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3章 交流的热情(下)

开会之后写心得和总结,这种事儿太常见了,尤其这个交流会的交流对象,是部里都挂了号的、大名鼎鼎的凤凰科委,这简直就是必备的功课了。

但是成主任的提议,多少有点古怪,首先呢,这个建议不该由他提出来,他是办公室主任不假,但是他头上除了刘铸,还有副厅长副书记,他如此突兀地说话,置这些人于何地?

其次不妥的地方,就是时机不对,按理说,要求不要求写心得,那都是在会议即将结束之时才会提及的,在会议中间提这种事儿,不太合适!

事有反常必为妖!有些刚才没注意的干部就开始琢磨了,成克己是刘厅的传声筒,他这么说,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而天下事,又最经不起琢磨,于是不少人就明白了,甚至连陈太忠都看出来了:选在这个时候说话,那就是天涯科技厅强调这个阶段的话题——他们也想搞自己的实体了,而成克己敢肆无忌惮地跳出来,必然是出于刘铸的授意。

有人会反感成克己的行为吗?那是可以肯定的,有些人是插手不上三产或者说相关选项的,但是人家老成是代表厅长说话呢,谁敢说个不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个话题之后,大家的兴致就减少了许多——大部分东西自己就能整,关键是有些东西要师出有名不是?

到了五点半,厅里主持的交流基本就结束了,只不过六点开饭,大家谁也不能自绝于人民,于是就那么信口说两句拖延时间。

今天是科技厅的中干交流会,面向厅里处室的,但是由于提前两天放出了风声,也有一些地市科技局的领导来旁听,比如说落宁市科技局,又比如说山阴市科技局。

在这个时候,山阴科技局局长发出了邀请,希望陈主任能到山阴走一趟,帮大家开拓一下思路,增广一下见识。

落宁科技局局长一见,不甘落后,心说你态度端正,我态度也不会差了,厅里能搞实体,那我市里也敢搞,于是就附和说,我这儿是省会,陈主任你先拨冗一下,再考虑山阴吧,反正就是顺便的事情。

“买了明天的票了,”陈太忠冲山阴市的局长歉意地笑一笑,“后天我们省的科技厅也要挂牌了,领导吩咐了,要我去打下手。”

这倒不是他的虚言,国家科委改名为科技部两年了,一些省份也跟着改名字了,这两年天南科委也在忙着做职能剥离的准备工作,委员会改名为厅局,有些范围和规则要重新明确并且加以整理,而天南省科技厅打算在周五挂牌。

“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大家晚上可以继续交流,”刘厅长见下面的人热情很高,自己也很欣慰,“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等陈主任离开了,你们再想取经,可是要去凤凰了。”

对下面市局的要求,刘铸自然是要大力支持,如此一来,才能由下面反馈上来民意,厅里向上汇报的时候,资料就越发地翔实和具有说服力了。

类似经验,最早向凤凰科委取经的,是海角省的绕云科委,陈某人还向其收费若干,不过那时候绕云人关注的,是科委在扩大职能的过程中,采用了一些什么样的程序,有什么风险该规避。

这两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而科技部的形象也大变样了,所以天涯科技厅这里关心的并不是程序,而是项目甄选和相关数据。

陈太忠心里当然明白,自己是被人家当枪使了,不过既然是跨着省那就无关紧要,被当枪就当枪吧,都是一个系统的,该有的回护之意自然是要有,顺便也就宣传了凤凰科委了。

接下来就工作餐了,正处待遇肯定是跟厅长们坐了一桌,科技厅成立的时日尚短,又是文化人居多,奢靡的风气还没形成,酒就是喝得刚刚好。

喝完酒之后,一帮子中层干部又把陈太忠拽走了,其中有厅里政策法规处和的发展计划处的处长,也有市局局长。

拽走他的这帮人,那是真的要取经的,大家就在宾馆的小会议室展开交流,桌上茶水瓜果,也有啤酒供酒鬼们过瘾。

这一讨论,差不多到了九点半才散场,这次大家的工作热情真的很高,处室想着是要细化方案了,而市局想的是厅里有了,我们也要积极参与引以为例不是?甚至落宁科技局的局长盛情邀请陈太忠明天上午过去,“……反正陈主任你下午的飞机。”

陈太忠自是笑着答应了,送大家走的时候,他拽住了成克己,“老成,今天被你们利用惨了,回头落自的事情,你能帮忙可得帮忙。”

“这没问题,”成主任笑着点点头,旋即眼珠一转,这家伙今天喝了不少,脑瓜却是依旧灵敏无比,“要不要我让赵处长在报告里,强调一下疾风车厂在凤凰科委领导下,体现出的先进性?”

