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201章 文明建设

穆海波的意思,陈太忠听明白了,不过这次穆大秘没摆什么架子,也没盛气凌人,操的又是秘书该操的心,他就愿意解释一下。

“今天小何在永泰山受了点委屈,在场的就是我们这些人,我是怕蒋省长想了解情况,就把人都带过来了,像那个脖子上系纱巾的,是荆以远的孙女荆紫菱,开了一个网络公司,发展大了之后去了北京,市值一个多亿,那个穿雪青色衣服的,是《天南新闻》的主持人田甜……”

蒋世方打电话叫陈太忠来,并没有说是什么事儿,不过穆海波心里一清二楚,眼见陈主任话说得明白,而这进来的八个人也确实各有各的来路,犹豫一下方始发话,“这个李强……是不是不合适在这儿?”

“李总今天也保护了小何了,”陈太忠古怪地看他一眼,犹豫一下才笑着低声发话,“我还以为你会把导游请出去呢。”

“蒋省长喜欢了解民间动态,他很喜欢接触基层劳动人民,以掌握第一手资料,”穆海波不动声色地发话,这个莫名其妙的答案在不久之后被蒋省长证实了,由此可见,一般的秘书,真的当得了领导半个家。

省长大人的涵养和境界,自是非田山这种小干部所能企及的,眼见自己的秘书到旁边走了一趟,屋里的人居然还不见减少,他心里就明白了,于是坐下很自然地跟大家聊了起来。

果不其然,了解了在座人的身份之后,除了对荆紫菱表示出了微微的热情,蒋省长对于其他人,基本上就没有丝毫的反应——不过在陈太忠的感觉里,老蒋似乎也微微地关注了一下田甜。

蒋世方怎么可能不关注田甜?他也常看天南新闻,早就认出这个女人了,然而,田立平的份量轻了点,他是看不在眼里的,省长大人只是在暗暗纠结——她夹过的菜,我动不动呢?这个艾滋病,应该是假的,但是……万一真了呢?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些小插曲,蒋省长吃饭,也是自顾自的那一套,吃到半中间,想起来就说那么一两句,然后,很自然地就说起了今天发生在永泰山的事儿。

何雨朦并没有表现得义愤填膺,单从这一点讲,她的城府是远超过了同龄女孩,而蒋省长也听出了她没多少怨怼,于是伸出筷子一指导游,“小姑娘,你跟我细细说一遍经过。”

穆大秘还真没猜错,省长大人就是从导游这儿了解经过,而这导游鲜见如此大的人物,所以也不太知道天高地厚,就是哇啦哇啦说了,等她将事情讲完,省长的一碗米饭也就下肚了。

“这个现象要规范一下,书记办公会才决定,处级干部原则上不许配秘书,这副处……就是中央领导?真是荒唐,”蒋省长的措辞很严厉,语气却是很轻描淡写,不过也是这个道理,永泰县这么个小小地方,真看不到一省之长眼里。

一边说,他一边笑眯眯地看何雨朦一眼,“小雨朦你很坚强嘛,居然没有哭鼻子,你说,要蒋伯伯怎么办吧?”

“蒋伯伯您是一省之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何雨朦微微一笑,用远超过她年龄的语句回答,“我们做小辈的,不能随便给长辈添乱。”

“哈,还是你懂事,你君蓉姐姐就差你太远了,”蒋省长开心地笑起来,一边说一边不忘瞟陈太忠一眼,若有意若无意的一眼。

你说你家蒋君蓉,瞟我干什么啊?陈太忠心里就有点憋气,我左边是女友,右边是情人,你这不是给我瞎添乱吗?

然而,蒋省长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下一刻,省长大人直接点名了,“太忠,对今天的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呢?”

“我觉得……”陈太忠沉吟片刻,才组织起了语言,事实上,他想到过蒋省长会问自己一些事儿,却是没想到会是如此大的一篇文章,所以他不得不仔细斟酌。

“我觉得这还是对精神文明建设重视不够,两个文明一起抓,这是中央再三强调的,现在物质文明建设在突飞猛进,但是精神文明建设,有点被忽视了,前两天潘部长去凤凰,也做出了这样的指示,副部长马勉还再三跟我强调了。”

“精神文明建设……那确实不该忽视,”蒋世方难得地沉默了片刻,接着又点点头,那是一种比较大的幅度,省级领导中罕见的幅度,“小陈你该终点抓一抓这方面的工作。”

“可是……”陈太忠实在太惊讶了,禁不住就蹦出了两个字,等他发现不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只能硬生生地将剩下的话咽回去——可是这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啊,讲政绩,还不得是经济挂帅?

