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8章 阴人(上)

哥们儿是愿意以德服人的!陈太忠一向认为,自打进了官场,他做事是越来越讲究了。

像今天这个突发的“临检事件”便是如此,搁给两三年前,没准到最后他就要动手了,根本不管有没有证据表明,对方是得了别人授意,反正他认为是如此,那就是如此了。

不过现在他考虑问题,就带了一些比较客观的分析,交警临时检查是权责范围内的事,检查不出来是正常的,不能因此而去指责人家心存恶意,要是检查出来——那也就不要说了。

既然是人家的职责所在,他要是当场发作,起码在情理上不太站得住脚,若是执意为难的话,就有嚣张跋扈的嫌疑,容易被人诟病。

陈某人做事嚣张吗?那是一定的,然而,他泪流满面掩面而走的时候,也不见得比任何人少,谁让他自命讲究人,一定要占据道德的制高点,才肯出手呢?

像眼下的事情便是了,他不会当场折腾这交警,但是他要开着车跟着此人,跟到海枯石烂,跟到丫挺的精神崩溃——让你小子再假公济私!

那被人叫做老李的交警,一见身后林肯车的架势,就知道人家不肯干休,这十有八九,是要把我堵到个偏僻角落叫真呢。

不过在现代喧嚣的城市里,汽车想跟上摩托车,难度还是不小——哪怕你是林肯车,毕竟这几年的车辆是越来越多了,摩托车能钻过的地方,汽车未必钻得过去,更何况人家的摩托车的后侧,竖着一个大红警灯?

所以,在一个路口,面对红灯,摩托车在车流中左右穿梭疾驰而去,而那林肯车却是不得不一个急刹,停在了几辆车屁股后面,老李从后视镜看一眼,心里微微地松口气:唉,希望这家伙没记住我的警号吧?

不过很遗憾,陈主任拥有宰相一般的肚量,不但记住他的警号,还打了神识在他身上,于是老李又钻了两个小胡同之后,才说松一口气吧,猛地发现,灰色的林肯正在前面的马路上慢慢地行驶,年轻的司机还探出小半个脸,冲他微笑着点头……并且挥手。

“我操,你至于吗?”李交警气得轻声嘀咕一句,猛地一个刹车,却是没有捏离合,车身一侧脚一蹬地,摩托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甩尾——或者说漂移吧,交警们玩摩托的技巧,比一般人要强很多。

这下,就算是同对方逆向而驰了,他不相信对方敢同样地掉头追来,双黄线的位置可是有隔离栏的,而车道上逆行,那是警车的专利。

这个猜测是完全正确的,林肯车在瞬间就消失在了后视镜中,李交警一拐车把,心里暗哼,你猜出我是二大队的了?那我去三大队的地盘去,还就不信你再能追得上我。

于是,他在马路上左拐右转好些次,才窜进一条人迹罕至、相当狭窄的巷子,弯弯曲曲地骑行了两公里出头,心说这条董家弄,就算素波人都没多少知道的,不信你还猜得到。

不成想他才蹿出弄堂口,就见马路对面停着那辆灰色林肯,年轻的司机手上夹着一根硕大的雪茄,一边喷云吐雾,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看那样子,十足是约会等人的架势,就差说一句“才来啊”之类的话了。

“行,你狠,”李交警真的恼了,车把向右一拐,箭一般地冲出去,他也不说绕不绕路了,反正就是一个劲儿地向前,他不但能在车流里穿梭,还能闯红灯。

他是想着,只靠速度我甩掉你也没问题,不过呼呼的风声中,身后隐约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笑声,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梵婀玲的演奏声,“别跑啊,我……喜欢以德……服人……”

接连冲过九个路口之后,李交警将车骑进一个有协警岗亭的大院,车和头盔往那里一放,穿过后门就出去了,连锁都懒得锁——全国敢偷警车的地方,真的不是很多,起码在素波这儿,没人偷警用摩托,就算有人有胆子偷,想找个有胆子敢喷改颜色的修理厂也难。

才一出去,正好看见一辆出租车空车驶来,他将手一挥,那司机愣得一愣之后,不情愿地将车停了下来,老话说死了——交警来打车,全家都挨饿。

是的,这不仅是一趟车不赚钱的问题,而是败气运,有交警来打车,就是太岁当头压命里犯小人,不烧几束高香的话,起码三天买卖不景气。

李交警却是不管那么多,上车之后就要司机向前开,开了又足有五公里,才让车停下来,在兜里掏摸一阵,丢了五块钱出来开门迅疾下车,“不用找了……”

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梵婀玲的演奏声,又隐隐传了过来,“不找,麻……痹,还差……三块呢……”

李交警却是没工夫跟那些无知小市民计较,他下得车来,走进一家小超市,才说买一瓶水润润喉咙——实在口干舌燥得紧了,不成想,目光不小心向橱窗外一扫,手里的矿泉水好悬没掉地上:我靠,灰色的林肯?

陈太忠驾驶着林肯,缓缓地靠在路边,笑嘻嘻地看着小超市,一只手捏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说话——不过很遗憾,李交警已经不敢冲出来,追究他一边开车一边打手机的责任了。

我闪!恰恰相反,他将身子向货架后一藏,心里也是纳闷不已:这家伙的消息是谁给的,怎么能这么灵光呢?希望他没看见我进超市。

那厮挂了电话之后,还真就没进超市,只是在外面歇着,也不说启动车再离开,超市里这位正琢磨,是不是丫挺的跟出租车公司了解我的动态呢,下一刻,就听到一阵悦耳的铃声,腰间也传来一阵震动——交警在街上执勤,声音太嘈杂,很多人都是将手机定为震动。

李交警低头一看,却是自家领导,二大队耿副队长打来的电话,他犹豫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耿队……有事儿?”

