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02章 都拍脑门(上)

蒋君蓉轻描淡写地将事情陈述一遍,这并没有用了她几分钟,“……我一直帮他们协调到现在,所以就来晚了。”

“然后呢?”何雨朦听得兴起,就跟着问了一句,看着她眼中的光芒,就像一个怀春少女听到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一般,想要得知结局,“赔钱了吗?”

“这是法院的事情,”蒋君蓉笑一笑,轻描淡写地回答,“我们哪里有判定民事赔偿的权力?我无非就是告诉他们,来管委会折腾……没用!”

她这话说得轻松,陈太忠却是听得明白,也就是她是蒋世方的女儿,这事儿要是搁给别的副主任,哪里敢这么有底气地回答?端正态度和稀泥才是正经。

“不过这事儿想一想,还真恶心,”荆紫菱皱着眉头发话了,同时也将手里的筷子放了下去,“喝的是洗澡水,蒋主任你说得我连饭都不想吃了。”

“这个老板有点不讲理,”穆海波低声发话,按说,他是没资格在蒋省长会客时说话的,但是面前是一帮小年轻,级别都不高,说的又是一些小事,那么插两句嘴也正常了,“还敢跟公路局的对着干,也是有点什么缘故吧?”

“没什么缘故,一个小混混,”蒋君蓉继续她的轻描淡写,“他这么做不对,但是公路局来冲击管委会也不合适……当然,我要是有陈主任那么能打,就两边都收拾了。”

哎,我招你了惹你了,怎么针对起来我就没完了?陈太忠听得这话,真正的郁闷无比,可是蒋省长在一边坐着,他也不好太不给面子,说不得冲田甜一笑,“田主播,蒋主任讲的,可是个好素材来的……你可以报导一下。”

田甜听得就是一愣,你让我报导此事,那不是当着省长的面打省长女儿的脸吗?可是要让她直接拒绝,她还狠不下这个心,今天贾县长一提她哥哥,太忠就转身离去,既是给她面子,却也是对田强厌恶到极点的表现。

所以她犹豫一下,微微摇头,口出持重之言,“我不在《今日素波》了,现在主持《天南新闻》呢,这个栏目我只能报导,没有采编权。”

“哦,那我可以找梁靓,”陈太忠犹豫一下,缓缓地点点头,却是没想到,他自己一门心思要走到黑,反倒是暴露了对蒋君蓉的敌意。

话才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但是蒋主任哪里会留给他挽回的时间?说不得微微一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陈主任你一定要曝光我高新区,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这个……不是,”陈太忠忙不迭地摇头,他强词夺理的能力,也是一等一的,不过,想到蒋世方就在一边,他就有意沉吟一下方始回答,好显得他是在斟酌什么。

“刚才我跟省长说了,这个精神文明建设,是有必要抓一抓的,蒋省长也是这么认为的,舆论阵地的监督……这可也是精神文明建设,我没什么针对性的。”

“好了,多大一点事儿,”蒋世方见他们闹来闹去,实在有点不成体统,终于发话,“君蓉你把这个事儿处理好了,偷水还有理了?这个老板要不服气,你对他提起公诉。”

提起公诉,那就是涉及刑事犯罪了,尤其是授意检察院这么做的,又是省长的女儿,这结果真的是不问可知了——蒋省长的意思很明确,这家伙要是不识趣,君蓉你搞定他。

多少看似嚣张跋扈、叱咤风云的人物,其存灭,不过是在上位者的一念间——省长大人只是觉得这几个小家伙说话吵得慌,有点闹腾。

“好吧,”蒋君蓉点点头,接受了老爹的通牒,可是看一看荆紫菱,又看一看田甜,她心里又不满意了,我比这俩差在哪儿呢?一个是你女友,一个是你的情人,我却是你的仇人,“田甜,陈主任挺记挂你的,有什么新闻素材,都先想着你。”

她也知道,荆紫菱才是陈太忠的正牌女友,田甜虽然当着她的面同陈太忠激情拥吻,可奸夫淫妇的性质,是不会因此而改变的,于是,她就要在姓陈的后院里放上一把火。

“陈主任有新闻素材,最先想到的,是中视的主持人马小雅,”得,越乱就越热闹,小雨朦居然借机发话了,她一脸纯真的样子,说的话却是异常地那啥……容易引发歧义。

可是偏偏地,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出于什么别的目的,她就没有说明,这马主播是“前”中视主持,现在已经不做主持了。

我这是招你惹你了?陈太忠发现有点不对劲,说不得瞥她一眼,淡淡地解释,“马小雅那边,其实就是一个米兰时装周的入场券,我通过她组织一下人手,蔡晓薇也要去呢。”

“小陈,这个米兰时装周是怎么回事?”蒋世方见一帮年轻人越说越不成体统,说不得出声打岔,他也不知道素波有人去米兰了——这件事是陈太忠通过段卫华联系的。

等他听到其中因果,先是微微皱一皱眉头,很显然,对意大利人这种针对中国人的歧视态度,蒋省长也有点不满意,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素波去了两家?那不错……小陈你这个驻欧办还是卓有成效的嘛,最近除了这个手机研发和煤焦集团外,还有什么大点的收获没有?”