“可是什么?”偏偏地,蒋省长就是不肯放过他,盯着他的眼睛,沉声发问,那意思就是务必要他无所遁形。

“可是,我没有有效的手段,”陈太忠下意识地回答,顿得一顿之后,方始试探着发问,“这属于意识形态范畴,是党委那边该操心的事儿吧?”

政府和党委,你倒是分得挺清楚啊,蒋世方微微一笑,也没再针对他的语言做什么指示,而是转头看一眼荆紫菱,“你爷爷昨天的大寿,唐总理给他打电话了?”

这话要是搁给别人说,就难免带给别人一种趋炎附势的感觉,可是蒋省长说得堂堂正正自然无比,那就是一省之长的气度,别人想学都学不来的——所谓的“居移气,养移体”,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好像是,”荆紫菱笑着点点头,青春靓丽的笑容,给人一种漫无心机的感觉,“具体爷爷没跟我说,不过他很喜欢蒋伯伯您送给他的那块青铜镇纸,我代爷爷谢谢您了。”

“那是君蓉帮着张罗的,”蒋世方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荆老做寿他是着人送礼了,不过那是在几天前,而不是当天,这也是个分寸问题。

当天紧赶紧地上门送礼,两人交情没到那一步,省长也没必要那么跌份儿,然而现在,他却是要强调一下自己女儿起的作用,“一会儿你君蓉姐就来了,你要谢就谢她好了。”

这话其实,就是隐隐为后辈铺路的意思了,在座的除了陈太忠和荆紫菱,还有何雨朦,都是一时的年轻俊杰,蒋省长虽然主政一方,但是也有为人父母的心肠,他终究是要老去退位的,而女儿还年轻不是?

正说着话,蒋君蓉就推门进来了,应该是因为知道屋里有何雨朦在,她说话做事就收敛了一点,搁给李强等人来看,这女人还是冷冰冰有些傲慢,但是陈太忠太清楚了,起码她没再用鼻孔看人。

合着你还是有怕的人啊?陈某人觉得有点好笑,他的心里其实已经接受了这种官场常态,但是看到蒋主任收敛自己,尤其是见到她时不时地想扬起下巴来,却是又不得不硬生生地忍住的时候,他真的难以遏制自己捧腹的冲动。

蒋君蓉进来之后,注意力就全放到了何雨朦身上,可是小雨朦却是对她不冷不热,言语中分寸把握得极好,并没有跟荆紫菱那么不见外,不过这也难怪了,她从小到大,身边哪里少了奉承的人?

又聊了一阵之后,蒋世方就问起了自己的女儿,为什么来得这么晚,“都说让你早点过来了。”

“说起来倒霉,梧桐路上的居民们闹事,”蒋君蓉苦笑一声摇摇头。

这梧桐路是高新区边缘的一条公路,是这两年新建的,取意就是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高新区里还有栖凤路、引凰街之类的,也就不用说了。

一般城市里,高新区总是在城市边缘,这主要是新城区负担轻也便于规划,建设的成本也低,素波高新区也不例外。

所以这里的人气不是特别旺,一到晚上基本上都没啥人,一些高新技术企业都是在区里,而高新区边缘,也建了一些酒店和宾馆之类的,还有民居。

梧桐路上有一家洗浴中心,老板为了省钱,让人偷偷地将管道改了,不成想管道工由于是偷偷摸摸地施工,心里有压力——抑或者是对管路不是很熟悉,总之,不小心将下水管接到了自来水管上。

这一下,附近的居民们就倒霉了,总觉得自家喝的水有一股子怪味,后来有人又在水里发现了卷曲的毛发,终于就不肯干休了。

尤其要命的是,省公路局在这里有两栋宿舍,这就是有组织了,大家很快就查出了问题的根源,就要这老板赔钱,不成想老板也硬气,我把管道改回来就行了,想要钱?做梦吧!

这边一耍横,公路局的人也没招了,因为公家的事儿去得罪私人,肯定不能这么搞,于是就将高新区管委会围住了,要管委会出面做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