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6章 会场内外

陈太忠可是没想到,他这边一答应下来,旁边青旺科委的张主任立马就接口了,“陈主任,这资料……给我也搞一份吧?”

嗯?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心说这种东西对张爱国这种小副科,都不是太拿得出手的业绩,你一个副处琢磨这个干什么——你总不能指望靠这个东西扶正吧?

见他不回答,张主任也不着恼,因为他没资格,且不说陈主任是天南官场里数一数二的强势副处,只说人家还挂个正处待遇,那就高出他小半级。

所以,下一刻他就将年轻的正处待遇拽到了一边,低声笑着发话,“我有个同学的儿子,听我的话去了下面县区科委,我一直也不是很方便招呼,这也算给他一个机会。”

“哦,”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下面人心存高远做事认真,因为一篇文章得了领导赏识,倒也说得过去,于是笑着点点头,“这倒好说,不过说实话,张主任你要想招呼他,有没有这资料很重要吗?”

他这是应承了,但是话里也有点半开玩笑半当真的暗讽,不过张主任并没有在意,而是微微地叹口气,“我要适当照顾点,并不难,但那是在害他,他还年轻……”

这话听得陈主任登时就是一咧嘴,心说大家都是处级干部了,你想煽情,好歹也讲一讲场合行不?这个时候说出来,岂不是在欺负我的智商?

然而,张主任偏偏就没有觉得突兀,反倒自顾自继续地说着,“但是这次我帮他,那只是资源利用的问题,你说是不是?”

“那是,相对来说……是很公道了,”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缓缓地点点头,张主任只是利用他的消息渠道和人气,抓住了一个机会,提前布局而已,虽然不无取巧的嫌疑,但也绝对算不上以权谋私,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谁还没点私心呢?

而且,在各单位里类似值得操心的事情,其实并不少,主要还是看各人有没有心思去挖掘了,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当然,更关键的是,你的准备要能得到领导的认可,要不然说再多也是白搭。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些东西陈某人还是要强调一下的,“给你没问题,不过,我在凤凰科委的通讯员,也想搞这么个东西出来……”

“这个你放心,都是自己帮扶的亲近人,就咱俩知道就行了,我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叮嘱你一声呢,”张主任听得就笑,他听得懂对方的话的意思。

这种资料,要说贵重也没多贵重,只是占了一个优先收集的优势,仅仅对地级市科委有用,而且从外省收集资料,难度比较大一点,除了这个还真没什么了。

不过,要是任由这些资料烂大街,那也就体现不出来收集者的良苦用心了,所以两人自然要约定,不能再给第三方了。

“嗯,”陈太忠想一想,终于点点头答应了,他并不知道,在不久之后,他就后悔自己轻率的决定了。

聊了一阵之后,鞭炮声渐渐地停息,在几声零碎的噼啪声之后,院内和大门口终于彻底恢复了静寂,接下来就是陈省长陪着阎部长视察省科技厅各个科室了。

按说这视察是该在座谈会之前的,不过阎部长这人有个毛病,听不得喧闹,尤其这鞭炮乱响,在部委领导中,这并不是个别现象。

很多领导喜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甚至是礼炮阵阵,似乎不如此彰显不出身份来,但很多经常参与庆典活动的领导,并不像别人想的那样喜欢这股折腾劲儿,上点年纪的人,多半喜欢清净,偶尔为之尚可,要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么搞,肯定有人受不了。

不过很遗憾,这是官场中罕见的、不以领导的意志为转移的个别现象,你不让这么搞,下面的同志何以能表示出对领导的尊重?而其他享受这种感觉的领导,又会怎么想你呢?

同大多数人作对,是非常不智的,哪怕你是领导,不过总算还好,阎部长这是从部委下到地方了,就不怕比较直观地表示自己的感受——我这人有点神经性耳鸣,等你们庆典完了,我再四处走走。

领导们一出来,旁边的人又都围了上去,众星捧月一般拱卫着领导,陈太忠本不想凑这个热闹,可是想一想要从关正实手里搞点资料,说不得就凑了过去——哥们儿要有个端正的态度。

他刚才都是自绝于人民的主儿了,现在要凑上去,自然是要找熟人了,还好许纯良那张比较中性的脸,搁在人群是比较好认的,于是他就不动声色地靠在了凤凰科委的正职旁边。

喧嚷的人流中,许主任有点心不在焉——事实上这厮性子皮实腰板又硬,对这种级别的场面并没有太多的敬畏,于是他很快就发现了身边的气流有异,侧头一看之后轻哼一声,“挤啥呢,你个副职还要蹿到我前头吗?”

