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08章 失误连连(上)

落自的生产厂长叫张伯君,瘦瘦小小的一个主儿,面对成主任的话,他回答得不卑不亢,“成主任说笑了,单总上午就去工行了,争取一笔贷款,到现在也没回来……可能是中午喝酒了吧。”

“哦,能贷到款啊?”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心里的气儿也没了,合着姓单的晾我一上午,下午又派个生产厂长来,这是明显的试探,想套我的底线呢。

“能贷到款,那就不说了,”他笑眯眯地看一眼成克己,摇摇头,“成主任你还说落自经营困难,非要我接触一下,这不是让兄弟厂家笑话我不自量力吗?”

靠,要接触落自的是你不是我!成克己淡淡地看他一眼,对这个黑锅只能捏鼻子认了,“落自的技改一直实现不了,我还以为他们缺钱,看来是我主观了。”

“我们是缺钱,这个贷款也未必贷得到,”张伯君一听这话就急了,他确实是得了单仁义的授意,前来试探凤凰科委的诚意的,听到对方有意关上大门,他就有点着急了,心说你们怎么这样啊,一句话不合适就不谈了?

单总并没有想到,凤凰的人已经摸到了厂里,甚至连厂子的真实状况都摸得差不多了,他只是想着我这天马是省优产品省里名牌啊,你一开口想收购,我就屁颠屁颠地凑过去,那不但卖不起价钱来,也跌份儿不是?

他认为确实跌份儿,你凤凰科委的正主任来了,也不过是个正处,你让我堂堂的副厅,去见你个副处?靠,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不过,省科技厅既然牵线了,单仁义当然不能无动于衷,于是拖了半天之后,委派个副职过来,打探一下对方的口风。

至于说有没有打算接受凤凰人的收购,单总的心里并没有定数,天底下的事儿,原本就没有不可以商量的,若是条件足够好,为什么不答应呢?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单仁义没有想到,陈主任已经做过现场勘测了,而且还从落自人嘴里得到了很多消息,单总还指望自己这省内名牌能欺瞒对方一下呢。

不过,这个疏忽真的是可以理解的,道理很简单,凤凰科委是公家的单位,若是换了外资企业或者私人业主想收购落自,那他的态度绝对不会跟眼下一样。

公对公的事情,是最能经得起扯皮的;国字号对国字号的事情,也不容易产生太多的中间费用;而干部对上干部,还有个对等原则的问题。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国营企业收购国营企业,那都是有一定章程的,先通过彼此的主管部门牵线沟通,然后坐下来慢慢地谈,像陈太忠这种,双方都还没接触,二话不说就先摸到对方厂子里的行径,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

这种事儿,发生在私人业主身上是比较正常的,人家花的是自己的钱,再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但是发生在国家干部身上,真的是太罕见了。

所以张伯君一听陈太忠这么说,就有点着急了,谈不拢无所谓,你这一张嘴就是不想谈的架势,你让我回去怎么见单总?“其实凤凰的疾风车,我们是久仰大名了,物美价廉,产品的竞争力要超过我们一筹。”

他原本还琢磨,我要不要说一声,落自目前正在接触凤凰电机厂,为的也是学习疾风车的榜样,更好地控制成本,不过转念一想,谈不拢的话,你为了泄愤,不让电机厂卖给我们电机,那岂不是糟糕了?

“没错,我们是比你们强,强很多,”陈太忠点点头,他本来就不是个喜欢谦虚的主儿,而且谈判这种事儿,谦虚未必能得到好结果,态度强硬反倒更容易彰显优势。

“那是,”奇怪的是,张厂长居然点头认可了,不过,这认可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听说疾风有意收购我们落自,大家心里都很高兴。”

这就是人家说了,你们强,那就手笔大一点,收编了我们算了,当然,要是开不出什么好的条件——你会不会觉得,有点愧对我们的期待呢?

“你们这么高兴,单总都不来,”陈太忠笑一笑,还是那句话,比嘴皮子他怕得谁来?“我觉得别人可能高兴,单总未必会高兴。”

这话回答得不但咄咄逼人,后面说的更有点诛心了——他在影射单仁义不想失去这个老总宝座,落自被收购的话,丫挺的混哪里啊?

