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10章 拒绝诱惑(上)

肖睦睦年约二十七、八,中等身材,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看上去没啥突出的地方,当然,要说丑那是绝对谈不上。

陈太忠原本想着,这没准就是成主任给我介绍的小嫂子了,可是一听是市里的人,一时间就有点迷糊了,心说莫不是在帮我联系落自那档子事儿?“这个应急办是属于什么序列,政府的还是党委的?”

“市政府的,”肖睦睦沉稳地回答,也不见有什么怯场的感觉,她的声音清脆,听起来很有几分悦耳。

“哦,”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心里却是越发地疑惑了,落自的事儿,落宁市政府当然管得了,但是,“这个应急办,我在别的省市政府里,还真没听说过,职能是什么啊?”

“应对突发事件,做相关调研,”肖睦睦给人的感觉异常沉稳,一点都不像是出来混事的小嫂子,“这是去年才成立的科室,别的省……可能还没有吧。”

“市政府……应急办?”陈太忠皱一皱眉头,还是有点搞不明白,于是侧头看成克己,“怎么我感觉跟政法委的维稳办有点类似呢?”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性质吧,”成主任笑着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肖睦睦,“肖科长,是这个职能吧?”

“有点类似,不过还是不一样,”肖科长微笑着点点头,“具体哪儿不一样,我也不太清楚,我知道的是,我们只管做文件。”

见她懵懵懂懂的样子,陈太忠就猜到她的性格了,其实官场中的女人,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什么都想知道异常八卦的主儿,一种就是眼里只有眼前的工作,不怎么跟外界接触,甚至都不怎么明白其他部门事儿的那种主。

这两者不是一成不变的,事实上,大部分的后者,在三十出头之后,经历了不少事情,才真正懂得了所谓的官场是什么,然后不少人就会发生改变。

钟韵秋属于前者,因为她出生于干部家庭,又是在县政府工作,遇上陈太忠就勇于献身:而杨倩倩就属于后者,前一段时间,她甚至打电话给陈太忠,她的信息科在给市政府网站搭构架,可是她对市政府很多部门的职能都不清楚,真的很让人无语……

这就越发地让陈太忠理解不了,这个女人出现是要干什么,不过下一刻,成主任笑着发话了,“肖科长可是咱们市政府有名的才女,能歌善舞,复旦的硕士生。”

还是拉皮条的!陈太忠终于听明白了,有些女人很容易勾起别人的征服欲望,像这“有名的才女”大抵也是其中的一类,不过这一招对他没什么效果,陈某人自认自己的才情就不差,无须通过征服才女来显示存在。

同理,他对高官的后代也不感兴趣,像蒙勤勤、蒋君蓉、许苒泠甚至何雨朦之类的,如果他要愿意,征服其中个把还是不成问题,然而那么做有意思吗?不自信到非要吃软饭、攀高枝儿来找回自信——这算男人吗?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有意无意地同肖睦睦保持着距离——虽然别人也在有意无意地撺掇,但是强扭的瓜不甜不是?

这一点,很快就被成克己察觉了,捡个空子,他低声嘀咕一句,“太忠,这小嫂子挺傲气的,从来没人拿下来过呢。”

陈太忠笑一笑,也不表态,这个场景,甚至让他想到了南宫毛毛撺掇自己和马小雅“成亲”,你们真的这么无聊吗?

不过聊了一阵之后,他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合着这肖睦睦并不是什么科长,无非是个副主任科员,不过公务员倒是货真价实的公务员,落宁市引回来的人才。

可是堂堂的一个硕士,回来四年了,也才是个副主任科员,那混得算是不如意的,估计还是上面没人吧?

紧接着,大家就聊起了别的,那个姓过的县委书记看起来有点城府,喜怒不怎么形于色,但是李厂长就不一样了,吹吹侃侃的口无遮拦,不过说起来也算痛快人。

说着说着,大家就说起了陈太忠第一次来天涯的事儿了,成主任也了解那次的事情,“上次是交通厅刘楠接待的你,是吧,这次没有联系一下他?”

“人家刘楠忙嘛,”陈太忠笑一笑,接着眼珠儿一转,想到了点事情,“克己兄,你说我这次的事儿……找他卡一下,合适不合适?”

他想的是交通厅没准能卡一卡落自,当然,这程度肯定有限得很,不过大家喝酒闲聊,倒也不怕随口这么一问。

不成想,成主任还没来得及说话,过书记不动声色地插话了,“陈主任,蒋书记回你们那儿当省长了,是吧?”