“你这是搞什么飞机呢,去招惹陈太忠?人家现在正查你底细呢,”耿队长在电话那边不满地哼一声,“你想找死是你的事儿,别拉我们垫背行不行?”

这耿队长最近跟李交警不合,尤其前两天双龙区委副书记的儿子开车,因为在路口非法掉头,被李交警扣下了,耿队打过来电话,说这是领导公子,要他放人。

这本来是个可大可小的事儿,可是李交警觉得双龙区不在二队的管辖范围内——也就是说那区委书记不能直接难为二队,就告诉自家领导,“放人倒是好说,可是他态度太嚣张了,就这么把他放了,你让弟兄们以后怎么开展工作?”

当警察的真没几个好脾气,尤其是那个时候的警察,现在的警察……咳咳,扯远了,总之,他是没买领导面子,交警每天遇到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徇私也要分个远近的,反正这么顶人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不合归不合,两人也没达到相互仇视的地步,原本交警的工作就是这样,今天你没买我关系的面子,那么改天我不买你关系的面子就行了。

一听领导这么说,李交警就有点急了,躲在货架后面低声辩解,“头儿,我哪儿是故意的?就是临检的时候碰上了,最后不是也没查出问题来?”

“你给我滚一边去,”耿队长在电话里就骂上了,“你他妈的长本事了,有种的你去省科委门口抓人嘛,一抓就是一大把醉驾的呢,你自己看着办吧。”

有些忌讳是行业规矩,交警也是如此,这年头会议这么多,会议完了多半要聚餐,但是谁敢守着门口查车?这个时候,大家避讳还来不及呢——你要真敢这么做,那绝对是代表你有了针对性。

而各种会议里,龙蛇混杂,就算交警对主办方有意见,也想这么搞,但是万一有个把条潜龙认为,交警你是针对我的,那局面很容易发展至不可控。

所以交警们都清楚,找谁麻烦都不要找开会车辆的麻烦,像今天这也是,万一陈洁觉得,你们这小交警是打算扫我面子,别说李交警了,耿队长甚至素波交警支队的领导都要跟着倒霉。

这也正是耿队长所说的“别拉我们垫背”的意思,而李交警确实是有针对性,却也没敢在会场宾馆的附近查车,而是跟了林肯车好一阵之后,才上前拦车的。

“可是我都放过他了,”他觉得自己有点委屈,麻痹的那么大的酒味儿都搞不住那家伙,“他还要怎么样呢?”

“别的我不管,你必须求得他的谅解,要不我停你的职!”耿队长大声嚷嚷着,其实他一个副职,是没权力停谁的职的,大队正职才能做出类似的决定。

然而,他太明白小李子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了,陈太忠的大名,在素波警察系统很有几个人知道,耿队以前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所以就敢说要停他的职——相信队长也会支持的,“你最好了解一下,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姓陈的再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醉驾就是醉驾啊,李交警心里别提多憋闷了,他今天动手之前,确实查过此人来历,一个跳腾得挺欢的小副处,似乎跟田书记认识,但是田书记现在已经去了凤凰当市长了。

没有特别直接的自上而下的压力,他就敢搞一下,而且当场抓住醉驾,这是太理直气壮的事情了,起码也得是孙正平这个级别的人物出头,他才会考虑卖一个面子——素波毕竟是省会,不是下面地市,随便一个交警大队的队长就能一手遮天的地方。

当然,这种想法不会存在于普遍的官场中,但是在警察系统确实是如此,而且这个系统,也是体制里愣头青最多的地方。

“我知道他是什么人,”李交警哼一声,不过,由于没抓住对方的现行,他其实也吓得有点儿肝儿颤了,尤其是那厮还执着地跟在自己身后,“耿头儿你说我该怎么办吧?”

“人家正打听你家庭住址和人际关系呢,”耿队长真的不想管这厮,可是不管也不行,一旦出事就是二大队的事情,他很容易受到牵连,所以他必须表示出一个正确的态度来。

事实上,找耿队长打听消息的是韩忠,韩老板结交的,可都是正处以上的干部,能找到他头上,那是很给他面子了,尤其是,韩老板的弟弟是韩老五,这打听家庭住址的行为,想起来就太恐怖了,“人家只玩黑道也玩死你了,知道不?”

“我……”李交警还待说点什么,听筒上传来嘟嘟两声,耿队压线了,一时间,他有一点莫名的恼怒,“啥都不能管,这警察当得,有他妈的什么意思?”

“你他妈的是出于公心查我吗?”蓦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扭头一看,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出现在身边,正微笑着看着自己,“我不爱说脏话,就是受到你的情绪感染了……小李子你接着跑,我看你跑得了,你家里人跑得了吗?”

“你要我干什么,直说吧,”李交警只觉得浑身无力,而对方脸上的笑容看在他眼里,不啻是恶魔的微笑,“我没拿你怎么样,是不是?”

“谁指使你这么干的?我只想知道这个,”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灿烂了,“哥们儿我一向以德服人,你就是个小人物,说出人名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我要是告诉你……没这个人呢?”李交警不想让自己的尊严彻底扫地,于是咬牙硬撑着发问了,是的,他是人民警察,胆气比别人壮一点。

“那我就告诉你,机会……我给过你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看他一眼转身向外走去,不再跟他纠缠——那目光中,满是怜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