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05章 落自行(下)

这小李急于发言,还真是认识落自的人,他有一个初中同学,家就是落自的,现在那同学也在落自上班,母亲也在那里,家境一直不太好。

不过两人的关系是真不错,只是司机小李一直在科委车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帮不了同学什么忙,直到现在科技厅条件好转了,他前一阵才借给这同学点钱,在落自门口张罗了一个小饭店,“我俩的关系,绝对没问题,您什么时候想见他?”

这小李挺健谈的嘛,陈太忠笑一笑,“要是可以的话,今天下午吧……成主任,晚上没什么啥活动吧?我这可是不速之客,不能给你们乱添麻烦。”

“陈主任你这是哪儿的话?你去哪个科技厅,大家都要举双手欢迎呢,”成克己笑着回答,“这不,刘厅连自己的座驾都给您派来了,换个处级干部,还真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这话就说得有点俗气了,不过陈太忠倒是也习惯了,官场里的语言气氛,原本就是如此,前面坐着领导的司机,成主任不着痕迹地拍一下领导马屁,那还不是应该的?

“呀,对了,前两天见了一个副处,太牛了,居然是中央领导,”陈太忠开始信口聊天了,反正这事儿在天涯是不怕说的,说一说这些奇闻异事,原本也是干部们必备的交际功课,不但可以互通有无,还可以彰显眼力。

当然,他没有肤浅到点出何雨朦的身份,只说那是一个上面大佬的孙女,其他人的身份也是含含糊糊地一笔带过,说到他最后拒绝上田山的汽车的时候,成克己点点头,“不能给他留面子,一个副处就这么牛……换个司长还差不多。”

这……这天涯的干部,说话倒是直接,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下一刻,就到了科技厅给他安排的宾馆里。

中午在科技厅,刘厅长接见了陈主任并且共进午餐,紧接着,小李就体会到了嘴快的恶果,在午餐结束之后,他悄悄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陈主任,下午怕是不能跟您一起去落自了,我让我同学在厂门口接您,您看成不成?”

合着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刘厅长的专职司机,原本呀想卖陈主任一个好儿,结果陈主任要下午去,这个……他没胆子跟领导请假啊,这问题可大可小,但是他怎么可能去冒触怒大老板的风险呢?

“呵呵,有心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人家肯帮他张罗联系就不错了,虽然他是堂堂的正处待遇,但是人嘛,要学会感恩,甚至他觉得这小伙子愣头愣脑的,很有点他当初进官场时的莽撞,“谢谢,我自己去就行。”

“别介,我跟成主任说好了,让他派个车送您,”这小李做事儿倒算是靠谱,居然为此又跟成克己打个招呼,不过,这俩一个是刘厅长的大管家,一个是刘厅的身边人,相互之间互通有无,倒也是正常的。

下午的时候,成克己还想跟着去呢,不过被陈太忠婉拒了,别人热情那是别人的事儿,但是他要心安理得地接受,那就有点不会做人了。

小李的同学叫杨大红,个头一米七长得挺壮实,脸色微黑,人不怎么爱说话,总是冷着个脸,一副苦大仇深、对社会不满的样子。

落宁自行车厂效益不怎么样,可门口把得挺严,杨大红早早在门口等上了陈太忠,不过领着人进的时候,保安还是要让登记。

“是来我们车间谈外协的,”杨大红也不知道陈太忠为什么一定要进这个厂子,反正他已经跟车间请假了,“我签个字儿就行了吧?”

他在单位就是个小工人,不过他是厂里子弟,老婆也在厂里上班,保安们也懒得计较,不过还是让他完整地填了一份资料,才放了汽车进去。

落自大门进去,前院是厂办公区,车就只能停这儿了,办公区倒是不小,足有七八十亩地,大多是种了树木,办公楼就那么孤零零的三座。

楼前的停车场停着五六辆小车和皮卡,看着空荡荡的,也没什么好车,陈太忠开着的是科技厅小车队的红旗7180——也就是当时广告里打的“处长车”,搁在这儿都显得很扎眼了。

杨大红陪着他走进了厂区,俩人一边走一边聊,对厂里助力车的销量,杨大红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可以确定,一个月绝对到不了五千辆。

事实上,他对厂子的动向,并不是很关心,倒是有点若有若无的怨气,“想知道真实销量,必须要找销售处长或者销售厂长,那帮家伙嘴可紧。”

这个落自的厂区,还真是不小,足有两百多亩地,据杨大红说,库房还有一块儿地也有四十多亩,不远处的生活区也很大。

陈太忠在厂里转了一圈,用了差不多俩小时,对落自心里大致就有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了,国营老厂,绿化搞得不错,路面整洁,不过厂房和办公楼都是破破烂烂的,还真就是穷。

然而杨大红不这么认为,“再穷,厂长也是坐着奥迪,过元宵的时候,二十万的焰火,说放就放,穷的是老百姓。”

正说着呢,前面传来一阵吱吱的声音,两人顺着声音看去,却是几个人拿着锯子在锯一棵树,那树的品种陈太忠看不出来,不过树干非常挺直光滑,胸径约莫有四十厘米,长得特别顺眼,“这是什么树?”

