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96章 被征用(下)

就用这个小奶锅,荆紫菱先煮了一点牛奶给何雨朦喝,又从包里掏摸一下,摸出一塑料袋的土豆炖牛肉,取一瓶矿泉水将锅涮一涮,直接就连汤带水地倒进小奶锅了。

这还不算完,她从包里又掏摸两下,摸出一摞塑料碗,还有勺子和筷子,再掏摸一下,却是加工好的烤串,看起来热一热就能吃的……

得,这下别人也不看罐头了,齐齐地看着她的手,就要看她还能从包里拿出什么来,何雨朦端着水杯走了过来,“紫菱姐,里面还有什么?”

“没了,不许看,”荆紫菱赶紧将包包的拉链拉住,笑眯眯地看着她,“小雨朦,你可别侵犯姑姑的隐私权。”

这俩一个叫姐,一个自命是姑姑,折腾得挺有意思,只有电瓶车司机一边啃着车里携带的面包,一边轻声嘀咕,“看不出来,这么漂亮的女孩,居然是个吃货……”

午饭并没有用了多少时间,随便垫巴一点意思一下就行,下面就是接着游玩了,不过李强、导游和司机心里就有数了,那个“小雨朦”怕是来头不小,别的不说,只冲着人家那俩跟班,再加上那种一般人都没听说过的罐头,就能知道此女不是普通人。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大家转完了波动泉,就决定离开了,只有一个山神庙还没去看,可是再去那里,下山就要到了。

一行人边说边笑地走到停车处,却发现电瓶车司机正脸红脖子粗地跟一个戴着红箍的家伙争着什么,旁边有两个粗壮汉子在从车里搬何雨朦的旅行包,至于荆紫菱的包儿,已经被取出来放到地上了。

不远处,还有一帮人围在一起说笑着,核心处是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多岁的模样,还有几个人斜眼在看着争吵的司机。

司机一见他们来了,登时嚷嚷了起来,“看,你们看,这就是包了我车的人……你们就动人家东西吧,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谁动我的包了?”与此同时,荆紫菱就嚷嚷了起来,作为一个女孩儿家,爱干净是很正常的,尤其那包儿又是她的道具,想到可能被人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她禁不住大怒。

何雨朦那俩跟班,一个手里拿着DV,一个手里拿着小雨朦的小挎包,一见这情势,拿挎包的身子往何雨朦身前一挡,另一个却是紧走两步,“住手,不许动!”

李强一见,也冲了上去,“都给我住手,谁让你们乱动别人东西了?”

那俩汉子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何雨朦的包也拖出来放到地上,戴红箍的那位见跑过来两女一男,脸色一沉,“这辆车,现在被管委会征用了,你们选择其他途径下山。”

“我们是付了钱的,”李强犹豫一下发话了,他一听说“征用”俩字,还真有点底虚,毕竟他也是吃旅游这碗饭的,跟管委会作对那岂不是找不自在?可是想一想自己身后人的来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无缘无故,谁让你们动我的东西了?”

“电瓶车就要接受管委会的管理,”红箍很随意地挥一挥手,“你付了钱……跟司机要钱去,现在我们接待领导,你让一让。”

“是吗?多大个儿的领导?”荆紫菱冷笑一声,她是真生气了。

“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了?”田甜本来不想出声的,但是眼见旁边的陈太忠没什么动作,于是就上前冷言发问。

“听好了你,在永泰山,我就是道理,”红箍也不理荆紫菱,而是冲田甜指点两下,又指一指自己,接着微微一笑,“不过……我今天破个例,你要冲我笑一下,我就让上车。”

“你知道我是谁吗?”田甜脸色一沉,“敢跟我说这种话?”

“呦喝,”红箍哼一声,才待继续耍嘴皮子,不防那一群人有人招呼了,“二赖,麻利点儿……快把车开过来!”

“我看你们谁敢!”李强怒吼一声,顺便还回头看一眼陈太忠,不成想就是他回头的工夫,那俩扛包的汉子一左一右夹逼了过来,其中一个伸手去推他,“滚开!”

他的话音没落,拿DV的女跟班已经将相机放在一边,上前抬手就将他的手臂格开——为什么只是格开而不动手?因为她负责保护的是何雨朦,这是她的职责所在、第一要务,在小何同学安全没受到危害的时候,她不能乱出手,以免激化矛盾,“有话好好说。”

“呀哈,还敢打人?”红箍这扣帽子的水平,还不是一般地高,说不得抬手吱儿地吹个口哨,“兄弟们上,把行凶打人的家伙扣下!”

