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04章 落自行(上)

陈太忠在周一的时候,踏上了飞往落宁的飞机,之前他就跟天涯省的几个熟人打了电话,交通厅副厅长刘楠说最近忙,倒是科技厅的厅长刘铸说了,欢迎陈主任过来,还要请他给大家做个报告,关于更好地开展科技扶持工作的报告。

陈太忠做事,其实更愿意直接上门,而不是像眼下一般,事儿还没办呢,就开始四下里找关系求人,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要他没渠道直接接触自行车厂的人呢?

通过侧面的打听,他已经了解到了,落宁自行车厂厂子老、负担重,在职员工接近两千,可离退休职工,反倒是超过了两千——一个月仅仅工资,就要发一百大几十万。

也就是说,哪怕一辆电动助力车能赚五百的话,一个月最少也要卖四千辆,才堪堪地够工资的开销——给陈太忠想,仅仅一辆车厂家就赚五百,那些经销商估计只能选择跳楼了。

可是别说,落宁自行车厂生产的天马电动助力车,还真赚得了五百,只不过那只跟天马的定价有关,跟其他是无关的。

先不谈这个,只说落宁自行车厂的工资负担,一个月一百多万的薪水看着不少了,但是落自的工人,基本上都在温饱线上挣扎,四千多人在册,那些退休工人,一个月也不过才四百出头。

2000年的时候,工资和物价指数还是比较低的,但是一个月四百块钱在一个省会城市,够干什么的?市区内好一点位置房子的房租,两室一厅都得六百左右。

所以说落自这里,真正的是积重难返了,不过落宁市这里为了稳定考虑,还不得不将这个厂子扶持下去,要知道,早以前落自生产的天马自行车,在天涯省境内,跟凤凰、永久和飞鸽这“三大名牌”,是齐名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退休工人了。

这些就扯远了,眼下的落自,一个月能销售多少电动车那不好说,但是绝对没到五千辆,质量不行,偏偏地又价格奇高,疾风助力车大众型款式,在素波的零售价约莫一辆在三千三、四左右,而天马助力车在落宁,能卖到三千五、六——这可是天马呢。

不管怎么说,天马助力车护不住工人工资,有人认为厂里一个月未必卖得到三千辆,所以就算加上一部分尚在加工自行车零配件的活儿,也就是堪堪没有让大家饿死。

尤为要命的是,由于车的定价比较高,有一定的销售风险,于是分销商不是实价拿货,而是赊销——显然,这又导致了相当规模的回款问题。

然而就是这种情况,天马助力车依旧是落宁市的知名品牌,厂子十年前是处级的,现在是副厅——大家都在说,要不是落宁是地级市,最多只能管副厅,没准现在厂子都是正厅了。

这样的厂子,真的是最难啃的,没有找到合适的突破口之前,陈太忠不想直接接触那个厂子的人,他首先要搞明白的,是这个厂子的各种数据。

然而,想要搞到各种不掺水分的数据,是何其难也,类似的国营老厂,那个顶个是老油条,叫苦叫难是正经,浮夸虚报为本分;捂盖子一个比一个在行,统计报表一个比一个漂亮,至于真相嘛……就在不远处历史的长河中,您慢慢地捞去吧。

所以,陈太忠不得不动用私人关系,先试探一下路,当然,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落自要是真的那么不懂事,干脆地拒绝了他的善意,他站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便是了——全国这么多助力车厂,我非要吊死在你这可树上吗?

说穿了,陈主任此次前来天涯,就是要有理、有据、有节地处理好这件事,给出足够的诚意,收购了这个厂子——如此一来,天涯省的助力车市场,都用不着他们去开发了。

至不济,也就是凤凰科委在天涯受到无礼的拒绝,可是这么一来,凤凰电机厂拒绝将电机卖给落自,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李继波你再敢吃里扒外,哥们儿送你进铁栅栏里啃窝头去——不知道你信也不信?

陈太忠下飞机时,天涯省科技厅派来的奥迪车已经等在了机场外,科研系统已经是鸟枪换炮了,再不是以前的穷酸样了。

上次陈太忠见刘铸的时候,还是交通厅常务副厅长刘楠一个电话招呼过来的,堂堂的省科委大主任,在交通厅常务副厅长面前相当地拘谨,可眼下刘铸能派人接机,就是根本不用考虑刘楠的感受了,而天涯省科委,也业已经改名为天涯省科技厅了。

刘铸这个人倒是不错,可以交一下,手里权力大增也不忘记老朋友,陈太忠心里暗暗点评,很自然地上了奥迪车,“今年你们科技厅的火炬计划有多少经费?”

前来接他的是科技厅办公室主任成克己,正儿八经的正处,不过凤凰科委这个牌子实在太响了,这么接待倒也是正常的。

“火炬计划没多少钱,部里拨下来三个亿,其他的让省里自筹,”成主任笑着回答,“天涯省是科技荒漠,跟你们天南没法比的。”

“成主任你也太谦虚了,不够还可以再要嘛,”陈太忠听得也笑了起来,兄弟单位之间不管真穷假穷,哭穷是必须的,这也都是惯例了。

又随意聊了两句之后,他就得知,刘厅长将中干交流会定在了周三下午,毕竟陈主任来得太突然,而年初的科技厅还是相当忙碌的。

“陈主任来天涯,有什么事情吗?”成克己也知道,陈主任来天涯是办事,所谓的交流会不过是顺便为之的,“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直说。”

“我是来看天马助力车的,”陈太忠回答一句,猛地就想起了点事儿,“这天马助力车要是搞技改,跟厅里要钱,还是跟落宁市科委……科技局要钱?”

