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07章 落自价值(下)

陈太忠这些话,也是由那老销售员说出来的,朝三暮四的推销员可能在短期内获得较高绩效,但是对自己供职的公司没有归属感的话,只会让客户产生不信任感。

“你这话是有点道理,不过现在,不是都流行个跳槽,实现自我价值吗?”许纯良其实不是笨人,但是他有太多东西是书本上得来的,对基层工作的认识,真的算不上特别深刻,所以就有这样的疑问,“咱们给他们高薪高待遇,起到的作用也差不多吧?”

“问题是,我想把疾风打造成百年品牌,百年品牌啊,”陈太忠从没觉得,自己跟许纯良的境界差距是如此地遥远,“电动助力车是起头,咱还能生产电动汽车不是?”

遗憾的是,他是曾经的仙人,拥有无尽的寿命并不是梦想,但是许主任就是一俗人,丫就算再纯良,也禁不住心里回一句,百年之后我就骨灰了,了不得混到八宝山,也是上墙的那种,指望做成标本是想都不用想了。

所以他就觉得太忠有点好高骛远,这不过是官路中的一个小小驿站,我想那么多做什么——起码,继任者不是你的话,人家都未必领我情呢。

可是、但是、然而……他不能不顾念兄弟情分,太忠既然有这个心思,那我就只能支持了,大不了多花点钱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我跟章尧东汇报一下,算是打个招呼吧?”

“喂喂,不用这么着急,我这儿还没接触落自的人呢,”陈太忠倒是能理解许纯良的心思,严格来说,疾风车厂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跟章尧东的大力支持也是分不开的。

通常来说,陈某人认为,领导不给增加额外的掣肘,那就是支持了,更何况这疾风车的图纸也是来自于自行车厂,这可是市里牵的线,他要领情的。

但是事情八字没一撇呢,他不想就这么放出风去,以免事不谐被人耻笑,陈某人自己最就看不起那些耍嘴皮的,他习惯做了再说——虽然他的嘴皮子也是一等一的灵光。

不过,许纯良却也是个有主见的,根本不听他的,“这种事儿肯定要跟章尧东说一声,毕竟是收购个厂子呢……好了,不跟你说了,就这样。”

“你这家伙也太……”陈太忠才要制止他,不成想那边已经压了电话,手机嘟嘟两声之后转为静默了,说不得将手机向床上悻悻地一丢,“你就做章尧东的跟屁虫吧。”

话说得难听,其实他能理解纯良的做法,人家作为单位正职,不跟他打招呼也照样可以将事情汇报上去,而他自己呢?却是好胜心太强,以至于有点目无领导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一边吃着宾馆赠送的早饭,一边琢磨着是不是该给景静砾打个电话,要秘书长跟落宁这边联系一下,牵着双方的线谈一谈,就在这个时候,成克己笑吟吟地走进了餐厅,来到了他身边。

这是科技厅的接待宾馆,餐厅的服务员也识得科技厅的大管家,二话不说就走过来,递了一套餐具给成主任。

“你给我随便弄点吧,”成克己随意一挥手,侧头看陈太忠,“陈主任你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

“打算跟落自的接触一下,”陈太忠笑一笑,信手将一个剥了壳的煮鸡蛋丢进嘴里,嚼了两嚼,一伸脖子,硬生生地咽了下去,这就算早餐结束了,“成主任您有什么指示?”

“你不噎得慌?”看着对方心平气和地说话,成克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观察好半天,确定这家伙的嗓子眼确实比较大,才微微一笑,“哪里有什么指示……就是有个朋友,想投资搞个高科技的厂子,但是手里没钱。”

“嗯?”陈太忠仔细打量他两眼,发现确实不是在开玩笑,才讶然发问,“高科技企业……没钱,你们厅里不是有钱吗?”

两人相处得虽然比较投机,可这种事情绝对不是能随便答应的,大家都是科委的,职能相同,这边级别还高一层,就算陈主任愿意投资,还得考虑一下对方的感受不是?

“我们也想投资啊,但是他是私人公司不说,搞的也没列在火炬计划的重点项目里,”成克己悻悻地扬一扬眉毛,“投资又大,创新基金就算能给他撒点米,也不过百十来万,多了不合适啊。”

跟凤凰科委的创新基金不同的是,其他的科委的创新基金不求回报,就是无条件扶持——或者说求的回报是技术成果。

是的,该基金主要支持的是研发,而不是转化为生产力,同时呢,由于这个基金不求回报,那谁也不敢在某个民营公司身上投入太多——这根本就是全身是嘴都说不清的问题。

“哦,”陈太忠点点头,同行嘛,有些话一点就明白,无须过多解释,所以他沉吟一下方始发问,“是什么项目?”

“锂电池,”成克己笑一笑,拿起筷子夹两口菜吃,“原来这是个县办的铅酸电池厂,破产以后卖给个人了,铅酸电池污染大,别看眼下市场还行,但是迟早要改的,锂电池这东西……真的先进啊。”

“有企业了啊,那不好办,”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发话,“他们要是能跟着我去凤凰发展,那还可以商量一下。”

“这是我私人的关系,去凤凰……倒也不是不行,”成克己这个回答,有点出人意料,“不过投资比较大,启动资金最少要五千万,上规模的话,起码要两三个亿。”

“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好半天才假巴意思地摇摇头,“这资金占用得太大了,成主任,这么大一块儿,你觉得我们凤凰科委吃得下来吗?”

“少跟我装啊,”成克己笑着白他一眼,“哭穷你也找对人,别人不知道你凤凰科委怎么回事,我还能不知道吗?闲散资金最少也有十个亿。”

“成主任,这玩笑你可开大了,”陈太忠知道,这些都是套路,他当然也得按规矩来,“真没那么多,满打满算就几千万,不过他可以去凤凰,跟我们许主任谈一谈。”

“没有十个亿,三四个亿你总有的,”成克己这次的猜测,就比较中规中矩了,“肯定是要跟许主任联系的,不过,晚上大家先见个面吧……陈主任你都来了嘛。”

“我先声明,科委现在可是许老大说了算,”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他,“我这人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白吃白喝倒是拿手。”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成克己明白他的用意,于是就不再说此事,而是问起了他昨天的收获。

陈太忠肯定不会实话实说,他心里也做了两种准备,要是收购谈不成,那就要采用纯良的策略,暗地里挖一批人走——这些人可以是退休的,也可以是在职的。

听他说对天马的兴趣不大了,但是还想接触一下,成主任沉吟片刻,“要不厅里出面,帮你们协调一下?我们不给他技改资金,但是帮他牵线了嘛……同时,你这儿也就比较主动了。”

要不说这大管家就是大管家呢?这个建议显然也是双赢的,省科技厅卖了人情,同时疾风车厂的意向也显得不那么主动——谈判中过早暴露自己的意图,那只会导致被动。

“那就要成主任你多费心了,”陈太忠听得笑一笑,心说老成这人还真不错,有啥说啥,“上班的时候把他们叫到厅里去?”

“行,就这么说定了,”成克己当场拍板,“你就说你是来省厅交流的,别露了口风,要不那帮家伙没准要狮子大张嘴。”

按说这商量的就算不错了,不成想陈太忠在科技厅呆了一上午,死活没见落自的人过来,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就有点小郁闷,“下午他们要再不来人,这买卖不谈了!”

总算还好,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落自的人来了,不过来的人级别有点低,就是生产厂长,大厂长单仁义却是不见踪影。

成克己当时就有点恼了,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单总挺忙的嘛,看来买卖是越做越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