“哦,那怪不得刘楠不见你了,”这次接口的,居然是李星,李厂长轻拍一下桌子,恍然大悟地解释,“交通厅可是不少人栽在蒋世方手上了,公路局的大老板直接吃枪子儿了,中纪委督办的案子。”

“不是那么简单,关键是刘楠还想再上一步,”还是过书记发话了,此人看似沉默寡言,随口说两句,还真的很有些重磅消息,“那他就要尽量跟天南划清界限了。”

原来是这样,我被蒋世方连累了,陈太忠一时有点无语,不过下一刻,他就对这个姓过的生出了一点好奇之心,于是悄悄问一句成克己,还好,成主任倒是什么都敢说。

果不其然,这过书记的老爹也有点背景,在天涯省干过一任组织部副部长,外放了一任市委书记,现在已经退休了。

所以,这过书记的沉默寡言,那估计是家学渊源造成的,但是由于有那么个老爹,他也不是很忌惮别人,再加上跟成主任关系好,说点重磅消息,也正常了。

“这才叫倒霉,我跟蒋世方关系很一般,”陈太忠有点欲哭无泪,“而且这交通系统本来就是重灾区,哪个省还没点这事儿?”

“你跟蒋世方关系很一般?”这下,成主任都吃惊了,没错,太忠说的是“关系很一般”而不是“没关系”,这两个说法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区区一个副处,能在蒙艺走后再搭上一个正省级干部,那是很了不得的事儿了,想到这个,成克己就觉得自己这点投资真的太值了,于是就热心建议,“要是能说得上话,你的事儿可以让蒋老板打个招呼的嘛。”

“啧……”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哪怕不收购落自,也没必要去骚扰蒋省长,这人情落得实在有点太大了——而且这点小事儿,真未必用得动人家,要不然他一开始就找蒋世方去了,于是终是赧然一笑,“算了,用一下蒋老板,代价太高。”

这话说得,听起来有点狂妄,实则很有弹性,他并没有说他自己用得动蒋世方——那就是很有可能通过别人来实现的。

可是,过书记的好奇心,却是被成功地勾了起来,在他看来,今天在场的三个处级干部,他和成主任明显地是要高一级,陈主任差一点但好歹是外来的和尚,而且凤凰科委确实名声在外,这个优势就抵消了那点等级上的差距。

然而,听到陈主任这么说,他就禁不住要打破矜持,出声问一句,“陈主任你来天涯,到底是要办什么事儿啊?”

陈太忠笑着看成克己一眼,却是不肯回答。

成主任笑一笑,半真半假地发话了,“太忠就是交流经验来了,听说落自的效益不好,就琢磨着既然来一趟了,闲着也是闲着,收购了它算了,结果落自不买账。”

“落自?”过书记听得眉头一皱,接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天马自行车厂啊,那破玩意儿,要不要吧,早过时了。”

“市里对这个厂子的现状也不满意,听说是贸易厅对这个老总支持力度挺大,”难得地,肖睦睦也知道一点这样的八卦,见大家扭头看自己,禁不住脸微微一红,声音也低了些许,“我去这个厂子调研过,少写了几句好话,还害得我们老板跟别人拍桌子了。”

她所在的这个应急办,目前是科级编制,主任是由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兼任的,也算高配,不过这秘书长性子比较火爆,可是他能力强又较得大市长曹进喜信赖,见不得其他系统的人对自己部门的工作指手画脚。

“那你说我们凤凰跟落宁联系一下,你们市里会不会同意?”陈太忠一直就没怎么跟这女人说过话,但是现在就由不得他不问了。

“这个不好说,不过你要是能许下一个比较好的业绩,那就好谈了,曹市长喜欢拿数据说话,”肖睦睦的回答有点诡异,听起来像是废话,但是细细一琢磨,却是有些奥秘在里面。

这就是所谓的点题了,肖科长是只顾埋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的那种女人,但是她毕竟是在市政府工作,对大市长曹进喜的一些个人喜好比较熟悉,那也是正常了——体制里,不存在一点八卦都不了解的人。

这次,轮到过书记看一眼成克己了,显然,他觉得自己不合适表态,成主任倒是笑着点点头,“曹市长对数据确实比较敏感……而且,也喜欢求证。”

又是一个比较个性的市长!陈太忠觉得自己听明白了,对数据敏感是愿意尝试新东西,喜欢求证就是不容易被欺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