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1章 拒绝诱惑(下)

饭后,必然是有活动的,这次不是李星请客了,而是过书记请客,陈太忠本来不想去,不过成主任磨人的办法很多,最终陈某人不得不屈服。

天涯省的歌厅,跟天南的有显著的不同,最起码他们去的地方不一样,大厅居然是酒吧,而且旁边几个厅隐隐传来迪斯科舞曲,就是其他厅还有慢摇吧。

不过也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KTV里不但可以唱歌,还可以喝酒掷骰子吹牛皮,而且那玩法跟天南的一模一样。

于是,大家就边聊边唱,唱一会儿又吹一会儿牛皮,令陈太忠惊讶的是,过书记的歌喉居然相当地不错,一首《红星照我去战斗》唱得高昂嘹亮,都堪堪比得上原唱李双江了,他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老过不当县委书记,也可以当个歌唱家的。

成克己却是正好相反,他死活不肯唱歌,“我这破嗓子,别说过老板在,就是他不在我也不唱,太忠,你跟肖科长唱个合唱嘛……《刘海砍樵》就不错。”

你们是死活想撺掇我俩到一起啊?陈太忠有点无语,而且那肖睦睦的气质给人的感觉,不是装出来的良家妇女,而是原本就是如此,他哪里有为了应酬就坏人清白的兴趣?

过书记一展歌喉的时候,他就了解了一下两人的交情,成主任倒是不瞒着,就说是前一阵儿星火计划拨给老过八十万,供其购买畜牧良种,火炬计划又要下去一百二十万,构建立体淡水养殖园,过老板这是来套一套交情。

“成老板这是大权在握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纳闷,天涯的科技厅强大到这个地步了?老成不过是个办公室主任,就值得这傲气的县委书记如此巴结?

成克己自然要笑着否认,然后必须逼着他俩唱歌,陈某人的歌喉实在不敢恭维,被逼不过才同肖睦睦唱了一首低音的《滚滚红尘》,大家纷纷鼓掌,也不知道是赞扬肖科长的歌喉,还是有意看他俩的尴尬。

然后他说成啥都不再唱了,成主任就提议大家跳舞,陈主任坚决地表示了反对,“不跳不跳,我就好喝两口,咱们掷骰子吹牛皮吧?”

这四个男人却都是好酒量,过书记表示输了的要喝一瓶啤酒,连续被抓两次就要喝两瓶,居然没人反对。

陈太忠最是喜欢喝酒痛快的人,于是也不作弊了,以顺时针为序,四个人吹了起来——过不多久他才发现,原来喝酒也能逼人啊。

像最先提出要求的过书记便是如此,喝了两瓶之后,将第三瓶就递给了自己的女人,接下来别人也有样学样,陈某人肚子大酒量好,不屑这么搞。

但是他不屑这么搞,别人就又看不顺眼了,这次是过书记发话了,“太忠,你也给人家小肖匀点儿嘛,光你喝得痛快了。”

腐败吖~陈太忠真的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了,这简直是赶着鸭子硬上架嘛,然而,别人都沆瀣一气了,他矫矫不群也不是那么回事,脱离群众的结果,只会是自取灭亡——不会有第二种可能的,于是他只能在下一次输了之后,将一瓶啤酒递给了身边的肖睦睦。

肖科长在接酒瓶的时候,也有一个极其微小、不引人注目的犹豫,不过陈太忠注意到了,他禁不住暗暗感慨,像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手段,实在是防不胜防。

然而,他能拒绝吗?下一刻他认真地想了一下,却发现这是不可能,官场里怎么能不合群呢?除非坐的这帮人是他的对头,他才可能不买账。

守住底线吧,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了,不知道为什么,天涯这帮人的做派,很容易让他想起在北京南宫毛毛那个圈子。

曲终人散的时候,就是晚上十点了,大家各走各的,成克己的车不载陈太忠,“太忠我就不管你了,你负责把人家肖科长送回家啊。”

我连天涯的路都不怎么认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今天可算捱到头了,说不得伸手拦个车,看一眼肖睦睦,“你住在哪儿?”

“等一会儿上车,走一走吧,”肖睦睦犹豫一下,鼓起勇气发话了,“我感觉……你很想收购落自?”

