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94章 被征用(上)

作为凤凰人,陈太忠对“永泰山缆车事件”也有印象,不过倒谈不上是坏印象,正是有了这件事,太忠库才得已命名,因为“关系民生,善举也该受到监督”。

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到了后来,蒙勤勤才在一次交谈中顺口告诉了他,还半开玩笑地说,永泰山缆车事件里,唯一获益的就是他陈某人——这运气太强大了。

陈太忠并不认可这话,因为他认为,捅出这件事的人,大概才是受益最大的,不过这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不管怎么说,他是因此触摸到了一些此事的内幕。

于是他才会借机笑话田甜,谁想田主播不干了,就说这是蔡莉的儿子郭明辉干的,这话自然是为她的哥哥洗脱罪名的。

“反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陈太忠笑一笑,心里却也信了三分,田强在郭明辉面前,应该没有半点优势可言,赚钱的时候靠后,背黑锅的时候可得顶在前面。

然而在下一刻,想到田强连郭明辉都怕,却是对自己不假辞色,还在背后搞小动作,陈某人心里就又不平衡了——我可是打过郭明辉,也让蔡莉吃了点苦头,就算是现在,郭明辉站在面前我都敢抽他!

你这个哥哥还真是不识好歹!他看一眼田甜,有心说点什么吧,又有点不忍心,终于轻哼一声,“你哥真的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让他醒一醒吧,别再拿无知当个性了……”

我哥那是讲义气!作为关系极好的亲兄妹,田甜自然不会觉得自己的哥哥一无是处,不过面对锈迹斑斑的停运的缆车,她实在也没脸张嘴分辨,只能悻悻地撇一撇嘴。

既然缆车不能坐,那就只有选择电瓶车了,这里的电瓶车个头大劲儿也大,三乘三的车,除了司机,正好放得下陈太忠一行八人。

不过这钱可也是一笔好钱,每个人上山的时候是五十,下山二十——下山省电不是?

要是有人嫌贵的话——没人强迫你坐吧?反正对陈太忠他们来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都不是问题,荆紫菱甚至跟那司机商量,“今天你的车我包了,两千块……怎么样?”

她在大学时,来这里玩过几次,同学里还有喜好旅游的,来这里玩了也回去谈感受,所以她就知道,电瓶车满座的时候,上山得一小时,下山是四十分钟。

有人说风笑你写得不对,永泰山那是山不是土坡,上山路一小时的话,下山半个小时就绰绰有余了——电瓶车的动力是有限的。

这话是没错,但是说这话的人就忘了一点,电瓶车不仅仅是动力有限,它的速度也是有限的——是的,跟疾风电动车一样,电瓶车是限了速的。

各个风景区广泛使用电瓶车,不仅仅是因为它环保,更是因为它限速了,你想开快都快不起来,如此一来,风景区游客的安全就能得到相当保障。

这些话就扯远了,再回过头来看这个永泰山的电瓶车,一上一下最少一小时四十分钟,加上等人的时间,一个来回两个小时是肯定的,如果上来下去的时候都是满载,两个小时最高可收入五百六十块钱。

但是事情不能这么简单地看,永泰山的电瓶车跟运河公园的电瓶车不一样,运河公园好多个口子可以随时出入,而永泰山山顶上没口子——没有人能在上午拉到下山的客人,就像没有人能在傍晚时分拉到上山的客人一样。

这是一个供应和需求关系的问题,或许有人想不到这一点,但是一旦说出来,大家就都明白,甚至,荆紫菱上大学时所在的寝室里,曾经专门探讨过这一个问题——永泰山的电瓶车司机,一天最多能收到多少钱?

最客观的估计,就是中午四个小时两趟,都是满客就能收入一千一百块,而上午的两趟和下午的两趟收入减半,一共也能收入一千一,那就一天两千二。

不过这是按最大值计算的,事实上按这种计算方式,一天就要上下永泰山六趟,算下来要花十二个小时——还能有比这更极端的数据吗?

可要是包车的话,就不该这么算了,天才美少女所在的女生宿舍一致这么认为。

首先,你电瓶车不用紧赶紧地乱跑了,不但省心而且省电,人不用乱跑了不说,这电池、车子的折旧,也省不少钱的吧?

这个结果,是天才美少女当时就坚持的,所以眼下她认为,自己出上两千块包车一天,是比较合适的价位,她不是没钱,但是再有钱,也不能乱造不是?