这话说出来,张伯君就有短暂的失神,处级干部我见得多了,就没见过你这么不顾身份牙尖嘴利的——关键是他觉得,对方是来谈事儿的,所以这种激烈反应让他有点意外。

定一定神之后,他侧头看一眼成克己,心里有点纳闷,你是天涯省的干部,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胳膊肘有点向外拐呢?“成主任,我们落自的情况,您也清楚。”

这话只是说了一半,不过他也实在没办法说了,成主任沉吟一下,微微点头,“我是清楚,所以才想着给你们牵个线,但是你们的态度,有点成问题。”

“单总是真的有事来不了,我上午主持一个生产会议,”张厂长心里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了,不过此事是落自错在前面,而省科技厅的行情也不比往年了,是得罪不得的。

反正我就是落自来探路的小卒子,这个正处在单总眼里,真的是屁也不是,张伯君有了这种觉悟,那就只能委曲求全了,“这不是下午一有空,马上就过来了?”

“疾风电动车可是响当当的名牌,中央台都有广告的,”成克己用看他一眼,那是一种怒其不争的眼神,“好了,你们俩谈吧,小刘……把小会议室给他们打开。”

两人跟着那打杂的小刘来到会议室,茶水瓜果上来之后,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好一阵,谁都不肯先开口说话,谁主动开口,气势就要弱一分。

最后还是张伯君憋不住了,没办法,他处于弱势的位置,于是从包里摸出一盒中华烟,向陈太忠让一让,见其拒绝,就自顾自地点上,讪讪地一笑,“呵呵,不抽烟好啊,像我是戒不了啦……陈主任这次来,打算呆几天?”

“明天下午的中干交流会,后天我就能走了,”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对上这个企业的正处,他是一点压力都没有,企业的正处跟政府的正处比,通常要低半格,再加上他是出钱的,当然有底气了。

说穿了,还是看谁手里掌握了硬通货,范如霜也是正厅,但是人家手里是上百亿的企业,都能不把青旺市委书记放在眼里,所以年轻的正处待遇说话很直接,“据我了解,你们落自的经营状况,很不乐观。”

“老厂了,负担重,”张伯君坦坦荡荡地承认了,“但是我们是省优产品,以前还得过部优产品产品的荣誉,现在一个月也能创造三百到四百万的利润,要是能改进了生产技术,一个月上五百万不成问题。”

你还真有胆子胡说八道,陈太忠有点无语了,一辆助力车你挣五百,创造三百万的利润,也得卖六千辆……这不是扯淡吗?你连五千辆都没卖过,“财务报表上能体现出来吗?”

“财务报表这东西,是要看需求了,”张厂长继续坦坦荡荡,怎么把糊弄人的话说得合理一点,那也是学问,眼前这个年轻的副主任,显然是有点内涵的,所以他也会含含糊糊地暗示,“企业所得税这一块太大了……民企能合理避税,国企为什么就不行呢?”

这话说得太没觉悟了,不是一个国企领导该说的,不过所谓语言,总是为目的服务的,张伯君的目的是将落自吹捧得高一点,同时也能彰显出落自领导行事的不拘一格来,如此一来就能在谈判中占据比较有利的地位,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陈主任只是一个外省的干部,不可能影响到省里的格局,那么有些话,说了也就说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很得体——我们行事可是比较灵活的。

“那么,你说说你们对收购的预期吧,”年轻的正处待遇有没有觉出这语言中的艺术,那很难说,但是显然,他的反应并不是张伯君想要的。

“我们的预期?”张厂长简直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说不是你们想收购我们吗?怎么你们不开条件,反倒问起我们的预期来了?

“嗯,”陈太忠冷冷地点头,确认了张伯君不是在幻视幻听——陈某人很清楚,让对方先开出条件,那是占据了优势地位的一种表现。

张厂长也很清楚这一点,心里就禁不住要抱怨一下:不是你们想收购我们的吗?你还讲不讲理啦?

然而讲理,也是要有一个公平的环境才可以做得到的,眼下的环境并不公平,是的,他别无选择,只能照本宣科地表达出单总的意思,“完全收购是不可能的,给出再多的钱都是不可能的。”

“嗯,”陈太忠点点头,不置可否地回答,“你……继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