她要是说别的话,陈太忠肯定就坚持上车了,不过既然是这个话题,那么谈一谈也是好的,他点点头,“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市政府这边,你肯定可以尝试一下,疾风车也算有名了,”天可怜见,今天来之前,肖睦睦还不知道疾风车跟凤凰科委有什么联系,不过刚才大家说起来了,她自然也就知道了。

而且,她还有别的建议,“其实你让成主任帮着跑一跑也不错,他在落宁市,人面儿很广的,毕竟有那么个老爹呢……”

合着这成克己也是衙内一级的主儿,其父在省建委干了两届常务副主任,这就是很了不得的人物了,在下台之前将儿子从团省委安置到了科技厅做办公室主任。

也正是因为如此,成主任行事不落窠臼,不像一般人忌讳那么多,而过书记能跟其交好,固然是因为有事求到科委,却是跟两人的出身类似也有点关系。

“怪不得他才三十二、三,就坐到这个位子上了,”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对落宁官场的风气产生了一丝怀疑——也许,这里并不像老成说的那么豪放?

想一想高云风就知道了,若是高公子肯进入官场,估计也是成克己这种做派,他心里更是加重了这种猜疑,或者,只有衙内们的圈子里,才会这样吧?

然而,这个问题他显然是不能去问肖睦睦的,因为这会让她生出一丝误会,他没有兴趣跟这女人发生任何超越友谊的关系,虽然他已经发现,这是一个很耐看的女人——初始看她,会有一种“这女人挺端正”的感觉,但是多看几眼,就会发现,她身上有点说不出的味道。

也许……还是“才女情结”在下意识地作怪?陈太忠并不能完全肯定这一点,于是摸出了手机,“我还得给田市长打个电话汇报一声……要不这样,我先送你回吧?”

肖睦睦沉吟一下,微微点头,其实她知道自己今天是来做什么的,自打“看明白了”这个官场之后,她也有找个靠儿的想法,不过大抵还是才女心情在作怪,她不太看得起自己接触过的那些官员。

今天她过来,权当也就是救场了,一个外省的官员,能量再大又能跟她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成主任说了,多认识一个人总是好的,于是她就来了。

只是来了之后,她发现这个年轻的副处并不把她放在眼里,反倒隐隐有排斥的意思,副主任科员心里就生出了一点点的不服。

不过,不服归不服,听一听人家交往的人,她也承认这个年轻人有傲慢的本钱,刘铸和刘楠都招待过他,更别说此人还认识蒋世方——在一个小小的市政府副主任科员的眼里,一省之长,那是何等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下一辆出租车很快就过来了,上车之后,陈太忠犹豫半天,还是出声发问了,要不然车里的寂静有点怪异,“你……是怎么认识老成他们的?”

“市直机关歌舞比赛的时候认识的,”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问,肖睦睦心里居然生出了一丝丝的喜悦来。

“哦,”陈太忠点点头,脑子里勾勒出一幅画面,肯定是老成这厮上前搭讪去了,嗯嗯,然后……据说是没得手?

肖睦睦听他不再发问,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直到要下车了,见他并不跟自己要电话,犹豫一下,方始避着司机低声发话,“要联系曹市长的话,最好是你们的大市长出面,曹老板比较注意这个。”

“哦,田市长就是大市长,”陈太忠下意识地回一句,因为他正在琢磨,像杨倩倩这种,跟肖睦睦一样能歌善舞的美女,会不会也受到类似的骚扰,那可是哥们儿的同学来的。

下一刻,他才发现肖科长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下,脑子一转他就明白了,这是小肖听说自己这么晚,都能跟凤凰的大市长对话,有点羡慕或者说……景仰?

不行,要打消她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陈某人心里有点美不滋滋,但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于是伪作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我跟田市长一家人,跟他女儿都挺熟的。”

看着肖睦睦黯然转身,一步步走向远处,年轻的正处待遇禁不住撇一撇嘴,我已经过了那种拈花惹草的年纪了啊。

好吧,这么说有点装逼了……其实哥们儿是觉得,像老成他们这么肆无忌惮,没准会带来什么后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