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5章 揭牌

跟落宁市科技局的交流,终于得以继续了下去,当天下午,赵局长亲自将陈主任送到了机场,并约好下次来天涯,一定要去落宁科技局转一转——疾风车要收购落自了,小陈你还不得常来?

不过陈太忠总觉得,这个曹市长做事,也太果断利索了一点,心里就禁不住生出了一点疑惑,一个副厅的厂子,说同意并购就同意了,还说能降级——体制内的等级,想要升上去很难,但是想要降下去,那就不是很难的问题了,而是难上加难……匪夷所思的事情。

然而,等他到了素波之后,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这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呢,于是他打个电话给许纯良,要他派几个人来素波——我人在素波呢,想问什么你只管问,反正落自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由于许纯良最近脾气见长,他不等那厮回话,就直接挂了电话,素波这边事情确实多,像机场接机都可以看得出来,高云风都专程跑到这儿等着了。

自打高胜利荣升副省长之后,高公子不但低调了许多,也很少这么刻意巴结人了,不过他今天来,是有点小事,他最近迷上一个北影的小女孩,答应帮她在影视界发展一下。

要说高家在北京,也有几个故旧,但大抵都还是高胜利构建的关系,主要是官场方面的,娱乐行业里就要差很多了——那属于不务正业之流。

高云风倒是也认识两个类似的人物,不过人家说了,想捧红一个小女孩你得有耐心,娱乐圈子档次虽低,京城却是藏龙卧虎,不是你一个副省的子弟就玩得转的,慢慢来吧。

当然,人家也提出了比较贴切的建议,你要是能自己出钱做制片,再找一个差不多的本子,撇开他们来也行——反正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

高云风现在低调还来不及呢,哪里敢再给老爹添乱?微微打听一下,听说陈太忠在京城的朋友里,有几个是做传媒的,就打电话过来问一问。

陈太忠觉得这家伙有点走火入魔了,不过以云风的性子,倒是也难说,于是他就答应帮着问一问,结果才一下飞机,就被高云风堵住了。

堵住了是小,关键是高公子的心思,其实不在那小女戏子身上,他坐了一辆奔驰S600来,才一上车,他就忍不住发问了,“太忠,听说你在永泰山……发了一回飚?”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下一刻才反应过来,高胜利副省长分管的内容,其实是沿袭许绍辉那一摊,那么,省旅游局也在其管辖范围。

不过,反应过来是归反应过来,他还是禁不住抬头看一眼前面的司机,高云风见状,大大咧咧地摇一下头,“我朋友,搞印刷出版的,不用避讳。”

啧,这人和人还就是不一样,同为副省干部的子弟,许纯良真的比高云风低调太多了,可是要说有钱,人家纯良不吭不哈就从振鑫搞了八千多万,再加上狙击曼内斯曼,许主任的身家已然过亿,可是有几个知道丫有钱的?

云风倒是四处乱折腾,在别人的印象里,起码算不上安生的主儿,可是直到现在也就那么回事,可见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

“印刷出版……这个行业好干吗?”陈太忠偏偏还就不说,只是淡淡地问一句,他的心里也不无疑惑,搞这个能买得起奔驰车?

司机听他这么问,只觉得此人虽然年轻,语气中的官味却真的十足,于是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微微一笑,“也不是很好干,买这么个车,就是咬牙硬撑场面呢。”

“小刘抓了几个大单,现在身家怎么也有两三千万了,”高云风笑一笑,他心里是猫抓一般地难受,可是眼见陈太忠不肯说,也实在不便再问,“搞这个印刷和广告,其实还是很来钱的……不过我做不了。”

“你倒是明白自己,”陈太忠听得就笑,要不说性格决定命运呢?云风这性子,还真不是坐得住的主儿……

那小刘却是个挑通眉眼的,将陈太忠送到锦园大酒店之后,找个借口溜了出去,高云风终于叹一口气,“你这嘴越来越紧了,我说……永泰整出那么大的动静,你怎么就不知道跟我招呼一声呢?”

“这跟你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永泰山管委会上面有永泰县委县政府,再上面还有素波市委市政府,就算勉强牵扯到省旅游局,那也就顶到头了。”

“话可不是你这么说的,”高云风摇摇头,长叹一口气,“何家小丫头说得一点都不错,幸亏你当时在场,要不然那麻烦……唉~”

“不是吧,你这耳朵挺灵光啊,”陈太忠一听这话,也有点吃惊,谁想高云风听得哼一声,“什么叫我的耳朵?这句话在永泰都传遍了……是个人就知道,姓贾的那个副县长为什么会被罢免。”

“罢免了?”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也是,黄家在自己的老家遇到这样一档子事儿,就算不作声,也有的是人下手。

“嗯,你要收拾的那个保安头儿,查出来跟多起伤害案有关,现在正要提起公诉,”高云风看他一眼,很是为这厮的后知后觉而恼火,“亏得是姓贾的先拿下他了,要不然就不是罢免,是双规了!”

“才是提起公诉?”陈太忠撇一撇嘴,不过那个叫二赖的家伙,据说打伤了不少人,只是,由于人家是看守山门的,县里挺支持,一直也就没人追究,现在,同样的事情,却是抓人审判的理由了。

也不知道这厮被关起来之后,永泰山的门票收入,会不会再次大幅下滑?下一刻陈太忠摇摇头,将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驱离出脑海,“云风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最近要去北京的话,跟黄汉祥解释一下,我……我父亲挺关注此事,下一步要整顿旅游业的不正之风,”高云风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不过,这厮的脸上极少出现类似的表情,所以看起来……给人一种比较做作的感觉。

“嘿,”陈太忠听得就乐了,斜眼看一眼对方,“你倒是挺会因势利导的啊,然后……高省长就借机整顿旅游行业?”

