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09章 失误连连(下)

陈太忠同落自张厂长的接触,一开始是不怎么愉快的,不过也正是因为不愉快,所以两人旗帜鲜明地摆出了自己的观点。

张伯君最先摆明了他的底线:收购的话,少了两个亿免谈,落自可以接受的是合资,而且落宁方要谋求控股。

在这个基础上,落自愿意放弃现有的天马品牌,同凤凰合作生产疾风车,但是疾风车厂要提供技改的必要资金,再适当增加一些投资购买股份,落自人会将这笔钱主要用于职工安置上,该买断工龄的买断工龄,该提前内退的提前内退。

现有的管理层,不做大的变动,凤凰可以派人来做财务监督和技术指导——人家出了钱,不能什么也得不到不是?

陈太忠的回答是,合资可以考虑,控股那是不要想的,现有的领导层必须变动,至于职工嘛,先全员下岗等待返聘,就连钱,凤凰都不会给多少——我们的品牌拿给你们经营,生产和销售再有了有效的监督,你们落自恢复往日的辉煌,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他这些条件,张伯君能接受的,只有全员下岗这一条,但是领导层和中干不能下岗,于是陈太忠终于发现,自己绕过落宁市政府,直接找上落自,是犯了怎样愚蠢的一个错误——你要砸落自领导们的饭碗,人家怎么可能答应?

“你这是以小吃大,”张伯君被他的条件惹火了,说话也不怎么客气了,“陈主任,你们疾风车厂不过就是个副处级的厂子,我们落自是副厅级的厂子……副处控股副厅,可能吗?”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陈太忠恼了,你们副厅也不过一个月卖三千来辆,我们副处一个月卖上万辆,大家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亏你也好意思说,“既然你们觉得委屈了,那也就不用再谈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个理由确实尴尬得很,凤凰科委也不过才是个正处级单位,下属的疾风车厂能享受到副处待遇,已经是无法再高,再高就无法有效管理了。

而人家落自级别是副厅,要说合资之后降了级别,怕是所有的落自干部都不会答应,大家辛辛苦苦打拼一场,图的是什么,还不是级别和待遇能上去?

所以,若是合资的话,这个困难注定无解,疾风派个厂长过来,享受副厅待遇的话,比如说回凤凰开会,许纯良该怎样面对这个合资厂的厂长?

还是要全资收购,陈太忠发现自己真的忽略了这个问题,当然,落自若降为科级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然而,就算这些干部的收入能比现在高出一倍,甚至三五倍,人家愿意接受自己“掉级”这个损失吗?真难说啊。

以疾风厂为例,厂里的中层干部不过就是股级或者副科,正科都没几个,收入不算太高,但是奖金和分红很厉害,明面上的收入一年就能达到三四万,福利又好,比科委本部的中层干部收入还多。

可饶是如此,你让这些厂里的中干来本部的科室做科长,大家也是要打破头抢着要来的,人家图的就是做个名正言顺的公务员。

当然,肯定也有不太情愿来的,比如说供应科、销售科之类的地方,这两个地方你就算想再干净,也干净不到哪儿去。

供应科的科长被李天锋看得死死的,那不太好说,但是销售科科长因为去年销售业绩好,回款任务完成得漂亮,明面上的收入就达到了六位数,那家伙也会做事,直接给希望工程捐了一万出去,大概就是不想被人惦记上。

这些就又都扯远了,总之,现在陈太忠的困惑就在于,坚持合资的话,必定会在落自的干部中引起强烈反响,想到这里他看一看身边的张伯君,心说这家伙要合资,就是在给我下套嘛——居然敢算计我?

张厂长却是不知道陈主任怎么想的,见他发话之后就沉默不语,也就懒得再吱声,眼见对方看过来,才轻咳一声,“那今天先这样?你们的意思……我会向厂里反应的。”

陈太忠点点头,任这位走了,接着还坐在那里琢磨,他有心给许纯良打个电话,商量一下这事儿,又觉得这是自己一开始算计得不对,觉得有点丢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成克己走了进来,笑眯眯地发问了,“陈主任,谈得怎么样?”

