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2章 交流的热情(上)

接到陈太忠的电话,田立平的口气有点不对劲,待听他说在落宁公干,遇到点困难希望得到组织支持,田市长才长吁一口气,“我当什么事儿呢,这大半夜的……章尧东跟我说了,你是专程去那里的,你说吧,要市里怎么支持你?”

“主要是我找的借口,是来科技厅交流的,明天会就要开完了,”陈太忠解释一下,以示自己半夜骚扰领导,是不得已的,接着又把情况说一遍,一是为了得到市里的支持,同时也是为了对一下口径——不能让落自知道,我是专程找他们来的。

“市里会全力支持你的,”要说担当,田立平真的强过段卫华太多了,这话说得毫不犹豫,“这是市里国企第一次收购外省企业,而且对方具有相当的知名度和广泛的影响,我已经和章尧东交换过意见了,市委市政府,就是你的坚强后盾。”

“你和章尧东交换过意见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呲牙,哥们儿为了帮你撑场子,都快走到老章的对立面了,然后你俩交换意见……不告诉我一声?

老田,咱不带这么阴人的,就算我有点对不住你的地方,但是田甜……她是自愿的啊,而且我俩……那也是有感情的吖。

“晚上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的,我可不像你一样沉不住气,”田市长就笑了起来,他自然听得出对方话里的失落,然而这也正是他想要的,于是出言安慰,“反正是你去了,也没谁会不放心,我就想回头得空了再跟你说。”

那是,哥们儿这身手哪可能出事?陈太忠的虚荣心,在这一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连政法委出来的老田,都表示认可了。

不过,既然是听到了夸奖的话,他就愿意多听一点,这可是凤凰市政府一把手的夸奖呢,于是他假巴意思地咳嗽一声,“其实商业谈判,我并不擅长,我就是先给市里打个前站。”

他想听到的、肯定他所作所为的话,应该是这样的——“技巧是次要的,关键是你党性强、原则性强,我们非常肯定,损害市里利益的事,你是不会干的”。

陈某人爱护短、小集体主义意识浓厚,这是凤凰官场众所周知的,他觉得自己想要得到这么一个评价,不难——而这个半毁半誉的评价放在此处,那就是大大的褒奖了。

田立平的反应,倒也符合他的期待,适度地赞扬下属,那也是领导的艺术,不过田市长使用的措辞,略略有点偏失,他微微一笑,“呵呵,你办事,我自然放心……大家都说你是‘种田能手陈太忠’,那就是肯定你白手起家的能力。”

“……”陈太忠久久无语,这是说我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呢,MLGBD,谁把这话传到老田耳朵里的?

“没别的事儿,那就这样了,”田市长挂了电话之后,撇一撇嘴,章尧东今天找我谈话,就是让我了解一下你在落宁的进度呢。

田立平能想像得到,这个消息应该是从许纯良嘴里传到章书记那儿的,许陈二人关系好,凤凰市官场那是众所皆知,所以眼下的科委,比陈太忠一家独大的时候更令人畏惧——陈主任拳头大不讲理,许主任腰板扎实,那真是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而章尧东说起此事时眼中的兴奋之色,也田立平他看在了眼里,地级市机关的下属企业跨省收购他省国企,这意义再怎么渲染都不为过,不敢说是天南省第一份,但是在凤凰绝对是破天荒的。

事实上,天南省其他国企跨省收购,主体最少也是厅级、副厅级别的企业,真说副处待遇的厂子跨省,那是绝绝对对的天南第一家——天南轴承集团倒是收购了几家外省企业,但那是副省级的厂子吖~

所以田立平很能理解章尧东的兴奋,但是当他听章书记说,希望市政府能适当关注一下此事的时候,田市长终于反应过来一个事实:合着姓章的都不愿意去跟小陈了解此事的进度。

一件凤凰市非常关注的事情,堂堂的市委书记居然不愿意去接触当事的小副处,这个陈太忠,居然刺头到了如此的地步?要知道,这件事可能成为大好事,但是也可能成为鸡肋,甚至是笑柄啊。