“两千?”那司机明显地愣了一下,车不是他的,他只是承包者,车主也不是傻瓜,按节令来算,这个季节该是一天一千三,不过清明前后,临时涨成了一天一千六——包两千的话,他今天就能赚四百。

但是这种行情,是外面人不知道的,荆紫菱的报价虽然是高了一点,但是掐他的生死线已经掐得比较准了,所以他愣了一下才回答,“两千你找别人吧,我没空。”

东家的定价不是没道理的,这节令司机拉散客,基本上也能拉个一千八九,不过,有一点是天才美少女漏算了,那就是——人多的话,来回一趟用不了俩小时。

大不了下的时候少拉俩,下山一趟,三两分钟就又是八个人了,连上个小孩的话,那就是八个半人了,有三四个小孩的话,那就赚大发了。

所以,司机就断然拒绝了,你有钱?成!爷不伺候你还不行,你出得起两千,就出得起两千一,两千二!

荆紫菱觉得自己出的钱挺厚道了,起码不存在盘剥的嫌疑了,对方居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恼怒之下,她就冷笑一声,“两千还少吗?不是我笑话你……这一趟你下山能不能坐满人?”

这就是点题了——你别拿我当凯子,这点猫腻我都清楚!尤其是她身边还跟着何雨朦,这可是一直要挑战她“天才美少女”称号的主儿,她丢不起这人。

可是她没想到,这么做偏偏是暴露的她的本心,司机本就擅长这些揣摩人心的勾当,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先是一沉:坏了,看来这娇滴滴的女孩儿,还真懂得这些门道。

确实,一般人很少琢磨这永泰山游客上山下山的规律,虽然这规律是浅显易懂的,但是吃哪一行的,才肯琢磨哪一行,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错非有人提示,一般人会琢磨灯盘下方那一坨黑影吗?显然不会的。

你既然在意,那我就偏偏不让!司机的理论也很质朴,他看出来了,对方不但门儿清,也有点身份,起码是不差钱,那你既然不差钱,我不多要一点,那就是傻的,“一口价两千五,给两千五就包你一天了。”

“你这就过了,我不差钱,但是不做冤大头,”荆紫菱现在好歹也是身家上亿的主儿了,虽然一直在烧钱,但是手里也真的衬几个,不过……这人花钱,总是要图个痛快的吧?“就是两千,行就行,不行就当我没问!”

有人说,女人在逛街的时候,从讨价还价中获得的快感,要远大于视觉的享受,这话未必真的,但是既然存在,必然有一定的道理。

这位最终是没有答应,但是永泰山的电瓶车不止一辆,荆紫菱终于跟下一辆电瓶车谈好了交易:两千二包一天,随叫随到。

这位原本也不是很乐意——没错,我是赚钱了,但是小女孩你方便也多了,起码不用等车了,要知道,高峰时候,着急坐电瓶车上山或者下山的人,都要排队呢。

这是供求关系不均衡造成的供需矛盾,是实际上存在的,一般人都要认,而且包个车确实也很方便——要不然的话,荆紫菱吃多了去包车?

不过这一次,李强出马了,报了几个旅行社的名称,还把负责人也点了出来,这就是业内人士的威力了,司机虽然还想多讹诈一点,但是听到这么专业的吩咐,终于也是死了那份心,于是就只加了两百。

上山的时候,还真是大家想的那样,车速不是很快,也就是十五六公里的样子,不过十五度左右陡坡,这速度也算不得慢了,尤其是慢慢悠悠上山的过程中,大家充分地感受了山间美景,更别说还有导游时不时地解说。

电瓶车是敞篷无遮拦的,一共是三排座,第一排除了司机,坐着的就是陈太忠和荆紫菱,这是大家公认的一对儿,那没的说。

第二排坐着的,就是何雨朦和她的两个跟班了,小雨朦身居其中,两个女跟班更疑似女保镖的家伙左右夹着她,安全异常。

最后一排,就是田甜、李强和导游了,今天梁珍没来,导游在不停地对前排讲述着山间的典故,而田主播的脸色总是有点不太自然——这跟缆车事件无关,实在是她的男朋友被荆紫菱抢去了,她心里有点不舒服。

然而,这不舒服也仅仅是不舒服,在她还没跟陈太忠发生超友谊关系的时候,陈某人跟荆紫菱已经是正牌的情侣关系了,这一点不但是沈彤或者雷蕾可以作证,蒙艺的夫人尚彩霞都是很清楚的。

是的,两人的私情,发生在荆紫菱宣布主权之后,仅从这一点上,田甜不能占据道德的上风,只能说是她钻了一个空子。

所以,纵是有再多的不甘心,她也只能忍着,为了防止李强起疑心,她还要时不时地说两句话,以示自己情绪稳定。


阅读www.yuedu.info