“我把这件事想得过于简单了,”陈太忠摇摇头,他不是一个愿意承认错误的主儿,不过成主任这人做事爽快,又是天涯的干部,他就觉得说出来自己的不足,也不会有什么丢人,反倒能显得他知错就改,是个做大事儿的领导。

“确实是这样,”成克己听完他的分析之后,点一点头,接着笑眯眯地一拍他的肩膀,“让你们市长给我们市长打个电话,成就成不成就拉倒了,那种破厂子……反正你就咬定一点,要全资收购。”

“落宁市还得给我减税,三免两减半,”陈太忠哼一声,拿定了主意,“这厂子负担太重,不给优惠政策我不来。”

“那是外资企业的待遇,”成克己笑着拍一拍他的肩膀,“好了,不说这个,这时间也差不多了,咱晚上可是约好了,一起喝酒的啊……要不要帮你找俩小嫂子?”

“啊?”陈太忠听得一呲牙,犹豫一下才笑着摇头,“成主任您这做事儿,有点……有点太荡漾了吧?”

“咱落宁就是这风气,”成克己笑着回答,“别看是省会城市,关系好的朋友坐一坐,你要是不带个把美女在身边,那就太没面子了。”

“原来是这样啊,”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心说这还真是体制之大无奇不有了,居然还有流行这种风气的官场,“不过算了,我这人不喜欢那些太豪放的女人。”

“那还不简单?给你找个干净的,”成主任这还不是一般的荡漾,连这话都说得出口,“绝绝对对的良家妇女。”

“免了,饶了我吧,”陈太忠笑着一拱手,连连作揖不已,“我碰过的就不愿意让别人碰,这天涯我一年都来不了一次,咱不能祸害人家不是?”

“你这条件倒是高啊,”成克己听得就嘀咕一句,落宁官场风气如此,想找一个肯为人守着的女人,还真是不容易,下一刻他就一绷脸,“太忠,你这是不打算给我面子了?”

“哪儿能呢?”陈太忠笑吟吟地摇摇头,他本是翻脸无情的主儿,但是成主任一直在大力帮他,做人也痛快,所以这话虽然有点刺耳,他倒也不能计较,“要不这样,我送你一条大熊猫,你放过我吧?”

“大熊猫也要,人还不能放过,”成克己笑着摇摇头,事实上,陈主任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让他觉得此人也能交往,“你不就是怕我朋友讹上你吗?行了,大家就是认识一下,回头让他找许主任公关……咱就是做兄弟呢。”

“老成啊,你这交际能力,”陈太忠对这人真是有点服气了,能说不能说的都敢说,关键是人家说得特别自然,说不得伸出个大拇指来,“小陈我是服了。”

“各地官场习惯不一样,”成克己笑着摆一摆手,“太忠你这一看就是少年老成,我要是在凤凰……估计就是混国企了,受不了你们机关的憋闷。”

你在凤凰?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微微一皱,心说你要在落宁帮我找小嫂子,等你去了凤凰,我还真拿不出对等的接待来——哥们儿可没有收集小嫂子待用的爱好。

他嘴巴一动才待点明,下一刻意识到不妥,终于硬生生地改口,“我在凤凰……在凤凰,可以考虑把疾风车搞成中外合资企业。”

他实在不能不改口,本来,这成克己没准还找不到合适的小嫂子来陪自己,可是要这么一说,人家把这话当成暗示的话,那恐怕掘地三尺都要给他找这么一个人出来了。

“啧,你看我就知道是这样,”成克己笑着点点头,“这样你收购落自的希望就大增了,就能常来落宁了,得……今天一定给你找个合适的。”

我说话的水平,真的糟糕到这种程度吗?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今天他失误连连,一时间就有点纠结了,“我决定了,只给你两盒大熊猫。”

“那我就叫我朋友纠缠你,”成克己回答得干脆利落,这位要是在凤凰发展,估计也是一朵奇葩,“本来打算让他去纠缠许主任的……”

闲话少说,由于成主任在单位事情比较多,所以临近七点,大家才坐到一起吃饭,正像他说的那样,不但他身边跟了一个圆脸有些富态的少妇,他的朋友李星李厂长,身边居然也是挎了两个妹子。

屋里还有三个人,一男两女,男人是某个县的县委书记,身边贴着一个女人,另一个女人比较孤零零的,成主任笑着介绍,“肖睦睦,落宁市应急办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