“原则上是他们向市局打申请,然后市局上报,我们核实了之后,同意的话就会拨款下去,”成克己不愧是办公室主任,将流程说得清清楚楚。

“刘厅的意思,是不能让下面市局自主权太多,那样可能造成一些弊端……哈哈,我不是在说你凤凰科委啊,”说着说着,他居然笑了起来,“你们凤凰自然例外。”

“呵呵,”陈太忠被他这个补充给逗笑了,轻描淡写地点了一下,“谁也不舍得把权放下去,你们厅里是这么做的,我们凤凰科委也不放权。”

“其他省也都是这样,”成主任也很是随意地回答,“市局想要钱可以跟市里争取嘛,老盯着省厅这点钱有意思吗?我们的钱,可不也是跟省里要的?”

他说的话真的是实情,现在科技部的日子是美了,各省的科技厅,行情也跟着水涨船高,但是再往下到地市一级的科委,变化就小了很多,并没有彻彻底底地脱贫。

因为科委红火靠的是拨款,而不是自己有了生财之道,增加的职能也多是指令性的、虚浮的,并没有比较强力的职能——凤凰科委是红火,不过它是其中的异端,别的市科委不能比。

“天马的效益,听说不太好?”陈太忠继续点题,他倒是不怕自己露底,关键是他要看对方的数据,反正现在意向都谈不上,在科技厅问一问,并不算多大一点事儿。

事实上,按照程序来说,他应该先联系落宁市,适当地表示出对天马自行车厂的兴趣,再由落宁市政府出面牵线,两家坐下来谈一谈。

不过那样搞,时间拖得比较长,而且疾风一旦从这种渠道表示出兴趣来,想要得知真实的数据,就要多费一点手脚,所以他才不管不顾地先来,却也没想着要太过保密。

“你琢磨它干什么?”成主任有点好奇,不过下一刻似有所悟,“呀,不是你们的疾风车盯上这一块了吧?”

“嗯,想了解一下数据,”陈太忠点点头,“他们买电机,买到我们凤凰去了,我过来看看它的经营状况,要是有收购价值,也是可以考虑的。”

“那个厂子……怕是不行,”成克己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他们也申请过技改支持,不过厅里绝对不会答应的,那是无底洞,落宁科技局自己不想拨款,跟我们要,最后市里施加压力,他们也才拨了一百万过去……切,跟我们打的报告,是要三千万。”

“真敢要啊,”陈太忠笑一笑,疾风电动车搞起来,前后差不多用了一亿两千万,不过这天马的底子在这里放着,要三千万搞技改是真有点多了。

“我要是你,就不买那个厂子,”成克己这话就是很坦率了,“负担太重,要收购他们,也要等破产之后,你们出手重组一下就行了,会少很多包袱。”

“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陈太忠点点头,话里却是还坚持本意,“既然来一趟,就要带点东西回去……对了,这个厂子的厂区在哪里?”

“在南山上呢,”成克己笑一笑,“厂子面积倒是不小,就是远离市区。”

成主任说话还是很有分寸的,不过陈太忠已经隐约听出来了,人家话里有别的意思没有,那不好说,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若是想用对待素纺的法子,通过土地置换搞房地产来盘活落宁自行车厂,绝对是不现实的。

这年头的人,怎么都这么聪明呢?陈主任有点小小的郁闷,一旦有个操作性比较好的法子,不多时就会被所有的人知道,并且群起而效仿。

可是转念一想,他也释然了,若是落自坐落在繁华闹市区的话,十有八九也轮不到他打这个主意了,这世界上贪婪之辈是如此地多,看看素纺就知道了。

“那你认识不认识里面的人?”陈太忠出门的时候,说话做事还是比较直接的,这跟他的性格有关,“我想获得一些真实的数据。”

“就算认识人,想获得这些数据,怕是都不容易,这是天涯省的名优产品,数据肯定特别合理,”成克己冷冷一笑,显然是相当不以为然,然而,他也只有说一说实话的份儿,“我不认识里面的人,不过可以帮你问一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想这件事了。”

“那你就帮我问一下吧,”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人家成主任的心意是好的,但是他也不能来了之后就走不是?“成主任,啥时候去凤凰,我好好地招待你。”

他想送一点小礼物表示感激来的,不过前面有司机在开车,他拿不准两人的关系,也就只能先做一做嘴皮子上的人情了。

“成主任……”想司机,司机就发话了,一边说,他还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坐在后排,跟陈主任促膝谈心的成克己。

“小李你有什么建议?”成克己看到了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沉声发问,说完还冲陈太忠笑一笑,“这是刘厅的新司机,原来的小张去服务公司了。”

“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我对原来的司机根本没印象了,不过既然是新司机,这种急于表现的心思,倒也是能理解的——反正天涯省科技厅这帮领导们,看起来还都挺好说话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