当然,以田市长对年轻的正处待遇的了解,此事成为笑柄或者鸡肋的可能性很小,谈不成的可能性倒是还大一点,他那个比较调皮捣蛋的儿子,都是被这个年轻人撵出了凤凰——小陈这家伙做事业,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

可是,章尧东这番话,搞得田立平也有点迷糊,你想关注此事,通过许纯良不是更好吗?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合着是章书记是对陈太忠有点忌惮,而许纯良跟这俩关系都好,估计不会太过干涉此事。

既然章书记表示出了忌惮,田市长才不会为他火中取栗,所以他就没有打电话联系陈太忠,那厮长了一张狗脸,一旦翻脸可是六亲不认。

不过小陈打电话过来请求支持,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陈太忠打完电话,并没有就此歇息,趁着夜色,他还去落自的库房转了一圈,顺了几辆电动车到须弥戒里,以便拿回去供厂里分析,看落宁这边的生产技术和工艺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也方便凤凰科委开条件的时候多一点主动。

按说这么区区几辆车,他是可以去商店买的,也没必要为难那可怜的库管,不过,他不是境界高涨了吗?那么……浪费一点也无所谓。

事实上,他是对厂门口保安翻看自己的后备箱很不满,就不管可能的伤及无辜了,你们不是安保措施严密吗?我偏偏要你们难堪——由此可见,睚眦必报这种恶劣的性格,实属天生,后天再怎么修炼,总是难以根除。

一觉醒来,天就蒙蒙亮了,他正在餐厅吃饭,就接到了成克己的电话,“太忠,搞定了吧?没有的话……那我真的要小看你。”

“那个啥……昨天女朋友打电话查岗,聊了五个小时,唉……”陈太忠长叹一口气,语气异常诚恳,“其实我喜欢腿长一点的,我个子这么高,你也知道,腿短的女人,有些花式……她玩不出来。”

“哈,你还真好意思说,”成克己在电话那边吃吃地笑,那声音,真是要多荡漾有多荡漾了,“那……回头给你换一个吧。”

上午的时间,陈太忠是在天涯科技厅渡过的,他下午要跟科技厅的干部做交流,有些东西适当了解一点,还是很有必要的。

接下来,下午的交流会也很成功,刘厅长将很多的时间,放在了解凤凰科委下属企业的运作上——其中自然有对助力车厂的了解。

当然,这并不是科技厅要帮着陈太忠算计落自,事实上,听完陈主任的陈述之后,一众干部纷纷表示,我们应该考虑学习凤凰科委的先进经验,也在下属公司搞几个高新技术企业。

这样一来,一是有效地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了,能很好地起到样板作用;二就是等相关企业产生良好的效益之后,可以反哺科技厅,如此一来也能缓解厅里的资金压力,从而达到良性循环的效果。

说穿了,就是厅里想搞几个自己的企业,往外拨款的感觉固然好,但是有些肥水能落到自家田里,那岂不是更好?

科技厅积弱惯了,一夜间变得强势了起来,不管是领导层还是中层干部,也不太好找得准自己的位置,但是不管怎么说,想让拨款多留一点在厅里的干部,是大有人在,只是,没人有那个胆子敢明确地提出来。

可是凤凰科委陈主任来了,以交流会的形式,说出了科技厅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于是广大干部纷纷表态:凤凰人的经验是探索出来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咱们有必要认真学习。

“谦虚使人进步,”大家表态之后,刘铸厅长缓缓点头,带着深思的目光扫一眼会场,“凤凰的小兄弟已经跑在了我们前面,我们不能端着老大哥的架子不放,一定要吃透凤凰经验,凤凰精神,知耻而后勇,努力追上并超过我们的小兄弟……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众人纷纷表态,声音洪亮。

“刘厅长的指示很重要也很及时,”就在这个时候,主持会议的办公室主任成克己发话了,他小心地看刘铸一眼,“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交流会以后,中层干部们写一些心得,厅里整理一下,可以考虑汇报给省里……刘厅长您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