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9章 阴人(下)

看着高大的年轻人踩着异常轻松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向门口,走出门口,又要穿过街道,李交警呆愣了半天,终于大喊一声,没命地追了出去,“陈主任,你等一等……”

指使李交警这么做的,是董祥麟,是的,没错,就是那个前省科委主任,后来病退的。

这次科技厅挂牌,对外界来说可能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但是对科委来说,是改变格局的一件大事,意义极其深远,关正实甚至把董祥麟的前任都叫了过来——孟主任对他小关有提拔之恩,他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既然邀请了孟主任,那么,病退的董主任也要招呼一声,不管外界再怎么传董祥麟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才不得已“被病退”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没有董主任的病退,就没有现在的关厅长。

关正实这个会议名单,是交给陈省长审核过的——阎部长对他来说有点遥远,而陈洁一看,就发现了一个很扎眼的名字,“董祥麟……要是没有他的话,天南科委没准能再上一步。”

这也是实情,陈洁再欣赏陈太忠,但是目光还是放在省一级机关上的,要是当年董祥麟肯积极配合凤凰科委,那么最后在部里大放光彩的,就未必是凤凰科委了,而极有可能是天南科委领导下的凤凰科委,几字之差谬以千里啊。

陈省长是女人比较念旧,也愿意同情一下小董,但若不是凤凰这边主动突破省科委来联系她,她能在凤凰科委的成绩中分得的功劳,会更小。

而董某人在后来还试图离间两方的关系!想到这个,她就有点忍无可忍,不过,她也说不出来不让此人去的话,毕竟喜事来的,“董祥麟……的邀请规格,可以低一点。”

关厅长其实也挺头疼怎么对待董祥麟,要说不请吧有点不合适,又怕陈省长还念点旧情,于是得了机宜之后做出了决定。

董祥麟是接了邀请,不过也不是很想来,直到听说这名单是陈洁核过的,最终他才硬着头皮来了,事实上,作为前科委大主任,现在也经常有人找他帮忙在科委活动经费和项目,他不能完全凭个人喜好行事。

然而,他来之后,接待规格比较低,甚至前任孟主任的规格都高于他,不知道的人,是说关正实念旧,知道却是在暗笑——人家是不得不叫你,你倒还真是有脸来了?

董主任体会到了别人那种讥讽的眼光,心说来也来了总不能再回去吧?于是就冷着脸看揭牌,却是没有参加座谈会——去了那儿他就更无地自容了。

鞭炮响彻云霄的时候,他正呆在院里的一角,冷冷地看着不远处的人群,那里的喧嚣热闹跟他无关,而身前的寂静却是在提醒他:属于你的时代,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正被这股愁绪影响得纠结无比的时候,一不小心,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那个害得他不得不在年富力强的时候退下来的元凶,否则的话,今天的主角会是他,焕然一新的科技厅的一把手,应该是董厅长!

尤其让董主任愤懑的是,那厮身边居然还有几个人围着,脸上满是谄媚的神情,跟他身边只站了两个人的冷清相比,形成了一种莫大的讽刺——这个很好理解,够资格的开会去了,不够资格进会场的,陈主任的地位就算很高了。

董祥麟只觉得心口微微一痛,好悬没有一口血吐出来,他甚至不想去参加中午的会餐了。

当然,事实上他还是去聚餐了,不过遗憾的是,他没排上首桌,而是跟其他老干部一桌——但是孟主任却上了首桌。

跟他在一起的,是几个前副主任,也是副厅的领导,并不比他逊色多少,不过别人都能比较坦荡地意识到现状了,而他一想起来自己还不到六十,这心里就堵得慌。

冷眼看着桌上的觥筹交错,他终于心一横,要给陈太忠一点颜色看看,你小子不是能喝酒吗?我让你喝……喝到行政拘留去吧。

事实上,董祥麟心里也清楚,以陈太忠现在的人脉和行情,区区的一个醉驾真不是什么事儿,至于说被关进看守所,就更不可能了——那不过是理想状态下的一种假设罢了。

不过,恶心一下人总是可以的吧?这一点他非常确定,年轻的官场新星,因为酒后驾驶被请进了交警队,一旦传出去,大小也是个丑闻。

而且,真要有人惦记上此事,没准以后就能拿这件事情做出好大一篇文章来——在提拔时,在挡路时,在碍事时……我就不信你姓陈的就这么一直旺下去!

