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4章 拍板

陈太忠想得一点都没错,赵局长确实是存了去拜会曹市长的心思,而且相关的分寸,他也把握得很好。

将车停在市政府院里之后,赵局长并没有下车,他笑眯眯地看着陈太忠,“我就在这里等你,对了,曹市长要是想了解落宁科技局情况的话……”

“嗯,”陈太忠点点头,送给对方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有些话实在没必要说得太明白,只是他心里却是因此生出一个猜测来:老赵这事情做得,也算是四平八稳,不过,丫这么谨慎……这是老曹对他不感冒吧?

落宁科技局的车,并没有等了多长时间,大概就是三十来分钟的样子,年轻的正处待遇就出现在了车前,赵局长一直态度很端正地站在车外等着,虽然没接到曹市长的接见电话,但是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看起来没人排队,这么快就出来了?”

“嗯,没排队,”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临时占用了曹市长半个小时的时间,真的很内疚……”

赵局长一听这话,知道这年轻人做事也有尺度,于是就不再打问了,心说我招呼好这家伙就行了,哪怕不求好话呢,求个安生总是不错的。

不成想,他不说话了,陈太忠反倒摸出手机拨打了起来,“纯良,跟落宁市谈得差不多了,赶紧出收购方案吧,这边的市政府很重视……赶早不赶晚。”

那“纯良”在电话里说了点什么,赵局长并没有听清楚,只听到身边的小陈很不甘心,嚷嚷了几句之后,悻悻地挂了电话。

“要收购哪里?”赵局长真的无法按捺心里的好奇,而且他这么问也有他的道理——你要不想让我知道,可以避着我打电话来的嘛。

“落宁自行车厂,其实只是个意向,”陈太忠笑一笑,这消息已经不用保密了,曹进喜刚才在办公室拍板了,要通知落自的单仁义,同时要上会吹风。

曹市长是昨天晚些时候知道这个消息的,而且在跟田立平的沟通中,知道凤凰科委就有人在落宁,又知道这人马上要走了,真的是特意抽出时间来接见的。

肖睦睦对曹进喜的评价,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错,曹市长对数据极为敏感,在跟陈太忠的交谈中,他最关心的,就是疾风车的研发时间、周期、产量、销量、广告费用这些。

到了最后,他抬手一拍桌子,“所有的指标,都比落自强出最少两倍,关键是你们赢利了,落自赢利遥遥无期……这个并购,我原则上是支持的,但是同时我表个态,落宁市不同意全资收购,最多你疾风车控股!”

“我们疾风车厂是副处待遇,控股不现实,”陈太忠不得不点出这一点,心里却是暗暗惊讶,敢情对落自的数据,老曹你也在心里放着呢?

“降级,或者分别设厂长,各自算各自的待遇,”曹市长笑着摇摇头,“小陈,我觉得你们凤凰科委朝气蓬勃,做事很不拘一格,怎么到了我这儿,就束手束脚,还不如我这个老头子呢?”

“曹市长您做事,真的是雷厉风行,”陈太忠笑眯眯地拍马屁,“换个其他城市,估计回答‘研究研究’的领导,会占多数。”

“落自那边,给市里造成了很大的负担,”曹进喜有一说一,并不讳疾忌医,然而下一刻他又微笑了起来,目光中带着点狡黠,看着年轻的正处待遇,“而且富得流油的凤凰科委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

“曹市长您说笑了,您可是整个落宁市的法人代表,我们小小的凤凰科委算什么呢?”陈太忠尴尬地咧一咧嘴,心说你这个警钟,敲得我很扫兴啊,“而且小陈我胆子小,要是超出成本预期的话,我可能就被吓跑了。”

“谈判谈判,没谈怎么知道不合适?”曹进喜不以为然地微微撇嘴,下一刻又脸色一整,“你信不信,你要是今天不走,我明天亲自陪你去视察落自?”

“那小陈我就算逃票也得先上了飞机,我真的承受不起,”陈太忠笑了起来,市长陪投资商视察的消息,他听得多了,但是陪外地国企的小副处视察……怎么可能?

“你要是能逃票上了飞机,我就让飞行员挂个倒档飞回来,”曹进喜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市之长能如此酣畅淋漓开玩笑的时候,真的不多,也就是眼前的年轻人是外地的,说话又极为有趣。

“我真的爬上过飞机……”陈太忠一本正经地解释,眼见曹市长笑得抬手去抹眼角,他真的有点无奈,说不得悻悻地撇一撇嘴,“嗯……模型飞机总可以吧?”

