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03章 都拍脑门(下)

事实上,蒋世方确实是见猎心喜,临时想到的这个点子,听得凤凰的驻欧办左一个研发,又一个整合,还有那么多的走出去引进来,更是连天南不太有起色的服装业都插了一脚进去,要说他不心动,那才是假的。

所以他就很自然地提出这么个建议来,当然,在某人看来,这又是典型的“拍脑门决策”,跟章尧东上手机生产线一个性质——你连要搞什么都没考虑清楚,就直接决定要操作了?

然而,蒋省长不这么认为,这个建议一提出来,他就觉得好像是一扇在自己眼中一直朦朦胧胧的窗户,被豁然打开了一般,有些东西一下看清楚了。

蒋世方非常清楚,如果将来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就要在天南终老了,那么他还有几年的时间,来将天南建设得更好一点,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他也很想在自己的政治生涯中,留下一些好的口碑来。

像他一上任,就大力推进高速公路建设,就是出于类似的心态,天南的公路网在全国实在排不上太好的名次,别说比那些经济强省,就是比天涯省都要差很多。

当然,比下那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蒋世方就决定,大力搞这个公路建设,这固然是这两年经济形势和大气候决定的,但是毫无疑问,蒋省长也确实想搞好这些民生建设,为自己留下个好名声。

一想到能在天南省搞出类似义乌小商品、大连服装节这样久负盛名的博览会,蒋省长就难以压抑心中的激情——当然,像广交会那个级别和规模,他就不想了,那太不现实。

想搞这么一个品牌出来,那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的,也不是说一届两届就能打响知名度的,还必须要持久才行,而蒋世方认为,自己能在天南再干几年,用心经营一下的话,未始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所以,他才有兴趣谈这件事情,也不怕暴露出自己准备不足的缺点,一个好创意并不代表马上就能实施,逐步完善的过程是必须有的。

“但是咱得有特色啊,”陈太忠皱一皱眉头,他可是有点受不了蒋世方的做派,因为他觉得,这可能是涉及了拍脑门决策这种陋习,“没有针对性,工作不好开展。”

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像义乌的小商品,那历史可久远了,并不是说1995年开始之前是一片空白,而大连服装节能从1988年开始定期举办,跟人家之前的全国服装展销会上六连冠也很有关系。

而天南这儿,没什么特别突出的拳头行业,有优势的行业倒是不少,但是老蒋你总得提出一个针对性的领域才行吧?

陈太忠这么想,固然没有错误,但也不能说蒋世方就错了,这大抵还是官和吏的思维差别,陈小吏只懂得针对性地去做事,而蒋大官是负责把握大方向的,大方向一旦定下来,自然有相关小吏去琢磨细节。

总之,这个想法不能说错,至于说会不会糟糕到成为“拍脑门”的想法,还是要看下一步如何规划了,所选的领域和操作步骤现实不现实,反正好心做错事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蒋世方没有想到,今天能谈了这么多,要知道他原本是想安慰一下何雨朦,顺便介绍一下自己的女儿给她认识罢了,结果一时兴起,居然谈到了八点,连新闻联播都没好好看几眼。

穆大秘都上前低声提示了,说今晚谁谁谁跟您约好了,要上门,结果蒋省长不在意地挥一挥手,“你联系他一下,让他再等一等……”

最终打断这场谈话的,是黄汉祥,八点钟的时候,他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当陈某人恭敬地招呼一声“您好,黄二伯”的时候,蒋省长的眼睛禁不住眨巴一下——你不至于吧,一个小孩子遇到点小事儿,值得这么叫真吗?

不过还好,黄总问的不是自己外孙女,他问的是别的事情,“今天晚上跟他们喝酒的时候,又说起来了,太忠你这个……能不能去趟美国啊?”

“我是驻欧办主任,又不是驻美办主任,”陈太忠笑着回答,同时又冲在座的点点头,指一指电话,起身走到了外面。

“小陈跟你外公说话,倒是不见外啊,”蒋世方笑眯眯地看何雨朦一眼,就站起了身,“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君蓉,招呼好小雨朦啊。”

“蒋伯伯您忙去吧,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何雨朦也跟着起身,这个时候,陈太忠又推门进来了,见状就是一愣,“呀,蒋省长您要走了?”

“嗯,你们玩吧,小陈,我说的事情,你可以跟你的老市长好好地合计一下,”蒋世方点点头,转身扬长而去。

蒋省长走了,蒋君蓉却是要极力招呼好何雨朦,小雨朦婉拒了坐她的车离开的建议,“我坐紫菱姐的车吧,反正也不远,就在天南宾馆。”

“不坐我的车?”陈太忠手边的活儿就算忙完了,心说这一帮女孩儿们,估计还要在天南宾馆聊一阵儿,我还是走人吧,于是随口问一句。

不成想,小雨朦犹豫一下,居然就那么笑着点点头,“行,那就坐太忠哥的车,也安全……你今天挺厉害的。”

走出门去,上了车之后,陈太忠想起了一个问题,沉声发话了,“我说小雨朦,你当着这么多人,说这个马小雅……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小雅姐挺不错的,”何雨朦见他居然敢问这件事,当然就要直截了当地点出,“我们在欧洲玩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她也是个可怜人。”

“毛病!”陈太忠这才知道,敢情是小雨朦为马小雅打抱不平呢,不满意地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少管,你外公都没说我,就你事儿多。”

“哼,”何雨朦是最不愿意别人小看自己了,这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儿们的通病,尤其眼前这厮又是如此地年轻,“回头告诉紫菱姐,你这人……不可靠!”

