,眼见儿子鼻青脸肿,头肿得像一只猪头,又是四肢被打断,心痛之余,真是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于是,她大声嚷嚷了起来,“你既然知道是陈太忠干的,为什么不报警抓他?老头子你今天不给我个交待,我就跟你拼了!”

“嘘,小声,”董祥麟紧张地一竖手指,见老妻还是不肯干休,说不得狠狠一拽她,“你懂个屁……我这不是问儿子见他了没有?那种人你要是不能一下子打死,就不要动手,要不然流毒无穷。”

他说的话倒是挺有道理的,可是说话的人偏偏就忘了,今天他就是撩拨了陈太忠,又没有“一下子打死”,才导致儿子发生这样的惨剧。

“我不管这些,我只知道我儿子被打了,你不报警我报警,”董妻怒视着自己的爱人,旋即就不理他,转头怜惜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子,很疼吧?妈给你做主,不要听你这个窝囊废老爹的话。”

“你再胡来,董家就要家破人亡了,”董祥麟狠狠地瞪着自己的妻子,低声怒斥,“男人的事儿,女人少掺乎。”

“废话,这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董妻冲他尖叫一声,状若疯狂,“孩子不是你生的,你自然不心疼!”

“妈,”鼻青脸肿的董书学有气无力地发话了,他倒是仔细分析过老爹和陈太忠的恩怨,虽然他听的消息是老爹说的,心里也愿意向着老爹的,但是同时他也知道,老爸看问题的眼光和处理问题的技巧,那都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而他母亲做事,一般就有点情绪化——虽然他很感激母亲对自己的疼爱,于是他就出声劝解,“我爸有他的想法,您先让他去处理,好吗?”

“儿子,老爸对不住你!”董主任听到这话,深深地吸一口气,眼中似有些晶莹的东西出现,接着一转身,捏着手机走出了病房,“祸及妻儿,姓陈的你太过分了……”

过分吗?陈太忠才不会这么认为,年轻的正处待遇现在就是处于风口浪尖上,属于他的利益团体的圈子越来越大,而他得罪的人也很多,若是任由别人阴他,那不但是对自己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也会殃及圈子里的其他人。

姓董的你可以行那卑劣之事,那就比一比卑劣吧,看看到底谁怕谁,陈某人可不认为自己算计人的本事差,只不过一般他懒得用罢了。

事实上,他考虑过用官场手段来解决,不过董祥麟已经退了,还能怎么样呢?而且那么做见效太慢,显不出他霹雳的手段和报复的决心。

当然,这手段有点血腥和村俗,会引起官场中人的反感,但是他认定董祥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先不说姓董的有没有那能力收拾自己,只说你要报警,认为我是嫌疑人的话,那么……麻烦你说一说,为什么会认为我是嫌疑人呢?

所以,就在他当晚跟韩忠、王浩波等人吃饭的时候,都禁不住感慨一句,“我发现这黑道和白道,就是手心手背的关系,缺了一个面,就构不成手掌了。”

对这一点,他是深有体会,暴力不是万能的,但是想要在官场中如鱼得水,没有暴力是万万不能的,只要是个人,就会有这样那样拿不到桌面上的麻烦——尤其对那种爱使小绊子阴人的主儿,你不想把自己气出毛病,那最好还是采取一点非常手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