“一种杨树,”杨大红对很多事情都有点不求甚解,但是对厂里的东西知道得不算少,“这树都长了三十多年了,建厂的时候栽的,原来厂区到处都是,现在砍得就剩下这么一点儿了。”

三十年长四十厘米的话,这树的材质应该不错!陈太忠下意识地问一句,“这么好的树,砍了怪可惜的。”

“不砍没钱花不是?”杨大红阴阳怪气地回一句,不过,他虽然看起来有点愤世嫉俗,倒也算是有问必答,甚至他还提出了一个建议,“你要是想知道厂里的详细情况,我倒是认识两个老工人,特别爱传闲话,要不我带你找一找他们去?”

陈太忠还真有点不想去了,想了解一个厂子,从职工们的精神状态就能感觉出来一点东西,只说这小杨,在生活区开了一个小饭店,按理说就该属于比较成功的工人了——最起码也算是相对成功吧?

可是就这种人,对厂里都不抱什么希望,一副麻木不仁的模样,骨子里还有对厂子发展到这种状况的痛心,这样的工厂,值得收购吗?

他实在看不出,这厂子有什么实质上的价值,心说那我就再了解一下,回头报个最低价过来,你这天涯名优产品爱卖不卖。

所以两人相伴着又走出了工厂,那保安还要他们打开车的后盖,看看夹带了什么东西没有,陈太忠真有点恼火了,“就这破厂子,看得倒是挺严的。”

“越穷的地方,它就越强调组织和纪律性,这就叫穷折腾,”杨大红的怪话还不是一般的多,“要不然,大家放了羊怎么办?”

“我怎么觉得你这么苦大仇深呢?”陈太忠实在憋不住了,左右是闲得无事,就边开车边笑着发问了,“厂子很对不起你?”

“这就不是人呆的地方,”杨大红面无表情地回答,“看一看市里什么生活水平,再看一看咱这儿……唉,根本就是城乡差别,关键是你想走也难……”

敢情,前年他的姑姑好不容易找了关系,说是塞点钱能进了市园林局,结果这边死活不放关系,你要想拿档案走——交两万块钱出来。

可是园林局那边还要钱呢,这就难煞了杨大红,而所谓机会,那就是错过了就不会再来的,正是因为如此,小杨同学对厂里恨得是咬牙切齿。

听着他的抱怨,陈太忠这兴致是越发地低了,然后他将车开到小杨的饭店门口,才发现饭店也不大,就是一套一层的民房,真真正正的小饭店。

杨大红将他请进唯一的包间里,倒了水给他,自己就出去找人了,不多时悻悻地走回来,“这帮家伙正打牌呢,非要再等半个小时才来,那就五点半……该请他们吃饭了!”

我记得落宁的经济,似乎比凤凰强不少的嘛,陈太忠这心情,也就不用再说了——这样的工人,这样的精神面貌,该收购吗?

半个小时很容易就过去了,来的人也不多,就两个,一个是厂里送货的司机,今天送货回来休息,一个是退休的销售科科员——陈太忠后来才知道,这是杨大红就悄悄地通知了这俩,还叮嘱说千万别带别人来。

别说,小杨这人怪话虽然多,做事却是还靠谱,介绍陈太忠时就说这是搞助力车销售调研的,这两位一看人家请客,喝的是剑南春,几杯酒下肚,那真是啥话都说出来了。

落自现在生产的天马助力车,一个月销量就是三千辆到三千五百辆,据那司机说,助力车刚生产出来的时候,还突破过四千五百辆,现在是逐步地萎缩中,“竞争太激烈了,尤其小厂的电动车,价格上有优势。”

“你这才是胡说,”销售科那位瞪他一眼,“还是质量不过关,名牌的价格,小厂的质量……口碑坏了,你说啥都没用!”

“是假冒伪劣的东西,冲击得太厉害,”司机喝得脸红脖子粗,坚决不认为自己的看法有错误。

“这五粮液,我以前也常喝!”销售科的重重地一顿杯子,“要是天马还是以前的质量,我一个人就能卖两千辆……你当我们那么多省市的老关系都不顶用?”

咦?陈太忠听得眼睛一亮,他发现这落自,似乎也不是全无可取之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