没几句话的工夫,车就到了天南宾馆,陈太忠将人放下之后,转身就溜之大吉了,难得地许纯良能在凤凰看家,自己还是抽时间多关心一下素波的几个女友吧,尤其是田甜,今天可是被冷遇了……

他的主意打得倒是不错,不过第二天一大早,他老爹就打来了电话,“太忠,那买电机的人,找到了李继波,昨天李总请我喝酒了,要我每个月给他两千台,你说这事儿怎么处理一下?”

“你不会告诉他没有?”陈太忠正抚摸着张馨娇嫩的肌肤,看着她逐渐地由白皙变为粉红,正打算来一场晨练呢,听到这话真的是有点不耐烦。

“你小子怎么跟你爹说话呢?”陈父对别人都挺客气,独独地对自己的儿子例外,说不得哼一声,“都是一个厂的,谁瞒得过谁?”

你不知道一日之计在于晨吗?做儿子的被老爹折腾得哭笑不得,却是还不敢挂电话,只能细细地问一问,才知道敢情这买电机的人,是落宁市自行车厂的人。

落宁是天涯省的省会,自行车厂也曾经辉煌过一段时间,不过从十年前起,也是没落了,一年多前开始生产电动助力车,不过成本迟迟降不下来,不知道从哪儿得知,凤凰这边有便宜电机,就过来购买。

“这不是资助咱的对手吗?”陈太忠一听就不高兴了,其实,疾风电动车还没有卖到天涯去,而市场上各种电动车牌子也太多了一点,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别的牌子产生抵触情绪。

“他们成本降低了,那销售就上去了,”事实上他的抵触也不无道理,“这是有加成效应的,尤其是……咱疾风车能用到的电机就少了,好了,我马上联系许纯良。”

说是马上联系,可听着身边佳人的轻声娇喘,他还是先“上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从雷蕾身上“下马”之后,才开始“马上”。

陈太忠联系许纯良,也有他的想法,李继波不是要做煤焦集团的老总吗?也不知道定下来没有,反正纯良想跟章尧东了解点东西,还是很方便的吧?

不过,许纯良哪里是他轻易指挥得动的?人家首先就要问一下,你专门打个电话问此事,应该有你的道理吧?

听明白了他的理由,许主任自然是要去打探的,由于这事儿不方便电话里问,他还专门去找了一趟章尧东,结果等消息回来的时候,陈太忠都已经送走何雨朦,从机场回来了。

“章尧东说,这个李继波只是当时一个候选人,目前是不考虑他了,好像也是因为电机厂现在四分五裂的,”许主任打听消息打听得很到位,甚至他还有自己的判断,“你说他会不会是因为落选了,才故意在电机上跟咱们捣蛋?”

作为科委的老大,他也非常排斥外省的人来买电机,理由跟陈主任的类似,我们自己还不够用呢,再说,你们省钱了,我们的疾风就该被动了。

只不过,电机厂的电机产量迟迟上不来,是因为李天锋卡得太紧,对于这一点,他也无可奈何,连太忠都憷的人,他自是不愿招惹——事实上,李厂长这么坚持原则,对助力车厂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他捣蛋?”陈太忠听得就是冷哼一声,“欠收拾不是?”

“太忠你这是怎么说呢?你总得替老爷子考虑一下,他还要在厂里做人吧?”许纯良隔着电话,都听出了他话里的杀气,禁不住出声相劝,“要不这么着吧……”

许主任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听说了这件事之后,专门打听了一下落宁自行车厂的情况,“太忠,咱们其实……可以考虑把那个厂子收购了。”

“嗯?这倒是好主意,”陈太忠听到他这么说,登时就笑了,对于扩大科委的业务,他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那边设个分厂,顺便就打进天涯省的市场了,纯良,我支持你!”

“你支持我什么?”许纯良听得就叫了起来,这家伙现在对人,是越来越不温良恭俭让了,尤其对陈主任的时候,可见基层工作确实挺锻炼人的,“这件事儿肯定要你负责的,你连帮外人张罗时装周的工夫都有,偏偏就没这时间?”

“不是吧,你那只眼看到我清闲了?”陈太忠也气得嚷嚷了起来,“我都忙得脚后跟打屁股了,你难道不知道?那么多副主任……都是吃干饭的?”

“唉,”许主任在电话那边登时就沉默了,好半天才叹口气,“太忠,不是我不体谅你,才发生了石毅的事情,我揪心呐……你的适应能力最强了,这个大家都承认的。”

“啧,”陈太忠一听是这理由,也没招了,石毅的事情,他何尝不揪心?甚至他都想好了,再过一段时间,等自己去国外之前,悄悄地帮小石处理一下伤口,眼下出手,有点容易让人看出异常来——小石还年轻,总不能真的让人家走路扶墙吧。

“行,那我去,”最终,他重重地叹口气,“唉,纯良你就给我找事儿吧。”

“呵呵,”许纯良在电话那边笑一笑,就没了声音,可电话并没有挂断,大约十来秒之后,他才放低声音,“太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别再整太大动静出来……”

你不让我对付李继波,怕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吧?陈太忠微微一笑,“天底下哪有那么多事儿?我这次去,铁定一帆风顺的……就是怕你剃头挑子——一头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