于是,就在会餐中间,他出去一趟,打个电话让人注意一辆灰色的林肯车,是挂了凤凰牌子的,见到的话,要如何如何去做。

反正陈太忠你再能折腾,交警查醉驾,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丫只要不是喝酒喝坏了脑子,就不可能动手——当然,若是动手的话,就更好玩了。

很奇怪地,打完这个电话之后,董祥麟愕然地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好了不少……

“是董祥麟?”陈太忠听到李交警的话,一时还真有一点愕然,他一直琢磨着,害自己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手,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利益——你们都觉得我可能受不了刺激,嗨,对不住了,哥们儿还真就是宰相肚量。

按说,他这个想法是没错的,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真要说起来,官场里确实是有损人不利己的主儿,还不少,但是他觉得自己身上,值得别人惦记的地方太多了,就没往这方面来想。

姓董的这是要恶心我呢,他反应过来了,是的,那厮悄悄地使个小绊子,想小小地阴自己一把——要不是哥们儿会自由心证,并且勇于求证,这次还真就咽下这只讨厌的苍蝇了。

但是,小绊子他也无法忍受,已经多久了,没人敢算计我?于是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交警,“查出我醉驾了,然后呢……董祥麟怎么安排的?”

“我跟他又不熟,”李交警才待申述一下自己的无辜,猛地见到对方嘴角的笑意,心里猛地就是一颤,于是苦笑一声,“然后……你要是发脾气,再请电台和电视台的来,曝光,就这些了。”

“电视台的曝光——你确定他们敢来?”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了,素波台的《今日素波》,主持人梁靓是认识他的,燕辉也在那里,至于说天南电视台……好吧,都不说我多牛逼了,你一个小交警请得动省台的人吗?

“素波教育台跟我们有联办栏目,”李交警艰涩地解释,素波教育台从教委剥离出来了,又不受传统广电系统的欢迎,影响力几近于无,“还有……交通广播电台。”

“这种小台……”陈太忠听得一呲牙,心说也是啊,哥们儿也强大不到一手捂住所有的传媒,“好了,还有什么忘记说的没有?”

“没……没有了,”李交警四下看一看,发现超市里的售货员和几个顾客,都有意无意地看着门口,声音越发地低了一点,“真的没有了……就算要有,那也是董祥麟的算计了,我真的不知道啊。”

“希望你说得是真的,你父母住在西一巷,岳父岳母住在西二巷,孩子又在市重点十三中初一六班,多么幸福和谐的家庭啊,人要学会珍惜现在的生活,”陈太忠笑着拍一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别失去了再后悔。”

李交警的双腿,不受控制地大幅抖动了起来,头上的汗珠滚滚而落,真有黄豆大小,一边的售货员见状,赶紧过来了,她可不想让一个警察在店门口出什么意外,“您需要帮忙吗……”

董祥麟的儿子董书学,在人民二路开了一家“室雅茶社”,茶社是上下二层,总营业面积约有三百平米,装帧是趋向于自然风格,但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花费不会少了。

董主任师从荆以远,书法也是小有名气,所以里面时不时有一些文人来聚会,在素波市的文化圈子里,也有一点小小的口碑。

不过,就在周五下午五点五十多,天刚有些放黑的时候,门口蓦地出现了五六十号闲人,都是身着黑色西服手持棍棒,不知道从那儿就冒了出来,一窝蜂地冲进了茶社。

前台的小丫头登时就傻眼了,气儿都不敢出就躲到了门边,不成想“咚”地一声大响,半扇门直接就被砸得摇摇欲坠了,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

玻璃的碎裂声、女人们的尖叫声、钝器砸木头的闷响声中,一个大嗓门响起,“打家办事儿,无关的人滚一边儿去!”

大家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二三十号人就冲上了二楼,董书学正陪着市教委的两个朋友喝茶聊天呢,听到不对赶紧走出来,“怎么回事?”

“董书学?”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一眼就看到他了,不待他回话,四五个黑衣人就冲过来,二话不说,抡起棒子没头没脑打了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