呀哈,陈太忠刚想低声还他两句,不成想人群正走到科技厅的成果展示中心,阎部长看到碧涛煤焦油深加工公司“国际领先、填补国内空白”的成绩,就回头看一眼,“凤凰科委的同志呢?”

凤凰科委来了两位同志!下一刻,众人齐齐扭头看了过来,却是没人出声,许纯良是正职,按道理来说大家应该介绍此人才是,不过很遗憾,省纪检书记的公子虽牛,可是谁又敢忽视那个可以呼风唤雨的陈太忠?

阎部长也回头看一眼,浑然不觉大家目光有异,冲许纯良扬一扬下巴,“小许,过来给介绍一下情况。”

这一下,陈太忠的脸上就微微有点热了,要说别的也就算了,但是独独这个碧涛煤焦油公司,其实真的跟科委没啥关系,邢建中是他拉来的,而荆俊伟的资金也是他担保才借来的,市科委和省科委做的,不过就是一个鉴定罢了,可眼下,大家似乎都忽视了他的存在。

关正实发现了他的不自然,于是找个空子,低声跟他解释一下,“这个阎部长,做事比较古板,是个不太知道变通的人。”

这话一出,陈太忠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所谓不知变通是假,恪守规则是真,甚至不排除这人跟安国超或者金相实不太搭调的可能。

不过现在的陈某人,真的不会计较这点虚名,再说了,他就算争也不可能跟自己的兄弟争不是?于是微微一笑,正好借这个机会,提一下刚才的相反想法,“我才不会计较这事儿,说正经的,关厅,我想跟你要点资料,不知道你那边方便不……”

关正实听完要求,却是愕然地看他一眼,“不是吧,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个改制方案以及相关细节……是花大钱弄出来的?”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低呼,甚至引得三四个人看了过来,于是他只能将声音压得更低,“这也要花钱……省委政研室搞出来的?”

“部里……部里牵头介绍的,政研室那边是配合,”关正实一边回答,一边冲阎部长的背影不着痕迹地扬一下下巴,“专家们调研两个月才搞出来的,很是花了几个钱呢,而且这资料保密……我给你倒是好说,不过你可别外泄了,这东西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

“没搞错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龇牙,心说科技部今非昔比了,这点钱也要看在眼里?“改了科技厅的又不止咱一家,外面好多省早就改了。”

“问题别的省也不让外泄不是?”关正实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无奈地轻叹一口气,“而且是部里牵线的话,有些指导性的建议,就有相当的权威性了。”

“所有改科技厅的省份,都花钱了吗?”陈太忠真是有点不服气,“科技厅又不是归部里垂管的,凭什么这么搞啊?”

“最早改的几个省,肯定都是花了钱了,”关正实虽然是学者型的官员,可是并不死板,他还要再说什么,猛地发现发现许纯良要讲完了,赶紧上前两步,撇开了身边的小陈。

啧,亏了,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早知道就不那么痛快地答应老张了,这可是科技厅买来的东西,凭啥那么痛快地白送他呢?

这么想着,他就放慢了脚步,心说既然老阎你不找哥们儿了解情况,我也犯不着上杆子巴结不是?又拖两步,就走到一边摸出了手机,拨通了落宁科技局赵局长的电话。

赵局长一听陈太忠问改制的文件,就笑了起来,“这个给你一套没问题,不过你别传出去啊,保密级别很高的。”

“嗯,我听说了,”陈太忠心里又是一沉,老赵挺巴结我的了,居然也要强调一下保密,“听说厅里搞这个,都是花了钱的。”

“我们局都花了钱呢,”赵局长在电话那边笑,“不过有的局没花钱,传出去的时候就要适当地改动一下,毕竟是部里介绍的专业人士,多少给上面留点面子。”

这倒也是实话,一般而言各机关传抄点文件算什么?只不过涉及了科技部的人情,大家就要收敛一点了,毕竟人家手里抓着钱袋子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