陈太忠也喝了不少,但头脑肯定没问题,赵处长是政策法规处的处长,调研报告大概是该从这个处出的,他一听就连连摇头,“这怎么能行?到时候省里要你们学习凤凰学得彻底一点,拿落自动手可怎么好?”

“哈哈,你这也没喝多嘛,”成主任听得笑了起来,随意地摆一摆手,“好了你放心,我们科技厅是不会要这种厂子的……落宁市又不可能让省里给我们下命令。”

“那可就多谢了,”陈太忠笑着陪他走出宾馆大厅,心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落自是落宁的企业,凭什么要求科技厅来接收呢,而落宁科技局的能力和资金都要差一点,怕是也吃不下那么大个厂子——否则的话,那岂不是还是正处管副厅?

这体制森严,也有好处啊,他正感慨呢,冷不防成克己狠狠拍他肩头一掌,等他转头时,发现成主任又已经晃晃悠悠,一副喝高的模样了,嘴里还嚷嚷着,“自家兄弟,说什么客气话?再说谢我就不管了啊……好了,你回去吧,不用送了。”

见他变脸变得如此娴熟,陈太忠微微一笑,这就是官场啊,虽然骨子里的东西不尽相同,但是像成克己这种异常荡漾的衙内,也是肚子里做事儿~

第二天一大早,落宁科技局就派了车来接陈主任,杨局长在局里,也通知了几个重要的中干,学习省厅精神的同时,打算效仿一下昨天的交流会,也搞个座谈,更好地向凤凰科委取经。

会议定在九点,不成想就在临近九点的时候,陈太忠接了一个电话走了出去,等回来却是一脸的哭笑不得,“杨局长您先跟他们传达一下省里的精神,我出去一趟……”

你这不是放我鸽子吗?杨局长有点恼火了,可是偏偏地,他还要做出一副关心的样子来,“有事儿?需要帮忙吗?”

“曹进喜市长要我过去一趟,”陈太忠不会主动提此事的,但是人家既然问了,他也只能这么说了,“是我们市里帮着联系的,曹市长定的是下午,不过下午我就走了,所以要我现在过去。”

“哦,曹市长啊,那我马上给你派车,”杨局长一听是市长接见,心里这点不满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这位居然让曹老板改了接见时间,真的厉害啊。

就在等司机过来的当口儿,他犹豫一下又发问了,“陈主任,曹市长找你,谈的也是科委的事儿?”

唉,还是躲不开啊,陈太忠心里暗叹,他刚才吞吞吐吐不肯说出事情缘由,并不是要装逼,而是官场中太多的事情,都是由于口风不紧引起的,像现在就是。

老赵这很明显,是想跟着他去见一见大市长,如若不然,人家吃撑着了,来了解他要跟曹市长谈什么?

被逼无奈,陈太忠也只能笑着点点头,“嗯,跟我们科委的事儿有点关系,可惜赵局你要组织学习省里的精神,要不然的话……”

“嗯,中干们学习的兴趣都很浓厚,”赵局长笑着点点头,紧接着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所以我得跟你去市政府,把你盯紧了,省得被人抢跑了。”

你这……有一套!陈太忠真的有点佩服这人的说话水平,这堂而皇之转移话题的能力太强了,他自然猜得出来,赵局长是有心见一见曹市长,才这么说话的。

说句实话,别看老赵是科技局一把手,但是按道理来说,平日里接触最多的也就是分管市长,大市长可不是你一个行局一把手想见就见得到的。

尤其是,有些人去拜见领导,虽然是打着“汇报工作”“请求指示”的幌子,但是见了领导还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东扯西扯罢了——所谓的人情,是走动出来的嘛。

这种人和事,有些领导喜欢,有些领导却不喜欢,然而像眼下,赵局长跟着去的话,就不存在无话可说的问题——他可以说从凤凰科委学了点什么,落宁科技局又是什么现状,再请求领导做出指示……

这么说吧,只要曹市长愿意听,而老赵的口才又不是那么差劲的话,滔滔不绝讲一个小时没问题——更何况,在昨天的交流中,陈主任又送来不少谈资?

“那这些中层干部?”陈太忠听得微微扬一扬眉毛。

“让他们先自学吧,”赵局长轻描淡写地答一句,站起身子开始收拾东西,下一刻,司机敲门进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