曹市长笑得越发大声了,不过紧接着,他又问起了凤凰科委对落自未来的规划以及预期——当然,最重要的是数据。

但是,既然老曹都打算将凤凰科委当凯子宰了,陈太忠自然不会再对数据夸大多少,就说并购之后要是由凤凰人来管理,成本降低是一定的,销售肯定也能上去,多不说吧,目前的基础上翻一番是有保障的。

至于成本能降到哪里,他没说死,曹进喜也没问,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初期意向里能准确表述出的东西。

不过,也不知道曹市长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他没有去问年轻人,翻一番的销售量,会通过何种手段、哪些程序来实现,他只是很明确地表示,翻一番不该是目标,“最少也要跟你们凤凰厂那样,月销售过万,否则落自被你们控股,一样吃不饱。”

疾风控股的话,月销售万辆,最少也有五千辆以上的利润归凤凰了,而四千辆是落自的止损线,这个是不用说得太明白的。

但是陈太忠不同意这个说法,“曹市长,我对您的话有异议,我们企业也是要上税的,销量翻一番,税也要相对增长很多——算上企业所得税的话,甚至可能比翻一番还多,这都是财政收入啊……哦,对了,忘了说一件事,我们要求两免三减半。”

“怎么可能?”曹市长脸上控制笑容的神经,似乎有点僵化了,居然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两年……两年以后就该换届了,这钱我未必花得上,凭啥给你两免三减半?”

老曹你这话,说得……也挺豪放啊,陈太忠实在想不到,一个堂堂省会城市的市长,会将话说得如此直白和赤裸,他在天南省接触得大小市长海了去啦,可没哪个市长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如此不加掩饰地说出这种话——哪怕是用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语气。

“可是……这算政绩不是?”他琢磨半天,实在无法找出合适的答案回答,也就只能这么说了——这个市长去做乡长,估计会更有效地发挥能力吧?“曹市长您也还年轻不是?”

事实上,陈太忠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采取银弹攻势,曹市长这么说话,很可能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索贿——小伙子,我不能白帮你吧?

要说行贿,年轻的正处待遇不是没有做过,黄汉祥那儿上千万的美元说送也就送了——虽然他心里执意地认为,这是忘年交之间的礼尚往来,但是他收购落自,收购得真的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同时,他又不明白这姓曹的品性,自然不肯做出这种选择来。

“我不年轻了,落自的退休职工也很多,”曹市长笑眯眯地摇摇头,心说跟你这二十出头的正处待遇比,谁敢说自己年轻?不过他刚才那话,也是在试探这个小家伙的应对手段,看其会不会说出什么不靠谱的话来。

干部年轻化说了多少年了,但是现在的年轻干部做事,真的有点不太靠谱,像这么年轻的干部,他略略试探一下,实在再正常不过了——反正他是这个城市的政府一把手,而对方不过是个外地人。

总算还好,这个试探结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小家伙没有张嘴就说那些变通的暗示话,证明小陈主任做事,还算有章法。

不过他这个回答,却是让陈太忠一愣,“退休职工我们也要考虑?”

“那是肯定的,有些人在落自干了多半辈子,我们能让人民群众寒心吗?”曹市长点点头,心说你未必就不肯要退休的职工,只不过是想借此谈条件罢了。

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的市长,跟一个小副处谈这些细节,他一时有点意兴索然,“落宁市不会让你们白背负担的,反正这些都能谈,你尽快出方案吧……”

陈太忠出来之后,自是要催着许纯良尽快出方案了,科委这几年方案出海了去啦,但是还真没出过商业并购的方案,虽然接收自行车厂也算一次并购,但那是市属企业,直接划给科委就完了——所以这次,大家有必要认真地做一下这个方案。

怎奈许纯良不太满意,落自是什么样子,怕是只有太忠你说得清,你啥也不给,让我怎么找人做方案,还是等你回来吧?

陈太忠听得自然要恼火,你没经验不要紧,你找点类似的参考文件,也是磨刀不误砍柴工不是?“那你找些范本做个通用文档不行吗?你不要那么懒好不好?”

得,他一说许纯良懒,这就算踩了老虎尾巴了,许主任登时就不干了——你咋能这么说我呢?于是两人自然要吵吵一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