随着这一声口哨,呼啦一下四面涌过来十几个小年轻,手里都是持着黑乎乎的警棍,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包车的这帮人里,不过就是两个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持相机的女人见状,身子急速向后退去,却是冲着跟何雨朦相反的方向,这都是保镖们的规矩了——事情已经闹大,她就要把人引开。

就在她向后退的时候,陈太忠终于动了,身子向前一蹿,抬手两记耳光就抽飞了那俩汉子,抬腿一脚,又将那红箍直踹出五米多远去。

陈某人一开始不作声,是有他的道理的,因为他见那边的一男一女站得远远的,根本不理会这边的响动,他就认为这帮人是在装逼。

都折腾成这样了,你们还当看不见,拿着领导的架子不肯放下,那么对不住,哥们儿我也是领导,我也能视而不见地自高身份。

看着小紫菱嚷嚷,他真是有点心痛,不过在他想来,何雨朦的跟班应该会出手解决问题:这是被人欺负到门上了!至于小紫菱的公案,等一等慢慢地算好了。

然而这俩保镖一个乱跑,一个护着何雨朦,眼瞅着就要群殴了,他就实在不能忍受,终于大打出手。

那些小年轻原本是冲着那女人和李强去的,冷不丁看到冲出这么个猛人来,于是改变方向,纷纷向他扑来,手里的棍棒也舞了起来……

下一刻,地上就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有人大声哀嚎,有人痛得来回打滚,更有人被打得口吐鲜血,看上去煞是凄惨。

这一下,远处说笑着的那帮人终于停了下来,齐齐地看着这里,紧接着一个三十出头、身材壮实的人走了过来,皱着眉头发话了,声音里满是浓浓的官威,“你是什么人?”

“警察?”陈太忠听得眉毛一扬,斜视着对方,见他这样出手,还敢走上来发问的,应该是警察才对,普通的干部真的没这个胆子。

“我在问你!”这位也是牛逼哄哄的,而且不远处,已经有一个年轻人将手放进了口袋——看来没准带了枪,自然就气粗。

“找死吗?”陈太忠脸一沉,抬手指着对方的鼻子,“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不说出身份别怪我不客气!”

“太忠,”田甜听说对方是警察,一把就拽住了他,身子往前走两步,沉着脸看着对方,“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田书记的女儿?”这位愣了一下,登时就反应了过来,警察系统里,鲜有不知道田主播来历的,刚才他没认出来田甜,那是因为有荆紫菱和何雨朦在。

田主播也算得上一等一的美女了,但是论漂亮要差小紫菱一头,论气质又稍逊小雨朦一筹,就被人无视了——事实上,六个女人没一个丑的,那导游也相当漂亮。

既然认出是田立平的女儿,这警官就不能再绷脸了,说不得苦笑一声,“田甜,这倒是误会了,不过有中央首长来视察,你包涵一二,你看……那不是大轿子车坏在那儿了吗?”

田甜早就看到不远处的大轿子车了,不过她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对方的态度,她是爱屋及乌才肯出面的,毕竟她老爸是曾经的政法委书记。

然而眼下,对方这态度就让她有点心寒了,“那照你的意思,我们包的车,还得让出来……是吧?”

“这个……”这位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低声叹口气,“算了,不知者不罪,看在老书记的份儿上,你们坐车下去吧。”

“赵局长,你这么搞有点不合适吧?”旁边过来一个三十出头的眼镜男人,肌肤白皙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他一边说一边瞥一眼旁边的荆紫菱,“领导们等着用车呢。”

“不知者不罪?美死你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那赵局长,却是理都不理那眼镜男人,“动了我们的东西就没事了?做梦吧!”

“那你要怎么样?”赵局长也火了,心说田书记都调走了,我是念着那点旧情呢,小伙子你别太过分!

“让那个领导,给我滚过来!”陈太忠有意将声音放得极大,“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鸟玩意儿,扰民扰得心安理得!”

“你差不多点啊,”赵局长真的来气了,也大声嚷嚷了起来,“都跟你说了是中央下来的领导,你还敢随便攻击?”

“中央下来的……你吓死我了!”陈太忠冷冷一笑,抬手一指那愕然望向自己的一男一女,“你俩是自己滚过来,还是我过去揪你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