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95章 被征用(中)

陈太忠的兴致也不错,前后两世加起来,他也是第一次坐这种电瓶车上永泰山,初春的山里,处处都是淡淡的新绿,盎然的生机带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行进到接近山顶处,吹来的山风就大了一点,也料峭了一些,他刚想转头问一问小紫菱冷不冷,却蓦地发现,她脖颈上的白底紫花丝巾被山风吹得向后飘去,轻盈且妙曼,直若御风飞行一般,衬得那一张绝世的容颜生动无比,真的跟紫灵仙子有得一比了。

这一刻,他有一点点的失神,有些渐行渐远的回忆,重新涌上了心头。

“嗯?”荆紫菱发现了他的异常,任是谁被人这么盯着看,也会觉出异样的,说不得侧头看一看,本来她还有点高兴,但是,待到发现他看的是自己脖颈处的纱巾时,天才美少女登时又羞又恼,“有风景不看,你这是看哪儿呢?”

“哦?呵呵,”陈太忠微微一错愕,接着就笑了起来,他知道,小紫菱一直对自己嘲笑她的脖子长而耿耿于怀,说不得低声回答,“我看的,自然是最美的那一道风景了。”

“是吗?”荆紫菱狠狠白他一眼,状若愤懑,但眼中的欢喜却是挡也挡不住,“你都是处长了,注意点言行举止,不要那么轻薄,想说我脖子长就直说。”

“你是牡丹花妖,惟其花枝长,才能更显得出姚黄的艳丽和脱俗,”陈太忠笑着答她,用的却是两人两年前在运河公园赏牡丹的典故。

“你这记性不错啊,快赶上我了,”荆紫菱听到他还记得两年前自己的戏语,一时间再也憋不住了,咯咯地笑了起来,开心之余就有点口无遮拦,“小心我半夜找你去啊。”

“紫菱姐,”何雨朦听到了这句,实在就有点受不了啦,“你豪放一点无所谓,不过麻烦你把声音放低一点,你后面还坐着祖国的花朵呢,别影响了我的成长。”

荆紫菱跟何雨朦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这也是个闷骚,表面看气质清纯容颜清丽,实则跟普通北京人一样,嘴皮子也特灵光,只不过一般不显露出来就是了。

可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小雨朦就不隐藏她的犀利了,一来是好胜心所致,二来就是……小何同学认为,紫菱姐是出身大家,配得上她开玩笑——是的,换个人还真不配。

严格说起来,小雨朦算得上是红四代了,那优越感真是已经根深蒂固了,这不是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的,虽然她的父母在黄家地位很一般,但是她可是深得太姥爷喜爱的。

“花朵吗?没有绽放?”比嘴皮子,荆紫菱还怕得谁来?说不得笑眯眯扭头看她一眼,“就知道你小了点,回头跟振华哥说一声,平常多给你补充点营养。”

看美女斗嘴,也是赏心悦目的事情,大家都住嘴不言语了,将目光扫来,只有田甜用力地抓着电瓶车上的横杆,原本肉乎乎的小手,指节都攥得发白了,脑中也只有一个念头——荆紫菱跟陈太忠……很豪放?

一路有说有笑的,不多时,大家就到了永泰山顶,这所谓的山顶不是山尖,而是这么一个海拔高度,而上面的景致也不少,有永泰游乐园、文峰塔、避暑山庄、山神庙、波动泉,还有双峰谷下的仙女洞……

反正这自然景致,有的是天生的,有的是发掘出来的历史典故,更有颇具现代气息的游乐园,饶是陈太忠这种心高气傲的主儿,也不得不承认,永泰山这一块的旅游资源,是被充分利用起来了。

尤其这个仙女洞,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岩洞,可这宣传资料上,就要着重强调一下,仙女洞位于“双峰谷间靠下的位置”——这不是废话吗?谁能把山洞搞到山顶上?