这种将坏事化为契机的理念,他觉得是可取的,合格的干部应该熟练地掌握这种手段,但是你老爹想得利,只派你出来找我关说,这个态度……有点不够端正吧?

不知不觉中,陈某人的思维里已经带有太多的官场惯性思维了,他没觉得自己这个想法过分——哪怕高云风跟他关系不错;哪怕高胜利是副省长而他只是副处长。

哥们儿跟黄汉祥开一次口,那也不是容易的,你当人家老黄真的是我兄弟?

“你这是哪儿的话?”高云风听出话里的意思了,他不是官场中人,觉得太忠影射自己的老爹借机立威,就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事实上,他也确实有点恼火,因为他老爹上任以后,真是夹缝里做人前怕狼后怕虎的,他的日子还不如做厅长公子的时候滋润,“他就是做一做样子,旅游局……以前可是纯良老爹分管的,就算整顿吧,能整顿狠了吗?那是打谁的脸呢?”

“呀,我倒是忘了这个了,”陈太忠听得就笑,心说这官场思维有时候,带给人太多惯性了,“好了,我下一次去北京帮你说还不行吗?”

“这才是好兄弟,”高云风笑着一搭他的肩膀,“太忠,再给点钱,让我拍个电视剧吧?”

“没完了你?”陈太忠瞪他一眼,才待说什么,只听得有人敲门,下一刻,开奔驰的刘总带着四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儿走了进来。

“这些,别算我啊,”他摇一摇头,心说我拒绝不了天涯的成克己,但是拒绝你高云风,还是有点底气的……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神清气爽地起床,去参加科技厅的挂牌仪式,身后的大床上,雷蕾、田甜和张馨睡得死沉死沉,没办法,这次天涯之行足足四天,实在把某人憋坏了。

不过,他倒不是最辛苦的,起码许纯良就比他辛苦很多,为了保证能及时赶到素波,凌晨六点钟的时候,许主任就从凤凰出发了。

揭牌仪式定在九点,观礼的人在八点出头的时候,就纷纷赶到了现场,其中有些外地的科委正职,是昨天就到了的。

大约在八点四十左右,副省长陈洁陪同着科技部的阎部长出现了,这是今天两个最重磅的人物,关正实能请到陈省长不稀奇,但是能从部里活动下来个副部长观礼,那可真是下了工夫了。

两个副省级干部相互谦让一下,最后是陈洁先上去讲话,然后是关厅长发言,最后是阎部长宣布,很高兴见证天南省科技厅的成立——揭牌仪式开始!

“天南省科技厅”六个鎏金大字,早就装在了楼顶,被一块大大的红布蒙着,在众人的欢呼和鼓掌声中,阎部长和陈省长扯一下下面的绳索,将红布向两边徐徐拽开。

当大字露出个缝儿的时候,两个领导就收手了——这就是个象征意义,倒是关厅长和另一个副厅长赶紧上前,紧扯两下,算是完成了这个揭牌。

接着就是鞭炮声响起,直放得天昏地暗硝烟弥漫,为了庆祝这次揭牌,科技厅买了价值两万的鞭炮,由于目前素波的市区禁炮,还为这次活动申请了特批,而且,晚上在省科技厅院内,还有价值二十万的礼花弹燃放。

不过在这个时候,两个副省级干部已经坐进了科委的会议室里,将门窗一关,倒也不是多受影响,于是大家笑吟吟地谈论起了科技厅的未来发展方向。

这个座谈,有资格围在长桌边的,最少也是副厅,两边靠墙的地方,坐的是处级干部,还有一些地市科委的正职——许纯良就坐在其中。

陈太忠却是没跟着进来,他再能折腾,大家再怎么认他,也只是凤凰科委的副职,关厅长倒是让他坐进去呢,不过被他婉拒了。

陈某人觉得那么做太扎眼了,有不自量力的嫌疑,索性就在外面叉着双手看大家放炮——说实话,那个座谈会他进去也只有听的份儿,万一打个哈欠啥的,岂不是不好了?

不过,外面人的热情,远远没有里面的高涨,鞭炮放得七七八八的时候,很多人站在一边开始三三两两地聊天了,至于是省科委还是科技厅,那是领导们操心的,关咱鸟事啊?

陈太忠作为凤凰科委的标杆人物,又是上过不止一次电视,身边也围过来几个人,有些人他看着眼熟叫不上来名字,但是人家会自我介绍不是?

其实这也是一个交际活动的时候,比如像眼下,青旺市科委的张副主任就被他记住了,“厅里揭牌了,也不知道咱们下面地市什么时候能改成局?”

才说要改局,陈太忠就接到了张爱国的电话,“头儿,您能不能帮我跟厅里弄点改制的资料?我想参考一下……做个咱凤凰科委改科技局的文件。”

“嗯?”陈主任听得有点奇怪,小张现在倒是科委办公室副主任了,不过丫一向没啥实权吧?哥们儿也不许他乱掺乎来的,“这事儿是许主任交待你的?”

“没人吩咐我,”张爱国在电话那边笑,“就是想多储备点资料,万一单位有需要了,也能为单位建设出点力,不给您丢面子。”

扯淡吧,你小子不过是琢磨着搞点业绩,再往上爬就是了,陈太忠心里暗哼,不过,上进之心人皆有之,小张这也是办正经事,他不支持自己人支持谁?“嗯,知道了,再跟外省的科技局要点这种资料,等过个一两天,你提醒我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