凤凰在整合煤焦行业,这是省里早就知道的,段卫华是凤凰市长的时候,就跟蒋省长专程汇报过,不过就算知道得再早,省里也插不进去手,章尧东将凤凰经营得水泄不通。

而凤凰科委在搞手机研发,省里知道得也不晚,不同的是这一块省里可以插手,然而,大家却是没有插手的能力,省里没有相关的技术人才和技术储备,能做的了不得就是给凤凰科委提供研发资金——可是人家凤凰科委缺这点钱吗?

事实上,由于凤凰科委研发出了一系列的产品,尤其是无线通讯方面,极大地带动了凤凰整个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提供配套设施和系统集成服务的小公司也出来不少,别的不说,只说在通讯产品方面,素波已经远远地落后于凤凰了。

正是因为如此,省里也没去琢磨凤凰科委手机开发那一块,倒是有些人看出来,这是章尧东要博的政绩工程,市场前景未必乐观,有人正袖着双手打算看好戏呢。

国产手机在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势头之猛,很容易让人想起十来年前蜂拥而上的彩电生产线,紧接着就是大浪淘沙,多少厂家纷纷倒闭,现在彩电生产行业能存活下来的,都是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饶是如此,眼下彩电行业竞争之激烈,也是异常地残酷。

所以,真的有不少人并不看好凤凰科委的手机业务,而看好这一块的,绝大多数也都是看好了某人的折腾能力——陈太忠这家伙厉害,打价格战不怕赔钱,而且,没准还能卖到国外去,反正啊……那厮的运气一直不错。

这口碑不是一天养成的,别人有点迷信也是正常了,别说凤凰科委的一把手是许纯良,也别说许主任是许书记的儿子,这种判断项目成败的时候,大家考虑最多的因素,还是陈主任——当然,这或者也是陈主任第一次走麦城?

陈太忠很欢迎蒋省长将话题岔开,于是下一刻他就点点头,“最近没什么太大的活动,就是整合一下曲阳黄的市场,欧洲那边有需求。”

“曲阳黄?”蒋世方听得就是一愣,这个牌子在国内不响,但是在天南还是很有点市场的,作为一个走出去又引进来的干部,蒋省长非常清楚这个产品,一时间就有点激动,“曲阳黄在欧洲打开了市场?”

他没有听说此事,不过这也正常,凤凰整合煤焦,是涉及全省能源供求的问题,不可能不跟省里打招呼,而研发手机又是章尧东所图的政绩工程,不提前吹风也是不可能的。

独独是这个曲阳黄,凤凰想怎么操作,基本上可以自行决定,又由于这个项目刚展开不久,省里并不知情,蒋世方是初听此事,多少就有点骇然了。

等他听说,曲阳黄最早打开市场,是在巴黎,就不仅仅是能用骇然能形容的了,煤焦集团也就罢了,卖的是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这曲阳黄卖的可是品牌,是文化,不但能持久利润也不低,“整合过程中有什么困难没有?省里为你们开绿灯!”

陈太忠自然要回答没有困难——有困难也是出在欧洲,不是省里开绿灯就能解决了的,要说起来在凤凰的能量,他要认第二,也只有章尧东敢认第一了。

可是蒋世方却被这个话题吸引住了,听说曲阳黄的销量,在欧洲可能达到一百万坛两百万斤——也就是说一千吨的时候,禁不住就要细算一下……就算打个折扣只能卖五十万斤,按每斤二十块计算,那也是一千万呢。

一千万,是看不到蒋省长眼里的,关键是在欧洲打出品牌,那就太厉害了,所谓的城市名片,可不就是这个吗?

于是,他就想起来自己一直在考虑筹措的另一件事了,“小陈,省里一直在考虑,搞个全国性的交易展示会,欧洲这边……你能不能帮着联系一下啊?”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心说我还真不知道,蒋省长您有这么远大的谋划,“关于哪一方面的展示会?”

“这个我还没想好,”蒋省长坦然地摇摇头,他也真不怕露怯,这种都能坦坦荡荡地说出来,“无非就是招商引资、经贸洽谈这些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