仅仅是这也就罢了,连那导游都知道抱着旅游资料,指着那两座山峰介绍,“两座山挺拔而峻峭,尤其是每个峰头都有一棵三百年的老松树,所以大家又管这里叫处女峰,呃……对不起,我忘了今天女游客多一点了。”

李强听到这里,禁不住笑了起来,是笑得前仰后合那一种,旅游业那点猫腻,在他眼里是一清二楚的,介绍景致的时候,不管是男导游还是女导游,多少都爱涉及一点荤色话题——事实上做导游的人里,男人真的很少很少。

说白了,介绍典故讲述历史也好,在旅游车上打发时光讲笑话也罢,有点适度的黄段子,还是比较提神的,也能调剂气氛,尤其像这“双峰谷下仙女洞”,太容易引起人的绮思了,要是不拿此做点文章,那简直就是旅游资源开发不力嘛。

今天来的导游,也是个女孩儿,相貌一般可身材着实惹火,她是做惯了类似的讲解,想都不想就这么说了,说完之后就后悔了——自己一行八人里,除了李总和陈主任,其他的都是女人啊~似此情况,李强笑到肚疼也是正常的了。

不过,导游觉得冒失了,但是这些女游客却只当没听到了,于是大家很嗨皮地转了一阵,眼见已经一点多了,就要找个地方吃饭。

风景区的饭店,价格都比较高,当然,陈某人一行人都是不差钱的,价格高一点就高一点吧,然而转了几个饭店之后,大家愕然地发现,这些饭店价高质次,不但卫生条件不好,态度也很成问题,一副“我是顾客的上帝”的模样。

这一行人都是身娇肉贵的,尤其注重食品卫生,于是就决定不在饭店里吃了,还好,何雨朦的一个跟班带着两个大大的旅行包,一个包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小吃,甚至还有来自俄罗斯的行军罐头,可以吃一口热乎的。

这罐头就是那种将下方的铁皮封条撕开,再拧一下一个小铁柄,罐头下半截的化学物质就开始遇氧气而生热,大约四五分钟,上半截的食物就被加热到七八十度了,在野地行军和郊游过程中,这是一种非常奢侈的享受。

女跟班把罐头拿出来撕铁皮的时候,大家看到了都挺好奇,就凑过来观看,倒是何雨朦撇一撇嘴,“我不吃这个,太难吃了。”

“总是要吃一口热乎的,雨朦你的胃不好,”女跟班坚持,荆紫菱见状,冲陈太忠努一努嘴,“太忠哥,帮我把我的包包拿过来。”

荆紫菱上山,也带了一个大大的包,陈太忠听她如此吩咐,就走到助力车前拎包,不成想包一入手,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这么轻飘飘呢?

见他眉头一皱,荆紫菱就笑了,有意无意摸一下手腕,那上面是某人送给她的翠心手镯——带储物功能的那种。

“哎呀,好重,”陈太忠笑眯眯地将包拎了过来,一副很吃力的样子,心说这小紫菱也学会作怪了,知道带个包掩饰各种东西的来历。

别人都在观看那罐头生热,没人注意到他的怪相,只有荆紫菱笑眯眯地白他一眼,话里有话地回答,“那是,我里面带着的东西多呢。”

别说,有了须弥手镯之后,她携带东西确实方便太多了,不过更令陈太忠开眼的是,小紫菱手里还真有一点比较特别的东西。

荆紫菱将大包拖到旁边,一边小心地从包里取东西,一边警惕地四下看着——这是女人的专利,取东西时可以不许别人看包里有什么,男人这么搞,那就是贻笑大方了。

小紫菱从包里取出来的东西更夸张,居然是个带了防风罩的酒精炉子,还有支架,接着又拎出一个小奶锅来,陈太忠看得直眨巴眼睛——你们的野炊器具,准备得太专业了吧?

他看不出来那炉子里是不是酒精,估计不是也差不多,关键是有那个防风罩,就没有失火之虞了,就算有管理人员看到,也不能说什么。

别说,一边还真有人走过来,看荆紫菱怎么生火了,是不是管理人员那不好说,反正细细地看一看之后,又打量众人两眼,估计是看到这一行人男的器宇轩昂,女的美艳清纯,使用的器具又是如此精美,也就懒得招惹,掉头离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